第六十五章 青竹居士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青竹一松,双手扣诀,一股阴森而冰冷的气息自青竹居士身上流露,眨眼就笼罩在数百丈范围内,让徐靖与观战之人都感到十分吃惊。

冷哼一声,青竹居士怒目圆睁,扣诀的双手猛然前推,驱使着胸前的青竹杖呼啸飞出,在半空化为一头数丈大小的青龙,夹着震天怒吼,朝徐靖扑去。

看着这一幕,徐靖脸色冷静,手中长剑一抖,一阵密集的剑吟破空而出,压下了青龙的咆哮声。

随后,徐靖右臂急挥,施展出腾龙谷绝技“飞雪剑诀”,只见数百道剑芒夹着晶莹如玉的冰芒,在半空形成一片冰雪区域,一边攻击那青龙,一边将其困在里面,试图将它封印。

阴森一笑,青竹居士趁着徐靖对付青龙之际,身体突然拉近,不带一丝声响,挥手就是一掌直取其心。

徐靖灵识敏锐,虽是第一次真正对敌,但在师叔祖寒鹤与田磊的教导下,早已身具丰富的作战经验,不待青竹居士临身,人便巧妙的横移数尺,左手中指凌空一弹,发出一束无声无息的飞雪剑气。

“小子,不错啊,挺机灵的。”青竹居士说话间,身影豁然拉长,不但避开了徐靖的偷袭,还幻化出八道分身,在徐靖诧异的眼神中,朝他发动攻击。

面对这一幕,徐靖心神一震,暗骂了一声老滑头后,手中长剑横扫,双脚一旋整个人如陀螺般,在旋转的过程中,成百上千的剑影层层发散,形成一轮密集的剑幕,宛如防御结界一般,隔绝着青竹居士的攻击。

八道朝内冲去的身影,与数百道朝外扩散的剑影相遇,双方各展所长、激烈撞击,数不尽的火花夹着金铁之声,此起彼伏源源不绝。

那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也是一个强弱对比的过程。

这期间,徐靖的剑芒含着极强的震荡力,一次次将青竹居士的身影弹飞。

然而青竹居士人老成精,并没有轻易放弃,而是一次次的反扑,直到徐靖的剑势转弱,这才猛提真元震碎他的剑幕,一掌印在徐靖胸前。

临胸的一掌含着可怕的破坏力,还不曾印实,徐靖便心神大震,迅速选择了后退。

然而此时此刻,他被动的后退速度,又怎能比得上青竹居士那必杀的一击?

惨叫,从徐靖口中响起,鲜血,在半空中留下痕迹。那一掌威力惊人,含着青竹居士八层修为,当场将徐靖轰飞。

“徐师兄!”惊呼声中,玄雨放下手中的尸体,如箭一般冲向坠落的徐靖,接住了他的身体。

外围,狂刀有些失意的道:“没意思,两下子就了事了。”

幽无常嘿嘿笑道:“别急,慢慢看,这种事情一般不会这么快就玩完的。”

狂刀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道:“你说得也对,这小子虽然受伤,但还有实力反击。”

半空,青竹居士静立不动,口中发出刺耳的阴笑声:“小子,姜还是老的辣,你太嫩了些。”

地面,徐靖躺在玄雨怀中,微微咳嗽了几声中,整个人立马翻身而起,怒视着上方的敌人。

嘴角,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可徐靖没有理会,他只是恨恨的瞪着青竹居士,语气冷酷的道:“不要狂妄,生死之战受点伤,那不代表输赢。接下来我要让你知道,腾龙谷门下弟子不是任人欺负之辈。”

话落弹身而起,徐靖升到青竹居士相等的高度,眼神中含着冰一样的无情。

阴冷一哼,青竹居士喝道:“小子,用不着把眼睛鼓得像牛眼睛似的,你想杀老夫就拿出点本事。以你刚才那点表现,老夫劝你回家多学几年再来也不迟。”

徐靖冷酷道:“用不着再学,要杀你并非难事。”

事字还在嘴边徘徊,徐靖的身体便如蛟龙般敏捷,一闪就出现在青竹居士身边。

挥手,出剑,寒光电闪。

这一刻,徐靖宛如变了个人似的。

手中长剑寒气爆射,莹白的剑光中,几丝闪烁不定的剑芒如柔风细柳,看似无力却飘忽不定,笼罩着青竹居士的全身要害。

惊呼一声,青竹居士满脸骇然,厉声道:“可恶的小子,你原来在扮猪吃老虎,老夫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话间,青竹居士快速闪动,时而左转,时而右移,正展开玄妙的身法在回避。

徐靖眼神不变,冰冷的寒意如一把利剑,深深的插入青竹居士的心间。

这一刻,面对敌人的闪避,徐靖嘴角泛起了一丝冷酷的笑意,右手长剑持续攻击,左手掌心却发出一束白色的光华,如一条彩带般,在四周穿梭交错,很快就编织成了一张由寒气构成的束缚之网,一步步凝固附近的空间,使得青竹居士的身法逐渐缓慢。

察觉到这一点,青竹居士心头大震,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手中青竹一挥,成片的绿影迅速散开,在四周布下一个防御结界,隔绝着寒气的入侵。

趁此,青竹居士弹身而起,在升到三丈高时又猛然折回,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整个人化为一头青面兽,发动猛烈的攻击。

徐靖双眼微眯,挥出的长剑突然收回,抱于怀中双手握紧。

随后,徐靖脚底发劲,身体凌空而转,呼啸的旋风托着他的身体激射天际。

那一刻,徐靖全身闪烁着赤红的光华,整个人在射出的瞬间,由于速度太快,就宛如光化一般,长虹贯日,直破天宇。

是时,徐靖怀中的长剑顺势高举,汇聚了他全身之力,眨眼就与当头而下的青面兽撞在一块,双方初一相遇便瞬间激化,爆破的火花夹着震天的霹雳,一举将方圆数十丈空间笼罩其内。

这一击,刚猛绝伦,来得快去得急。观战之人都还在留意那爆炸位置的光云变幻,交战的两人就已然各自弹飞。

是时,徐靖脸色阴沉,嘴角再次溢出血迹,口发闷哼之声。

青竹居士情况大异,只见他衣衫破碎,鲜血淋漓,口中惨叫嘶吼,眼神灰暗而又带着无穷恨意。

“好,徐师兄好样的!”回过神来,玄雨大声叫道。

狂刀眉头微皱,看了徐靖一眼,隐约有些意外。

幽无常阴笑道:“有点意思,看来腾龙谷的确不负它冰原三大门派之首的虚名啊。”

狂刀冷然道:“不要太早下结论,青竹居士可不是省油的灯,一旦他发起狠来,这小子多半要倒霉。”

幽无常嘿嘿笑道:“那就要看他们谁更狠了。”

凌空后翻,徐靖稳住身体,目光直逼青竹居士,口中发出阴冷之极的声音。“我说过,今天你要为我师弟偿命。”

青竹居士跌落在地,披头散发的他神色狰狞,怒视着半空的徐靖,吼道:“小子,这是你逼我的,你不要后悔!”

说完身体一挺,重伤的身体似乎瞬间重生,爆发出一股狂野的力量,在四周产生高速移动的风柱,稳稳的将他的身体托起。

停止上升,青竹居士阴毒的看着徐靖,残酷道:“之前老夫看在腾龙谷的份上不想杀你,可现在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就不要怨恨老夫心狠。”

说时右手一拂,之前交战中弹飞的青竹自动飞回,围绕着他转动不息。

徐靖神色冷静,无情的道:“从你出手杀死我师弟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注定有一方要死在这里。现在,你就拿出你的实力,为了活命而努力吧。”

右手一翻一转,长剑猛然一颤,发出一连串的剑吟,直逼青竹居士。

厉吼一声,青竹居士恨声道:“好狂妄的小辈,老夫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独门法诀——青竹索魂。”

右臂一舞,青竹飞出,在他的控制下,那条看似不起眼的青竹杖突然生出绿叶,并自动幻化,眨眼就变成了数以千计的绿竹,以快的惊人的速度出现在徐靖身外,形成一个封闭的结界。

刹时,万千的绿竹生根发叶,那些竹根、竹叶就像是无数的触手,迅速的将徐靖包裹在内。

如此怪异的攻击,徐靖还是初次相会,心里不免惊奇。只是依照青竹居士之前的表情与语气,徐靖明白这玩意不仅仅好看,还一定藏着厉害的杀招在内。

有鉴于此,徐靖在摸不透敌人的情况下,首先在身外布下了寒冰结界,以极寒之气所凝结的冰块,凝固那些竹根竹叶。

完成了防御,徐靖开始反击。

为了不破坏自己布下的寒冰结界,他选择了最常用的冰冻之法,迅速将寒气扩散,将那些绿竹冰封在冰块里。

冰封是一种物理攻击,对于青竹这种五行属木的法器,正好能够很好的克制。

只是青竹居士的攻击,并非表面上那么单纯。

它除了迷眼的幻象之外,还蕴含着生生不息的坚毅之力,能够在不知不觉间,以寂静无声的方式破坏敌人的防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