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遗留后患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稍时,天蚕便冲天而起,露出了全貌,看得林帆脸色大变,玲花惊叫不已。

紧接着,狼王与雄烈也飞射而起,双双怒吼咆哮,朝着那天蚕攻去。

玲花见状,惊呼道:“师兄,我们要不要出手?”

林帆看着那体型笨拙的天蚕,摇头道:“这家伙虽大,但似乎不灵活,用不着我们出……”

手字还没出口,林帆便猛然一顿,挣大着眼睛骇然的看着眼前的情形。

那一刻,只见数百丈长的天蚕自动缩小,眨眼就变成一条三丈左右的蚕虫,宛如灵蛇一般,闪避着狼王与雄烈的攻击。

同时,变小了的天蚕全身绿光隐现,每闪动一次就会射出数以千计的细小蚕丝,反击狼王与雄烈。

就林帆与玲花观察所见,狼王与雄烈都十分顾忌天蚕发出的绿色蚕丝,每当蚕丝射来之极,二者都会全力闪躲,不敢硬接。

同时,为了更加有效的对付天蚕,狼王与雄烈竟然摒弃前嫌,两者联手进逼。

此刻,狼王怒吼一声,矫健的身体一晃而逝,瞬间就出现天蚕头上,双爪猛然一抖,立时变成血红色,给人一种煞血惊魂的感觉。

注视着天蚕,狼王眼中露出阴毒之色,血红的双爪微微一晃,就发出三百二十四道光爪,彼此交错穿插,在它的催动下,夹着炙热的火焰,笼罩住天蚕整个方面的区域。

与此同时,雄烈也发动了至强一击。

只见它迅速来到天蚕下方,厚实的双掌朝天一举,夹着几百年修为所得的寒冰之气,以及千年人参的精华之力,试图将天蚕凝固在半空里。

面对狼王与雄烈的冰火双重攻击,天蚕显得有些局促。

毕竟它刚现人间,实力虽然强大,但在作战经验方面却远不如狼王与雄烈,是以内心不免焦急。

另外,狼王的烈火攻击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因为天蚕先天就对烈火有一种恐惧。

这样一来,双重威胁之下,它再次变身,细长的身体卷成一团,在一道绿光闪过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是之前被天蚕吞噬的姚云。

变身之后,中年男子双眼微眯,一股可怕的精深异力瞬间击中狼王与雄烈,将二人弹退。

同时,他身体一动人如鬼魅,瞬间就避开了烈火、寒冰的攻击,出现林帆与玲花的头顶。

傲然而立,中年男子全身洋溢着逼人霸气,一双黑色的眼睛不时闪烁着阴森的绿光,正冷酷的看着狼王、雄烈、林帆、玲花与新月。

“你到底是谁?”轻喝一声,新月自惊讶中清醒,迅速来到林帆与玲花附近。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新月,笑得有些邪异的道:“之前是你打开第八层洞穴的结界,我才得以又见天日,这个恩情我将来会必定还你。至于我,你喜欢就叫我天蚕,不喜欢就称呼我姚云,反正就是一个称呼而已。”话落邪魅一笑,整个人瞬间就消失无影。

新月急呼道:“天蚕,你站住……”

焦急的声音没有留住远去的身影,天蚕就这样神秘的来,神秘的去。

谁也猜不透,它究竟有多少实力,会给人间带来怎样的结果?

见新月一脸失意,林帆追问道:“师姐,天麟呢,他怎么没有与你一起?”

新月闻言一惊,猛然惊醒道:“不好,他被压在了冰山下。”

玲花大叫道:“什么,天麟被压在下面了?我们快去救他,他不能有事的!”

满心的忧虑化为了哭泣,玲花哭喊着朝塌陷的冰山扑去。

林帆与新月也满脸忧虑,顾不得其他事情,焦急的朝天麟所在的位置飞去。

地面,狼王与雄烈受伤不轻,二者稍作调息便翻身而起,仇恨的看着彼此。

狼王一脸恨意,厉声道:“雄烈,本王以前一直慈悲为怀,处处让你。现在你竟害得我谷毁狼散,这笔帐我岂能绕你。”

雄烈冷哼道:“你不要把一切都推到我头上,今天的事情归根结底也只能怨你自己。你若不贪图九重天内的宝物,一心想开启那第八层洞穴的结界,又岂会放走天蚕,闹得如此下场?”

狼王吼道:“住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原本这里宁静和平,是你打破了这里的安定,纠缠了数百年之久,害得本王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你还敢推卸责任?”

雄烈吼道:“我没有推卸责任,你要是不服就冲我来,反正我们也不在乎多这一笔。”

狼王气道:“来就来,今天本王非要与你把帐算清楚。”

雄烈冷然一笑,讽刺道:“好啊,我随时奉陪。只是你那忠心的青狼,他现在恐怕是不怎么好受吧。”

狼王闻言一愣,随即怒骂道:“雄烈,这笔帐我们先记住,早晚有一天我要找你讨回来,哼!”话落飞身而起,狼王朝着那片倒塌的冰山飞去。

雄烈冷笑一声,折身来到五头北极熊身边,带着它们扬长而去。

风,呼呼吹起,带着几分萧杀之气,弥漫在天翼峰附近。

半空中,徐靖怒视着青竹居士,英俊的脸上布满寒气。

作为此次行动的负责人,纳西木的死徐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在元凶就在这里,如何为师弟报仇,那将是他这个作师兄最在意的事情。

头顶,长剑盘旋,剑气如雨,一层层赤红的剑芒由上而下循环流动,不但起到保护的作用,还显露出徐靖心中的怒气。

置身于青竹阵内,青竹居士阴笑不已。

以他多年的修为与经验,早就看出徐靖只是一个雏儿。面对这样一个敌人,他有自信轻易摆平,是以毫不担心。

外围,狂刀与幽无常一副看热闹的表情,雪春与玄雨却满脸担心。

时间,在沉默过去。当徐靖心头的怒气忍无可忍之际,他发动了攻击。

是时,只见徐靖大喝一声,右手一领剑诀,头顶的长剑在他的控制下呼啸飞出,夹着赤红的烈阳真气,直射青竹居士。

冷哼一声,青竹居士右臂一挥,身外的青竹快速移动,在正前方汇聚成一道青竹盾,迎上了徐靖的一击。

初次交战,两人只是试探的攻击。那赤红剑芒撞在青竹盾上,发出一连串的火花,还传出几分金铁之声。

一击得手,徐靖对青竹居士的修为有了初步的了解,当即右手一招收回长剑,身体凌空窜起。

升至五丈位置,徐靖手中长剑一挥,震动间一百七十六剑呼啸而出,夹着刺耳惊魂的剑啸,宛如九天惊雷,出现在青竹居士的头顶。

轻蔑一笑,青竹居士讥讽道:“小子,这点小把戏你还是趁早收起,别在这里丢人。”

说时右手一举,青光突现,一朵青色的云儿凝结成光壁,硬接了徐靖一击。

刹时,两股力量的交汇处强光耀眼、狂风四起,震耳的霹雳动荡人心。

徐靖一剑击实,右臂传回极大的反弹之力,这让他心里明白,青竹居士有着不弱于自己的实力。

为此,徐靖剑式一转,整个人头下脚上,双手持剑高速转动,以旋转下冲之势,发动了第三轮攻击。

这一次,徐靖施展出了九层实力,转动的身体如陀螺下坠,在半空形成一道凝实的龙卷风柱,配合手中赤红的剑柱,直取青竹居士头顶。

感应到这一击的强劲,青竹居士顿时收起轻视之心,身体凌空一转,以逆向旋转的方式,汇聚身外的青竹光芒,形成一道翠绿色的光柱,迎上了徐靖的赤红剑影。

三次交锋,实力递增。配合高速转动所产生的离心力,徐靖与青竹居士之间,先是剑光竹影交织一体,紧接着霹雳震天,火花四射。

一团扩散的光轮瞬间破碎,夹着闷哼与惨叫声,传入观战之人耳朵里。

这一击,徐靖从天而降占了优势,再配合自身不弱的实力,以微弱的差距强行压下了青竹居士的反击,将其震落于地。

当然,徐靖也被反弹之力伤得不轻。

可他毫不在意,迅速稳住身体,冷喝一声又展开了第四次攻击。

这时,青竹居士才刚刚站稳,还没缓过气,漫天密集的剑芒便如暴雨临头,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怒吼一声,青竹居士的身体迅速一蹲,右手青竹一挥,密集的竹影如剑飞射,仓促间迎上了徐靖的攻击。

是时,青竹居士的反击迅速破碎,他趁着这一丝空隙狼狈后移,左手一拍地面,整个人腾空而上,暂时躲开了袭击。

徐靖见此,攻势不停,口中讽刺道:“滋味怎么样?很舒畅吧。”

青竹居士恨声道:“小子,不要得意,刚才是老夫小瞧了你。现在老夫你就让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本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