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离恨天邪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回,新月发出的剑芒没有被结界移去,而是缓缓融入结界之中,就像是菜刀砍入冬瓜里,缓慢却留有痕迹。

整个过程持续了片刻光景,当赤红的光刃完全融入进去,入口处突然霹雳震天,一股毁灭之力狂卷四野,轻易就将新月弹飞,将狼王、雄烈、姚云,天麟震退。

稍后,恐怖的爆破力迅速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可怕的吸力,以入口为中心,形成一道龙卷风,呼啸一声便先后将新月、姚云、天麟、狼王、雄烈吸入其内。

意外来得出奇,在场五人察觉之时已经来不急防御,因而全被吸进了九重天的第八层。

在那里,他们会遇上什么?

那传说中令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又是否真的存在?

若有,谁会夺得?

离恨峰,又名孤天峰,乃冰原九大名山之一,于一千五百年前成立离恨天宫,与腾龙谷、天邪宗、天山瑶池、柱雪峰金佛洞齐名。

传说,当年离恨天宫的创始人,是一个愤世嫉俗的情海断肠人,他一生为情所困却被情所弄,最终心灰意冷,来到冰原之上,在孤天峰落脚,开创了离恨一脉。

离恨天宫顾名思义,是一个怨念很深之地。

当年创立之初,创始人就留下一个极其可怕的规矩,凡属离恨门下弟子,终其一生不许有任何感情,不能婚娶,违令者将处以极刑。

这样的规定有违人性,但却一直执行。

直到五百年前,离恨天宫门下一个名叫如倩的女弟子,无意间爱上了天邪宗门下一个叫元宝的男弟子。

两人真心相爱,却因为离恨天宫的门规所限,闹得两派大战,最终是腾龙谷赵玉清出面才化解了此事。

当时,那一对相爱之人为了在一起,不惜以死相逼,可第三代离恨天尊限于门规,不为所动,最终逼得那相爱之人双双自尽,引发了天邪宗的怒气,两派从此成为仇敌。

后来,第四代离恨天尊公羊天纵即位,觉得那规定有违常论,于是召集全派之人商议,最终修改了这一条执行了千年之久的门规,改为可以婚嫁,但同门之间不许有私情。

自此,离恨天宫门下弟子猛增,到如今人数已经翻了一倍。

离恨峰陡峭无比,唯有山腰处有一缓坡,离恨天宫便修建在那里。

由于环境的关系,离恨天宫并不华丽,就是一座简单的石府,共计三间,依山而建,大门上刻着“离恨宫”三个字。

平时,门下弟子都住在冰洞里,只有会议或是待客,离恨天宫的高手才会聚集于此。

这会,离恨天尊公羊天纵就在离恨宫会见腾龙谷门下王志鹏,聆听他讲述冰原上最新发生的事情。

同时,在场的离恨宫高手还有四人,第一位是个中年美妇,正是上一次冰雪盛会跟随公羊天纵前往腾龙谷的姬雪妮。

第二位是一个全身雪白的冷漠老者,乃离恨宫高手漠北天星客是也。

第三位是一个白发老头,身材高大威猛,乃离恨宫四大长老中的第三位,名叫鹿遗风。

第四位是个三十左右的英俊男子,着一身白衣,脸上挂着冰冷的笑,乃是离恨天宫大大有名的一笑断魂莫语。

上方,公羊天纵听完王志鹏的讲述,浓眉一挑,喝道:“敢来冰原闹事,他们好大的胆子。贤侄放心,回去告诉你师傅,就说我离恨天宫全力支持,立马发出高手追查此事,一有消息就联系你们。”

王志鹏脸露喜色,感激道:“有天尊前辈鼎立支持,那些异族高手必然讨不了便宜。晚辈在这里代表腾龙谷先行感谢。”

公羊天尊呵呵一笑,被他的奉承话说得心头大乐,慷慨的道:“此乃应当之事,贤侄无需客气。现在我就派莫语着手追查,尽力协助你们。”

王志鹏心头暗喜,一笑断魂莫语可是离恨天宫四大高手之一,在整个冰原上都是罕见的高手,绝非腾龙谷主的六个弟子可比。

起身,王志鹏道:“有莫大侠出马,必能平定一切。晚辈这就回去禀报师尊,以便全力配合。”

公羊天纵笑道:“也好,大事为重,下次贤侄来此,我再好好款待你。”

王志鹏客气的道了一声谢,随即离去。

稍后,公羊天纵道:“莫语,此次之事腾龙谷既然专门派人传话,想必定然有因。天邪宗那边也一定收到了这消息,会派出高手追查此事。因而这一次我派你出马,其用意你应该心知肚明。”

莫语冷冷道:“是的,我知道。”

含笑点头,公羊天纵看了一眼其余三人,问道:“你们有什么意见与想法吗?”

姬雪妮脸色冷漠,平淡如水的道:“此事可以锻炼一下门下弟子的应变能力,我觉得薛峰应该出去长长见识。”

三长老鹿遗风赞同道:“这个建议不错,薛峰现在修为已经不错,少的就是经验而已。”

漠北天星客沉思了一会儿,担忧的道:“冰原一向清净,我担心这一次恐怕会有浩劫。”

公羊天纵脸色微沉,问道:“何以如此断定?”

漠北天星客道:“十九年前,七界面临了一场浩劫,弄得天下面目全非。如今,事隔十九年,修真界已经基本平静,中土被除魔联盟与易园两大门派统御,一般的跳梁小丑不敢生事。这样一来,平静的冰原就极为可能成为下一场浩劫的起源地。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猜测,希望是我多虑了。”

公羊天纵心神微震,沉声道:“你的推断虽然有些荒谬,但却并非不可能。为了及早防御,我打算这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不管有没有可能发生,都没有关系,你就当散散心,也顺便忘记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漠北天星客脸色微变,略显激动的道:“谢谢你,天尊。”

天河平原因天邪宗而出名,这里地势平坦,适合修建成片的建筑。

是以,天邪宗的府第气势辉煌,采用了中土四合院的设计。

在冰原三大门派里,天邪宗因为建派时间短而位列第三,可它的门人弟子数量,却在三派中名列第一。

究其原因,一是天邪宗门规不严,行事亦正亦邪,二是天邪宗广收门徒,门槛较低。

此际,在天邪宗内,丁云岩也正在向宗主马宇涛转述有关神秘高手出没的事情。

一同旁听了还有三位高手,第一就是九年前参加冰雪盛会的夏建国,如今已经二十八岁。

第二位一五旬文士,神情略显邪魅,乃天邪宗首席护法言龙宇。

第三位是一个三十三四岁的黑衣英俊男子,乃马宇涛得意弟子冯云,已三百多岁却修为有成,丝毫不见容颜老去。

片刻,丁云岩讲述完毕。马宇涛看着几人,问道:“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待?”

护法言龙宇冷然道:“来人身份不明,暂时搞不懂来历,我建议先观察,然后再作决定。”

冯云沉吟道:“此事较为隐晦,贸然出手恐生事端,可置若罔闻也容易产生隐患,因而弟子觉得,我们应该派人暗中留意,先不正面与之冲突,待查明来意再行商议。”

含笑点头,马宇涛道:“这个想法不错。建国,你呢,怎么想的?”

夏建国淡然道:“弟子在想,此事既然引起了腾龙谷注意,那离恨天宫也必然收到了消息。我们天邪宗若是不表示一下,恐怕会有闲言闲语。”

马宇涛笑容一冷,哼道:“他离恨天宫能做到的事情,我天邪宗也一样能做成。现在我决定,由你们两师兄弟着手调查此事,务必不能让离恨天宫把我们比下去,知道吗?”

“师傅放心,弟子知道!”齐声回答,冯云与夏建国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与坚定。

马宇涛见此稍感欣慰,目光移到丁云岩身上,笑问道:“这样的回答,不知道是否满意啊?”

丁云岩心头微哼,嘴上却笑道:“有贵派高手出面,那是冰原之福,相信很快就能还冰原一个和平安静的环境。”

轻轻颔首,马宇涛道:“满意就好。我们难得一见,还是说一说你那门下弟子,现在情况如何了?”

丁云岩谦虚道:“有劳宗主关心,小徒天资平平,勉强还过得去。”

马宇涛笑道:“你可不要谦虚,你那徒弟大有潜力,你得好好培育……”

闲聊了几句,丁云岩起身道别:“谷内事情繁多,晚辈就先行告辞,下次再来聆听宗主教诲。”

马宇涛客套了两句,也不挽留,吩咐冯云送他离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