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故人谈心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故人见面,少不了一番客套。

待招呼之后,天麟道:“这几年,你们师傅没有问什么吧?”

知道他的意思,林帆笑道:“师傅有所察觉,但我们都没有提起,他也无从下手。”

天麟笑了笑,饶有兴趣的看着林帆,问道:“六十年的修为,对你帮助不少。这几年你有套出什么好玩意吗?”

林帆点头道:“有,而且不少。冰雪老人神秘极了,我们所学他无一不会,可他所传授的东西,我们却从来不曾见过,都是玄妙之极的东西。”

玲花插嘴道:“另外,他的教导之法很独特,根据我们每个人不同的特点,传授不同的法诀,这九年来我们的变化可不小。”

黑小猴嚷道:“是啊,变化最大就数玲花了。冰雪老人似乎对她有偏爱,因而她现在除了不如林帆外,比我们都强。”

天麟笑道:“玲花是女孩子,自然要多学点本事防身,不然老被你们欺负啊。”

薛军反驳道:“我们哪有欺负她,现在是她经常欺负我们。”

玲花急道:“死胖子,你说什么啊。”薛军缩缩头,对天麟做了一个鬼脸,意思是,你都看见了。

天麟含笑道:“玲花不要对人大吼大叫,女孩子要温柔、贤惠一点。”

玲花低头下,轻声道:“我知道了。”

林帆见玲花有些尴尬,叉开话题道:“天麟,这几年你怎么样?有空我们比试一下,好不好?”

淡然摇头,天麟道:“我娘不许我与别人动手,加上我们又是好朋友,没有必要。对了,这几年其他人怎么样?”

林帆略显失望,但很快就恢复了,含笑回道:“这几年啊,谷中变化很大,其中徐靖的名气最大,已然稳居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了。”

天麟眼神微变,问道:“你呢,有与徐靖见过吗?感觉自己与他相比,有胜算吗?”

林帆迟疑了一下,沉吟道:“我前段时间见过一次,感觉他气势凌人,宛如一把锋利的剑,不是很好对付。至于修为的强弱,那要真正较量之后才知道。目前我只有一半的把握。”

微微点头,天麟又道:“新月呢,她的修为怎么样?”

玲花抢过话题道:“新月师姐的修为看不透,就像是雾里花。可她好美、好美啊,谷中好多弟子都喜欢她。据说目前只有徐师兄和她比较亲近,其余弟子她都不怎么理会的。”

陶任贤附和道:“是啊,年轻一代的弟子中,喜欢她的占了八层以上。可似乎只有徐师兄机会最大。”

天麟眉头微皱,轻吟道:“徐靖?他今年应该二十六岁了吧。”

林帆道:“是啊,他二十六了,新月师姐也二十四岁了。”

天麟从这话中听出了一些含义,问道:“新月平时住在哪?”

林帆疑惑道:“问这个干嘛,你难道想打她的主意?”

黑小猴闻言,眼珠一转,笑道:“对啊,天麟这么俊,说不定可以横插一刀,把新月师姐追到手,气死那个徐师兄啊。”

天麟笑骂道:“去你的,你当我什么人。”

黑小猴急切道:“我可说真的,新月师姐可美得像个仙女似的,你要不追到时候准会后悔的。”

天麟略显诧异的道:“真有这般大的魅力?”

回想以往,新月固然美,可那时候的天麟还不解情事,因而未曾多想。

黑小猴拍胸脯担保道:“你要不信,可以问问胖子他们。”

天麟移目看着薛军与陶任贤,果见他们一个劲的点头。

玲花留意着天麟的神态,有些低落的问:“你真的想学其他师兄弟一样,也去……”

天麟愣了一下,敏锐的感觉到了玲花的心思,笑道:“没有啊,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好了,不说这些,我们出去走走,很久没有在一起玩了。”说完起身,说说笑笑的与大家一起离开。

坐在谷底的湖边,天麟看着碧绿的湖水,怀念道:“记得以往小时候,我们也常坐在这里玩。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免觉得好笑。”

林帆道:“是啊,那时候你老是不服我,处处与我作对。可我们又斗不过你,心里其实很气愤的。”

呵呵而笑,天麟道:“那时的我们还不懂事,彼此又好胜,才会有那些争斗。如今,再想回到从前,也是不可能了。”

薛军道:“对啊,长大了,就回不去了。”

黑小猴嚷道:“够了,不要光说以前,我们说一说以后吧。天麟,以后你又什么打算?”

天麟看了五人一眼,轻笑道:“以后的事情我还没有仔细去想,不过大致而言,应该会到天下各地走一走,转一转。你们呢,有何理想?”

林帆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出人头地,做一个大英雄。”

玲花道:“我的理想同师兄一样,做一个斩奸除恶,人人敬佩的女侠。”

薛军道:“我理想不大,平平静静,快快乐乐就好。”

黑小猴道:“我与你们不一样,我要追求精彩,尽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才能,不想庸碌的过一生。”

陶任贤道:“我希望修为有成,得到大家的赞赏与尊重。”

“嘿嘿,坐井观天,畅谈天下,真是懂得自我安慰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带着几分嘲笑,自上方而来,传入天麟六人耳中,引起了他们的不满。

抬头,天麟看了一眼说话之人,见他二十五六岁模样,身穿一件银色长衫,长得还算不错,只是脸上挂着不屑的神情,不讨人喜欢。

这人天麟认得,正是当年在龙池趾高气扬的雪春,这一晃已经很多年不见。

瞪了雪春一眼,黑小猴哼道:“我们坐井观天,你以为你就不是井底之蛙了?”

雪春脸色一变,喝道:“你小子说话最好注意点,怎么说我也算你们师兄,说你们两句也属应该,何时轮到你们来教训我了。”

黑小猴低声骂道:“动不动就摆臭架子,要不是同出一门,我们早把你踢一边去了。”

天麟拍拍黑小猴,示意他不要多话,自己则起身看着雪春,淡然道:“多年不见,你似乎没什么长进,还是那样不识趣。”

雪春瞪着天麟,冷哼道:“小子,不要仗着你父母的关系,就在我腾龙谷放肆。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天麟神色淡然,丝毫也不生气,轻笑道:“看样子你还记恨当年的事啊,不如这样,我给你一次机会,把当年的人找齐,我们重回龙池比一下,看时隔多年之后,你们长进了多少。”

雪春脸色阴沉,见天麟一脸平淡,心里不免犹豫,在考虑了片刻后,哼道:“臭小子,我们还不屑与你们一般见识。待以后有的是机会与你一比高下。”说完折身飞入了北面的洞穴。

坐回原位,天麟微笑道:“很多时候,其实不用低声下气,而又用不着动手,轻易就能把对方吓跑。”

薛军疑惑道:“天麟,你说什么啊,我听不太懂啊。”

天麟解释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像刚才面对雪春时,以你们的方式便是与他硬碰,最终就算赢了,回去也免不了被你们师傅责骂。可若是不硬碰就只有忍耐,那也是很窝火的。如此,该怎么办才最好了?兵法有云,两军交战攻心为上,攻城为下。这意思很明确,硬拼是下策,最好的办法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我们双方的情况,我邀请他一战,其实是给他一个考验。以他们的身份,还牵扯到徐靖在内,一旦答应与我们一战,不管胜负对他们都不利。胜了,他们是以大欺小,败了他们会没有颜面。所以仔细一想,他是不敢答应我的要求的。”

听懂了天麟的意思,薛军赞叹道:“你简直太聪明了,轻易就把他打发了。”

陶任贤点头道:“是啊,我们以后真该跟你多学学,免得每次都被他们欺负。”一旁,林帆、玲花、黑小猴都表示赞叹。

天麟见此摇头笑道:“这些东西其实很简单,只要懂得随机应变,不用学也会的。”

湖中,一丝水花突然飞溅,发出哗哗的水声,引起了六人的注意。仔细看,一条金色的小鱼正在水中游玩。

玲花见了,喜滋滋的道:“我记得它,当初我们本想抓住它,可结果谁也没有抓到。”

林帆怀念道:“是啊,我们那时候偷偷摸摸,还好没被师傅发现,不然定要受罚。”

天麟脸色微变,留意着那条金色小鱼,沉声道:“它变了,你们有察觉吗?”

五人一听,连忙仔细观察。

稍后,黑小猴惊呼道:“对,它变成金色了,我记得以前是银白色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