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奇异赌注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点天麟没有猜错,那峰顶的男子在见到天麟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微微一呆,心道:“这孩子长得好像那人,他会是那人的儿子吗?如果是的话,为何修真界不曾流传呢?”

收回目光,天麟很快驱散了新月体内那股诡异的剑气,轻笑道:“好了,你的伤差不多了。”

新月身体一挺,挣开他的怀抱,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两眼,随即移开目光,低声道:“谢谢你,天麟。”

微笑摇头,天麟道:“区区之事不必放在心上。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是继续第三招的比试,还是就此放弃掉。”

新月看了一眼峰顶之人,坚定的道:“三过其二,最后一招无论如何,我也要再试一下。”

见她执意如此,天麟也不阻止,只是提醒道:“硬拼你是接不下第三招的,不如你与他换个赌注,看他敢不敢与你赌这最后一把。”

新月看着他,疑惑道:“换赌注?什么意思?”

天麟见她不懂,轻笑道:“你若想获胜,听我的话,保管你如愿以偿。”

新月迟疑了一下,问道:“不会是用什么见不得人的诡计吧?若是那样,我宁可不要。”

天麟笑道:“我们用的是策略,不是诡计,你放心吧。”

新月脸色稍好,轻声道:“好,你说吧,什么策略?”

天麟看了一眼峰顶之人,笑道:“先不忙,待问一问那人之后再讲。”说完身影一晃,人如微风过岗,玄妙之际的握住了新月的手,一闪就拉着她回到之前所在的位置上。

新月很是惊讶,想不到天麟身法如此之妙。

片刻,新月回过神来,见天麟正抓住自己的手,连忙挣开他的手后退一步,眼中露出一缕似羞似幻的眼光。

天麟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迷惑的看了她几眼,随后回头对着峰顶那男子叫道:“喂,敢不敢与我打个赌啊?”

男子脸上似笑非笑,问道:“赌什么?与你还是与她?”

天麟见男子上钩,笑道:“自然是与她赌,不过换个赌注罢了。怎么样,有兴趣不?”

男子邪笑道:“好啊,换个什么赌注,你说。”

天麟道:“就依照你之前所言,改为一招分胜负。她若被你逼出境外,就算你赢了。她若没有退出境外,就算你输了。到时候她若赢了,你就答应把你手中的兵器送给她,怎么样,敢不敢赌啊?”

峰顶的男子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打量了两人好一会儿,这才点头道:“可以,但她若输了呢?”

天麟笑道:“很简单,她若输了,就让她拜在你门下,做你徒弟好了。这个条件很不错吧?”

男子闻言哈哈大笑:“小鬼,你野心不小啊。搞了半天是想打我的主意啊。”

新月脸色惊变,冷喝道:“天麟不可胡说八道,我乃腾龙谷门下,岂能拜他为师?”

天麟安慰道:“别急啊,我又没有说要你拜师,不过是为你出口气,把他那兵器夺了,这不是很好吗?那兵器看样子可是个宝贝,比你这把强多了。”

新月不同意,问道:“万一要是输了,怎么办?”

天麟笑道:“放心,保证不会输。即便输了,谷主那里我去帮你摆平他。”

峰顶,男子问道:“怎么样,商议好没有?”

天麟道:“我们这没问题,主要是看你赌不赌。”

男子笑道:“如此有趣之事,我自然要赌。可我还想问一下,若是不输不赢,又当怎样?”

天麟一愣,问道:“何谓不输不赢?”

中年男子邪笑道:“我将她逼至分界线上,她的身体一半在内,一半在外就算不输不赢。”

天麟有些愕然,但马上就恢复过来,笑道:“好,只要你有本事,这个也算。至于赌注,到时候你可以不用把兵器送她,但却需要传授她一样你毕生最厉害的绝学,而且她可以不用拜师。”

中年男子骂道:“这样说起来,我是光吃亏,不占便宜了。”

天麟反驳道:“光占便宜不吃亏的赌注,有什么意思呢?”

男子点头道:“说得好,我就陪你们玩一玩。不过开始之前,你先告诉你是谁,你父母是谁?”

天麟有些惊讶,想不到这男子竟然敢赌,真是惊喜之余又不免好奇,搞不懂他究竟怎么想。“我叫天麟,我娘名叫蝶梦,我爹名叫天远。你问这个干嘛?”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随即道:“没什么,我随口问一问罢了。好了,准备吧。”

天麟微微点头,来到新月身边,低声在她耳旁说了两句,随后道:“胜负之数就看你自己把握了。”

新月脸色愕然,诧异的看着他,佩服的道:“你简直太聪明了,只是你为何要这样做呢?”

天麟轻笑道:“有些东西是需要慢慢去品味的,说穿了就没有意思了。好了,努力吧,这一次可不能再输了。”说完飘身退开。

新月脸色奇异,心道:“他真的才十二岁吗?为何感觉像一个二十岁的人呢?”

思索中,新月冲天麟点了点头,随即目光移到峰顶那男子身上,开口道:“行了,我准备好了。”

峰顶,中年男子眼神微疑,随即又了然的笑了笑,轻喝道:“如此你就注意了。”说完右手一挥,怪剑轮转,万千的剑芒如繁星一样,此起彼伏但却不带一丝的声响。

这样的攻击怪异极了,与之前的两次完全相反,感受不到一丝的劲道,让新月无从防御。

不远处,天麟也是脸色大变,骇然的看着峰顶的男子,心道:“他看穿我的把戏了?”

正想着,一股强大的吸力自新月与天麟的后方袭来,一举打乱了二人的计划,使得新月还不及反抗,身体就被拉到了分界线上。

见此,天麟心思一转,身体一化万千,形成一道切面,硬是将那股强大吸力阻断,以协助新月对抗。

原本,天麟出手算是违规了。可他是在界外活动,并没有进入内干扰两人的比赛,因而在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是穿了一个空子。

只是即便这样,天麟的努力也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最终新月只是勉强的稳在了分界线上。而天麟却被那吸力拉出了老远。

峰顶,中年男子邪笑依然,并不因为这个结果而失望,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笑得很神秘的道:“不输不赢,这样的结果可满意了?”

新月不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天麟折身而返,笑嘻嘻的道:“不错,这结果我喜欢。只是你承诺的事情,何时兑现?”

中年男子笑道:“从明天开始,她只要有空就可以过来,直到她学成为止。不过有一个条件,此事不许别人知道。”

天麟大喜,笑道:“放心,此事就我们三人知道。现在你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了吧。”

中年男子收起笑容,有些感触的道:“名字不过是唤醒记忆的钥匙,而我却是一个想要忘掉记忆之人。因而,我是谁不重要,你们若觉得不方便称呼,就叫我天刀客吧。”

天麟念了两遍,觉得好不错,笑道:“那好,以后我们就叫你天刀客。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明天新月就来。”说完闪身来到新月身边,招呼她一同离开。

目送两人离去,天刀客低吟道:“想不到在这冰原之上,竟然都还能见到那么相像之人……”

路上,新月显然很冷淡,语气冰冷的道:“天麟,你有问过我愿意吗?”

天麟明白她的意思,笑道:“你这性格冷得像块冰似的,即便机缘放在你面前,你也不一定能把握得了。我那么做是为了你好,以后你会感激我的。”

新月沉默了,自己真会如他所说的那样吗?

天麟见他不说话,轻声道:“新月,你生气了?”

摇摇头,新月道:“没有,只是我还不适应你的方式。”

天麟笑道:“这个没关系,以后你就会适应的。”

以后,会吗?新月在心里想。

不一会儿,两人到了分手的地方,天麟叮嘱道:“明天记得要去,可不要辜负了我的好意。”

新月淡然点头,问道:“你呢?”

天麟笑道:“我要加紧修炼,有空就去看你,没空就等以后好了。”

新月应了一声,看看他,随即转身离开了。

待新月远去,天麟返回了天女峰。

洞口,蝶梦正在等他。

“跟了一圈,有什么收获啊?”

天麟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道:“娘,你都知道了。”

蝶梦笑骂道:“你那点鬼心眼,你以为娘会不知道吗?”

嘿嘿一笑,天麟道:“刚才我一路跟着新月到了天刀峰,在那里,她……后来我就随她一起离开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