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故地重游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拉着她的手,天麟朝林帆使了个眼色,招呼他一块去玩,但林帆摇头拒绝了。

对此,天麟也不在意,拉着舞蝶兴冲冲玩去了。

李风看着林帆,轻笑道:“为什么不去呢?”

林帆道:“回师伯话,弟子昨日表现不佳,打算勤加修炼。”

李风有些惊讶,赞叹道:“你才十岁,就有如此坚定之心,真是难得。”

林帆冷静异常,没有丝毫激动与喜悦,平静的道:“师伯若是没有事,弟子就回去练功了。”

李风挥手遣走了他,心道:“师弟这个徒儿倒是不错,将来的成就恐怕不在徐靖之下。”

腾龙谷底,天麟拉着舞蝶坐在湖边,指着湖中的小鱼道:“那鱼儿很奇特,据说冰冻都不死。”

舞蝶诧异道:“真的?好奇怪呀。”

天麟笑道:“我刚开始也不信的,可后来了解情况之后就信了。这个腾龙谷啊,是一个很古怪的地方,谷口的冰雪一年要冰封十一个月,只有七月才融化。而这下面恰恰相反,每年的七月上面融雪,这下面就会结冰,整个谷底完全冰封,长达一个月。”

舞蝶惊喜道:“这么神奇啊?简直太有趣了。”

天麟笑道:“是啊,很有趣。可最奇怪的是,这湖中的鱼儿,等谷底气温恢复之后,它又跑出来了。”

舞蝶看着湖中,两眼放光的道:“这么神奇的鱼儿,真想捉一只回去养着。”

天麟轻呼道:“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这湖中就只有那一只鱼,而且滑溜得很,我有一次趁着没人下去捉,结果没捉到。”

舞蝶有些失望,问道:“后来你就放弃?”

天麟道:“后来林帆告诉我说,谷主下令不许人去捉鱼,所以我就没再试了。”

舞蝶哦了一声,移开目光道:“这里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天麟道:“好玩的可多了,我带你去。”说完也不见他作势,拉着舞蝶呼啸一声便飞射出谷,窜入了云霄之上外。

稍后,他二人从天而降,落在南方十里外的龙池附近。

这里,如今被冰雪覆盖,看不出什么好玩的。

舞蝶因而疑惑,轻声道:“天麟,你干嘛带我来这啊。”

天麟扭头看看四周,见附近没人,低声笑道:“给你找个好玩的,保证很刺激有趣。”

舞蝶脸泛笑容,娇声道:“真的?天麟,你真好。”

看了她一眼,天麟隐约觉得她的眼神中含着什么,可这时候的他,还搞不太懂。

收回目光,天麟提醒道:“你先站远一点,一会儿就有惊喜了。”舞蝶一脸好奇,依言退出数丈,专著的看着他。

待她退开,天麟收起脸上的嬉笑,周身流露出一股严肃的气势,引得四周狂风突起,形成一股高速转动的龙卷风,将他的身体缓缓托起。

凌空而立,天麟傲视天苍,背负的双手配合脸上的神情,展现出一股王者的霸道。

是时,他全身红光闪耀,一蓬烈火自体内飞射而出,在他意识的控制下,眨眼就扩散,化为一片火海,笼罩在脚下数十丈方圆的雪地上。

舞蝶一脸惊讶,痴痴的看着半空的天麟,一丝懵懂的情愫,在这一刻印在了她的心上。

地面,烈火燃烧,炙热的高温很快融化了冰雪,使得地面出现了一个水池的轮廓,正越发清晰。

这一幕持续了片刻时光,当水池完全融化,半空的天麟收回烈火,飘落在舞蝶身旁。

“怎么样?惊奇吧。”眨着眼睛,天麟一脸微笑。

舞蝶回过神来,羞涩的笑了笑,随即点头道:“你真好,谢谢你。这里……”

天麟牵起她的手,一边朝水池走去,一边道:“这地方叫龙池,每年七月就会融化。我和林帆他们从小在这里玩耍,可热闹了。”

舞蝶不说话,只是凝望着天麟的脸庞,嘴角挂着一丝喜悦的微笑。

快乐的时光总是匆匆而过,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牵着舞蝶的手,天麟返回腾龙谷,正好遇上赵玉清四师兄妹回来。

挣开天麟的手,舞蝶有些脸红,一下子跑到方梦茹身后,偷偷给天麟递眼色。

看着这一幕,方梦茹眉头微皱,赵玉清却脸含笑容,招呼天麟来到身旁,牵着他的手一块回谷。

下午,方梦茹对三位师兄道:“我想待会去天女峰看一看,明天就离开。”

寒鹤挽留道:“师妹,你难得回来,就多住一段时间吧。”

方梦茹轻叹道:“这里有我一生的梦,却也有着我一生的痛。”

田磊苦笑道:“师妹,下次要见到你,大概要等到什么时候?师兄可再也等不了五百年了。”

方梦茹有些难过,低吟道:“不知道,或许十年,也或许永久。”

赵玉清安慰道:“不要伤感,只要知道彼此活着,即便相隔天涯海角,我们也应该高兴。至少心灵的祝福,是没有距离的。”

寒鹤道:“大师兄说得也对,只要师妹过得开心,我们应该为她祝福。”

开心,什么叫开心,这样就开心吗?方梦茹满心凄苦,却无处哭述。

知道她心中想什么,赵玉清有意岔开话题道:“那个地方我也一直想去,但总是没有适合的时机。现在师妹既然要去,我们就一起吧。”说完叫上天麟,让他带路。

得知众人要去天女峰,天麟有些意外,但却不曾显露,只是一直在心里思索。

八十里的距离对于六人来说,那只是眨眼功夫。

当天女峰映入眼中,赵玉清、方梦茹四人减慢速度,停在三里之外,遥遥的凝望着。

这一刻,当初的那一幕又回到了记忆中,四人都表情怪怪的,有着说不出的感受。

天麟与舞蝶朝前了一里左右,见后面之人停止不前,不由双双停下,低声讨论起来。

“舞蝶,你太师祖看上去怪怪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舞蝶摇头道:“太师祖从来不给我提她的往事,我也不清楚。”

天麟奇怪了,又问:“那你娘有提过吗?”

舞蝶见他提起娘亲,脸色立时灰暗下来,低落的道:“太师祖不喜欢我娘……”

见引起了她的伤心事,天麟忙道:“算了,反正他们大人心思复杂,我们难得理她。现在……”

声音一顿,天麟猛然抬头朝天女峰看去,只见蝶梦正站在织梦洞口,遥遥的看着方梦茹。

似乎感受到了蝶梦的眼光,方梦茹自沉痛中醒来,身体飘然而进,来到织梦洞前百丈外,专著的看着蝶梦,皱眉道:“你就是天麟之母?”

蝶梦眼神奇异的看着她,淡淡的道:“不错,是我。”

方梦茹沉吟道:“你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我们以前可是见过?”

蝶梦不置可否的道:“熟悉的气息有很多种,或许是修炼法诀的缘故,你误识了别人,那也是很可能的。”

方梦茹把握不准,点头道:“或许你说得对,熟悉的气息很多,时常容易搞错。”

说时目光移到峰顶,神情伤感道:“这座天女峰,曾经有一个传说,你可听过?”

蝶梦眼露疑惑,轻声道:“你指幽梦兰的传说?”

方梦茹微微点头,笑得有些凄凉的道:“那不仅仅只是传说。”

蝶梦留意着她的神色,猜测道:“你见过幽梦兰?”

方梦茹没有动,痴痴的望着。

好一会儿后,她收回目光,神情恢复了平静,眼神怪异的看着蝶梦道:“这是一个不祥之地,注定了很多结果。”

蝶梦笑了笑,淡然道:“不祥之地,必有缘由,非针对每个人来说。”

方梦茹反驳道:“你真这样认为吗?”

蝶梦道:“幽梦兰的传说,指其花而非指此峰。”

方梦茹轻吟道:“或许吧……”

转身,她就那样离开了。

赵玉清没有靠近天女峰,他只是朝着蝶梦微微点头,随即带着两个师弟,随方梦茹回谷。

天麟欲随舞蝶一块走,却被蝶梦叫住,只得与舞蝶分手。

回到洞口,天麟有些不乐,嚷道:“娘,你答应让我玩的,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蝶梦瞪了儿子一眼,喝道:“娘叫你回来,自然有娘的缘故。”

闻言,天麟脸色一变,低声道:“娘,麟儿知错了。”

蝶梦轻轻摇头道:“娘不会怪你,只是你要记住娘的话,以后在那女人面前,绝不可轻易显露娘所传授的法诀。另外,娘还想问一问,有关幽梦兰的传说。”

天麟应了声是,随即问道:“那个传说娘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还想问什么?”

蝶梦沉声道:“娘想知道,当年幽梦兰到底是不是真有其事?若真是存在,那被谁得到了?”

天麟愣了一下,迟疑道:“这个几百年前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