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善慈离开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方梦茹微微动了动,满脸泪痕的看着三人,反问道:“夜深了,距离天亮不远了。而我的一生呢,还有多远才到尽头?我走过了五百年,还要走多久呢?”

赵玉清不开口,二师兄寒鹤道:“师妹,我们的一生其实是灰色的,色彩少了很多。你的一生是多彩多姿的,虽然有伤痛,但你曾经经历过。而我们呢,我们经历过什么?平凡就真的幸福吗?”

方梦茹脸上肌肉微抖,她明白二师兄的话,可她能说什么呢?或许她(他)们都是不幸的是,只是不幸的程度不同。

田磊脸色凄苦,悲呼道:“六百年来一回顾,江南漠北几人愁。师妹,忘了吧。不属于你的幸福,强求只会痛苦。”

方梦茹一脸凄苦,低声反问道:“三师兄,你能忘掉吗?”

是啊,我能忘得掉吗?田磊默默的自问,答案他十分清楚。

赵玉清修为深厚,情绪的控制比三人好很多。

他见三人越说越伤感,不由轻叹道:“够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下师父,告诉他老人家,师妹回来了。我相信,师父在九泉之下也会很高兴的。”

寒鹤木然一笑,低落的道:“是啊,师父其中最喜欢小师妹了。记得小时候……”

“够了,我不想听那个。”方梦茹突然激动,打断了寒鹤的话,似乎当年对于师父的怨恨,她至今都还残留在心头。

赵玉清没有说什么,只是起身看了三人一眼,随即离开了。

这里,毕竟不是他心灵的避风港口。

寒鹤神情苦涩,低吟道:“师妹,我……”

方梦茹微微摇头,起身背对着他,凄然道:“时候不早了,休息吧,师兄。”说话迈步而出。

寒鹤双唇微动,还想解释什么,可最后忍住了。

田磊拍拍他的肩头,忧伤的道:“时间终能让一切都过去的,我们也该放手了,师兄。”

寒鹤心神一抖,悲凉的笑了笑,表情中满是不舍。

清晨,片片雪花飘落腾龙谷里,自谷口而落,在下降的过程中,由于气温的变化便逐渐的溶化,演变成了水滴,化为细细的寒风在谷中飞舞。

站在腾龙洞口,舞蝶看着眼前的一幕,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善慈默默不动,站在数尺外看着她,苍白的脸上有一丝隐匿的喜悦,似乎怕被舞蝶察觉。

天色,注定分手。当太阳升起,善慈就要走。

这一刻,是他唯一与舞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有些话想说,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沉默,伴随着细细的水珠,在微风之后来至洞口,落了两人一头。

后退一步,舞蝶看了一眼善慈,见他脸上挂着水滴,不由抿嘴一笑,一丝甜甜的笑意自眼底流露。

善慈脸色一红,看了她一眼,有些腼腆的移开目光,低声道:“你笑什么?”

舞蝶娇声道:“笑你像个木头。”

善慈沉默,心里却自问道:“木头?为什么呢?”

片刻,舞蝶见他没有开口,不由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善慈抬头,眼神奇异的问道:“天麟,他是什么?”

舞蝶一愣,奇怪的看了他几眼,轻声道:“他就是他,你干嘛这样问?”

避开舞蝶的目光,善慈以笑容掩饰着心中的失落,尽量平静的道:“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好了,他们来了。”

舞蝶隐约感觉到他话中藏着什么,可想问之际,雪山圣僧、江清雪、方梦茹等人已经自洞中出来,使得舞蝶一时间开不了口。

善慈退开两步,悄然拉开了与舞蝶的距离,静静的看着师父。

走至两人身旁,赵玉清淡然道:“他们看来感情不错。”

雪山圣僧笑得有些奇异的道:“儿时的友情,真挚、纯洁,但却经不住岁月的折磨。当多年之后故人重逢,当时的那份友情就会随着世事而有所变化了。”

赵玉清脸色微动,方梦茹与寒鹤、田磊却神情怪异,显然对雪山圣僧的话有所感触。

一旁,江清雪、李风两人则未曾在意,只是含笑的看着。

舞蝶有些娇羞,躲到了方梦茹身后。

善慈却淡漠镇定,静立不动。

呵呵一笑,雪山圣僧走到善慈身边,一边抚摸着他的头发,一边笑骂道:“痴儿啊,忘尘无忧,你这是何苦?”

善慈眼神微动,在雪山圣僧的抚摸下,心绪平静了许多。

可一股淡淡的牵挂,却任由圣僧如何设法,也是挥之不去的。

收回手,雪山圣僧低念了一声佛法,眼中带着几分担忧。

赵玉清不知圣僧心中所想,笑道:“教化之力非一朝一夕,圣僧何必心急。以他的天资,要领悟佛理应该是很容易的。”

雪山圣僧闻言,脸上恢复了习惯性的笑容,淡然道:“谷主所言也对,是我太心急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上面还有一位要道别的,我们走吧。”说完牵着善慈之手,飞身出谷。

谷口,天麟之前就来了。

本想着下去见善慈与舞蝶,却正好林帆在那,两人便聊了起来。“昨天的比试,有什么感觉。”

林帆笑了笑,回道:“感觉就是还有差距,以我现在的年龄与修为,还比不过他们。”

天麟拍拍他的肩膀,轻笑道:“所以我对你说,这一次没有必要争什么,你把重点放在下一次盛会之上。那时候的胜利对你来说,才是最为有意义的。”

林帆轻轻点头道:“我知道,我会努力,同时也谢谢你,是你改变了师父。”

天麟义气的道:“我们是好兄弟,帮你是应该的。好了,善慈与舞蝶他们上来了。”说完退后一步,目光移到谷口,稍后便见一行数人自下而上。

笑呵呵上前,天麟拉着善慈的手,问道:“一会儿就走吗?”

善慈看了一眼师父,有些不舍的道:“是啊,师父说该回去了。”

天麟似乎知道挽留不住,也不过分强求,笑道:“那好,就让我们含笑分别,期待下一次的相逢。”

善慈脸上露出一丝浅笑,颔首道:“好,下一次相逢,希望我们能好好聚首。”

舞蝶看着他们两个,眼神有些羡慕,移身上前娇声道:“还有我,我们说好的。”

天麟看着她,含笑点头。善慈没有笑,只是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几分严肃,像是某种承诺。

一旁,雪山圣僧与江清雪也正与腾龙谷主道别。

只闻江清雪道:“各位前辈,此次蒙你们盛情款待,清雪十分感激。他日到了中土,都请到易园做客,也让晚辈一尽地主之谊。现在天色不早,晚辈就先告辞了。”说完与众人一一招呼,随后来到天麟三人身旁,轻声道:“你们三个也记住,以后到了中土,就来找姐姐。”

天麟笑道:“姐姐放心,十年之后,我会亲临中土,到时候,嘿嘿……”

江清雪白了他一眼,有些宠爱的道:“你个小鬼,下次可不许当着别人面,让我丢丑。”

天麟慧黠的笑道:“那时候,姐姐说不定就会怀念现在了。”

江清雪笑骂道:“去你的。好了,不多说了,善慈与舞蝶记得以后来玩啊。”说完挥挥手,随即飞身离开了。

江清雪一走,雪山圣僧也不再多留,带着善慈与众人道别,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远处。天麟与舞蝶有些不舍,一直等到善慈不见人影,这才回头。

这时,赵玉清开口:“热闹之后,平静依旧,这就是腾龙谷的生活。”

方梦茹眼神微动,幽幽问道:“五百年来,你们就一直这样生活?”

赵玉清笑了笑,平静而祥和。

寒鹤却道:“是啊,五百年来,腾龙谷门下从不涉足中土。”

方梦茹身体微微抖动,她明白这话意味着什么,内心充满了苦涩。

五百年啊,这是多么长久。

田磊低落的道:“平静的生活其实无异于孤独,五百年的孤独,那是一种寂寞。”

方梦茹有些哽塞,心酸的道:“师兄……”

赵玉清笑道:“五百年的等待,虽然长了一点,但我们能二次重逢,这却是值得的。现在,我还是带你四周走走,回忆一下那些儿时的快乐,稍后我们再去看望师父。”

方梦茹有些愧疚,一边点头一边随在三位师兄身后。

舞蝶见了,急步欲走,却被天麟拉住。“他们大人有大人的事,我们自己去玩。”

舞蝶迟疑道:“可是……”

天麟道:“别担心,谷主没有开口,那就说明他不会干涉,走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