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沧桑情恨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是时,那一幕持续了片刻时光。当耀眼的光芒散去,少女头上的兰花变成了一朵玉质兰花,既有沁心的芬芳,又闪动着微弱的光芒。

回过神来,少女惊呼道:“刚才怎么样,为什么我觉得有一道灵光由上而下,似乎……似乎……”

四师兄惊叹道:“是你头上的兰花,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将我们一起笼罩了。”

少女愕然道:“一起笼罩?真的吗?”轻呼声中,一丝莫名的喜悦涌上眉梢。

大师兄沉吟道:“是真的,但是好是坏,暂时还难以预料。好了,先回谷去禀明师父,走吧。”说完纵身而起,率领四个师弟妹离开了。

画面一跳,一块雪地上,四道身影翻飞激战,其强劲的气流卷起漫天风雪,让人看不清交手的情况。突然,一声娇喝传来,只见三道身影分三方飞出,激战瞬间结束了。

“大师兄,你看到没有,我赢了,我赢了。”娇呼声中,一个少女突然出现,头上戴着一朵别致的玉质兰花。

含笑点头,三旬左右的英俊大师兄道:“看见了,你这几年的进展之快,简直令人惊讶。”话落,那三道身影围上前来,正是二、三、四师兄,他们都一个劲的赞扬少女实力超强。

得意一笑,少女道:“三位师兄可也得努力,不要老是让我了。”

三人脸红微红,忙道:“师妹放心,我们一定努力。”

甜甜一笑,少女没再多说,与四位师兄闲聊起来。

一会儿,四师兄将少女拉到一旁,满是柔情的道:“师妹,我们的事情也该是告诉师父的时候了。我想他老人家一定会答应的。”

少女看着他,娇媚道:“四师兄,别急嘛。人家现在正处在修炼的关键时候,等我修为稳定之后,我们再告诉师父他老人家。”

四师兄有些迟疑道:“可我想早一点……”

少女脸色娇羞,低吟道:“人家心都给你了,人还不早晚是你,慌什么慌。”

四师兄傻傻一笑,低声道:“每天见着你,都想着时刻与你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少女注视着他的双眼,柔媚中带着严肃的道:“师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四师兄一脸惊喜,郑重的道:“对,我们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就像是誓言一样,这一刻,两人在历经多年的相爱后,道出了彼此的承诺。

远处,二师兄与三师兄看到这一幕,眼中满是失落。大师兄则轻轻摇头,复杂的眼神中,隐约含着几分担忧。他在怕什么呢?

时光流逝,转眼而过,不知不觉中,一晃就是五个年头。

这时候,小师妹早已是大姑娘了,二十多岁的她,虽然看上去还是保留着十八岁的容貌,但神情气质却有了极大的变化,整个人更加的成熟美丽,周身散发出说不出的魅力。

同时,她的修为也突飞猛进,除了略孙色于大师兄外,早已将二师兄与三师兄拉下。

至于那四师兄,近几年也修为大进,但却无法与少女相比。

五年的时间变化很大,相爱的四师兄与小师妹终于在师父面前表露了心迹,希望能由师父为他们支持婚礼。

然而意外的是,早已将大权让出的师父,这一次竟然否决了这门婚事,让手握权利的大师兄处理。

对此,四师兄与小师妹意外极了,极力祈求大师兄说情,但最终大师兄没有同意。

第一次,四师兄与小师妹尝到了失望的滋味。

但两人没有放弃,反而更加相爱,背着师父私定终生,决定等生米做成熟饭,再找师父求情。

如此,随后的几年里,两人都不曾再提那事。

直到有一天,小师妹发觉自己有了身孕,这才拉着四师兄前去找师父。

这一次,他们抱着必死之心,打算以死相逼,非要在一起。

可谁想师父知道后雷天大怒,气得差点吐血,当即严惩二人,罚他们面壁十年,苦心修炼,十年之内二人永不相见,并让大师兄监督。

小师妹与四师兄伤心极了,不明白一向慈爱的师父为什么这样,当即大吵大闹。

二师兄与三师兄也一旁请求,可师父态度坚决,最终师命如山,小师妹与四师兄被分别关在两个地方面壁思过。

这其中,小师妹情绪激动,一连串的不如意,让她心情郁闷,最终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

大师兄对此很是难过,但他不敢违背师命,只得将一切藏在心中,默默的执行任务。

十年,漫长而又寂寞。

小师妹与四师兄无奈之下只有修炼,但却又彼此思念,不时的恳求二师兄与三师兄传达心中的牵挂。

为此,二师兄与三师兄深受感动,原本还有些嫉妒的情绪,那时候也被他们的真爱所溶化,时常背着大师兄与师父,为他们传话。

十年之后,小师妹与四师兄出来,两人之间的爱不但未减,反而更坚,这让大师兄苦涩摇头,让师父大感震怒。

二十年的真爱,得不到师父的赞同与祝福,这是小师妹与四师兄心中的痛。

他们曾想过离开师门,可天下之大,他们能逃到何处?

无奈的日子,就那样一天一天的过着。

抛开师父的阻碍,这对相爱的人儿其实也算幸福。

二师兄与三师兄看着眼中痛在心中,给他们出了一个主意,让他们主动向师父认错,用潜移默化的方式,一步步打动师父。

小师妹与四师兄欣然接受,在未来的二十年里,整日除了修炼,就是去师父面前请安,最终软化了师父的心,不再强硬的要分开他们,但也不同意他们的婚事。

有此收获,师兄妹二人更是坚定心念,相信总有一天能得到师父的允许与祝福。

然而这一天,他们足足等了五十年,也不曾得到。

那股失落渐渐转化为了愤怒,师徒三人的关系再次恶化了。

这一次,师父气极之下,亲自看守四师兄,任何人不得通融。

小师妹见不到心爱的师兄,整天以泪洗面,原本清丽的脸庞逐渐消瘦变老,看得三位师兄难过极了。

期间,二师兄与三师兄几次找师父求情,希望他成全师妹与四师弟,可师父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对于那件事情态度坚决。

大师兄见两个师弟都碰了钉子,自己也不好再出面,只得叹息摇头。

时间,就那样默默的过着。

大约十几年后,有一天大师兄突然发现师父死在四师弟身旁,当即震怒之极,召来二、三两位师弟,决意要清理门户,为师父报仇。

毕竟欺师灭祖之事,在修真界是十恶不赦的。

四师弟当时一个人楞楞的站着,任由二师兄与三师兄开口询问,他都一句话不说,这让二师兄与三师兄意识到,师父真是他杀的。

对此,两人气愤极了,原本还想为他求情,也因此抛之脑后,同意了大师兄的决定。

等小师妹知道此事之后,跑到大师兄面前跪下,哭泣着为四师兄求情,希望能放他一条生路。

可最终,大师兄拒绝了。

那时候,小师妹见希望没了。

自己与四师兄真爱百年却无法结合,当即刺激过度,发狂的要救走四师兄。

见此,大师兄极为震怒,命令二师弟与三师弟拦下小师妹,自己则带着四师弟离开,并亲手将他杀了。

当小师妹见到四师兄的人头的那一刻,她整个人突然发狂,口中凄厉的吼道:“不!我恨你们,永远恨你们!!!”说时神情激愤,打伤了二师兄与三师兄,一个人发疯般的跑了。

从此,美丽的小师妹就那样离开,再不曾回来。

等三位师兄平静之后,又渐渐开始怀念她,并且心生愧疚。

毕竟他们之间的那段爱,虽然受尽了阻挠,但却从来没有一丝的动摇过。

那长达百年的情爱,永不放弃的执着,至死不渝的坚贞,缠绵悱恻的事迹,让人如何能放得下,忘得了啊?

泪水,一滴一滴的从眼中滑落。

在寂静的大洞中,传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像是某种节拍,在转述着什么。

方梦茹的神情如痴如梦,那些隐藏在冷漠之下的真情,此刻完全展露。

赵玉清、寒鹤、田磊都默默的看着,三人眼含泪光,一股压抑了五百年之久的情感,此时再也克制不住,化为了一种无声的痛,涌上三人心头。

爱是一种幸福,它分很多种。

寒鹤与田磊对方梦茹的爱,那是一种爱情与友爱的混杂体,复杂而又说不清楚。

赵玉清对方梦茹的爱,那是一种友爱与慈爱,像是长辈一般希望她好,却又带着严肃。

夜,慢慢深了。

子时三刻,赵玉清自伤感中抬头,轻吟道:“师妹,夜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