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故人相逢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活动了一下身体,天麟惊呼道:“我们回……”刚说到三字,天麟便意识到不对,连忙住口。

善慈稍显稳重,看了一眼腾龙府入口处的职守弟子,发现他们被天麟的声音所吸引,连忙大盛道:“是啊,我们该回去了,免得他们担忧。”说完拉起天麟,弹身便射出洞口。

出了洞,天麟看了看手心,发现那玉石的图案随心而现,心里顿感欣慰,小声问善慈道:“你那剑还在吗?”

善慈道:“在我体内,很听话。你的也应该在吧。”

天麟笑道:“在,而且很有趣。对了,上去之后,刚才的事情我们谁也不说,包括你师父。”

善慈考虑了一下,点头道:“好,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绝不告诉第三者!”

天麟赞同道:“行,谁也不说。”话落加快速度,眨眼就到了谷口。

这时,离规定的半个时辰还有一会儿。

台上参赛者仍在抓紧时间恢复,台下的百姓则静静等候。

天麟与善慈见此一幕,顿时笑上眉头,立马放下悬着的心,不急不缓的走入人群中。

是时,天麟无意中的抬头,发现了意外的情况。

原来就在他们两人离开之后,台上却多了一对陌生人,这是怎么回事呢?

默默的看着远处,赵玉清强忍内心的激动,起身缓缓走向了场中。

没有开口,没有理由,他就那样突然站起,立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

台上,公羊天纵、马宇涛、江清雪脸色迷惑,搞不明白赵玉清此举是闷了想起身走走,还是另有缘故。

寒鹤与田磊眼神微动,彼此对望了一眼,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雪山圣僧笑容一收,胖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表情,似笑非笑,仿佛察觉了什么。

台下,李风见师父突然起身,心里顿生疑惑,连忙与身旁的三位师兄,两位师弟招呼了一声,随即飞身上台,恭敬的问道:“师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弟子们去办?”

赵玉清没有理他,眼睛看着远方的天空,微显激动的道:“把他们都叫上来,我有事要说。”

李风应了一声,转身下台,心里却道:“奇怪,师父为何这般表情?我从来没见过。”

站在场中,赵玉清漠然不动。他知道所有人都看着他,但他没有解释什么。

片刻,李风带着三位师兄与两位师弟上台,六人满心好奇却不敢开口,乖乖的站在赵玉清身后。

不远处,寒鹤与田磊也站起身来,缓步走到赵玉清身边,由田磊开口道:“师兄,是她吗?”

赵玉清轻轻点头,语气凝重的道:“是她。五百年了,她终于又回腾龙谷。”

五百年,这是何其之久?

到底赵玉清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呢?

此刻,远处的天空一朵白云飘动,正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行来,一晃便到了眼前。

空气中,一股清冷孤傲的气息笼罩四周,让所有人都为之震动。

赵玉清一行人身后,公羊天纵、马宇涛、江清雪在感应到那股强大的气息后,无不豁然起身,体内真元高速流动,全力抗衡着那股气势。

雪山圣僧见了,轻道了一声佛法,提醒道:“三位不用如此紧张,来者是客,并非如你们所想。”

三人闻言一愣,似有疑虑但却不便多问,不由一边坐下一边注视着情况。

腾龙谷上空,飘然而至的白云此时突然散开,露出一位风姿卓绝的中年美妇与一个十岁左右,粉雕玉琢的女童。

那中年美妇脸色冷漠,一双如梦似幻的眼睛正遥望着高台上的赵玉清等人,带着几分复杂之色。

赵玉清有些激动,寒鹤与田磊更是身体颤抖。

唯有张重光六个后辈一脸茫然,不明白那中年美妇是谁。

雪山圣僧微微摇头,低吟道:“宿世的纠缠,起于何处而归于何处。几百年的沧桑,最终还是看不破一个情字。唉,这就是世俗。”

江清雪满心疑问,低声问道:“圣僧前辈,你说的话指什么,晚辈不懂。”

雪山圣僧没有解释,淡然道:“马上你就会懂了。”

数丈之遥,宛如隔世。

赵玉清看着中年美妇,脸上流露出苦涩的笑容。

身后,田磊最为冲动,语气沧桑的道:“师妹,五百年了,你还不肯叫我们一声师兄吗?”

一声师妹,让绝大部分人都惊呆了。

眼前这中年美妇,会是赵玉清的师妹,会是腾龙谷曾经的门下?

还有,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如此生疏,五百年都不曾往来呢?

意外出现在张重光等六个师兄弟脸上,他们无不脸色大变,齐声问道:“三师叔,她真的是当年的五师叔吗?”

田磊沉沉点头,苦涩道:“是她,五百年了,她虽然略有变化,但我们不会认错。当年她离开时,你们都还未曾入门,因而谁也没有见过。”

六师兄弟闻言,连忙恭声道:“弟子等拜见师叔。”

中年美妇没有动,依旧看着赵玉清,眼神中满是倔强之色。

赵玉清对这个师妹的性格十分清楚,知道她争强好胜,从不轻易认输,也绝不会率先开口认错,因而缓声道:“师妹,欢迎你回来,我们一直在等待你。”

中年美妇脸色微动,有些艰难的道:“师兄,我……”

赵玉清知她难开口,打断她的话道:“回来就好,什么也不用再说。”

一旁,寒鹤道:“师妹,下来吧。”

田磊道:“是啊,快下来了,五百年了,你就不想看看我们吗?”

中年美妇有些哽咽,激动道:“师兄……我……我……”

赵玉清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回来,就已然说明一切了。”

中年美妇轻轻点头,带着几分歉疚之色,携那女童缓缓飘落。

急步上前,张重光六人正式施礼,拜见了师叔。

中年美妇双唇微动,欲说点什么,却被赵玉清劝住:“那是他们的一点心意,你莫要辜负。”

中年美妇一听,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坦然接受。

稍后,寒鹤与田磊上前问候,师兄妹间五百年不见,那份沧桑与激动自然是令人感触。

待所有人完毕之后,赵玉清上前看了中年美妇一会儿,感触道:“师妹,你变了。”

中年美妇苦涩道:“几百年了,谁能真正不变?你不也变了吗?”

赵玉清轻叹道:“是啊,几百年了,好漫长啊。”

李风走到赵玉清身后,低声道:“师父,大家还看着。”

赵玉清闻言立时清醒,轻声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几个先下去吧。”话落转身,带着中年美妇来到公羊天纵、马宇涛、雪山圣僧与江清雪面前。

“我来为大家介绍,这是我小师妹方梦茹。这位是……”

含笑点头,中年美妇方梦茹与四人打招呼。

这其中,她与雪山圣僧原本认得。

客套之后,众人落座,方梦茹坐在之前田磊的位置上,身后站着那女童。

由于距离第三轮比试开始还有一会儿功夫,众人便趁此聊了起来。

当然,主题是在方梦茹身上,两派与雪山圣僧、江清雪都没怎么开口。

这时,寒鹤问道:“师妹,这么多年了,你过得好吗?”

方梦茹有些苦涩,反问道:“三位师兄又过得好吗?”

寒鹤沉默了,简单的一句问话,却不是轻易就能说得清楚。

或许五百年过去了,有些过往是该忘记之时了,只是真的忘得了吗?

田磊修炼的是刚阳法诀,性格较为直率,开口道:“师妹,五百年来,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回来,整整等了五百年啊!”

方梦茹脸上肌肉微颤,低吟道:“对不起,师兄。”

赵玉清见此情形,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忧伤,但他身为谷主,又当着外人的面,岂能轻易流露?

为此,他只得岔开话题道:“过去的往事就让它过去吧,现在师妹回来与我们重聚,这是高兴的事情,大家应该说点开心之事。”

寒鹤点头道:“师兄所言有理,我们不说这些。师妹,你这次带回的这个女娃天资不错啊,是你门下吗?”

方梦茹看了一眼那个女童,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轻叹道:“这孩子名叫舞蝶,是我那徒孙所生,自小由我带大。说起天资她的确过人,可一想到她娘,我就气上心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