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凝冰比试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玉清微微颔首,目光却移到江清雪身上,轻问道:“十年前那场浩劫牵动天下,不知如今中土形势如何?”

江清雪不防赵玉清会问起这个,略显意外的道:“当年的浩劫卷席神州,整个七界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无数门派毁灭,无数高手死去,一时间修真界人心惶恐。还好,当时有除魔联盟支撑着,天下才算没有大乱,尔后逐渐恢复。如今,除魔联盟已经是天下第一联盟,弟子遍布修真界每一个角落,实力雄厚。而我们易园在林云枫掌教的率领下,也迅速发展起来,现目前已经是修真界内第一大派,威名直追除魔联盟。”

赵玉清点头道:“易园与除魔联盟是中土的两大鼎柱,这个已然天下皆知。我刚才问那话的意思,是想了解一下其他方面的情形。”

江清雪沉吟道:“就我这几年所见所闻,当初的修真六院只剩下易园了,修真五派中,天魔教一直十分低调,魔神宗自十年前归隐不出,万佛宗人才凋零,无为道派不问世事,仙剑门没有下落。鬼域、魔域当初就毁灭了,巫神也死了,剩下妖域现在闭门不出。因而就整体来说,比起十年前,现在的形势算得上是天下太平了。”

闻言,赵玉清陷入了沉思,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公羊天纵道:“高潮之后便是低谷,短期之内,修真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

马宇涛反驳道:“世事难料,谁说得清楚。”

公羊天纵冷哼一声,根本不理他。

雪山圣僧笑道:“未来的事情不用担忧,是福是祸源于自我,还是把握好人生的每一刻,那样的一生才不会虚度。”

赵玉清自沉思中抬头,赞同道:“圣僧所言甚是,我们还是莫想太多,好好享受人生的每一份快乐。来,吃饭吧,稍后还有精彩的比试在等着。”

见谷主开口,同桌之人都不再多说,专心的吃饭了。

下午未时三刻,第二轮修为的比试,继续在谷口的高台之上进行。

其时,李风站在场中,对这十六位参赛者讲述着比赛的规则。

“修为的比试也分两种,第一是凝冰,第二是融冰。前者是限制发挥,谁凝结的冰块体积大,谁就获胜。后者是比速度,谁先将统一大小的冰块融化完,谁就算赢了。大家有什么疑问吗?”

十六位参赛者一致沉默,谁也没有开口。

李风见此,点头道:“既然大家都听明白了,那么现在你们就上前站成两排,彼此间隔六尺,静立不动。”

十六人依言而行,按照顺序而站,等候着他的吩咐。

一边绕着参赛者走,李风一边道:“稍后,当我发出开始的口令,你们就在原地凝结冰雪。这期间,在不影响与伤害别人的前提下,你们可以用任何方法加速冰雪的累积。我会以一炷香时间为限,到时候我叫停大家就停。最终谁的冰块体积大,谁就胜出。现在,大家做好准备,我数一二三,然后就开始。一……二……三,开始。”

话落的时候,李风回到了原处,右手凌空一指,放置在木桌上的那炷香,便被他所发出的烈火真元点燃了。

场中,十六个参赛者开始凝神运气,十六双手很快就覆盖上了一层冰霜,紧接着寒气涌动,白茫茫的雪雾在十六双手的控制下,形成六十个雪球,正逐渐的长大,逐渐的加厚。

天空,烈日刺目,可腾龙谷口的高台之上却寒气凝雾,十六人同时制冷,那股寒气连成一片,眨眼就见雪花飞落。

凝冰,是冰原三大门派基础的一种法诀,也是必修的一门功课。

这中间没有任何取巧之处,全凭各自的实力,因而其观赏性不高,没什么看头。

四周,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结果。

只是一炷香并非眨眼功夫,这让人等得有些难受。

天麟看了一会儿,便瞧出了几分苗头,与善慈讨论起这一轮的结果。

“你说这一轮,谁会得第一个?”

善慈沉吟了一会儿,指着夏建国道:“这人比较出众。”

天麟点头道:“不错,那个夏建国在寒冰法诀上的修为,的确有过人之处,比起薛峰要强上一筹,可与徐靖相比,还很难说。”

善慈摇头道:“徐靖开始太猛,后势必然萎缩,最终会输。”

天麟看了场中一会儿,赞同道:“你眼光很厉害啊,这个都出来了。”

善慈笑了笑,低吟道:“因为我们与他们不同。”

为什么不同呢?

他没有多说。

一会儿,限定的时间到了,李风叫停,十六位参赛者立马收功。

此时,只见十六团冰块立在高台中央,彼此大小略异,但却相差不多。

李风上前走了一圈,淡然道:“大家相互看看,比较一下,也算是交流、交流。”

十六位参赛者脸色不同,有些觉得自负,有些却感到脸红。

片刻,李风待所有参赛者鉴定完毕之后,沉声道:“现在,大家也算心中有数,自觉得不了第一的先退后,觉得有希望的,不妨站回原处。”话落,十六个弟子大部分退后,最终只剩下徐靖、薛峰、夏建国。

见此,李风不敢擅自做主,目光移到赵玉清等人身上,问道:“结果如何,请师父与两位尊主给出。”

赵玉清偏头看了一眼公羊天纵,问道:“天尊觉得如何?”

公羊天纵脸色冷漠,不悦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一切谷主拿主意。”

回头,赵玉清又问:“宗主呢?”

马宇涛笑道:“我也没什么说的,听从谷主裁决。”

微微点头,赵玉清一脸明了之色,目光回到李风身上,平静的道:“此次凝冰比试,第一名当属夏建国。”

薛峰闻言脸色淡漠,徐靖则有些惊愕,显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何输了。

李风将赵玉清的话当众转述,待众人冷静之后,开口道:“凝冰的比试已经结束,现在我们就开始融冰的比试。这之前,我会先将你们面前的每一个冰团加大到相同程度。那期间你们可以趁机调息,待我完工之后,就是你们比试的时候。”说完,李风便开始对场中的十六个冰团加工。

大约一刻功夫,李风完工收手,对参赛者道:“这十六块冰团大小一致,为了公平起见,大家可以不安顺序自由选择。稍后,我一声令下便开始融冰,大家可以用纯阳之气将其熔化,也可以用寒冰法诀将其吸入体中。只要速度块,不管什么方法都可用。现在,大家就先选择,并准备一下吧。”

十六位参赛者闻言各自上前,最终谁也没有挑剔,还是依照顺序而站。

看着比试即将开始,天麟对善慈道:“其实这融冰的比赛是可以取巧的。”

善慈很平静,淡淡的道:“我知道,但我们的方法不一定相同。”

天麟讶异的看了他一会儿,轻声道:“是啊,因为我们也不同。”

这里的不同,指性格,指遭遇,还是指什么?

江清雪奇怪的看着他们,皱眉道:“你们两个有些古怪,年纪小小说的话却让人迷惑。”

天麟笑道:“你不懂是因为你年纪比我们大的缘故。”

善慈道“还有就是,你看事物的角度,与我们不同。”

江清雪脸色愕然,看看两人,又看看旁边一脸笑容的雪山圣僧,不由苦笑道:“你们两个,不是怪胎就是天才。搞让人不懂。”

雪山圣僧呵呵笑道:“不懂者,不忧,这是好事。”

江清雪不解,欲问却发现比试即将开始,于是没有开口。

场中,李风待参赛者站定并准备好后,开口道:“注意了,一……二……三,开始。”

一声令下,十六人顿时各展所学,花样百出。

融冰的性质与凝冰有其相似之处,却也大有不同。

十六人中,天邪宗门下五个弟子一致选择了吸纳的方式,将双手贴在冰块之上,全力吸收。

离恨天宫门下与腾龙谷门下是双重选择,既有施展寒冰法诀的,也有以至阳至刚法诀熔冰的。

这其中,腾龙谷门下徐靖、新月是用的正统的寒冰法诀,林帆则是施展的三阳神功。

离恨天宫门下薛峰,选择的方式与林帆相同,但施展的却是离恨天宫的“玄阳神诀”,其威力与层次都远在“三阳神功”之上。

融冰的比试,从外观上看去,比凝冰有趣很多。

这之中,最值得一看的要数林帆与薛峰两个。

他们这对最大与最小的参赛者,施法之时皆是全身赤光绕体,热气蒸腾,双手就像是两把火烙,印在冰块上时雪雾飞溅,比起其余之人那无声无息的场面,那是精彩多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