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故人相见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旁,丁云岩几师兄都惊讶的看着师父,不太明白他为何初次见面,就如此宠爱天麟。

剩下寒鹤、田磊与马宇涛三人,却听出了赵玉清话中的隐意,知道天麟来头不小,根本没什么希望,因而都放弃了对天麟的念头。

留意着三人的神色,赵玉清见好就收,拍拍天麟的脸蛋,哄道:“好了,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你还是先出去找你的小伙伴玩吧。”

天麟一脸天真的笑容,点头道:“好,我出去找玲花他们玩去了。”说完弹身而起,故意在洞中露了一手绝妙的身法,随即一晃便消失了。

收回目光,赵玉清笑道:“这孩子顽皮得很,我们还是不去管他。此次大家难得一聚,我们还是谈谈心,叙叙旧……”

出了腾龙府,天麟在经过那神龙石像时不由停下了脚步。

对于这儿,他始终有股很奇怪的感觉,每当靠近之际就忍不住想驻足。

可他绕着神龙石像转了两周,结果却没看出什么,这让他满怀不解,却找不到发泄之处。

片刻,天麟收起了心中的迷惑,飞身出了洞穴,一晃便回到谷口的高台处。

这之间,一直没有人来过,李风就默默的守在那,继续等候。

天麟走到他身旁冲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李风似乎明白他的含义,也并不开口,两人就那样站在一块,遥望着远处。

一会儿,腾龙谷正北方向出现两道身影,由于距离太远还暂时看不清。

李风对此有些疑惑,自语道:“打那个方向而来,会是谁呢?”

天麟微楞,问道:“你都猜不出是谁?”

李风摇摇头,轻声道:“算了,来者是客,稍后就知道了。”

远处,北方那两道身影有些奇怪,他们看似飞行但却速度不快,这让李风与天麟可等了好一会儿。

然而当那两道身影临近之际,李风与天麟一见其人,顿时都双双惊呼,这岂非怪事?

来者外形独特,分一老一少。

老者看上去六旬左右,红光满面光着头,竟是和尚一个,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穿黄袍袈裟,体型肥胖,像个弥勒佛。

小的一个年约十岁,清秀的脸庞有些苍白,穿着一件狼皮制成的背心,双臂与双腿都赤裸在外,脖子上也挂着一串佛珠。

只是这串佛珠与老和尚挂的佛珠不同,不但长度小了很多,更奇特的是,这串佛珠一直流动着一股淡淡的金芒,那是传说中的圣佛光芒。

四人朝面,老和尚一脸笑容,看了看李风,随即饶有兴趣的看着天麟。

李风脸色激动,急步上前施礼道:“原来是圣僧前辈驾到,晚辈李风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轻轻挥手,老和尚笑道:“世外之人,不讲礼数,免了、免了。”

一旁,天麟与那小孩彼此对望,两人眼中都有意外与惊喜之色。

天麟上前一步,问道:“你怎么来了,老和尚是你什么人啊?”

原来,这孩子便是当年天麟在雪狼谷中所遇见的善慈。

木纳一笑,善慈有些生硬的道:“师父,他带我来的。”

天麟闻言看了老和尚两眼,也没过多在意,上前拉着善慈的手道:“这里我最熟悉,待会我带你到处玩。”

善慈看了老和尚一眼,随即轻轻点头,略有喜色。“谢谢你,你比以前长高了。”

天麟与他比了比个头,咯咯笑道:“你也是,我们都长大了几岁了。”

李风在招呼老和尚的时候也留意着两个小孩的举动,见他们竟然认识,心里惊讶极了,忍不住问道:“天麟,你们以前见过?”

天麟冲李风顽皮一笑,回道:“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说。对不?”

最后二字,问的是善慈。

用力点头,善慈微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

李风尴尬一笑,无奈摇头。

老和尚却提点道:“不知道的事情不会烦忧。现在你等的人来了,还不去招呼。”

李风一愣,朝西方看了看,没有人影啊。

可就在眨眼之后,一串人影急射而至,其速快得让人难以接受。

李风心头震动,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连忙上前笑脸相迎。可来人个个脸色阴沉,似乎发生了什么。

天麟拉着善慈的手,注视着这批来客。只见来人共计十位,为首一人四十出头,身材高达威猛,粗矿的脸庞配合凌厉的眼神,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他身旁,紧随着一个三十六七岁中年美妇人,其秀丽的脸上神情微怒,隐约有几分严肃。

那美妇人身后,是三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个个姿色中等,都冷得像冰人似的。

另一边,五个十四五岁到二十三四岁的少年静立如松,其中最为耀眼的一人大约十九岁,长得虎背熊腰,有种西北人特有的刚猛。

此刻,为首的离恨天尊公羊天纵勉强一笑,冲李风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目光却落在那老和尚身上,眼神略显惊讶,主动上前招呼道:“原来雪山圣僧也来了,真是好久不见,圣僧身体看来很不错啊。”

老和尚笑道:“天尊身体也很强健,只是看样子心情不大好啊。”

公羊天纵气愤道:“本来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是高高兴兴的,谁想在途径天刀峰时,遇上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物,破坏了我的兴致,还耽误了我的时间。”

老和尚轻咦了一声,惊讶道:“以天尊的地位与实力,能令你烦忧之人,那可是不多。不知道这人什么模样,来至何处?”

公羊天纵哼道:“那人外表大约三十好几,长得还算勉强,但不像是西北冰原人种,很可能来自中土。他有一把很邪异的兵器,似剑非剑,似刀非刀,十分的厉害。另外,这人修为奇特,似乎已经到达归仙的至强境界了。”

老和尚脸上笑容一收,沉吟道:“如此人物,世间不多,想必他定有不凡来历。”

一旁,李风一直听着,此刻见时机差不多,连忙上前笑道:“这里风雪大,天尊与圣僧还是先到谷中喝喝茶,歇歇气,有什么我们下去慢慢谈。”

公羊天纵闷闷不乐,但却不便将怒气发泄在李风头上,是故略微点头,便招呼雪山圣僧一块前往谷中。

天麟与善慈走在最后,两个小家伙这会已经很熟,正窃窃私语。

片刻,李风带着一行人来到腾龙洞天。

离恨天尊与雪山圣僧直奔腾龙府,善慈与天麟却在入口处那神龙石像前驻足。

这一次,天麟拉着善慈的手,在靠近那神龙石像时,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更为汹涌。

而善慈也明显察觉到了那中怪异的感受,平静的脸上神色疑惑,停在那里不肯走。

直到半晌之后,李风出来招呼二人进去,他们才不舍的离开。

腾龙府的大洞中,赵玉清正陪同天邪宗主马宇涛、离恨天尊公羊天纵、雪山圣僧与易园江清雪谈笑。

当天麟拉着善慈进入,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二人,怪异中带着几许羡慕。

赵玉清看着善慈,惊讶道:“圣僧,你那徒儿脖子上的那窜佛珠,可不是凡物。”

雪山圣僧笑道:“谷主眼光独到,此物的确有些来历,但目前小徒年纪尚小,还不宜对他多说。”

听懂了圣僧的话,赵玉清笑道:“也是,不能给他们太多依赖了。好了,现在也不早了,我们就开始吧。”说完看了马宇涛与公羊天纵二人一眼,语气中带着询问之色。

天邪宗主马宇涛笑道:“一切依照谷主意思,我没有意见。”

公羊天纵大声道:“我也没有意见。”

赵玉清起身道:“如此,我们就出去吧。”说完率众离府。

来到谷口,腾龙谷门下早已做好准备,在高台上放置了一排座椅,并将谷中的百姓召集至台下四周,让他们一睹盛会的真容。

如此,热闹的气氛弥漫四周,一场冰原少见的盛会即将开幕。

飞落高台,赵玉清看了一眼四周,随即招呼众人入座。

这其中,天邪宗弟子坐在右侧,离恨天宫门下位于左侧,赵玉清坐在正中,左边第一位是公羊天纵,接下去是两位师弟,右边第一位是马宇涛,雪山圣僧与江清雪作为贵客,坐在马宇涛下手。

天麟与善慈就站在雪山圣僧与江清雪身后,不时的低声交流。

至于赵玉清的六个弟子,他们负责比赛的事宜,不时在台上台下穿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