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心印莲花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幕持续时间甚久,四周的火焰疯狂的围着天麟转动,仿佛他就是一个宝贝,引得火焰争先恐后。

那时候,天麟的意识进入了一种奇妙功境,脑海中呈现出四周一切的情况,但他的思绪却丝毫不动。

如此,大量烈火真元涌入他的身体之中,在没有主动意识的控制下,自发的累计、压缩、分流、输出,井然有序的工作。

当体内外的烈火真元浓度达到一致的时候,天麟身外的烈火莲花开始自发的转动。

这个过程中,天麟的身体数次颤动,肌肤也几次变色,最终当旋转的烈火莲花速度到达极限时,一个真空突然出现,将天麟与烈焰相隔。

那时候,高速转动的莲花急剧收缩,最终变成一朵三寸大小,血红透亮的火焰,呼啸一声刺穿天麟身外真空结界,直接印在了他的心口。

那一刻,静立不动的天麟全身颤抖,心口的火焰就像是一朵有生命力的莲花,不时的闪烁着红光,吸纳附近的灵气,以填补自己所损耗的真元。

同一时候,双眼紧闭的天麟睁开了双目,那血红的眼睛闪现着妖魅的光芒,给人一种霸气而又邪魅的感觉。

这一幕仅出现了一刻,稍后天麟的眼中便露出迷茫与挣扎之色。

在一番努力之后,他的眼睛虽然还是血红,但却纯真而威严,再也看不到一丝邪异与妖魅了。

低头,天麟看了看脚下,感觉似乎少了点什么,可他却无法形容。

为此,他沉吟了片刻,最终没有答案,于是飞身而上,打算回家了。

然而这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只见之前那石壁上的十六个字体正渐渐淡化,左侧的血池也突然射出一股水柱,随即池水回落,慢慢干枯。

天麟有些疑惑,七岁的他还有很多事情不懂。

只是他心里隐约有种不安,于是不敢逗留,连忙沿着来路快速离去,身后传来阵阵碎石倒塌的声音。

感觉到山摇地动,天麟心头大惊,知道山要塌了,连忙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这样,片刻之后,天麟就逃出了天刀峰。

结果山峰没有倒,却齐腰而断,下面半截全部沉陷,只剩上面的一截还耸立在原处。

嘘了口气,天麟忍不住拍拍胸口,惊呼道:“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就惨了。”说完看了一眼附近,却意外发现,此时已然明月当头。

“糟了,娘一定等我等得心急了,快走。”飞身而起,天麟直奔天女峰。

然后就在天麟飞出数里之后,他的身体突然从半空坠落,整个人神色愕然,随即虚弱的道:“啊,头好昏,怎么会这样?”

摇晃着起身,天麟再次飞起,不一会儿又从空中跌落。

顽强的爬起来,天麟看着远方,脸上露出坚定之色。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大致猜测与血参有关。

但他知道自己一定不能倒下,一定要回去,不然娘会担心,而且自己也有危险。

于是,在坚强意志的驱使下,天麟就那样短距离的飞行,累了又停,停了又走,一个人穿行于冰原之上,穿行于月色之中。

月光下的天女峰,景色清幽。

蝶梦站在洞口,等待着儿子的归来,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对此天麟,无论天资、人品、修为、性格,她都十分满意。

只是那隐藏其后的辛酸,七岁的儿子还不曾懂得。

当然,她也不希望他懂。

时光流逝,岁月如梦,一晃便是七个年头。

回想这七年间的点点滴滴,蝶梦脸上笑容多过失落。

拥有这样一个聪明伶俐,乖巧懂事的儿子,这无疑是一种幸福。

抬头,蝶梦看着夜空,一丝浅笑浮上眉头。

曾经的无数个夜晚,自己也是这样度过。

每当寂寞的时候,除了身旁酣睡的儿子,便只有思念陪她走过。

如今,天麟已经七岁,正慢慢的长大。

自己的希望也逐渐成长,等有一天儿子名扬天下,那时候,自己的心情会是怎样?

他,又会怎样……

飘飞的思绪在月光下遥想。

蝶梦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洞口,陷入了往日的时光。

曾经的回忆伴随着月光涌上胸膛,那些欢歌笑语,苦闷忧伤,像是一道道抹不去的痕迹,交错分布在她的心上,构成了一张记忆的网。

那是她永远的过往,挥之不去,也忘之不了……

风,带着寒气走到她身旁,唤醒沉醉的她,带来清新的月光。

低头,蝶梦笑了笑,轻吟道:“多少年了,我还是忘不掉……”

淡淡的清愁徘徊身旁,像是一道影子,笼罩在她身上。

片刻,蝶梦收起了忧伤,移目看了一眼远处,皱眉道:“以往这个时候,麟儿早该回家了,怎么今晚还不曾回来?”

自语声中,蝶梦又轻声安慰道:“想来他又玩得兴起,舍不得回家了。真是孩子气,不知道何时才能长大啊。”

感触一叹,蝶梦又恢复了沉静,默默的守望。

然而这一晚情况很反常,蝶梦一直等到深夜子时,天麟都不见踪迹,这让她感到有些不妙。

以她对儿子的了解,没有自己的允许是绝对不敢在外过夜不回家的。

可为何这时……

难道他出现意外了?

很快,蝶梦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在腾龙谷附近,天麟是绝对不会有意外的。

只是这样的话,天麟又为何不回家?

静静思考,蝶梦想不出答案,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找。

首先,她直奔腾龙谷方向,其速度之快如光箭一般,八十里路眨眼即到,这是极其骇人的。

只是让蝶梦意外的是,这里没有天麟的气息,说明他目前不在这,那他会去哪呢?

想了想,蝶梦突然想起一事,不由皱眉道:“他会背着我跑去那天刀峰吗?”

自问声中,蝶梦飘然而起,朝天刀峰方向去了。

路上,蝶梦为了搜寻天麟的下落,刻意放缓了速度。

如此,一路前往,在距离腾龙谷一百五十里外的冰原上,她看到了一个摇晃的身影正吃力的朝这边赶来,心里顿时惊讶起来。

一晃而至,蝶梦来到天麟身旁,见他全身赤裸便立时感到不妙,再见他一脸通红,精神恍惚,不由一把抱住他,心疼的问道:“麟儿,你到底遇上什么了,为什么这样?”

天麟一听那熟悉的声音,当即楞了一下,随后无力的道:“娘,麟儿……麟儿……回……来……了……”说完便昏过去了。

“麟儿,你别怕,有娘在你身边,你不会有事的。”语气哽咽,蝶梦秀丽的脸上,生平第一次露出了惊慌。

这是她一生的希望,也是她一生的骄傲,此刻突发意外,她如何能不紧张。

片刻,蝶梦情绪稍好,开始对儿子的身体进行检查。

结果令蝶梦很意外,天麟体内有股强大得惊人的力量,正自发的与他的身体融合。

其过程就像是酒糟发酵,使得天麟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整个人全身发烫,头脑发昏,处于一种不能自控的状态。

心知其中有古怪,蝶梦不再多呆,抱着儿子的身体,周身五彩光华一闪,瞬间就消失了。

下一刻,蝶梦回到织梦洞中,将儿子放在石床上,仔细的再检查了一遍,结果在他心口上,发现了那道火焰图案。

对此,蝶梦悲喜交加,知道儿子遇上了某种奇遇,却又很是担心他。

稍后,蝶梦略微思考,坐到了天麟身旁,右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心口上,掌心闪耀着一团火花,慢慢的将其输入天麟身上。

这一夜,蝶梦以自身的修为帮助天麟消化体内的力量。

直到天明,蝶梦才撤回了自己的力量,静静坐在一旁,含笑的看着他。

上午巳时,天麟缓缓醒来,见母亲正关心的看着自己,不由呐呐的道:“娘,麟儿不好,不该瞒着你一个人跑到那天刀峰去玩。”

蝶梦没有责骂他,淡然道:“这次的事情,娘就算了,以后可不许再犯。现在你告诉娘,为什么跑到天刀峰去,你在那里遇上了什么?”

天麟见母亲没有生气,不由翻身而起。

谁想由于力量把握不好,一下子撞在了洞顶的岩石上,痛得他直咬牙。

蝶梦忍不住笑了笑,玉手一招将他隔空拉下,轻抚着他的头,骂道:“整天就爱乱蹦,现在吃到苦头了?”

天麟讪讪道:“这个纯属意外,下次绝不会了。”

蝶梦白了他一眼,催道:“好了,说正题吧。”

天麟立马坐好,老实的道:“我去天刀峰,是因为冰雪老人说那里曾经出现血参,所以我就想去找一找。”

蝶梦哼道:“传说的事情,你也当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