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巧服人参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丁云岩见他问起,脸色稍后,轻声道:“这青狼几年前出现于雪狼谷,当时腾龙谷门下无意涉足那里,被青狼所伤。后来谷主出面化解了彼此的恩怨,说好互不侵犯,这才相安无事。从那以后,青狼就成了雪狼谷的守护使者,所以我们都尊称它狼使,以安抚它。”

明白了这些,天麟笑了笑,随即翻身而起,目光移到林帆身上,轻吟道:“他的左手一直紧握着一株植物,我猜想那与他的昏迷有关系。”

丁云岩闻言一动,目光移到林帆左手,只见些许叶子露在外头。仔细一看,丁云岩惊讶道:“这是人参……”

黑小猴啊了一下,兴奋道:“师兄挖到千年人参了。”

丁云岩喝道:“休要激动,此事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不可胡说。现在我们先回去,等林帆醒来再问一问经过。”话落抱起林帆,带着四个徒弟与天麟,赶回腾龙谷。

半晌后,丁云岩将林帆抱进了自己的帐篷,在安置好了一切后,留下天麟五人看守,自己则取出林帆左手之物,匆匆离去了。

见师父一走,薛军当即开口:“天麟,雪狼谷好玩不,是不是有许多雪狼啊?”

天麟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好玩个屁,几千头雪狼看得都让人双脚发软,我是不想再去了。”

失望的哦了一声,薛军道:“我还以为很好玩了。”

黑小猴道:“不说这个,你们猜师兄是不是真的捉到千年人参,或是血参了?”

玲花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轻声道:“别提血参,不然师父知道了一定会追问,那时候我们就……”

黑小猴道:“好,不提那过,还是说人参吧,我猜师兄一定是捉住千年人参,并把它吃了,才会昏迷的。”

陶任贤摇头道:“人参又没有毒,哪有吃了之后就昏迷的,我看不像。”

天麟见他们乱猜一通,喝道:“好了,别猜来猜去了,等会你们师父回来就知道了。”

一会儿,丁云岩回来了,脸上有几分喜色。玲花见了,笑嘻嘻的上前道:“师父,师兄是不是挖到千年人参了?”

丁云岩摇头笑道:“还差一点,不过也很不错。好了,我先把他弄醒,然后再说。”

径直走到林帆身边,丁云岩右手轻轻放在他的头顶,一股极寒之气夹着白雾,从他头顶一路蔓延而下,直至全身各处。

片刻,丁云阳收回右手,林帆脸上的红色已然无踪,正慢慢张开眼睛,眼神茫然的看着四周。

“啊,师兄醒了,师兄醒了。”欢呼声从玲花四人口中传出,立时拉回了林帆的意识,只听他惊异道:“师父!我怎么会在这?”

丁云岩笑骂道:“还好意思问我,你说你今天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林帆一愣,随即低下了头。“对不起师父,我不该瞒着大家,一个人跑去找千年人参。”

丁云岩道:“事情已经发生,你既然知错为师也不责怪你。现在你就说一说当时的经过,为什么会跑去雪狼谷?”

抬头,林帆看了大家一眼,轻声道:“早上我离开腾龙谷,本想在附近转转,看能不能找到人参。谁想人参没有找到,却发现一团白绒绒的东西在地上移动。

当时我很好奇,想把那东西抓住。谁想那家伙可精了,我追了几百里,最终追进了一个狼谷。我不知道那是哪儿,我只是跟着那团白绒绒的东西进入了一个山洞。

那里面洞穴好多,很像我们腾龙谷。我在里面一直追,一直追,最后在一个洞中把那东西堵住。当时那家伙想溜,可我堵住洞口,它就从我身边飞过,不想被我抓住。

那一刻,那白绒绒的东西变成了一只人参,在我手中不住的挣扎。我生怕被它跑了,也顾不得许多,两口就把它吃下,心想这回你跑不掉了。可不知为什么,全身突然发热,随后头发昏,后面就不记得了。”

“哇,一定是千年人参,错不了。”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是队的,黑小猴显得兴奋极了。

丁云岩轻喝道:“不许大吼大叫,也不许将此事拿出去胡说。”

玲花问道:“师父,师兄吃下的是不是千年人参啊?”

丁云岩笑了笑,摇头道:“我刚问了你们师祖,经他辨认确定,林帆所服食的人参还不足千年,大致时间在六七百年左右。另外就林帆所言,那人参虽有幻化之能,却还未成人形,这也证明不足千年。不然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就捉不住。”

薛军有些惋惜的道:“好可惜啊,为什么就不是千年人参呢?”

丁云岩道:“不要谈贪心不足,此人参虽不足千年,但就你们师祖所言,服食之人只要用心修炼,也能增加一甲子的修为,这也是天大的福缘了。”

黑小猴惊呼道:“真的,太好了。只是真正的千年人参,服下之后会增加多少修为呢?”此话一出,包括天麟在内,无不露出好奇之色。

丁云岩笑道:“就你们师祖所言,千年人参能增加修道之人两甲子修为,非福缘深厚之人不可得。现在,林帆虽然服下人参,可他并不能马上增加修为,这要伴随他以后的修行而逐渐显露。因而,从今天开始,我要对他严加训练,你们四个也得认真学。”

林帆心头暗乐,忙道:“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全力以赴。”

丁云岩欣慰一笑,对林帆道:“此次是天麟救了你一命,你日后一定记得报答,稍后为师设宴感谢他,你们就先聊一聊吧。”转身,丁云岩出了帐篷。

六个孩子顿时闹作一团,一边庆贺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

吃过晚饭,天麟离开了五个小伙伴,返回天女峰。

路上,天麟神情有些低落。对于林帆的奇遇,他并不羡慕,他所想的是关于那血参的传说。

就冰雪老人所说,血参第一次出现的地方是雪狼谷。

那里现在有雪狼守护,又有青狼把守,想狼口拔牙显然是行不通。

这一来,就只能从第二个地方下手,那就是天刀峰。

只是天刀峰真有血参吗?

这一点天麟始终存着疑惑。

织梦洞口,蝶梦一直在等候。

当天麟出现在视线中,她的脸上这才卸下了担忧。

片刻,天麟回洞,蝶梦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天麟顽皮一笑,兴冲冲的道:“娘,你不知道,今晚玲花他们师父设宴请我。嘿嘿,了不起吧?”

蝶梦秀眉微皱,质疑道:“请你吃饭?你下午是不是干了什么?”

拉着蝶梦的手,天麟一边朝内走去,一边道:“下午去找玲花他们玩……就因为这个,所以他感激我啊。”

蝶梦脸色微沉,担忧道:“雪狼谷虽然算不得什么,可你目前年纪还小,不宜与那里结仇。以后在家好好修炼,不许再去那地方了。”

天麟笑道:“娘不用担忧,那里全是雪狼,叫我去我还不去呢。对了,娘听过天刀峰这个名字没有?”

蝶梦警惕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天麟一脸无辜的模样,娇声道:“没什么啊,我只是听说那里就像刀一样,与我们天女峰有些类似,所以问问。”

蝶梦闻言脸露笑容,轻声道:“天刀峰位于腾龙谷西北两百里外,是一处极寒之地,没什么好玩的。”

天麟暗自记在心中,嘴上却道:“那一定没有我们天女峰好玩,叫我去,我都懒得去。”

蝶梦笑了笑,也没在意,又说了几句便吩咐他去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天麟依旧如往日一样,在峰顶修炼浩然正气。

待午时练功完毕后,给蝶梦打了个招呼,就说去找林帆他们玩,随即离开了天女峰。

这一次,天麟没去腾龙谷,而是悄悄一个人跑去找那天刀峰,想应证一下有关血参的传说。

由于从未去过天刀峰,天麟一路上放慢了速度。

待未时三刻,前方出现一座笔直的冰山,状似一柄长刀插在雪地中。

停身,天麟看着数里外的那座冰山,自语道:“走了这么久,应该就是这里了。嘿嘿,看这模样还真不愧天刀峰。”

飘落于地,天麟踏着未曾完全溶化的积雪,一摇一晃的向前走。

缓步雪地之上,天麟的速度宛如蜗牛,不时东张西望,可根本就没见到什么异样的事务。

前行了一会儿,天麟停下脚步,自语道:“难不成冰雪老人的故事是假的?还是我来得不是时候?”话落弹身而起,在半空凌空滚动,人物雪球一般,呼啸一声便直射天刀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