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初次相遇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蝶梦收起笑容,有些感触的道:“那样的奇才,天下只有一个。乃是奇缘天成,与寻常之人大大不同。麟儿也别羡慕,你只要用心修炼,将来也有追上那人的时候。好了,这几天你也累了,下午娘就特许你出去玩一玩。”

天麟眉头微皱,不见丝毫的喜悦,反而沉声道:“娘放心,麟儿一定要超越那人,成为天下最强之人!”

蝶梦看着他,眼神复杂极了,心道:“七岁的麟儿便霸气十足,未来的他有机会超越那人吗?”

此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蝶梦瞬间清醒,含笑道:“麟儿有此宏愿娘很欣慰,现在你去玩吧。”

天麟收起严肃,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娘,那我玩去了。”话落一溜烟便不见影踪。

来到腾龙谷,天麟很快就找到了玲花、薛军、黑小猴与陶任贤,却独独不见林帆。

问起缘由,玲花道:“师兄他自从那日龙池回来,就躲开我们发奋练功,任我们怎样劝说,他都不理。”

黑小猴愤愤道:“师兄是受了那些人的气,才变成这样的。”

陶任贤道:“天麟,你最聪明了,你去帮我们劝劝师兄。”

天麟眉头微锁,轻声道:“他自尊心极强,此时劝说也不一定有用。不过还是去试一试,希望有所收获。”话落,五人便前去找寻林帆。

可意外的是,他们找遍了以往林帆呆过的任何地方,都不见林帆的影踪。最后天麟还进入腾龙谷找寻,可那里由下而上完全冰封,根本不可能有人住。

回到谷口,天麟脸色严肃,问道:“你们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玲花道:“今天早上,就在这儿。”

天麟皱眉道:“那他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或者怪异的举止?”玲花四人想了想,都一致摇头。

天麟沉默了,林帆会躲到哪去呢?

沉思中,黑小猴建议道:“这样,我们先分头找一找,扩大范围。要是还找不到,我们就是告诉师父,让他帮着找。”

天麟觉得此法不错,便吩咐四人各走一方,自己却没动。

就天麟对林帆的了解,他即便要躲起来练功,也不会走太远,因为他不是任性之人,不会让别人担忧。

可之前自己找遍了附近所有可能躲藏的地方,却都不见人影,这说明林帆今天没有去练功,而是干别的事情去了。

只是他也仅仅七岁,他会去干什么?

思索着这个问题,天麟陷入了沉默。

从近来的事情分析,林帆身上的变化都源于受到了别人的轻视。

以他七岁的年纪,加上极强的自尊心,这就使得他一心想超越那些轻视他的人。

只是他要如何超越呢?

仅凭苦练就行吗?

显然,岁数的差距,仅凭短时间的苦练是难以弥补。

这样,林帆苦闷之下,他会干什么呢?

想到这,天麟觉得快要找到突破口了。

只是那到底是什么呢?

烦躁中,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在天麟脑中闪过,这让他心神一震,忍不住惊呼。

稍后,天麟恢复了冷漠,看了一眼附近,本想找寻丁云岩的身影,可巡视了一圈竟然不曾找到,这让他只得放弃了心中的念头。

悄然离开腾龙谷口,天麟施展出飘雪身法,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着正北方向前进。

不一会儿,天麟在前进中便发现了地面的薛军,连忙飘落在他身旁,吩咐道:“胖子,这边我来找,你去其他三方看一看。要是两个时辰之后我都不曾回来,你就叫上玲花他们去找你师父,让他到正北方向来找我。记住,一定不能忘了。”

薛军听话的点头,可随即便感到迷惑,忙追问道:“为什么要两个时辰,正北在哪啊?”

天麟道:“不要多问,记住我的话就行了,快回去!”说完飞身而起,继续朝北方前进。

薛军有些不乐,一边返回一边自语道:“每次都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不能说的?真是。”

一路北行,天麟留意着地面的情况,可丝毫不见林帆的影踪。

对此,天麟有些疑惑,心道:“我难道猜错了?不管了,继续走,找不到他就当出来玩一玩,应该也不错。”

心有此念,天麟又加快了速度,瘦小的身体呼啸而过,在半空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久久不曾消散。

未时三刻,天麟在飞行了半个时辰后,前面出现了一座山谷。

减缓速度,天麟看着那山谷,心道:“这里难道就是雪狼谷?”

正想着,一声低沉的狼嚎从谷中传来,应证了天麟的猜测。

悄悄飘落谷口,天麟留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残雪犹存,气温比腾龙谷要低很多。

另外,天麟还在谷口附近发现了一行足迹,一直延伸到了谷中。

稍稍沉思,天麟便明白这是林帆所留。同时也应证了心中的猜测,林帆是来此处找寻千年人参的。

对此,天麟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猪头,随即悄然而入,找寻他的下落。

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天麟不能置他于不顾。

沿着林帆的脚印,天麟很快进入了雪狼谷。

眼前,一个数里宽敞的峡谷,三面由冰山围成,就像是一个葫芦。

谷中,三三两两的雪狼散落各处,时而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时而起身对天嘶吼。

藏身于一处积雪中,天麟看到这一幕,心头暗道:“乖乖,这儿的狼怕是有数千头啊。要是被它们发现了,那可不好玩了。”

移开目光,天麟找寻着林帆的影踪,然后寻遍了狼谷都未曾发现,这让他很是意外。

抬头,天麟看了一下狼谷四周的三座山峰,发现正对着谷口的那座冰山上,竟然有一个不易察觉的洞口。

“林帆会在里面吗?”这问题让天麟有些困惑,但他没有犹豫,悄然的飞身山顶,从上空而过,以避开雪狼的嗅觉。

很快,天麟来到那山洞之外,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仿佛这洞中有什么东西令他惊恐,心里不由自动的生出警惕与厌恶。另外,还有一种很微弱的亲切感,似乎有某个曾经熟悉的东西,就隐藏在洞中。

迟疑了甚久,天麟不太想进入洞中。可一想到林帆或许会有危险,他又不免担忧。

最后,天麟权衡轻重,还是决定进入。

由于察觉此洞不同别处,天麟显得格外小心,首先收敛全身气息,随后施展飘雪身法,无声无息的潜入其中。

洞内,岔道十分之多,天麟不知道该怎么走,只得随意选择。

可就在他前进了一段之后,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转身,天麟四处搜索,可就是不见有人,这让他心神大惊,隐约有了不妙的感觉。

这时候,一道微弱的光芒在天麟左侧一闪而过,引起了天麟注意。

天麟张口欲呼,可立时警觉,连忙收回嘴边的话,照着左侧追去了。

很快,天麟追到左侧,微光早已没了,这让他有些失落,只得折返从新选择线路。

然而说来也怪,就在天麟偏移了方向,朝右边前进时,那微光就会出现,引得天麟追逐。

久而久之,天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那是有人在故意指引自己。

只是到了最后,是福是祸呢?

一边思索,天麟一边追逐着那道微光,在穿越了数十条隧道后,他来到了一个洞穴中。

那里,有一个分岔口,分左右两道路。

在右边的隧道中,一个年岁与天麟相当,脸色苍白,上身赤裸,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的小孩,正默默的站着。

天麟惊讶的看着那孩子,眼中满是疑惑,警惕道:“是你引我来的,为什么?”

那孩子嘴角微动,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眼中满是寂寞,伸手指了指左侧的隧道。

天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隧道之后是一个山洞,林帆就躺在那里头,宛如睡着了。

收回目光,天麟问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

那小孩嘴唇微动,有些生硬的道:“他病了……你带他……走。右边……危险……去不得……”话落看着天麟,眼中隐约流露出一丝对友情的渴求。

天麟略感意外,想不到这小孩这般善良,不由感激道:“谢谢你,我叫天麟,你呢?”

那小孩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叫善慈……”

天麟皱眉道:“善慈?这名字怎么感觉怪怪的。”

那小孩轻轻摇头,眼中的神色天麟看不懂。

“快……走……迟了……来不及……”话落转身,一闪而逝。

“喂,别走啊,告诉我为什么。”闪身追去,可天麟没有追着。

悻悻而返,天麟来到林帆所在的洞中,只见林帆趴在地上,一张小脸通红发烫,唤了几声也没反应,心里不免疑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