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孩童游戏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蝶梦瞪了他一眼,想骂却又突然忍住,轻叹道:“娘其实太宠你了,以至于你小小年纪便这般自负。现在,娘就让你看一看,什么才是真正高深的法诀。”说完右手平伸五指握拳,待天麟的注意力集中之后,猛然松开五指,只见掌心出现一团紫光,呼啸一声便化为一道闪电,在洞中穿梭。

稍后,那紫色的闪电回到蝶梦之手,在她的控制下化为一把紫色的光剑,瞬间分斩八方,幻化出上万道剑芒,分布于每一寸空间,使得整个洞中剑啸刺耳,剑芒横空,让人有如置身于剑海,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

天麟见此兴奋极了,大叫道:“好厉害,娘快教我这个。”

五指一收,洞中的一切眨眼无踪。

蝶梦道:“目前你年纪尚小,还不适宜修炼这个。待你再过两年,娘自然会倾囊相授。现在,我们先去把饭吃了,下午就开始正好好练功。”

天麟有些失落,问道:“娘,是不是我只要达到了你的要求,你就会传授我刚才那个?”

蝶梦淡然道:“是的,只要你能达到我的要求,我便传你剑诀。”

天麟大喜,笑道:“如此要不了两年,麟儿很快就能学了。”

蝶梦没说什么,只是神色奇怪的看着他,脸上挂着一丝复杂的笑容。

是欣赏的他的自负,还是欣慰于他的决心?或者别的缘故?

午后,蝶梦便一改之前对儿子的娇宠,开始严格督促天麟练功。

对此,天麟十分懂事,为了早日学成剑诀,毫无一丝怨言,反而认真学习,苦心修炼,乐在其中。

蝶梦见此深感欣慰,全心全意的培育他,不住不觉数月便过去了。

这期间,天麟在母亲的教导下,顽劣的性格有所收敛,加上体内真元的迅速膨胀,冰神诀的影响,以往顽皮慧黠的天性虽未改变,但人却显得沉稳了很多。

这一天,蝶梦在天麟练功完毕之后,对儿子说:“现在已经是六月了,下个月就是腾龙谷每年一次的融雪节,到时候你可不能再像以往一样,尽给我惹祸。”

天麟笑嘻嘻的道:“娘放心,麟儿马上就七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蝶梦笑骂道:“胡说,十二岁以前都是小孩子。”

天麟辩解道:“娘说的那是一般情况,麟儿这么聪明,至少要翻一倍。因此七岁就是十四岁,不算小孩了。”

蝶梦怜爱道:“你啊,在娘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好了,不说这些。近几个月来你还算听话,修为也大有进步,娘就特许你下月去找玲花他们玩,但你要记住娘的话,不许显露太多的本领。”

天麟闻言大喜,忙道:“娘放心,麟儿一定牢记娘的教诲。明天……”

一脸期盼的望着蝶梦,天麟停下不语。

蝶梦收起怜爱的神情,淡然道:“明天你练功完毕,可以去找那些小伙伴玩一会儿,但不许生事,不许欺负他们,不然下次娘就不会答应。”

天麟高兴极了,欢呼道:“太好了,我就知道娘最疼麟儿,明天可以玩了。”

蝶梦见此摇头一笑,眼底满是慈爱之情。

第二天,天麟练功完毕便赶去以往玩耍的雪地,在那里见到了玲花、林帆、胖子薛军、黑小猴、陶任贤。

六人一见面,天麟就被五个小伙伴围在中间,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

对此,天麟很是高兴,对五个玩伴道:“近来我娘管得严,整天都在练功。等下个月融雪节一至,我们就能够好好玩了。”

林帆道:“自从上次分手后,师父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对我们可严厉了。这半年来我们前后也就玩了几次,其他时间都被师父盯着,根本抽不了身。”

玲花嘟着嘴,气呼呼的道:“就是,师父坏死了。也不许我们出来找你玩,整天就叫我们练功,烦都烦死人了。”

胖子薛军附和道:“可不是,听说为了什么十年一次的冰雪盛会,把我们管的……管的……”

黑小猴见他吞吞吐吐,接过话题道:“管的就像犯人一般,这都说不清,丢人。”

薛军脸色一红,嚷道:“你聪明,那你说说看啊。”

黑小猴叫道:“说就说,有什么大不了。这一次师父突然变得严厉,是为了两年后的那场盛会。听说那时候会有很多人前来参加,所以师父要挣面子,不能让我们给他丢脸,才管得我们这般严厉。”

陶任贤疑惑道:“小猴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黑小猴得意道:“我当然是听我爹说的。”

胖子薛军不屑道:“去,我还以为你多本事呢,原来也是听你爹说的。”

黑小猴怒道:“你……”

“够了,都给我闭嘴。”瞪着两人,林帆神情严肃,竟也有几分威信。

胖子与小猴立马闭嘴,乖乖的低下头去。

见此,天麟开口道:“好了,难得聚一聚,我们还是想一想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陶任贤道:“我们还玩以前的小鸡捉老鹰吧。”

天麟摇头道:“太简单了,没意思。”

黑小猴道:“那我们玩擂台比武抢新娘,怎么样?”

天麟摇头道:“每次都是我赢,不好玩。”

玲花问道:“那你说玩什么呢?”

天麟看了看附近,皱眉道:“这里除了冰雪什么也没有,找不到什么好玩的,我们不如到腾龙谷去玩捉迷藏,那里比较好玩。”

五个玩伴一听,除了玲花极力赞同之外,四个男孩无不一脸为难之色,显然有什么顾忌。

天麟见此,笑问道:“怎么,怕你们师父责罚你们?”

林帆迟疑道:“师父一再告诫,腾龙谷中的那些洞穴不可擅闯,不然他定将严惩。”

薛军道:“是啊,师父说这话的时候可严肃了,不像是开玩笑,我们还是不去为好。”

一旁,黑小虎与陶任贤没有说话,但却一个劲的点头,显然十分赞同。

天麟心里有些不屑,但却并未显露,建议道:“其实你们师父是怕你们闯祸,有意限制你们的行动。而我们只要不闯祸,不引起他的注意,也就没什么。”

林帆道:“话是这么说,可如何才不引起师父的注意呢?”

玲花附和道:“是啊?我们一回去他立马就能知道,哪有可能瞒得住他。”

天麟笑道:“就我所知,腾龙谷东西南北四面中,南面就是你们父母所居住之处,腾龙一脉门下从不干涉他们的生活。我们这次悄悄跑到那里去,你师父即便察觉你们的存在,也只当你们是回家,不会过问的。”

林帆对此颇感意外,轻声道:“你这……”

玲花大声道:“天麟哥,你简直太聪明了。”

薛军道:“这个办法不错,应该行得通。”

黑小猴催道:“那还等什么,走啊。”说完当先而去,瘦小的身体在风雪凌空翻滚,极像一只瘦猴。

“等等我……”呼唤声中,薛军、陶任贤紧追而去,最后是林帆、玲花、天麟三个。

绕到南行,天麟一行六人为了隐藏行踪,特意来到南天柱峰,从这里进入腾龙谷。

片刻,六人下了冰峰,进入了居住区,那里到处是洞穴,至少有两三千个。

这里,天麟从未来过,但林帆五人却出生于此,对这里多少有些了解,领着天麟穿梭于那些洞穴之中。

前行中,天麟好奇的看着那些洞穴,问道:“你们从小就生活在这?”

玲花笑道:“是啊,这里可好玩了。好多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陪我们玩的。”

薛军道:“他们还会讲故事,可好听了。”

黑小猴道:“你只要呆上一段时间,保证你舍不得走。”

天麟不语,只是笑笑,心道:“这些有什么好玩,等我以后长大了,遨游天下那才好玩呢。”

一路穿洞,六人在半晌后来到一片无人居住的洞穴群。

停身,林帆对五人道:“这里洞穴有上百个,而且一直无人住,正适合我们捉迷藏。”

天麟问道:“为何这里没人住呢?”

玲花抢着回道:“因为这是分界线,前面就是另一个种族之人。他们是五百多年前迁居来至的。”

原来,当年腾龙谷主为了避免这里的土族百姓近亲结婚,特意命人前往中土,找寻了不少生活平困之人,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后,将他们带回此地,以便与土族百姓通婚,延续腾龙谷的香火。

为了区分两个种族的血统,腾龙谷主特意划分区域,设定这分界线,以免搞混了。

哦了一声,天麟对这事不感兴趣,笑道:“现在场地有了,我们就来说一说规矩。首先,谁来当这个第一人……”

“当然是你!”异口同声,五个小孩一致看着天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