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凝雪洞府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麟微微点头,目光移到那厚厚的寒冰之上,询问道:“这里一片雪花也没有,全是冰块,为何不取名凝冰洞?”

丁云岩笑了笑,有些自得的道:“这个自有缘故,但我却不便多说。”

回身,天麟看着丁云岩,俊美的小脸上一本正经,问道:“你想考我?”

丁云岩笑道:“怎么,你就不想试一试自己的能力吗?”

天麟凝望了他片刻,随即神秘一笑,嘿嘿的道:“好啊,你要不要跟我学上两手?”

丁云岩脸色微怒,想生气可一想天麟毕竟还是个孩子,自己犯得着吗?

为此,他忍下怒气,轻哼道:“不用,这里的一切我都知晓,没必要学。”

天麟瞪大眼睛,做了个怪相,再次问道:“真的不学?一会儿你可别后悔哦。”

丁云岩冷哼道:“不学。”

天麟听了慧黠一笑,摇头道:“可惜啊……”

丁云岩有些疑惑,问道:“可惜什么?”

天麟瞟了他一眼,随后转身背对着他,轻吟道:“天机不可泄露。”

丁云岩当即有种被玩弄的感觉,想怒却又不能怒,只得悻悻的道:“既如此,我就看你有多大的本领,能否参透这凝雪洞的玄机。”

天麟闻言没有反驳,一边注视着那面冰封的石壁,一边思索着丁云岩的话,这洞中的玄机会是什么?

时间,无声流过。

天麟考虑了半晌没有结果,立马收起杂念,将精力放在那石壁上,认真的探索。

作为六岁的天麟来说,他有着过人的智慧,也有着超越同龄之人的实力,但他经历的事情毕竟不多。

因而那所谓的探测,也只是一种潜意识的集中精神,专著观测。

这种方法普普通通,又岂能轻易参透凝雪洞的玄机呢?

这些,丁云岩并不完全清楚,但天麟自己心中有数。

此前他一直拿话激丁云岩,就是希望从他口中获得一些消息,以便找出关键所在。

可惜丁云岩并不傻,丝毫也不透露。

这一来,天麟别无他法,只得全凭自己的智慧了。

收起失落,天麟注视着结冰的石壁,发现那寒冰毫无变化,不由眉头微皱。

片刻,天麟眼珠一动,突然想到一种可能,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转身,天麟看着丁云岩,一脸笑嘻嘻的表情,眉宇间洋溢着得意之色。

丁云岩眼露疑惑,心道:“这小鬼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可能啊,这才一会儿功夫,他……”

想到这,丁云岩脸现惊容,讶异的看着天麟,迟疑道:“你……”

天麟顽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神秘之色,笑道:“为什么不问下去,是不是你怕听到令你无法置信的结果?”

丁云岩闻言心头震动,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让他很是难受。

然而他毕竟是腾龙谷的高手,多少要顾忌自身的颜面,因而干笑两声,否认道:“没有,我只是很意外,想不到你这么短的时间就从那寒冰之上,发现了凝雪洞的奥秘,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天麟闻言喜上眉梢,笑道:“谢谢夸奖,其实很多时候,奥妙在其外,而不在其中。”

丁云岩一愣,自语道:“奥妙在其外,而不在其中。这个意指什么?难道……啊,小鬼,你又套我!”

惊呼一声,丁云岩恍然大悟,不由怒视着天麟。

嘿嘿一笑,天麟道:“大人可不能生小孩子的气哦,不然会很没有风度。”

丁云岩气道:“你这小鬼自己找不出关键所在就来诈我,这算什么本事?”

天麟笑嘻嘻的道:“听玲花说,你都有两百多岁了。我一个六岁小孩,又怎会是你的对手?即便今天我小占上风,可这话说出去,你觉得别人会信吗?如果有人信了,他们又会怎样看待你和我?”

丁云岩气极,瞪了天麟好一会儿,最后怒气一收,笑道:“你这小鬼想激怒我,然后看我笑话,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天麟心头暗笑,表面上却故作失落,叹道:“唉,被人看穿了,真没趣,不玩了。”说完转身,一缕强忍的笑意在此刻显露。

看着天麟那摇头晃脑的背影,丁云岩只当他在感慨,却哪知天麟正在偷笑。

对此,丁云岩脸色尴尬,眼中闪烁着又爱又恨的神色。

这一刻,随着与天麟接触的增多,丁云岩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是不曾拥有,还是因为嫉妒?

或许,这两者都有……

凝雪洞中,天麟在笑过之后,缓步来到那面结冰的石壁之前,静距离观测。

之前,天麟其实就想到了关键便在此处,只是他为了确定一下,因而略施小计,从丁云岩口中套出了真话。

现在,目标既然已经明确,天麟便着手行动,首先分析这层寒冰形成的缘由。

就天麟的亲身感受,这层厚达数尺的寒冰蕴藏着极强的寒气,只要靠近六尺之内,都能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寒意。

只是为什么冰层没有继续外延,而是保持恒定,这其中隐藏着什么玄机?

思索着,天麟透过冰层,注视着那面石壁,隐约觉得有些古怪,但又不曾发现什么,这让他眉头微皱。

片刻,天麟身体一动,在那面石壁前左右移动,眼睛却凝视不动。

一会儿,天麟回到原处,轻声道:“丁叔叔,这里的寒冰可是由那石壁上的小孔所发出的寒气凝固而成?”

丁云岩闻言一震,从沉思中醒来,感叹道:“你说的不错,寒气的确从那石壁上的小孔发出。只是你是如何发觉的?”

天麟道:“站在一个地方观察,自然难以察觉。”

话到一半,天麟便不再多说,他相信丁云岩会懂得。

“你很聪明,只是太聪明的孩子,也会失去很多寻常孩子所拥有的快乐。”

天麟不动,好一会儿后才道:“我知道,就像腾龙一脉弟子,也比那些生活在南面洞穴中的大叔大伯要寂寞得多。”

丁云岩脸色震动,这样的话会是一个年仅六岁的幼童所说吗?

思索中,丁云岩发现天麟前进了一步,其白嫩的右手轻轻贴在寒冰之上,没有丝毫抖动。

“你不怕冷吗?”轻轻的,丁云岩问。

天麟淡然道:“这样的寒气,我还承受得住。”

微微点头,丁云阳不再开口,专心的注视着天麟的一举一动。

面对寒冰,天麟脸泛笑容,一丝亲切的感觉不经意间涌上心头。

对于天麟来说,他所领悟的玄冰法诀并非最正统的法诀,与冰原三大派别的通用法诀差异颇多。

究其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天麟年纪较小,在潜意识里,将控制寒气当成了一种游戏,包着天真纯洁的童心,无欲无求,纯粹是一种娱乐。

第二,冰原之上通用的寒冰法诀,其目的是为了更快更好的吸纳寒气,以转化为自身的力量,好增加修为。

这样的法诀目的明确,其真元的运行线路早已定型,所得到的结果也是限制死的。

对比两种法诀,它们各有好处。寒冰法诀线路明确,初学者进展神速,但到达一定程度便停止不前,上限十分清楚。

天麟领悟的玄冰法诀,没有定型的模式,最初不宜掌握,但后势却变化莫测,有着无穷的潜力,其成就要看修炼者的天赋与修行的进度。

此时,天麟右手印在冰块之上,清凉的寒气无声涌入,化为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着他的右手。

天麟对此神色淡漠,眼中笑意嫣然,心中轻吟道:“冰儿啊,你速度太慢了,我不想等太久。对,快一点,再快一点,还快一点。”

内心的呼唤,本是天麟一种潜意识打法时间的举动,可谁想随着他心念的转变,那内心的催促,竟然真的能驱使冰块中的寒气,让它加速朝自己的身体内灌输。

以前,每天早上站在天女峰顶吸纳寒气,天麟都只是顺其自然,严格依照母亲的话去做,不能分心不能想别的,因而从不曾发现,可以用这种方法与寒气沟通。

如今,他无意中的举动,却使得他不经意间跨进了一大步。

让他在无心之际,领悟了“以神御物”这种道家至高法诀的初级法门。

当然,他现在的情况也只是巧合。

因为他从小修炼玄冰法诀,身体对寒气的敏感程度超乎常人,所以才能这么轻易的与寒气沟通。

洞中,丁云岩看着天麟,心道:“他想吸化这层寒冰,真是野心不小。只是以他的年纪与实力,恐怕……咦……”

思索间,丁云岩只见天麟前方的冰块迅速变薄,一层浓密的白雾瞬间笼罩天麟的身体,正急剧起伏。

见到这一幕,丁云岩惊呆了,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即便换了是我,也达不到这个速度。真是太奇怪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