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麟之母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松开手,天麟落地便是一个凌空翻转,眨眼就旋转了数百转,其速度之快简直令人侧目。

“娘,你看我这悬空翻练得如何。”

蝶梦稍露笑容,嘴上却道:“还算勉强,等你能一口旋转三千转时,那时候就差不多了。”

光影一顿,天麟瞬间停止,望着蝶梦道:“娘,你以前说一千二百转就算大成了,怎会这会又变成三千转了。”

蝶梦忍住笑,严肃道:“因为娘突然发现,我儿天资绝佳,一千二百转太容易了,三千转也轻易就能突破。”

天麟小脸上眉头微皱,轻声问道:“娘,你不会是故意罚我吧?”

蝶梦笑道:“麟儿如此聪明,娘又怎么舍得罚你呢?”

天麟质疑道:“是吗?我怎么老觉得有上当的感觉。”

蝶梦瞪了他一眼,随即拉着他的手,一边朝洞内行去,一边道:“你啊,就是聪明过了头,整天老想着如何戏弄别人,也不懂得藏拙。”

呵呵一笑,天麟道:“不是不懂,只是跟林帆、玲花他们在一起,藏与不藏都一样,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出。”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个分岔洞口。

蝶梦牵着天麟往左边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一个整洁宽敞的大洞,里面有一张石床与一些简单的生活必备物品,摆放得相对整齐。

洞顶,镶嵌着一颗寸径明珠,发出柔和之光照亮了四壁,这就是天麟的居住之地。

坐在石床上,蝶梦松开儿子的小手,淡然道:“说吧,今天又有些什么精彩的经过?”

天麟慧黠一笑,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明天一早,我就去那凝雪洞府,看看里面藏有什么玄机。”

蝶梦秀眉微皱,轻声道:“麟儿,你就不担心那丁云岩回去问他师父?”

天麟笑道:“他并不愚笨,即便有所怀疑也不敢问。”

蝶梦赞同道:“你的眼光很不错,可你要记住,人性善变,不可长久。”

天麟笑道:“娘放心,您的每一句话,麟儿都记在心头。”

蝶梦笑道:“记得就好,娘也是为了你着想。目前你年纪尚小,很多事情都还不会明白。等你将来长大了,你就会知道娘的苦心了。”

天麟收起嬉笑,懂事的点头道:“娘对麟儿的期望,麟儿心里知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蝶梦欣慰道:“有你这话,娘就满足了。现在我们还是说一说腾龙谷的事情吧。”

天麟微楞,疑惑道:“腾龙谷的事情?这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娘知道,那九大洞府中隐藏的秘密?”

蝶梦摇头道:“那些娘都不知道,娘所知道的就是,腾龙谷号称冰原三奇之首,有着数千年历史,流传着不少传说。”

天麟道:“这个麟儿知道啊,可那又如何呢?”

蝶梦柔声道:“以往你年纪小,有些话娘不便与你说。现在你六岁了,懂得许多其他孩子不懂的道理,也是该与你好好谈一谈的时候了。”

天麟闻言,好奇的问道:“娘要与麟儿谈点什么,是不是有关你与爹当初的风光事迹啊?”

蝶梦白了他一眼,随即移开目光,有些幽怨的看着石壁,神色很是复杂。

天麟察觉到她的异样,轻声问道:“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也想念爹了?”

蝶梦身体一颤,内心自问道:“我想念他了吗?”

没有回答,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

收起杂念,蝶梦轻声道:“别乱猜,你爹才出门不久,我要与你谈的不是他。”

天麟有些失望,情绪低落的道:“我还以为娘要告诉我,你们当年的事情呢。”

蝶梦看着他,皱眉道:“你为什么这样想?”

天麟低声道:“每次与玲花他们一起玩,听到他们说起自己的父母曾经如何如何,我就很难过,因为我不知道爹和娘以前的经过,所以我一直想问。”

轻抚着儿子的头发,蝶梦柔声道:“不要难过,也不要羡慕他们。爹和娘当年的故事,等你长大之后,娘会告诉你。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认真修炼我们传授你的法诀,并且不许在人前施展,不许传给别人,直到你法诀大成之日,方可打破这个禁忌。”

天麟不甚了解,质问道:“为什么要隐藏,为什么要等大成之后才能显露呢?”

蝶梦道:“那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不想你锋芒毕露,以招来别人的妒忌。另外,修道之人大智若愚,隐藏自身的本领,可以使你在必要时,化解很多危机。”

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天麟笑道:“娘放心,以后麟儿会听你的话,不再像以前那样处处与玲花他们争胜。”

蝶梦淡然道:“光说不行,你还得做到,那样娘才会放心。另外,你要答应娘一件事,非经娘的同意,任何人收你为徒,你都不许答应。”

天麟问道:“腾龙谷主也不行?”

蝶梦语气果决的道:“不行!”

天麟道:“好,麟儿知道了,娘放心。”

收起严肃的表情,蝶梦慈爱的道:“莫要追问原因,将来你长大了便自会知道娘的用意。”

天麟点头道:“好,麟儿不问,只是麟儿很想知道,以后我还要不要去腾龙谷,要不要学腾龙谷的绝技?”

蝶梦淡然笑道:“你想去就去,一切随缘,切莫强求就行。当初娘让你去,一来是那里人多,你可以找到小伙伴一起玩,以免太过孤寂。二来是希望你学一点他们那里的绝技,以掩饰娘传授你的法诀,更好的隐藏与保护自己。”

明白了娘亲的心意,天麟道:“娘放心,只要有机会,麟儿就会多多学习。若是对方要我拜师之后才传授我绝技,麟儿就不学。”

淡雅一笑,蝶梦眼中流露出一股圣洁之气,轻柔道:“我儿懂得这些,娘就放心了。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稍后娘做好晚饭再来叫你。”话落起身,飘然而去。

清晨,天刚微亮之际,天麟便已然起床,一个人出了洞口,在严寒的风雪中,顶着强劲的罡风,朝着天女峰顶飞去。

从小开始,天麟就在蝶梦的督促下,每天从不间断的攀上天女峰顶,去感受冰原世界最神奇,最可怕的玄寒之气。

刚开始天麟还无法适应,需要蝶梦以真元护体。

可就在天麟三岁之际,他体内的浩然正气就有了一定的基础,逐渐适应了天女峰那极寒之气的侵蚀,能够一个人独自来去,而毫不费力。

如今,天麟早已是寒暑不侵,不但浩然正气进展神速,还无师自通的领悟了玄冰法诀。

这一点说来让人难以置信,一个几岁的幼童,就能无师自通,这也太玄了一些。

然而,认真分析,这一切都并不出奇,天麟有如此成就,一来是他天资过人,二来是因为蝶梦的关系。

作为天麟的母亲,蝶梦自小对他的严格训练,那是超乎常人所能理解。

让他从认识事物的那一刻起,就接触大自然,亲身体会冰原世界的一切。

如此,作为一个生命体,在求生的驱使下,天麟便主动去适应环境。

这一来,蝶梦稍加指引,天麟便很容易受到启发,从而领悟玄冰法诀。

另外,蝶梦传授天麟的法诀不止一种,这也从侧面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让他小小年纪不但懂得比别的孩子多,也承受了其他同龄孩子所没有承受的压力。

这样,天资绝佳的天麟在压力的驱使下,短短两三年便突飞猛进,有了如今的成绩。

站在峰顶,天麟仰望天际,禀烈的罡风如怒浪一般,欲要将他卷起。

对此,天麟毫不在意,他稚嫩的脸上满是坚毅,周身白光流动,双脚处大量的寒气涌入他的身体。

这一刻,天麟严肃而冷静,年仅六岁的他,就宛如一个大人,与之前顽皮慧黠的他,绝然是两个不同之人。

蝶梦凌空而立,停在数丈之外,神色复杂的看着天麟。

不知何时起,蝶梦就喜欢上了天麟那份严肃与冷峻。

仿佛这一刻,她总能从天麟身上,看到他今后长大的缩影。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跨越了时空,又仿佛是某种幻影的重叠,让人总是捉摸不定。

这样的心境,蝶梦已经领略了几个月。

照说早就应该平静,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着天麟那神情专注的模样,她就激动不已。

是爱子心切,还是另有原因?

这一点除了她自己,恐怕谁也说不清。

时间,悄然流失。

当蝶梦惊醒,天麟已完成了玄冰法诀的修炼,从峰顶滑行而下,不一会儿便到了平地。

坐在雪地里,天麟双眼微闭,双手放于两腿之上,捏了一个法诀,全身泛起淡淡的青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