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去洗吧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卧槽,还真的是饱暖思那啥啊,我的白,你刚证道刚获得点自由就开始准备做一下运动了么?反正刚开放二胎政策,你还有一个名额。”

胖子这时候像是化身了八卦之神,元神鼓胀得很厉害,似乎是受到了很严重的刺激。

这让苏白有些奇怪,按理说胖子不该这个样子,这货平日里偷吃和到处野荡,不至于饥渴到这个程度。

“唉。”

胖子发出了一声叹息,

“胖爷我超脱了。”

“什么意思?”苏白抽出一根烟,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客厅里,胖子也跟着飘荡了过来。

“似乎是元神出来玩儿得太久了,而且元神状态下对任何事物又格外的敏感,我熟悉了这种敏感之后,发现回到原本肉身后那些事情都不能刺激到我挺起来了。”

“不举了?”苏白忍不住轻笑,“上了年纪,又被烟酒掏空了身体,最后平时又不节制,出现这种问题很正常。”

苏白现在终于明白过来胖子刚刚看着自己手机屏幕时为何如此的委屈了,

自己肉身出现了问题那方面功能暂停了,结果自己的好兄弟却开始了微信摇一摇,简直就是伤口上撒盐,也怪不得胖子现在懒得回归肉身整天元神飘来飘去的了。

“怎么办啊,大白,你是不知道这种感觉,元神的刺激感真的很强烈,就像是大冬天你光着身子在北极蹦迪一样。”

胖子一脸地哀伤,

“我中途尝试过一起,回归肉身,然后去了县城里找了一家浴室,结果……妈的,那位阿姨技师看我的目光带着满满的同情。”

“我也很同情你。”苏白补刀道。

“放屁,你丫的刚自由就准备约炮了,我记得人家是在美国还是英国吧?看样子一个微信就能把人家叫回来,我说你是有多饥渴?

平时的性冷淡画风都是装出来的?”

胖子开始打击同伴了,显然是为了发泄自己现在这段时间无法人道的悲愤,

“我有个办法可以治疗你这个情况。”苏白说道。

“啥?”胖子马上来了精神,“快说快说,妈的,这个问题我一直不好意思问和尚,你有办法就快点说。”

“你不是元神玩多了所以肉身的刺激感衰弱了么,找点能刺激你的东西就好了。”

“什么能刺激我?”胖子像是好奇宝宝一样地问道。

然后苏白看着他,

“说啊。”

苏白没说话继续看着胖子。

“你倒是说啊。”胖子催促道。

苏白还是看着胖子没说话,

然后胖子像是终于明白过来了一样,

“卧槽,胖爷都这么惨了你居然还暗示我那件事,还能不能当朋友了,看我元神风暴!”

“我可什么都没说。”苏白耸了耸肩。

但胖子这时候已经处于暴走状态,直接以元神向苏白撞了过来。

下一刻,

一道胖胖的红色流星从小庙里倒飞了出去,

胖子直接被甩出了这个山头,

一脸悲愤!

他忘了,

这货已经证道了,

自己刚不过!

……

以往暖冬和全球变暖等等环境问题持续发酵了十几年,但今年这个冬天却似乎格外地严厉,成都平日的冬天并不是那么的寒冷,然而现在,空气中也开始弥漫起了刺骨的寒意。

刚下飞机,颖莹儿在机场咖啡厅里点了一杯咖啡坐在那里。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冲动,直接就来到了成都,她甚至没有事先联系那个人,只是因为地理通知,所以她知道他在四川。

在飞机上颖莹儿也在思考,自己就这样来算是怎么回事,她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滥情的女人,事实上,她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真正地谈过恋爱,甚至连自己的第一次也在,她曾经主动对他说过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但他最后还是无动于衷。

只不过是一个“好”字的回复,自己就直接预定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国来到了成都,这种行为,无限接近于那些到处见网友千里送的太妹。

她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待自己,但似乎自己也没必要去考虑这个问题。

她知道自己心理出现了一些问题,对于那个男人,她真的没有什么抵抗力,她甚至不在乎自己在他眼里是否会显得多么的轻浮。

当然,她需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她也要以最优雅和最贴心的面貌迎接她的出现,她相信他会来接自己,正如以前每次他来找自己时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走的一样。

自己,

沉沦了。

然而,坐了半个小时,她所等待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这让颖莹儿有些失落,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似乎在这个时候就该落下帷幕了。

她不打算去找她,虽然她已经飞到了成都,但这样似乎已经足够了,说到底,自己心里还是有些骄傲和矜持没办法让自己彻底放开的。

她在犹豫,也在彷徨,

那个神秘且让自己沉迷的男子,

这一次,

好像还是会让自己失望。

颖莹儿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到底喜欢他哪一点,是每一次的欲擒故纵还是一次次被冷落的失落?

后者,更像是体现出了自己的受虐倾向。

咖啡已经凉了,颖莹儿微微侧头,站起身,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所以准备在机场附近订一个酒店,明天或许回上海。

她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小孩,偷偷拿了一次家长的钱,却又有着极大的惶恐和不安。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会让自己失去往日在他面前的从容,小鹿乱撞这种形容词她认为并不适合自己,她清楚,如果自己变成了单纯地傻白甜,或许,也就失去了在他眼中仅存的吸引力。

这不是爱情,而是一场游戏,

或许,

在治疗时,他就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施为,

但在二者真正的关系之中,他却开始逐渐沦为真正的主宰。

订好了酒店,颖莹儿拉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酒店就在双流机场外面,打个的士很快就到。

进入酒店,走入电梯,颖莹儿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她还年轻,所以并不需要担心自己是否老了这个话题,但她能够看出来,自己的眼睛里带着一抹彷徨和不安。

他终究不是神,并不能算中一切,或许,当他知道自己居然因为一个字的回复而直接飞到成都时也会显得很惊讶吧,然后觉得自己疯了,更或者,像是以前那样,和自己耳鬓厮磨之后不越雷池半步然后给自己买机票送自己离开。

若即若离,或许就是自己二人关系最好的写照,她愿意在他面前展现自己的美,愿意贴合他的心理和感官,她能感受到他的享受,而对于她来说,取悦他,仿佛也能获得一种极大的满足。

这就像是情调,似乎一旦真的走到那一步,自己沦为他的情妇后,也就没有那么有趣了。

自己是女人,女人终究是冲动和复杂的产物,

她不想用自己的专业眼光去看现在的自己,

也不想去分析自己的心态,

她不想让自己完完全全袒露在自己的内心面前,

有些时候,一些懵懂和思索,仿佛才是现在最适合的情绪。

一切看开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颖莹儿还是决定订明天的机票回上海,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比露水情缘还要浅一些,还是各自保留一份美好的记忆吧。

电梯到了楼层,打开,颖莹儿犹豫了一会儿才在电梯门即将闭合时走了出去,铺着地毯的过道却让她觉得有些冰冷,这是一种人在冲动情绪之后的自然反应。

现在,她冷静下来了,她觉得自己不该去追究这种所谓的浪漫,生活不光有诗和远方,最先要走的,还是眼前的苟且。

拿出房卡,刷门推开,

颖莹儿褪去自己的高跟鞋,只穿着薄丝袜的玉足走在地毯上来到了床边,轻轻地躺下,带着一抹属于她自己的慵懒。

行李箱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几套自己精心选择的情趣服饰,他似乎很喜欢丝袜,所以自己多选了几套带着,各种颜色的,他喜欢自己在他面前穿它们,

但现在看来,用不上了。

颖莹儿觉得自己很可笑,她期待会出现心有灵犀,渴望着自己下飞机时就看见等待着自己的他,哪怕没有心有灵犀,但以他的神秘,应该可以赴这场没有约定的约会。

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单纯也想得太美好一些了吧,

生活,

不是童话故事。

就在这时,颖莹儿忽然意识到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有水声,之前她因为有些恍惚所以一直没留意到,她猛地站起来,像是一只受惊的羔羊。

而这时,

刚刚洗好澡的苏白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精致的肌肉泛着古铜色光泽的肌肤显得是那么的诱人,

颖莹儿从一个惊讶到另一个惊讶,内心像是坐上了过山车,

苏白甩了甩自己头发上的露水,拿起柜台上放着的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

对还躺在床上的颖莹儿道:

“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