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好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希尔斯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他颤颤巍巍地躺在黄泉边,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皮肤褶皱,头发花白,满脸的老年斑。

他挣扎着坐起来,抬起头,看向前方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苏白。

眼下的自己和现在的苏白,形成了不能再清晰的对比,

一个意气风发,刚刚证道,打破宿命,甚至完成了对广播的超脱,

一个几乎成了人干,摇摇欲坠。

对于喜好面子,尤其是在苏白面前更注重面子的希尔斯来说,这真的是一件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

毕竟,双方一开始认识时,在西方证道之地的自己,是以半个大哥或者叫半个师傅的架势去面对苏白的,在那时候的希尔斯看来,苏白是一个对力量掌控和使用都没有入微的糙哥,自己有着很强的心理优势。

但慢慢地,希尔斯发现苏白以惊人的苏白在超越自己,之前二人在这里有过一次交手,希尔斯输了,但希尔斯觉得那是一场意外,但接下来的一件又一件事情,骄傲如希尔斯也不得不承认,苏白确实已经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他甚至有种荔枝那个时代的听众去看荔枝背影时的感觉。

苦涩,

太苦涩了。

苏白在希尔斯面前蹲了下来,没说什么,就这样看着希尔斯。

希尔斯挥挥手,有些闪躲道:

“别看,丑。”

言外之意,就是我不想让我老去的模样出现在你的视线之中,我希望在你的记忆里,我永远是那么的青春和美丽。

“你都老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恶心人。”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希尔斯耸耸肩,看着自己褶皱得像是杨柳皮一样的皮肤,有些无奈道:

“你都证道了,还在可怜人面前找存在感。”

苏白抬起手,

黄泉之下的所有墓碑在此时一个接着一个崩溃,

紧接着,

一缕又一缕的本源被苏白拘了过来,

融入了希尔斯的体内。

希尔斯的皮肤开始重新变得充盈起来,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慢慢地恢复。

“我完事了,你上吧。”

这句话苏白是用英语说的。

希尔斯愣了一下,

有些愤愤道:

“你破坏了我对即将证道的期待感和神圣感,你这个可恶的性冷淡患者!”

……

异国他乡,纷纷扰扰,但你却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宁静,离开了原本你熟悉的圈子,只身一人,你可能感到寂寞,却也有一种将自己藏起来的安全感。

就像是小时候的自己在熄灯之后躲藏在棉被中那样。

今天的课程结束,略带疲惫,却觉得很充实,颖莹儿穿着一身很保守的红色羽绒服,披肩的长发自然地散落下来,这算是她的另外一种风情。

正如一个帅哥到底是真帅还是假帅,你让他剃一个小平头再看往往就能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一个女人,如果不施粉黛,却依旧给人特殊的感觉,那意味着这个女人或许真的是天生丽质。

街角的咖啡厅,颖莹儿选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按照以往自己的习惯点了一杯咖啡,今天还有不少的文案需要看,任何的工作和学习在落实到实处之后往往都会转变成令人枯燥的重复。

但颖莹儿却乐在其中。

“嗨,你好,能坐在你面前么?”一个金发男子走了过来,他衣着沉稳,却不失时尚,无论是从眼神目光还是从其他方面的细微动作,都显示出他的那种自信。

对女人的自信。

这是一个风月场上的老手。

颖莹儿擅长观察别人,或许,这就是她的职业习惯。

她没回答,因为懒得回答,或许,在异国他乡来一场双方都心知肚明的露水情缘或者洒脱的感情纠葛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体验,但颖莹儿却并不认为自己需要那样做。

男子略显尴尬,但还是坐了下来。

“你是一个人么?来上学的?”

颖莹儿还是没有回答,继续看着自己面前的文案资料。

男子显得有些局促,或许之前在远观时他没有这么清晰地感受,但是靠近这个女人后,自己全身上下仿佛有一种针扎的感觉。

如同自己的所有伪装都在这个女人面前消失,自己的一切都被这个女人看了个通透,这甚至让他产生了落荒而逃的想法。

但他没有这么做,他觉得这是属于自己的一次挑战。

颖莹儿收起了文案和东西,她知道这个男子不会知难而退,那么只能自己选择离开。

见颖莹儿要走,男子本想站起来拦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起来。

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一个还算比较高档的小区,颖莹儿的生活不能算是奢侈,但也足以称得上是小资,她不缺钱,无论是之前在苏白那个地方开诊所时赚的钱还是自己原本就拥有的财产,足以让她过上很富裕轻松的生活。

她不会在生活上为难自己,这是在那个男人身上学到的东西。

她没有再联系那个男人,正如那个男人也从未再联系自己一样,她能知道那个男人的不平凡,甚至她也曾一度沉沦在那个男人所特有的魅力之中。

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步入有始有终的节奏之中,这不是宿命,只是巧合。

颖莹儿洗了一个澡,算是洗去了今日的疲惫,在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在等待着自己,她需要让自己变得充实和忙碌起来,需要让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那个人。

她知道自己正在慢慢地发生改变,对于现在的改变,她谈不上是否喜欢,是否接受,或许有些矫情,但她确实是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离开了水的鱼,失去了对生活的那种激情和期盼。

有时候,她也曾想过,如果那几次那个男人真的要了自己会怎样,等待自己的,会是一场让自己铭记一生的初恋还是一场让自己悔不当初的噩梦,

只可惜,

那个男人似乎在那方面有着很大的问题。

一念至此,颖莹儿笑了,因为他知道那个男人的问题不是在身理上,因为有好几次自己都触碰到了对方的坚硬,只是对方像是一直在克制着。

就像是古代的贵族,皇族,他们对于自己的血统有着极为高贵的认知和珍惜,不愿意让自己的血统流露出去。

是的,

那个男人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普通的女人,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

所以,颖莹儿并不知道另一个圈子里的风云激荡,她也不会去思考两个世界的未来到底将走向何处,在她看来,今晚的气温有点凉,晚上得换一套睡衣才是最迫在眉睫的事情。

有很多人觉得生活本该是如何如何的精彩,但事实上生活就是一场千篇一律的扯淡。

换好了睡衣,颖莹儿躺在床上,拿起了一本书。

她觉得这不应该是她的风格,躺在床上,打开着台灯,看着书,她以前可没有这种习惯,但这种方式却适合打发掉睡觉前最后一丝精力。

手机,在此时响起,是她以前的助手打来的,这个助手在自己去美国进修之后自己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生意还不错。

“姐,还没睡吧?”

“没呢。”颖莹儿回答道。

“我跟你说件事儿,就是原本我们堆放器具的房子现在正在面临拆迁。”

“这件事我知道,你帮我处理就好了,钱你打我账上。”

“是那里面的器具,姐,你还打算要么?”

颖莹儿微微出神,那些器具,让自己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男子,当自己用绳子勒紧他的脖子,让自己拿着电击棒刺激着他的身体,当自己感知到他胸膛的温度,

似乎以往的画面,正在慢慢地浮现出来,

他不畏惧死亡,且在他心底,应该深藏着一个恶魔,一个迷人的恶魔,让自己沉沦的恶魔。

“姐?”

“嗯。”

“还要么?”

“留下吧,帮我找个地方安置好。”

“好的,姐,我会处理好的,您也可以回来了吧?我还是喜欢跟着你一起做事。”

“我的课程还没结束,你先好好做。”

“嗯,我等你回来。”

挂断了电话,颖莹儿将书丢在了一边,

她下了床,

打开了衣柜最里层,那里有一个很小的包裹,这是自己特意带来的衣服,

打开包裹,里面的衣服和衣柜里其他保守的款式截然相反。

她穿上了黑色的丝袜,性感的长裙,

她对着镜子,看着自己,

来美国后,就没穿过这样子的衣服,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些陌生,

很冷,

真的很冷,

她下意识地双手抱住自己。

医者不自医,她觉得自己的心理,好像也出现了一点问题,却只想着去放任自流。

她拿起手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翻开微信,找到了那个熟悉称谓,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你很久没来做治疗了。”

她不期待他的回复,因为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法寻到踪迹。

但在三秒后,

手机震动了一下,

对方居然回复了,

只是简单的一个字:

“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