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爱得深沉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张纸符,一道拂尘,轻轻松松地困住两位大佬,而且还是当下即时战斗力最强悍的两位大佬,换在以前,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但在此刻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乔琳娜的面容没有变,但整个人的气质却早就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不再是那个当初能被苏白三言两语逗弄得说不出话来的修女妹子了。

甚至,她眼中连那种对陈茹的畏惧都不见丝毫,只剩下一种满满的鄙夷。

沐浴着神圣之光诞生的生灵,无论遇到任何的对手,哪怕不敌,也不应该束手待毙,上帝赐予我们生命,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这是对上帝的亵渎。

这是乔琳娜自己的信条,而此时的陈茹,则是让乔琳娜很失望。

是的,失望。

当初在自己闭关准备证道时直接杀到西方以杀证道的东方女人,原来也不过如此。

徐福的身影在远处若隐若现,似乎这里并不是他主要关心的区域,他的手指不停地在掐动着,像是在计算着什么。

而这边,乔琳娜对于破开封印的执着一直没有改变,但她的力量每次激发出来都会被面前的这张符纸直接消散于无形。

“呵呵,算不透,是因为现在的我不是真正的我么?”

徐福自言自语着,随即不再去想其他,这无非,是一场游戏而已,广播为了尽量追究那种实实在在的真实感将自己也克隆了出来,那么,自己就陪广播好好玩玩。

徐福的目光投向了被自己封印住的两个大佬,那个一直在奋力挣扎的乔琳娜倒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兴趣,反而是那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让徐福有些意外。

昔日的他,也曾和黑暗麾下的那帮走狗战斗厮杀过,那些家伙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像这种直接选择束手就擒的,他还真没见过。

当下,

徐福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了陈茹的面前,他的眼睛盯着陈茹的眼睛,而陈茹,也同时在盯着他。

刹那间,

陈茹的意识遭遇到了徐福的入侵,而徐福的意识也在同时遭受了来自陈茹的反击。

呵,

有意思,

是触及到你的底线了么?

双方开始互相读取对方的记忆,而后,徐福的身形开始后退,陈茹则依旧纹丝不动。

乔琳娜本想趁此机会拦住徐福,但拂尘却直接扫来,将其又逼退了回去。

“你在畏惧。”徐福隔着老远对着陈茹说道,“你的心里,因为畏惧,出现了魔障。”

陈茹没有回答,只是冷眼看着徐福。

“因为畏惧,你放弃了抵抗,因为你迈不过心里的那道阴影。”

徐福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铜镜,铜镜中开始出现令陈茹畏惧的画面,带看见那个穿上甲胄直接烟消云散的中年男子时,

徐福忍不住痛骂道:

“无责任,无担当,愧对你位面之子的身份!”

似乎,在徐福看来,老富贵穿上甲胄唤醒了他们依旧没办法让其在自己心中的印象转好,因为徐福清楚,老富贵自己就拥有掀翻黑暗的能力。

但老富贵选择了最为消极的方式去面对,甚至还如此奢侈地结束了自己!

可惜了,如果昔日的大秦有这样子的人存在,这黑暗,怎么可能进来!

陈茹的目光中也有些许光亮闪烁,她也在读取徐福的记忆,她看见了徐福向始皇帝告辞的场面,看见了始皇帝率文武百官为徐福践行的场面,也看见了徐福是如何艰难地突破世界位面的阻滞进入另一个世界的画面,那将近五百口棺材,每一口都倾注了徐福的心血。

“女娃子,就不怕本尊今日就灭了你?”

徐福看着陈茹说道。

陈茹终于开口了,她的回答很直接,也很干脆:“你杀不了我。”

因为你是克隆体,你不是真正的你,广播也不可能看着自己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死在这里。

“但我可以毁了你。”徐福提醒道。

“我不出手,是因为和你打,没意思。”陈茹摇了摇头,“要打,就和真正的你打,而不是所谓的一个西贝货。”

“呵呵呵……”徐福笑了起来,而后拂尘一挥,“那本尊就让你见识见识。”

下一刻,拂尘倒挥,一时间,光影流转,陈茹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那个画面,在他面前,有扶苏最后的祭拜而亡,有老富贵横空出世时的不屑一顾。

陈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你自认为自己可以凭借力量去掌控一切,你认为自己有实力和潜力去翻越一切,但是你不得不去承认,有些高峰,你终其一生也无法去企及。

这就是现实,因为你也是人,是人,就分三六九等,就分高低贵贱,就分人上人下!”

徐福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魔咒,正在对陈茹进行着摧残。

这是阳谋,攻心的手段,陈茹是因为老富贵的出现才引发了自己内心的魔障,而徐福现在所做的,无非是煽风点火将老富贵留给陈茹的魔障进一步扩大而已。

将魔障引申成梦魇,由梦魇激发出心魔,

再由心魔吞噬本尊!

徐福知道,自己以及现在这个世界里自己麾下的所谓军队根本没办法对这些听众造成实质性的损伤,但他可不会愿意让自己的克隆体沦为这批听众的陪练。

广播制造出的克隆体出现状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昔日广播曾在苏白所在的故事世界里克隆出过白爹白妈,这直接导致故事世界剧情的紊乱,而眼下,徐福这个角色的出现,似乎再度影响了广播的绝对操控。

这或许也是一种“跪在真实”,因为克隆得太真实,因为希望一切都尽可能地逼真和原物没有区别,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茹身体颤抖的幅度开始越来越大,她不是没想过反抗,但是心中的阴影面积却在呈几何系数地不断扩增,让她即使想要反抗却也依旧没办法采取真正的有效措施。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莫不如是。

乔琳娜在旁边还在继续锲而不舍地对封印进行着破坏,她像是一个小丑,一个不知疲倦的小丑,坚持不懈,却又毫无意义。

而在远处,原本按照批次应该一批一批恰到好处地对听众进行攻击的秦兵开始肉身崩溃,每一个方阵只剩下一名秦兵还存活,而这名秦兵则是吸收了其余袍泽的气血,实力大增。

一个个翻版煞星开始在这个故事世界里横冲直撞,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破一名高阶听众的防线,以一种夸张和不在乎自己伤势的方式来到他们的面前。

他们的目光带着铁血和铿锵的意志,当你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抵抗时,他们却没有对你下杀手,他们知道,自己杀不了你。

但他们就带着这种鄙夷和轻蔑的目光直接在你面前自爆了身体,恐怖的能量向四周宣泄,却不伤害你丝毫,但这个行为,这个眼神,这个气质,却直接在你心中烙下了恐惧的阴影。

广播想要听众在故事世界里进行演习,因为它可以在故事世界里控制听众的伤亡率,广播是真的消耗不起了,所以一切都做得小心翼翼。

但徐福清醒之后,直接反其道而行,你让我们当陪练,可以,那我就给你的人心中直接种下恐惧的果实。

这一幕,不禁让人回忆起昔日故事世界里开便利店的黑人老板以及《僵尸道长》故事世界之中的画中魔,当他们已经超脱了广播在故事世界里的控制之后,他们往往会选择以自己的方式去进行抗争。

昔日苏白在递给那位黑人老板一根烟后直接被他放出了故事世界,画中魔也因为小家伙的原因对胖子等人网开一面,而眼下,徐福以及自己麾下被克隆出的这批秦兵,也是在以这种极端且无奈地方式,去为自己,为那个世界真正的本尊创造利益。

一次次的爆炸不断的出现,那种睥睨一切的铁血目光注定将留在一批听众的心中。

苏白站在原地,在他面前也出现了一名秦兵,但两个人目光却一直相对,秦兵没能在苏白的目光中搜索到他需要的畏惧,随即,秦兵身形消散,他要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去自爆。

“一地鸡毛。”苏白感慨道,“广播又玩儿脱了。”

而在那个方向,陈茹身体的颤抖开始愈演愈烈,目光中的恐惧之色开始变得浓郁起来,但就在这时,一道慵懒的身影出现在了徐福身后。

“老头,你玩儿得真大,来帮我看看,我畏惧什么。”

梁老板出现没有让徐福产生丝毫的意外,他转过身,目光如电,直接射向了梁老板,梁老板坦然自若和其对视。

但很快,徐福脸上出现了一抹愕然,因为他看见梁老板的内心中所畏惧的东西太多太多,如果按照陈茹的标准来划分,他整个人的心境,几乎到处都是破绽和魔障,但这也让徐福一时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因为我对这个世界,怀揣着深深的敬意和畏惧,我对脚下的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梁老板微笑自若。

能把怂说得如此清新脱俗,梁老板也算是独一份儿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