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反击!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秦军的攻势被阻滞住了,苏白及时收手和希尔斯一起依靠着传送阵法传送离开,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现如今,苏白刚刚吞了索伦几乎证道的火种,但还没完全彻底地消化掉,而且,属于他证道的契机还没到来,眼下这个局面,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种不管好坏必须赶紧证道的光景了,要想让自己活得更久,想要更好的完成自己的目标,就更需要长远地规划。

千里沼泽,很可能是广播克隆那个世界的环境转移进故事世界的,其实很显然,这个故事世界的整个大环境很可能也是直接拷贝来的,这也利于听众们在进入那个世界后对环境以及地理格局进行适应。

这有点像是一些国际优秀的特种部队,在执行任务前,他们会将任务目标的场景譬如机场、车站、房屋这些环境进行克隆出来,提前让队员进行演练和熟悉。

胖子的元神还在四周飘荡着,其余的听众则是在抓紧时间恢复自己的实力,当苏白和希尔斯过来时,二人明显地察觉到队伍里有两个人的灵魂状态有些不稳定。

这种不稳定并不是意味着他们伤势严重到灵魂都即将崩溃了,而是他们通过自己在战斗中的感悟,隐约触摸到了证道的门槛。

这一点可能让其他高阶听众觉得有些嫉妒,大家都是一起拼杀,但有的人却能比自己先触摸到那个层次,当然,希尔斯与苏白不再嫉妒的行列之中,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证道,已经不是什么难题。

正如一批饥民,为自己的晚餐发愁,有人找到了一堆白面馒头,可以吃饱肚子活下去,但有人背包里早就装满了面包却懒得吃,而是想要找一份满汉全席让自己的晚餐更精彩和丰盛一些。

佛爷的身体在沼泽的泥浆里浮浮沉沉,四周不时有一些小的妖兽尸体出现,这些应该都是被佛爷的气息吸引过来的,结果都沦为了佛爷修复肉身的血气来源。

密宗功法本就霸道无比,而且只讲究结果不讲究过程,所以佛爷用这种方式加速身体的修复也并不让人意外。

倒是和尚,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正在用自己的力量净化面前的水,像是准备泡茶了,不管在什么时候,和尚似乎总是会保持住自己的那种高僧风范,有点像是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回来了。”苏白对和尚道。

和尚点点头,掌心摊开,面前的污水得到了净化,而后几片黄色的未知名花瓣透过了水流,随即,和尚双手撑开,细流分叉三份,一份流入自己嘴边,另外两份则是流向了苏白与希尔斯。

张开嘴,将这些“茶”喝了下去,顿觉口齿清新,沁人心脾,效果上比薄荷更胜一筹。

“贫僧挺喜欢这个世界的,有更多的植物种类可以用来泡茶。”和尚由衷地说道,但很快,他像是意识到了,带着些许歉意看了苏白一眼。

苏白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误会。

“只要击败那个世界的秦兵,我们就能拥有少说几百年的悠闲时光;

没有故事世界的打扰,也没有广播时刻的压迫,除了不能玩儿的过火以外,其余的都不是问题。

想想都让人觉得神往。”

希尔斯在旁边感叹着。

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这种事儿就是连听众都无法免俗。

苏白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随手捡起一根树杈比划着,就像是郊游的感觉,的确,他确实是在场所有听众里状态最好的一个。

“也不知道这个故事世界什么时候结束。”胖子的元神又飘荡了过来,“刚刚大意了,早知道去找一具秦兵的肉身先夺舍过来用用。”

没有肉身只剩下元神,就像是一个人没穿衣服走在大街上一样,很没安全感。

和尚顺手抓起地上的一把烂泥,开始捏了起来,

胖子在旁边看了看,好一会儿才领悟过来和尚这是什么意思,当即骂道:

“卧槽,和尚,你丫要不要这么缺德,你当你是女娲啊!”

和尚笑而不语,继续捏着,很快,一个用烂泥捏成的活灵活现的小胖子就出现了。

“修道和修佛,其实很相似,这身皮囊,终究是要舍去的,舍去皮囊,超然物外,才是我辈之诉求。”

“那你怎么不去跟你旁边的佛爷说这话,这样沼泽地也能少死一些小老鼠了。”胖子没好气地反驳道。

“总是要变通一下的,你的肉身没了,所以开解开解你。”和尚掌心出现了高温,他手拿着的泥胎在此时开始固定成型,“修佛和修道,其实和修人一样,路有很多条,有时候必须得走另一条,但你得学会自己开解自己,让自己走得更舒服一些。

道的反面是邪,佛的反面是魔,无非是因地制宜罢了,执念重和深,无非是陷入的深度有区分。”

胖子在此时不蹦跶了,而是直愣愣地盯着和尚手中的泥胎。

“胖子,送你。”

和尚将泥胎丢给了胖子,胖子却任由泥胎落入了沼泽之中慢慢地沉了下去。

“肉身都不稀罕了,还要什么泥娃做什么?”胖子显得很是随意,元神在此时似乎也变得更通透了一些,这是心境提升的标志。

希尔斯在旁边眨了眨眼睛,他当然能看出来在刚才是和尚在对胖子进行点拨,甚至,他能看得见和尚身体内隐藏的另一个灵魂,或者叫另一面当下,他带着些许试探性地意味问道:

“七律大师,你可以帮我看看。”

说着,希尔斯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意思是让和尚给他看手相。

江湖术士看手相,摸骨,定八字,其实不光是在国内很多,也有一些人早就开辟了国际业务,被忽悠的老外也不少,当然,希尔斯这里其实更多的也是开玩笑的意思。

“掌心无纹,是否意味着没有路了?”和尚扫了一眼希尔斯的手掌说道。

希尔斯之前因为连续的剑气外放导致十根手指血肉模糊,几乎可以看见白骨,自然看不见什么掌纹。

“下面是不是该说路在脚下了?”希尔斯笑着问道。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和尚这句话却是对着苏白说,此时苏白正坐在那里依旧拿着树杈随意地划拨着脚下的沼泽烂泥。

一些路,以前只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走过,但只要他们走成了,没理由说以后的人就再也走不过去。

一直到入夜,秦军也没有追过来,对于这里的听众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大家都在抓紧时间恢复着,现在没一分钟都很珍贵。

只是到了后半夜时,远方天空中忽然传来了恐怖的能量波动,将所有都惊动。

“是大佬在战斗。”希尔斯说道,“乔琳娜。”

“另一个,好像是陈茹。”和尚在旁边说道。

“她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这是苏白关心的一点,明明是一个演习的故事世界,结果自己这边的人先打起来了,确实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去看看?”希尔斯问道。

“去看看吧。”苏白同意了。

事实上,大部分恢复了大半的听众已经动身向那里去了,既然没有秦兵出现,自然就挡不住大家看热闹的心思,听众群体不是军队,也做不到这种令行禁止。

苏白的速度很快,是第一个来到那个位置的“观众”。

乔琳娜和陈茹的战斗区域发生在一座湖泊上,苏白没有过多地靠近,因为两位大佬战斗时释放出来的余波也足够没证道的人喝一壶的,苏白虽然不是很怵,但也没无聊到想主动跑去挨炸的地步。

乔琳娜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气质很是森然,一举一动间都充斥着一种杀机,有点不死不休的意思,而陈茹则显得淡然得多。

至少,从苏白这个角度上来看,虽然乔琳娜攻势很猛,但陈茹每次都能轻松化解然后将其踹飞出去,哪怕乔琳娜切换出了第二人格,也依旧不是陈茹的对手。

附近应该还会有听众不停地赶过来,虽然这个地图很大,但听众如果真心准备赶路的话,距离根本不是问题。

只是,就在此时,赶过来的和尚忽然叫了一声“不好,障眼法!”,

果然,

原本在湖泊上交战的两个女人面容忽然一变,连同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偏移,两名身上煞气腾腾的秦兵忽然出现,冰冷的目光横扫四周。

与此同时,四周的黑色龙旗开始招展起来,一个个秦军法阵从四面八方开始向这个区域进行逼近。

……

在距离更远处,一道拂尘一张符纸,仿佛封印了一方天地。

陈茹站在拂尘的一侧,一动不动,乔琳娜不停地轰击着面前的封印,却毫无所获。

“你还在犹豫什么?”乔琳娜看向身边的陈茹问道。

陈茹还是不为所动。

在陈茹眼中,这道拂尘,就像是昔日孤儿院前挡住自己前进的那道血光一样,自己骄傲的内心竟然升腾不出什么反抗的心思。

而在拂尘之后,一个黑色道人的身影若隐若现。

“呵,竟然将贫道复制出来当作你们的陪练,

那贫道,

就和你们好好玩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