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万剑归宗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解决了。”

解禀闭上了眼,两行血泪自其眼角流出,这是幻术透支的表现,此时如果他睁开眼,可以在其瞳孔中看见一些碎片。

“下次不用这么勉强,这些秦军意志坚定,对幻术的抵抗力本来就很强。”

梁老板在旁边剥着橘子,给解禀嘴边送了一块,自己这边也送了一块,橘子是在这里采摘的,个头大,糖分也高,估计是那个世界的特产。

解禀摇了摇头,“我顺着他们的意念制造的环境,任何人都有执念,秦军的执念比普通人反而更重,所以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他们反而更好操控一些,但他们的执念却能够主动地拉动我的幻境,他们潜意识知道自己是克隆出来的,但他们宁愿继续把这个梦做下去。”

“呵呵。”梁老板笑了笑,扭过头看向身后的那一批人,喊道:“还等什么啊,都不累啊,该休整的休整,该布置的布置,别次次都想麻烦我。”

身后的一批高级听众闻言纷纷开始做事情,这支队伍里只要有梁老板一位大佬,所以他具备着足够的权威,也因此,哪怕他让所有人都配合解禀的幻境战术,也没有人敢反对。

谁拳头大就听谁的,这是听众圈子里不变的道理。

“另外的几位大佬,也都带着高阶听众么?”解禀问道,自己这边的队伍是自家老板带着,那么可以想见其他大佬应该也会各自分配出队伍。

“估计是吧,可能陈茹那个女人不算,燕回鸿,许云飞,乔琳娜那几个应该也是一个人带一批,可能还有其他单独组队的,这次应该是全民总动员,广播这是把咱们拉进故事世界打靶来了。”梁森在溪水边洗了把脸,“那个女人精神状态不好,广播估计也不放心让她带队。”

“我很好奇,苏白会在哪一队。”解禀忽然提起了苏白。

“为什么说起他了?”梁森有些意外道,“你不恨他?之前腆着脸和他拉关系想要混到他们那边一起去,结果遇到事儿时人家说把你牺牲就准备把你牺牲了,连一点犹豫都不带。”

“那是事情紧迫。”解禀说道。

“呵呵,你换他们四个人中任何一个人遇到你一样的事儿,他们会做出一样的选择么?”梁老板不以为然道,“人心就是这样,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外人就一直是外人,你早期没跟他们玩到一起,中后期想要加进去,也加不进去的。他们几个都是一开始互相坑互相背后捅刀子过来的人,俗话说的话,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的才能叫好兄弟,你,不行的。”

“你想错了。”解禀否认道,“我只是好奇,他们会在这次事情上如何自处。”

“那个小侦探?如何自处?”梁老板咳嗽了两声,“他没得选择,他爹也不会给他选择,上阵父子兵,他这辈子,就注定被他爹驱使压榨到最后一分价值。”

一说到苏余杭,梁老板的神色明显变得严肃了一些,“那个男人,实力不强,但他的水准,早就不能用单纯地实力去衡量了。”

说话的功夫,远处忽然沙尘漫天。

梁老板有些无奈地伸手在视线前摸了摸,前方的沙尘开始消散,前方出现了一支新的军队,旌旗招展,阵容整肃,认输只有百人,但是阵容之中却有一名煞星坐镇,那家伙身上的煞气浓郁得似乎都能化作水滴淌出来。

“开始慢慢升级对手了么。”梁老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身后那批高阶听众也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对于他们来说,进入故事世界的这些天所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待在原地不动,然后会有一批又一批实力不断增加阵容不断完善的秦军来找你。

“难办么?”解禀问道。

“还好。”梁老板耸了耸肩,“还在你家老板承受范围之内。”

……

“难办么?”胖子问道,他的元神还停留在苏白的肩膀上,在附近,包括希尔斯在内的几乎所有高阶听众都陷入了绝对的疲劳状态之中。

而在前方,又一支秦军已经出现了,黑色的甲胄,行军时他们身上不时擦出来刺目的火化,都足以说明这支秦军比之前众人所遇到的几批都要强大。

“撤吧。”和尚看向了希尔斯。

希尔斯点了点头,“觉得还有一战之力的,留下来和我一起断后,其余人,离开这座峡谷,峡谷后面有一座沼泽之地,退到那里去休整。”

最后,只剩下苏白一个人没动,其余人都开始了撤离,倒不是大家怕死,而是因为所有人几乎都已经完全透支了,根本就没一战之力了。

希尔斯之前的那番话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要苏白留下来和他一起断后而已。

“真做作。”

待得其他人都离开后苏白笑着说道。

“没办法,我怕你反悔了。”希尔斯走到苏白面前,伸手帮苏白整理了一下风衣的衣领,“峡谷还有残存的上古阵法,我之前修复了一些,现在准备发动出来,只能这样帮你一把了。”

希尔斯将双手摊开放在苏白面前,十根手指早就骨肉分离,这是剑气外放过度造成的损伤。

“真恶心。”苏白摆摆手,示意希尔斯不用表演了,他侧过身,直接面对前方滚滚而来的钢铁洪流。

“之前那个秦将和你说了什么?”希尔斯问道。

“他说我和大秦有缘。”

“的确有缘,你的存在,是克制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比如之前比表现出来的那样。”

在希尔斯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条白色的丝线,他开始整理这些丝线,一时间,峡谷内开始起风了。

秦军也在此时开始了冲锋。

苏白向前一步,以其双脚为圆心,四周的空间仿佛也因此扭曲了起来,形成了一道折叠起来的屏障。

“对空间的算法?”希尔斯有些意外,“这不像是你的本事,或者说,你没那么聪明。”

“吃掉聪明人的脑子就可以了。”

苏白慢慢地弯下腰,双手也开始下压,

一时间,半片苍穹在此时开始倾轧下来,仿佛决堤的江河,呼啸而下!

“呼……酷。”希尔斯赞叹道,而后他一口气撕扯断了面前的所有丝线,

刹那间,峡谷开始天崩地裂!

巨石湮灭,大地崩塌,诅咒肆虐,神火降临,一如人间炼狱!

然而这些并未能阻碍秦军冲锋的步伐,此情此景,有点像是科幻电影里的大片,一群魔神,自灭世之中缓缓走出,带来令人窒息的压力。

希尔斯微微侧头,有些无奈道:“峡谷的阵法残破得地方太多了,若是完整时,激发出来可能连大佬组队都能留下,现在只能当烟花效果看看,这就是岁月。”

苏白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

身形下压,身体侧倾下去,

一时间,

天幕被扯了下来,直接碾压向了下方的秦军。

“起!”

秦军军阵之中的盾牌兵举起盾牌,然而在这种威能之下,盾牌兵的盾牌开始了崩裂,整个军阵不光是停止了前进,甚至还开始不由自主地倒退。

“我差点以为你证道了。”希尔斯眼睛有点反光地说道,“我现在很好奇,你那位父亲除了和你聊天以外,还跟你做了什么。”

苏白的身体慢慢地站直,但一只手还在保持着下压的态势,

这一幕,

看起来很是诡异,

一个男子站在峡谷上方,

这一侧的天空在其掌心之中被拉扯了下来,

下方一支宛若魔神一般的军队在男子的面前寸步不得进!

“家长里短。”苏白说道,“老头子快去了,话也就多了。”

“呵呵。”希尔斯看向苏白,“要不你直接在这里证道吧,说不定我们都不用撤了。”

“还没准备好。”苏白谈成道,“证不了,还有,我快拦不住了,你再不走,我护不了你。”

“我又不是女人,哪里需要你来保护,你刚说我恶心,现在你比刚才的我更恶心。”希尔斯脚下出现了一道圆环,“差不多了,再支撑半分钟,这里还有一个传送法阵,只能传送两个人。”

苏白点了点头,但随着下方的秦军不断地冲击,苏白的手掌乃至于整条手臂都开始了崩溃,但崩溃的同时,却也在快速地恢复,几乎是处于一种动态的平衡之中。

而且苏白的手臂开始幻化出粒子的状态,尽最大可能地卸掉那些可怖的压力。

“索伦。”希尔斯像是明白了什么,有些不敢置信道,“你把索伦给吞了?不对,不该是这样,是你父亲,是广播,看来,咱们的广播给自己怄气的儿子赔罪,还真舍得下血本。”希尔斯在旁边不停地点评和冷嘲热讽,仿佛回到了昔日两个人当同僚一起在证道之地坐牢时的感觉。

“我一直觉得剑仙挺潇洒的,小时候看电视,我记得跟他说过,我想要练万剑归宗。”苏白回忆道。

“……”希尔斯,“我希望爸爸不会记得这件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