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毒药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风,有点大,苏白能够清楚地感知到狂风吹拂自己衣服的飒飒之声,这是一片混乱的战场,各种各样的残余能量还在肆意肆虐着,继续摧残着这片土地。

当他走到和尚身边时,和尚脸上并没有苏白出手的喜色,反而显得有些无奈和落寞,一边的佛爷也是一样,本来这种事儿,一个好汉三个帮,本是一种很痛快的事情;

而眼下苏白的加入,则的确能够恰到好处的把局面给扳回来,但和尚跟佛爷心里都清楚,苏白做出这个选择,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

没人想要自己当累赘,如果你真把那个人当自己朋友的话,你不会去强求他为了自己而改变原本的心意。

“连累你了。”和尚开口道。

“见外了。”

苏白扬起手,一时间,战场上陨落的秦兵血气开始更加狂暴地向苏白这边席卷而来,纯粹是一种我吃肉,连一口汤都不给你们的架势。

听众之中,只有苏白一个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古僵三转,传承自秦兵炼体法,却超脱秦兵炼体法许多个层次。

遍布死者的战场,是他苏白的主场。

老将军发须皆白,在这个时候,他显得格外地憔悴,不复之前的意气风发,广播在制造NPC上绝对是精益求精的,可以完全模拟出本尊的行为选择。

三十名秦兵面面相觑,看着走过来的男子,他们眼中带着一抹愤怒,同时也带着一种解脱。

袍泽成片成片地陨落,让他们吸收袍泽的血气去杀敌,将袍泽当作自己的养料,本就是一件压力很大也有着极大罪恶感的事情,现在,眼前这个男子的出现虽然断绝了他们最后翻盘的希望,但他们至少可以很快跟着死去的袍泽一起下黄泉了。

黄泉路上大家在一起,也不会太寂寞。

苏白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老者面前,老者叹了口气,身边的兵士冲杀出去,但没有一个人冲向苏白,他们冲向了其他的听众,当然,没能吸收袍泽血气他们的实力并未有什么提升,所以他们的结局,注定会很凄惨。

“公子,你与我大秦,有缘。”

老将军抚摸着胡须感叹道。

“缘分这东西,不用提了。”苏白摇摇头,手伸出来,放在了老将军胯下战马的头顶上,刹那间,战马崩溃,老将军的身体悬浮在了半空中,“你已经死了。”

“老朽清楚。”老将军坦然承认,“所以,但哪怕是死后,我大秦只要还有一战之力,就注定不会放弃,老秦人的血,永远都流不干。”

“你叫什么名字。”苏白问道。

“无名无姓,老朽于史书中,肯定没有半笔墨色,倒是公子你,好自为之吧。”

老将军拔出了佩剑,直接刺入自己的胸膛,而后元神崩溃。

战场的喊杀声,已经绝迹,疲惫无比的听众再度迎来了胜利,而大家也都清楚,如果没有苏白最后关头的介入,阻止了那三十名秦兵靠吸收袍泽血气晋升,这场战局很可能就彻底不可控了。

苏白没有居功,也没有去特意表现什么,他只是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发现广播还没将所有人传送出去,显然,不久后,还会在这个故事世界里迎来第三波。

疲倦,倒是没有,毕竟苏白才算是第一次出手,而且他也没杀人,更没有去战斗过,但苏白的心绪却一直提不起来。

他想报仇,而现在他报仇的唯一方式,就是让那个世界的秦兵胜利,哪怕牺牲了自己,也可以拉广播拉苏余杭他们一起陪葬。

曾经那个二白跟自己说过,他在地下很寂寞,希望苏白把爹妈送下去陪他,对于苏白来说,如果一家人可以整整齐齐地在地下相聚,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但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一直打算作壁上观的自己,却在刚才忍不住出手了,苏白不会承认是因为胖子和尚以及佛爷他们的原因,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篝火升腾起来,有人去远方找了块绿洲,取了一些水和食物。

苏白一个人坐在一团篝火边,火光映照着他的脸,让他的脸色看起来忽明忽暗。

胖子醒了过来,但肉身已经损坏了,所以他只有一道元神飘荡过来,围绕在苏白面前的篝火转啊转的。

“我是一只小精灵,可爱的小精灵……”

转也就算了,他还唱了起来,可能是故意想逗苏白开心吧,胖子总是在这方面勇于牺牲,成为大家的笑点。

“大白,来,别苦着个脸了,给哥笑一个。”

胖子的元神飘到了苏白的面前,见苏白依旧无动于衷,只得道:“那哥给你笑一个?”

苏白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挥挥手,“我不需要安慰,我也怕死的。”

胖子的元神飘落到了苏白的肩膀位置,一副老成地道:“咱们先走一步看一步呗,其实,依我看,你现在也没其他的办法了,因为现在咱还是在这个世界里,还没能去那边,况且就算去了那边,咱们也依旧是有把柄被广播捏在手里的,否则前几代的听众也不会这么听话地去当广播的炮灰。

这样说吧,你是很想你爹妈玩完,但主动权并不在你的手上,他们能决定是否让你去那个世界,能决定是否提前把你解决掉,甚至到了那个世界后,他们也能掌控你的生死。

你不存在搞对抗的资格,至多来个消极对待。”

苏白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胖子说的是事实,苏余杭之所以找自己谈话,并非是想要劝阻自己不要反抗他,因为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他,除非自己现在在这个故事世界里杀了希尔斯杀了胖子他们这些人,但以广播现在对规则如此不要脸的践踏,自己就算真的狠下心要做这种事儿成功地概率还是很低很低。

苏余杭是想给自己一个奔头,让自己这个儿子专心地去给他杀敌,扫清那个世界的障碍,而且,苏余杭很看好自己,看好他这个儿子,看好自己这个被他老朋友老富贵看重的人,他觉得如果自己全力以赴地话,等证道后,肃清那边的秦兵成功可能会提高许多。

被广播看重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被自己父亲看重也是一件很让人舒服的事,但在苏白这里,却高兴不起来。

“你其实还有一个希望的。”胖子这个时候又道,“别忘了,还有一个女人。”

“荔枝么?”苏白直接说道。

“对,就是荔枝,谁也不能确定她已经死了,是么?”胖子的元神在苏白肩膀上跳动起来,“那个女人先前将你儿子封印在孤儿院里,是想让你早日证道去那个世界帮她,好吧,我现在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老富贵当初就是在那里陨落的。

总之,荔枝那个女人不是老富贵,这个世界上也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富贵,也因此,那个自信满满的女人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先是她拿来要挟你的儿子,被老富贵给救出来了,

再然后她自己那一批听众,则遭遇了秦兵的杀戮,现在她自己也是生死未知。

但有一点需要清楚,这个女人对苏余杭的仇恨比你更重,因为你好说歹说还有一个念想,你还有一个儿子,你甚至还和苏余杭他们也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而她不是,她是被拐骗来的,又被当作了试验品,是你前一任试验品,而且,女人的仇恨有时候往往更加的极端,她是个极端自信且极端自负的人。

相信我,

既然她信誓旦旦地要你过去帮她,就意味着她有着看可以去直接面对苏余杭以及刘梦雨的方法,我们现在,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打豆豆就打豆豆,等咱们都证道了去了那个世界,我相信,你就算去不去找荔枝,荔枝如果还活着的话也会主动来找你。

到时候,你跟荔枝去复仇,我跟其他人则是去找那批秦兵死磕。

那样的话,我们完全不要站在对立面上去了,不是么?如果你成功了,广播GG了,咱大不了就跟那批秦兵和平共处,他们要复国就随他们,如果你们被广播GG了,那我跟和尚他们还是该干嘛就干嘛。”

胖子越说他的元神就越亮,应该是越来越兴奋的缘故吧,仿佛此刻他正化身为天道,正在指点江山操控一切。

“我相信,荔枝那个女人没那么容易死掉的。”胖子又补充道,“她应该还活着。”

胖子一番长篇大论结束后看了看苏白,发现苏白正微微皱眉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大白,你在想什么?”

苏白回过神来,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

“我是一枚毒药,一枚已经被用过了的毒药。”

当初,苏余杭和赵公子联手“制造”出了自己,然后赵公子饮鸩自尽。

“嗯,然后呢?”

“荔枝,也曾是毒药,虽然她失败了,但……但她可能依旧具备一些毒性。”苏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悟之色,“或许,这就是她的底牌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