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路上看见我爸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战局变得很是简单,也很直接,希尔斯与和尚两个人冲在最前面,其余的所有听众都在侧翼给他们打帮手,尽己所能地分担一些压力。

在秦军军阵的压迫之下,这些听众也终于学会了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配合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团战。

曾经,广播也曾尝试过组队模式的故事世界,但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所以听众之间最擅长的,其实还是单挑或者偷袭这类的战术,让他们真正组合成一个整体去面对强大的对手,对于大部分听众来说还真有些不习惯。

但,人,都是逼出来的。

和尚与希尔斯等于是两柄尖刀,直接刺入了秦军军阵之中,上一轮的交锋让听众们清楚,只要秦军军阵没破,那么众人就很难对这帮秦军造成真正意义上的威胁和杀伤。

这一刻,和尚法相庄严,直接引渡而来一尊佛身,轰然下压,磅礴的佛威如同江河咆哮一样滚滚而来!

希尔斯双手撑开,其身后出现了一道地狱之门,一只巨大的魔神之手被其召唤出来,每次召唤魔神对于希尔斯来说都是一种不小的消耗,但在此时,也只有以瞬间的雷霆万钧才能真的撬开眼前的龟壳!

“轰!”

“轰!”

两声巨大的爆炸让秦军军阵也为之一颤,和尚手持佛珠,直接砸向了面前手持盾牌的秦兵,希尔斯双剑齐出,顺势刺了过去。

“咔嚓!”

军阵的架构在此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二人面前的那名盾牌兵先是盾牌崩裂,紧接着整个人也被撕裂成碎片。

附近的秦兵迅速靠拢,企图将这个缺口给补全,但和尚一身金光闪烁,直接挤了过去,硬生生地靠自己的佛光护体挡开了四周的秦兵,这个口子是好不容易才砸出来的,一旦让军阵恢复过来,之前的努力就彻底白费了。

希尔斯双剑在此时崩断,但他毫不犹豫地以自自身精血化作了剑气狠狠地刺向前方,原本向和尚施压的秦兵一时间被刺伤一片。

先前岿然不动的秦军军阵在和尚与希尔斯不计代价地猛攻之下终于陷入了停滞状态,附近的一帮听众们像是久旷深闺的怨妇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扑了过来。

其实秦兵单体作战能力并不强,因为他们个人实力根本没办法和实力和手段都比他们高的听众相比较,也因此,当军阵无法运行下去时,听众们的优势实力也终于展现了出来。

杀戮的节奏,也因此加快了,只不过这次有点像是一边倒的屠杀。

而在另一边,秦军的骑兵队伍也调转了过来,发动了第二次冲锋,以希望用这种方式掩护本阵可以重新结阵,以胖子为代表的多名阵法强化者在此时一起施加阵法,胖子这个时候身上都开始冒起了红烟,因为在此刻他得到了身边几位阵法师的加持。

这一刻,胖子简直有种自己无比伟岸可以日天日地日空气的错觉,单指向空中一指,仿佛代天行罚,一时间,天雷滚滚,直接落下。

一道道电线杆一样粗壮的赤色雷霆不停地砸落下来,秦军的骑兵在这一轮轰炸之中不说损失惨重,却已经失去了冲击的动力,被直接炸乱了节奏。

胖子一鼓作气,趁着四周几名阵法师的气机还加持在自己身上,本着老子要一次爽个够的想法直接开始了自己的“一气化三清”,

一时间,于天空上方,一尊道尊虚影显化而出,只是这尊虚影的面容却是胖子的,本来的仙风道骨和气势非凡在看见这张脸之后瞬间就大打折扣了。

“灭!”

道尊虚影手指下压,

玄而又玄的气机四散而出,秦兵胯下的战马在此时全都陷入了停滞状态,更有甚者直接分崩离析,妖魂与肉身彻底分裂。

“操,爽!”

胖子大吼一声,但帅不过三秒,几名阵法师早就不堪重负颓然倒地,胖子自己也像是被抽空了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秦军的骑兵被摧毁大半,军阵阵法也被解剖开,战局已经变得很是明朗了,剩下的,无非就是厮杀,最原始的厮杀。

听众的法器和各式各样的血统在此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有人化作一条光明系法神虚影,给附近所有听众进行加持,也有的释放出了诅咒气息对这些秦兵进行大范围的削弱。

佛爷的柴刀早就已经被鲜血浸润,他本人也早就杀得如癫似狂,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更像是一种耐力的比拼游戏。

一切的一切,在此时也就靠本能说话了。

两名西方斗气强化者几乎燃烧着自身斗气不停地对秦兵进行轰击,他们只负责击垮对方的抵抗,下面还有刺客和女巫以及其他强化的听众负责收割生命。

战场是最好的学习地方,厮杀也是最好的磨合手段,枯燥漫长的僵持也使得听众之间的配合变得更加地默契,他们每个人都清楚,这种默契培养起来来之不易,日后很可能还得靠这股默契在另一个世界去挣扎求存,所以没有人去藏私,也没必要去藏私,大家现在几乎成了一个战壕的队友。

而这批秦军在此时也终于崩溃,只是他们没有退散,哪怕他们只是广播模拟出来的NPC,但依照广播对秦兵的了解,它清楚这些秦兵无论是哪种局面之下,都不会出现溃逃的情况,所以这帮NPC也没有。

但无奈的是,即使他们一个个奋战到了最后,但没了军阵加持的他们一旦落单后就变成了脆弱的羔羊,生命不断地被收割,战局也终于被推动进了尾声,就像是一场激昂的乐队演奏,开始拉出了最后的结尾长音。

希尔斯一剑洞穿了面前这位身穿着将军铠的秦兵统帅,对方的眼中似乎露出了解脱之色,而希尔斯也是一样,这一剑刺出之后,他也是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嘴角有金色的血液流出,他的身体在抑制不住的颤抖,出现了阵阵痉挛,而先前被他召唤出来的魔神似乎也在愤怒的咆哮,因为希尔斯并未能及时送上允诺给他的献祭,也是因为希尔斯现在几乎被榨干了,已经没办法去上供了。

这一战,伤了元气,而且伤得太重太重,他以前真的没有这般长时间的消耗和战斗过,哪怕是之前在证道之地和苏白来的那次PK,其实所用的时间也很短,互相都追求快速地分出结果。

和尚的金身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在最后捶爆一名秦兵后也是跪倒在了地上,金身随即涣散,身上开始有鲜血溢出,显得很是惨烈。

佛爷的身上的魔焰在最后一次迸发焚灭了面前的两名秦兵后,也是不支倒地,柴刀被丢在了地上,已经无力去拿起。

当最后一名秦兵被一位斗气强化者击杀之后,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所有听众都跪伏在了地上,他们透支了自己的精神,透支了自己的力量,甚至有的还透支了自己的血统。

但没有一个人死亡,也不知道是广播刻意为之,而是因为他们确实配合得当竭尽全力,可能两者可能都有吧。

伤势需要时间来恢复,透支的力量更需要时间去填平,只是哪怕这一波结束之后,广播也没宣布任务结束,照目前看来,似乎还有下一轮的攻势。

每个人都在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对先前的一战心有余悸,一边平复自己的情绪准备之后可能会来的下一波。

胖子脸贴着地面,不时有腥臭的血水流淌过来,他强撑着半跪起来,挪动了几米,然后又跪了下来。

这时候,有人递过来一根烟,

胖子张了张嘴,道,“没劲了。”

对方将烟送入胖子嘴里,然后拿打火机帮胖子点燃,

胖子抽了两口烟,从鼻孔里喷出烟圈,

“呼呼……”

总算是稍微缓过一点劲儿了,胖子现在真的好想找张床好好地睡一觉,或者去一个会所泡泡澡顺便来一次泡泡浴服务。

撇开脑子里杂七杂八的心思,胖子艰难地侧头,看着刚刚给自己递烟的人,

对方身上衣服整洁,气定神闲,和在场几乎没一人站着的所有听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希尔斯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和尚跟佛爷也看了过来,还有不少听众也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大家刚刚拼完累得像条狗一样,结果忽然出现了一个外来者,这种感觉,就像是军训完之后班级里忽然来了一个新生一样。

“大白,你去哪里了啊……”胖子有气无力地问道,“广播给你单独安排对手操练了么?妈的,我现在感觉都虚脱了,刚刚拼得实在是太凶了。”

在胖子看来,苏白应该是被安排去了更危险的地方,应该比自己等人的局面更困难,只是,苏白现在的气色看起来有点不像。

“路上遇到我爸了,跟他聊了会儿天。”苏白很是随意地回答道。

“……”胖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