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很恶心吧?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厮杀,似乎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也是听众之间的生活日常;

正如人们会发明“斗鸡”“斗狗”甚至“地下拳市”以及更久远的古罗马决斗场一样,自认为更高等的生物总是会对自己所认为的低等生命有一种自然而然地掌控欲望,以操控他们的生活命运等等来获得自我的一种满足感。

这就像是食物链,是生命韵动的本能;

这是人性,也是万物万灵的共性。

佛爷第一次觉得自己手中的柴刀是那么的沉重,他记不清楚自己已经挥舞了多少次了,又和对面秦军的剑锋对拼了多少个来回,

麻木,

厌倦,

无奈,

这种情绪开始在整个战场上蔓延起来。

这是一场没有实际利益地枯燥杀戮,为了杀戮而模拟出来的一场杀戮。

终于,一杆长戈架住了佛爷的柴刀,而后一把长剑横扫了过来,佛爷整个人被抽飞出去,若非他躯体坚硬,可能在刚才就已经被腰斩了,但哪怕是现在,他腹部位置也出现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面对面前的秦军军阵,佛爷感到了一阵彷徨,仿佛自己面对的,是一座无法翻越的天堑。

自己不是愚公,事实上愚公当年如果不是所谓的天帝派仙神下凡,他也移不了山。

四周的战斗还在继续,佛爷没有休息多久,只是瞥了一眼身后还在布置阵法的胖子等人,当即再度举起柴刀冲杀了过去。

广播选择了合适的对手,或者说模拟出了这批人所能应对的对手强度,再加上自己等人有意识的配合,不至于被瞬间崩溃,也不至于被碾压,但想要击败对手,却也是一场漫长的僵持。

希尔斯似乎是这场战局中最为优雅的人,这是一场枯燥残酷的杀戮,但对于他来说,仿佛是对着塞纳河画着油画,他显得很轻盈,也很优雅,两柄长剑不时舞动出炫目灿烂的剑花,勾勒出的,是宛若雨后荷塘的美景。

但秦军的长戈军阵,像是一只刺猬一样,让希尔斯最后浓墨重彩的点睛之笔迟迟无法下手,你的一切攻击和努力,仿佛都看不见丝毫的成效,但希尔斯依旧稳定住自己的心神,继续挥毫着属于自己的潇洒。

第二轮阵法布置完毕,和尚跟胖子两个人一起撑开了阵法,迎接前方厮杀的队友回来。

希尔斯两柄长剑释放出冲天的匹练,横扫而下,负责断后,其余人直接脱离战团退入阵法之中。

这一场短兵相接,也暂时告一段落。

阵法对面,秦军开始收整自己袍泽的尸身或者进行着疗伤,而阵法另一面,诸多听众也是在抓紧时间恢复着。

没人说话,也没人想说话。

胖子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情绪会蔓延开,他有点想不通,但一向自称为交际花的他,现在也显得有些惫懒。

和尚盘膝而坐,恢复着自己的精神力,连续布置阵法,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但又不能不布置,否则以秦兵的耐力和他们军阵的持久力,一场僵持下来,肯定是对面坚持到最后。

希尔斯隐隐有领头人的感觉,但他只是在战时发布一下指令,平时,也没把自己当作什么领头人,他也懒得去当这个角色,毕竟一般来说,一群亡命之徒的领头人往往是第一个死的角色。

“呜呜呜……”

秦军的军号声再度响起,这意味着他们即将开始第二轮的攻势。

佛爷看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因为里面残余着秦兵长剑上的能量所以复原得很慢,他很意外,为什么对面秦军能够这么快的就组织起第二轮攻势。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是马蹄的声音,

一支人数大概在三十人左右的骑兵自远处峡谷上方呼啸而来,他们身上的甲胄很简单,甚至连战马也没批甲。

“还有骑兵?”胖子挠了挠头,“那批秦兵不光自己过去了,还把战马带过去了?”

“那不是战马。”佛爷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是用妖兽的血祭炼出来的妖魂,注入进战马的体内,变异出来的另外一种生物。密宗里有这种记载,传说中密宗就有一位高僧炼指出过这样子的生物,但太伤天和,而且缺陷极大,因为这种术法已经残缺了,只掌握在先秦炼气士的手……”

说到这里,佛爷忽然明白了什么,道:“如果那批秦兵利用了那个世界的资源,他们炼就出这些战马来增强实力,也不是不可能。”

“徐福东渡,如果徐福在那边的话,确实很可能。”和尚在此时也开口道,“传说中徐福是带着五百童男童女去海外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先不说这个传说的真实性,但至少可以说明徐福不是一个纯粹的方士,他有着自己的想法。

现在看来,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局面。

广播历代的听众将那个世界的巅峰力量基本肃清,那个世界的秦军几乎可以称王称霸了,他们完全可以利用一整个世界的资源去发展和武装自己,甚至可以不择手段,不计成本。

而对于广播来说,因为无法继续招收新的体验者了,所以双方的实力趋势确实和以前是颠倒过来的。”

之前双方的一场厮杀,秦兵方阵还剩下不到四十人,眼下又加入了一批骑兵作为生力军,听众这边原本就比较低迷的士气现在更进一步地滑落了。

若非大家清楚广播这次故事世界的意图是为了模拟,可能现在就有人干脆撂挑子不干了,现在不干,以后等于去那个世界送死,这个道理,大家还是懂的。

希尔斯此时走到和尚身边,道:“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去破开对方军阵吧,不破开军阵,打起来太艰难了。”

和尚没有问希尔斯为什么会选择自己,直接点头道了一声“好”。

骑兵的冲锋转瞬即来,这些战马虚空踩踏,虽然只有三十余骑,却营造出了万马奔腾的感觉,好在,这批骑兵本身实力并不强,一半是低阶,还有一半甚至只有半步高级听众的实力。

“起来。”

希尔斯喊道。

所有人都重新站了起来,阵法正在遭受骑兵的冲击,那些秦军步卒则是重新集结了军阵碾压了过来,

新一轮的厮杀即将开始,

但没人知道,

这场演习,

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

“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答案么?”苏余杭站起身,苏白看不见他的表情,也无法揣摩出这个男人的表情,因为苏白清楚,对方来找自己,用所谓的情谊和亲情等等东西企图说服自己,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苏白相信苏余杭也清楚。

“任何人做事都是有目的性的,哪怕是漫无目的,这个漫无目的其实也是目的的一种。”苏余杭缓缓道,“我们都是宿命之中的鹌鹑,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力,至少没办法完全照着自己的喜好去选择。

我会把我今天和你聊天的内容通知到你认识的那些朋友那里,到时候,你可以做好准备,去应付他们的选择。”

“真贱。”苏白笑了笑,吐出这两个字。

“海浪拍打着沙滩,潮涨潮落,是人力没办法阻止的现象,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也知道你对我的恨意,我不在乎,也不在意。

我接手的是一盘被别人给下到死局里的棋,我想把这盘棋救活,注定得花费更多的心思,

甚至,

更改棋盘的规则。”

“但这样的话,这盘棋,就失去了输赢的意义。”苏白看着苏余杭,“这就是你最近一直现身出来改变一些事情的原因?以前的广播,可不会这么做。”

“就是因为它不会这么做,所以事情才变成如今这个局面,然后它不想干了,烂摊子就丢给了我,其实连我都不清楚,当初的亚历山大,到底是如何将冰冷绝美的意识引导成如今这个样子。

你说得对,如果擅自改变棋盘的规则,那么输赢也就失去了意义。

但这至少可以保证,我不会输。”

苏余杭转过身,看着苏白,看着自己的儿子,笑道:

“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的儿子,我知道你很爱他,在这一点上,你做得比我更好,你身上的事情我们已经没办法挽回,但至少可以给下一代营造出一个很好的环境。

他长大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当强者,当学者,甚至可以开宗立派,哪怕创建属于自己的国王,也可以放牛浪荡自在一生。

他还没长大,他还有未来,

作为一个父亲,我是失职的,你,还有机会。”

“做人,不好么?”苏白忽然问道。

“什么?”

“做人,不好么?”苏白瞥了一眼苏余杭,他现在连讽刺的话语都懒得说了,“自在潇洒,有朋友,有亲人,有人关心你,有人真的体贴你,做人,不好么?

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

人不人,

鬼不鬼,

腆着脸来面对我这个儿子还要装作温暖含蓄的样子用‘父爱’的词汇来说服我,

也让你自己,

觉得很恶心吧?”

“是有点。”苏余杭大方地承认了,“但我和你这次的谈话,你的回答,并不重要,不是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