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不求千年的天长地久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阵法布置再确认一遍。”

希尔斯指挥着身边几个人说道,

“这里背后是死海,前面是大峡谷,峡谷上还有旧城墙残留的阵法,前面的秦兵想要攻进来只能通过这里,我们不去管他们是否能够真的把这山给凿穿,至少先把我们眼前的事情给做到最好。

不要藏私,有什么压箱底的阵法都布置出来,我来进行调和。”

希尔斯统筹着这里,其身边有三位西方高阶听众,也都是会阵法的,而另一侧则是有胖子与和尚二人,加上希尔斯总共六名阵法师,前前后后总共布置了超过三十个阵法,每个阵法之间彼此都有联系互为犄角,哪怕是大佬亲至,想要突破进来也绝非易事。

再加上附近峡谷旧城墙上还残留着的上古阵法必要时也可以借用,至少众人面前基本算是固若金汤了,最重要的是,广播安排的秦兵应该不至于一上来就全都是将军级别堪比大佬听众的实力,否则大家就没必要打了。

佛爷坐在后面,身旁还有十来名高阶听众,东西方的都有,大家还挺融洽的,有的是互相认识有的虽然没见过但也从来没交恶过,广播这次挑选人进这种故事世界肯定有着它的安排,所以没必要把那些有仇恨的听众匹配在一起。

虽说这种统筹并不是真正的尽善尽美,毕竟不能将所有听众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但也比上一批大佬的完全各自为战要好许多,毕竟广播总不可能组织一个武林大会大家推举出一个盟主统领大家。

等一切都布置完毕之后,差不多不到二十个人都席地而坐,调理着自己的状态。

“大白呢?”胖子一边咬着自己挖来的红薯一边问道。

“不知道。”佛爷摇摇头,“按理说,他应该和我们传送在一起的。”

是的,既然广播是想要将这个故事世界当作一场提前练兵,那么大白肯定也应该出现在这个团队说,不说大白跟自己等人的关系,再说他跟希尔斯关系也很好,所以苏白不应该会匹配到其他队伍那边去。

“阿弥陀佛。”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和尚,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胖子催促道。

“贫僧想说的是,现如今,大白的立场可能和我们不一样,他是想复仇的,而复仇的最大可能就是我们无法击败那个世界的秦军,这样他的父母就会瓦解,但我们,也同样……”

“呵呵。”胖子笑了笑,其实这个他早就知道了,“走一步看一步呗,哪里刺激往哪里走,当初是我们配合大白一起去帮扶苏的,这时候也没想过其他的心思了,无论是击败秦兵还是广播瓦解,我感觉两个结果都不错,都能接受。”

“道理是这个道理。”佛爷也附和道。

就在众人相互间小声地聊着天时,远处忽然传来了军号声,众人当即全部站起来,他们清楚,真正的考验要来了。

虽说广播现在很舍不得平白消耗听众,但既然是考验和模拟,也并非全无危险,否则这种考验就起不到真正的效果。

佛爷抽出自己的柴刀和一批近战强化的听众站在了一起,和尚跟胖子以及其他的阵法师们则是重新开始接管阵法,希尔斯则是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他阵法造诣很强,同时近战能力也绝对不弱,正好可以起到一个衔接的作用。

远方山崖另一侧,将近百名秦兵正在整装待发,这些秦兵大部分是高级听众初阶的实力,中阶实力的只有五个,高阶实力的只有一个,按理说这边将近二十个高阶听众绝对不怵对方,但秦兵最可怕的是他们的军阵,只要他们组合出了军阵,往往就能爆发出比他们本身实力高好几倍的威能。

这些秦兵和真正的秦兵有些不同,他们的盔甲上染上了一层灰色,同时脸也泛着暗黄,看样子像是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不知道为什么,广播并没有完全百分百模拟出他们,反而是有些刻意地将他们的形象和气质向另一侧发展过去。

军阵已经开始了移动,百人的军阵看起来有些渺小,远远没有数十万大军呼啸而上时的壮观,但这些秦兵每一步整齐划一地落下,似乎都能让方圆百里都为之一震。

“准备。”希尔斯举起了自己的手,前方的秦军即将进入阵法区域。

和尚等人全都将自己的心神沉浸入自己的阵法之中。

而秦军的军阵则是在阵法前方止住,

“盾!呼!”

军阵最前方的盾牌兵手持盾牌前压而上,算是军阵的最主要防御力量。

而与此同时,军阵两翼则是有三十多名身穿着粗糙皮甲的士兵直接冲了上去,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刺字,这是秦兵内部的一支特殊兵种,往往是由奴隶和罪犯组成,他们靠在战场上杀敌夺取敌人的首级来为自己换取自由和功勋,所以他们的装备往往比不过正规军;

但在历史上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却丝毫不弱,往往两军僵持时,这支军队的加入可以改变战场的走势,因为他们好战闻战则喜,只有战争和杀戮才能改变自己以及自己家人的命运,历史上在秦朝末年大将章邯发骊山数十万修陵的囚徒组成军队连续击败多支反军,若非楚霸王破釜沉舟他就差点给秦朝续命成功。

二十名盾牌兵在前开路,三十名黥首兵则散开进行突击,身后,五十名甲胄最锃亮完整的秦兵则是严阵以待。

“开始!”希尔斯发出了命令。

刹那间,数名阵法师开始激发阵法,呼啸而出的山崩、火喷、熔岩、冰霜、控剑搅碎等等可怕的力量席卷而起。

“围!”

二十名盾牌兵组合在一起围城一道圆挡住了阵法的肆虐,而那三十名黥首兵则是瞬间被湮灭了一半多,但他们毫无畏惧,继续向阵法冲刺着,他们身上应该带着一种破坏和牵引阵法的法器,他们所行之处,一切布置下的阵法全都被牵引而动,自己就激发了出来。

一直等到这剩下的黥首兵死光,还没引发出来的阵法就所剩无几了,而后面持续推荐的盾牌兵则是将残余的阵法一起碾碎,他们的损伤只有不到一半人。

这是拿人命填阵法!

如果广播这一次是完全展现出昔日秦军的战场纪律和战术的话,在场的所有听众都不觉的为昔日入侵这个世界的听众们感到心疼,他们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清理好一切障碍后,

后方一直严阵以待的五十名秦兵撑起自己的长戈,举起自己的佩剑,开始了冲锋。

“构筑第二道阵法防线。”希尔斯双手摊开,两把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胖子跟和尚以及另外几名阵法师开始布置第二道阵法防线,而希尔斯则是与佛爷等人一起冲了过去,这是演练,战场的演练,但每个人都必须全力以赴。

一旦在演练中失败了,那么未来真正面对这帮敌人,甚至是更可怖的那帮煞星时,

还有赢的希望么?

……

一望无际的草原,显示着曼妙的美好,苏余杭还在等待着苏白的回答。

“我对你,重要么?”苏白问了这个问题。

“原本,我们是想把你杀掉的。”苏余杭很直白地回答,“但我们没能成功,而现在,我们看重了你的潜力。

不管怎么说,你身上流淌着我和刘梦雨的鲜血,我们两个人的孩子,资质不可能差,何况,富贵也看好你。

只要你愿意接受这个条件,我们将帮你证道,正如你那位胖朋友所说的,我们会弥补之前对你的亏欠,让你成为真正的广播太子爷。

一千四百年,是我所能给出的极限,因为规则,我无法改变,我只能做规则上的引导,这一点,你应该也清楚。”

远处,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如同油画中的那个母亲一样,她脸上的寒霜也似乎比之前收敛了一些,不是那么的慈爱,却至少不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千四百年,

足够一个人活二十辈子的时间,自己能够陪着小家伙长大,自己能够安静地享受这一切。

“这个承诺,对你的那些朋友,同样适用,只要你保证在那里的战争中,你能让他们一起活下来。”苏余杭补充道。

和尚,胖子,佛爷,希尔斯,他们也可以一起么?

“考虑得怎么样了?你现在可以不给我答案,我可以等……”

“呵……”苏白忽然笑了,

而苏余杭不说话了,因为苏白这声笑中的意味,很清晰,也很刺耳。

苏白又掏出一根烟,这次没递给苏余杭,而是自己点燃,深吸一口,吐出一道烟圈,

道:

“没必要等了,我现在就可以给出我的答案;

你的条件很诱人,不光对我,对我的那些朋友也是一样,

但,

我不求千年的天长地久,

只愿您二老麻溜地腐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