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该收尾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此情此景,有些意外,也有些唐突,当然,更多的还是刻意;

广播传送众人进故事世界时,将自己单独传送到了这个位置,然后正好面对即将证道的索伦。

这绝对不是巧合,谁都不会相信这会是巧合。

苏白没急着动手,目光略显深沉,他在犹豫,往前一步,是几乎主动送上门的果实,但苏白已经有些迫害妄想症了,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广播会忽然对自己来这一手。

父爱?

这只是一种玩笑。

苏白不认为那两个人会产生类似于父爱或者母爱这种奢侈的东西。

他们做什么,都应该有着他们的目的,现在,主动将一份精美的礼物放在自己面前,苏白不得不多花费一些时间来思索一下,他们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一直到,索伦的气息开始越来越强势,看样子,可能再过片刻就能证道成功,现在的他,是最虚弱的时候,但同时,再过一小会儿,即将迈入另一个层次。

好像,只能动手了。

不管这份礼物的背后到底代表着哪种意思,苏白都没找到站在这里观看放任对方证道成功的理由。

“古僵……炼神!”

苏白双手撑开,一双眼眸也开始分别出现血红色和墨绿色,同时,以他为圆心,一道可怕的熔炉正在形成。

昔日老富贵曾以此法迫使苏余杭赶在他证道之前以牺牲自己未来的代价才能坑杀他,这就足以可见这个功法的可怕集合霸道。

若是从远处看,这片蛮荒诅咒之地的上空,先是有一道霞光升腾而起,带来烟花般的绚烂效果,但很快,又有一道黑色的飓风呼啸而出,后者开始吞噬前者,一如黑暗即将粉碎美好。

证道途中的索伦突遭一击,心神一震,待当他发现到底是谁在向他出手时,他整个人都几乎癫狂的状态,他不清楚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会出现苏白的身影!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广播将他拉入故事世界是为了救对决失败中的自己,

将自己放入这个环境是让自己刚好地感悟和证道,

但为什么广播又让这个东方人在自己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

狂躁的黑色风暴席卷而来,索伦的火种源宛若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此时此刻,翻船,几乎是一定的,区别只是在于是以何种方式翻船。

可怕的意识不停地横扫和肆虐,这是来自索伦的咆哮,但苏白依旧岿然不动,古僵炼神,很难修炼,至少按照老富贵的功法概述来看,这需要自己的意识层次达到几乎堪比大佬的级别。

老富贵那种天纵之人当然不是问题,任何奇怪和极端的事情在他面前似乎都是毛毛雨,但苏白不是这种人,所以苏白在完成古僵一转和古僵二转之后就没再继续想着古僵三转的事情,总觉得那应该是自己证道之后再考虑的事。

但索伦的出现以及之前索伦主动渗透进自己体内的这个举动提醒了苏白,似乎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拿别人的意识去炼神,炼成自己的神。

古僵三转,脱胎于秦兵炼体术,本身就是一种掠夺其他补充自己的功法,所以这种行为和准则,正是蕴含着古僵三转的真正本意内涵。

这个世界都该是我的,

这一切都该是我的,

我没拿,

只是将这些东西寄放在你这里罢了。

这个思维,这个角度,放在老富贵那种天命之子身份的人身上再正常不过,其他人如果想这么玩只能把自己给撑死,哪怕是继承了老富贵衣钵的苏白,越是往后也越是感到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但眼下,这果子,不吃下去,

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索伦几乎半步证道的火种源在苏白这种强横无比的撕扯之下终于开始了瓦解,双方意识的交融和吞噬让苏白可以很清晰地感知到索伦的情绪。

愤怒,

不解,

疑惑,

不甘。

这些情绪充斥着索伦的火种源,是索伦意识消失前最后的残留。

苏白的身体慢慢地降落了下来,在其眉心位置出现了一道光圈,而后光华散去,一切归于平静。

对付这个时候的索伦,用不着什么持久战,也犯不着太多的风险,甚至显得有些无趣,但事实就是这样,索伦要怪只能怪广播将苏白放入这里的时间节点选择得太好,正是他最强大也是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最美味火候最佳的时候。

炼神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剩下的,只需要花一些时间和精力将吸收的索伦意识全部消解就能大功告成,而又因为自己是灵魂与肉身合二为一的存在方式,所以灵魂意识的巨大提升也势必将带动肉身的进一步增长。

苏白觉得,等炼神完全成功之后,自己哪怕不证道,那些普通的刚证道的大佬自己也应该无所畏惧了,就像是当初陈茹没证道前的实力境界一样,哪怕没证道却也能硬撼大佬。

而一旦证道成功,普通的大佬也不是自己的对手,苏白可是可以清楚地感知到类似于燕回乔琳娜那几个人新晋大佬对于陈茹这个同样的新晋大佬有着一种特殊的忌惮。

深吸一口气,苏白在原地坐了下来,四周的诅咒和灾厄气息也开始慢慢地企图侵蚀着他,但很快就被苏白转化进自己体内,纯当作给自己的僵尸血统增加一些零食和活力。

手指,插入地面,翻开一捧烂泥,苏白伸手在自己口袋里摸索了一下,摸出了一根烟。

却在此时,一道身影在其身边也同样坐了下来。

苏白愣了一下,因为他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得这么唐突却又如此的自然,似乎,自己和他还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上一次见面和交流也不过是和他留在自己记忆中的残魂而已,算不得他本人。

对方伸出手,

苏白丢了一根烟过去,

两个人,

一个已经不再是孩子,甚至也很难用“青年”来形容,分明的棱角和刚毅的气质显现出一种人到中年的感觉,苏白也的确快三十而立了。

而另一个,则早就步入中年,虽然面相看得显年轻,但细微处的皱纹以及眼角纹似乎都在诉说着他身上所留下的岁月沧桑。

两个人,一起抽着烟;

很多当儿子的有这种经历,就是当自己长大后,自己很自然地给自家老头递一根烟,或者自家老头忽然有一天很自然地给你递一根烟,你会觉得愕然,也会觉得恍惚,不再是小时候敢在学校里敢碰烟就被老头打骂的时候。

但对于苏白来说,却有着另外一种感觉。

“喜欢么?”

苏余杭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不花哨,也不刺眼,他的品味一向很高,苏白曾见过苏余杭以前留下的照片以及通过其他方式和他接触时苏余杭的穿着,都很讲究。

苏余杭问苏白,像是在问儿子今天自己做的菜,好吃么?

苏白吐出一口烟圈,组织了一下语言:

“还行。”

索伦的味道,确实还行。

“好吃就好。”苏余杭点点头,显得很是欣慰的样子。

而后,

又是父子俩之间长达半小时的沉默,没人再说话,也没人愿意去说话,因为确实没什么好说的,至少,对于苏白来说是这样。

“这艘船,快沉了。”苏余杭出现,就是要说话的,所以沉默,还是由他先来打破。

“船沉了,舵手会死么?”苏白问道。

“会。”苏余杭给出了答案。

“很好。”苏白点点头,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没什么事情比自己爹妈死更能让自己开心的了。

“你知道么,我曾经也想过,当一个好父亲。”苏余杭又开口道。

苏白抬起头,看了看依旧昏沉沉的天空,又看了看身边这个明显不是本体而只是投影的父亲,如果苏余杭的真身就在自己面前,苏白绝对不会允许对方将那句恶心的话给说完。

当然,苏余杭可能已经没有什么真身了,他已经和刘梦雨一起与广播进行了融合。

按照老富贵的说法,那就是当一个人,不好么?

苏白没回应。

苏余杭手掌向前一摊,

刹那间,原本充斥着诅咒和灾厄的蛮荒刹那间变得绿草如茵芳草萋萋,远处,甚至能够看见成群的牛羊,

天空碧蓝如洗,

夕阳余晖带着一种浪漫撒照下来,

远处,有牧民的粗犷的歌声飘荡,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舒服,令人享受。

“还记得这个画面么?”苏余杭问道。

苏白当然记得,在那幅油画中,自己依偎在母亲的怀里,轻轻的草原晴朗的天,身后的父亲拿着画笔描绘着自己爱妻和爱子温馨的一幕。

“我欠你十四年,但我可以拿一千四百年的时间来偿还。

我无法改变你的命运,也无法改变你的身份,

但如果我能入主那个世界,我将给予你一千四百年的平静光阴,

你可以带上你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孙子,我和你的母亲,可以陪着你,一直到,需要攻打下一个世界为止。”

苏白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歇斯底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苏余杭,看着自己名义上也是实质上的父亲,

道:

“一千四百年,太久了,我觉得现在,

该收尾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