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古僵,炼神!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其实对索伦没有太多的负面观感,但问题就出于索伦为了能够证道,把自己当作了垫脚石,他三番五次地对自己释放出挑衅的信号,也就是这个目的。

这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游戏,也不是互相帮助的和善邻里关系,听众之间也没有这个氛围存在。

苏白曾目睹过陈茹踩着那位法国姑妈上位,法国姑妈最后的结局是生死道消,苏白可不希望有人踩在自己的身上上位,这会对自己的未来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有深度洁癖的人,其实是少数,大部分人都能做到对一些不是很严重的污渍进行适应,但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履历上出现什么污点,因为这很可能会影响到你的未来。

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对自己的未来抱有一种相当程度的洁癖心态。

道无准确的高低贵贱可以衡量,但如果另一个人曾踩着你证道,这就意味着你被完全比了下去,直接就落了下乘,相当于你将自己的未来送给了别人,给别人做嫁衣。

这是一个急躁的世界,听众圈子中,丛林法则也是最直白的规则,你杀我,我杀你,你阴我,我阴你,你踩我,我踩你,你消亡,我成就,

这是一个内部倾轧很过分的群体,也是养蛊方式的真谛。

也因此,在场所有人,包括希尔斯,都不觉得索伦找苏白对决有什么过分的地方,因为这算是一个很正常的机制运作。

前不久陈茹刚刚做了个典范,成功地踩着另一个人证道成功,这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只要有机会的话,可能以后选择这种方式证道的人绝不会少,死道友不死贫道,才是听众心中的道德准绳。

只是眼下,似乎剧情发生了偏差,原本无论谁输谁赢都无所谓都很正常的一场对决,正在演变成另一个方向。

索伦的身体正在苏白体内,而苏白现在完全封闭了自己的身体,让索伦无法出来,同时,青色和血色两种光芒不停地在苏白身上交替闪烁着,以苏白为圆心,附近的温度也开始骤然上升,苏白脚下区域已经化作了焦土,且这种热量还在不断地扩散,核心区域的温度也在成直线的走高。

原本是看热闹心态的希尔斯此时也变得严肃了一些,苏白击败索伦他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相信苏白的实力,那个中阶时就能杀死高阶的变态,前阵子又吞噬了本归自己的本源进阶到了高阶,现如今,索伦哪怕真的只差一步证道,哪怕只剩下一根头发丝的距离证道,只要他还没证道,那么他就不打可能是苏白的对手。

作为昔日的兄弟单位友人,希尔斯对苏白还是很有信心的,也算是一定程度上的知根知底。

但是事情的发展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双方所谓精彩的对决并没有按照预期设想的发展下去,没有山崩地裂的破坏,没有你来我往的冲撞,也没有死战不退的强悍肉身对拼。

有的,

只是平静,

唯一的响动,

可能就是苏白喉咙里不断发出的轻微低吼声,

压抑,

低沉,

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又像是正在压制怒火的凶兽;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许云飞微微皱眉,原本以为能够欣赏到两个肉身变态的家伙精彩对决戏码的他,对对决的发展走向明显有着些许的不满意,大家都是旁观者,所以绝大部分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一场肉身强化者的巅峰对决看不到了,总是一种遗憾。

“阴差阳错吧。”燕回鸿笑了笑,“谁也没想到索伦居然会以这样子的一种方式去开局,当然,更没人会想到,苏白会以这种对策去收尾。”

“收尾?燕哥,你真的认为他可以把索伦吞下去?”许云飞明显是不信的,因为索伦实力其实不比苏白差,而且索伦的肉身也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变态级别,苏白想要强吃索伦,还是以这种方式,很难,至少在许云飞看起来,没多少成功的几率。

燕回鸿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许云飞,他有些感慨,上一批听众里有荔枝他们等人在,尚且一败涂地,连撤军都没能撤回来,现在自己身边站着的这位无论是眼光还是魄力上都略显不足,算是陈色很一般的大佬,日后也很难有更大的发展了。

每个人都有危机意识,燕回鸿自己当然也有,他是希望日后自己去那个世界时身边能有几个战力强悍的战友,可不希望自己身边都是许云飞一类的人物,不然根本就不需要打,他心里就觉得没多少希望了,未战先怯,就是这个意思。

好在还有一批他很看好的高级听众在,这些人证道后,应该也是大佬之中的佼佼者吧,燕回鸿没多少抱大腿的心思,只是不希望以后自己身边全是猪队友。

燕回鸿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而许云飞对燕回鸿的这个动作很是意外,因为这意味燕回鸿正在思考是否该介入这件事。

许云飞当然不会相信燕回鸿是要去帮索伦解围,这里毕竟是东方,而苏白也是东方听众,燕回鸿没理由在此时出手去帮一个外人,东西方的门户之见,有着广播数百年来为了趣味性的挑拨,哪怕是现在,也会下意识地代入进听众的思维里去。

那么,燕回鸿是在考虑是否要出手帮助苏白么?

帮苏白……

炼化索伦?

“罢了罢了。”燕回鸿摇摇头,有些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天空,广播已经变得很不要脸了,他担心自己一旦出手,可能会被广播直接拉入故事世界里一直等到下一批火车要出发时在让自己出来。他可不想享受这种待遇,能悠哉悠哉地喝喝茶到处溜达溜达最后享受这段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事情,他珍惜这段时光,尤其是在看见那个叫周大牛的秦兵死去的画面之后。

而眼下,之所以广播没有迅速出手以其中一个人进入故事世界作为纠纷处理的手段,应该不是广播疏忽了,很大可能其实是广播在观察,它希望这两个人之中再出现一名证道者。

如果是二选一的选择,牺牲一个确保另一个,燕回鸿觉得广播还是愿意承受这种代价的,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索伦证道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就连许云飞都能感觉出来,那个美国,真的就差一点点了,只要补足了那一点点,他就能马上证道。

“那个女人,还没走。”许云飞提醒道。

陈茹早就走了,她是第一个离开的,移山埋葬了火车废墟之后就走了,这个女人现在心境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需要找个地方进行调节和梳理,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也因此许云飞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特指乔琳娜。

“那就看着呗。”燕回鸿轻轻侧了侧自己的脖子,发出了一阵骨节脆响,虽说乔琳娜一个意大利人应该不大可能会为了索伦这个美国人出头,但是燕回鸿清楚从一开始见面时乔琳娜就对苏白表现出了不顺眼的姿态,难保这个女人不会在中途借着保护高级听众不自相残杀的借口去干预。

虽然不方便直接出手,但阻拦一下那个修女,燕回鸿还是觉得没什么问题的,大概因为老富贵的原因,所以燕回鸿基本上把苏白当作自己人。

希尔斯将嘴里的雪茄丢到了地上,如果不是他西方人的身份凑得太前怕引起四周东方听众的误会,希尔斯真想拿个麦克风跑去采访一下苏白现在是什么感觉。

被一个男人进入了身体,

啧啧啧,

真的是很让人想入非非的形容词汇呢。

而作为当事人,苏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停地膨胀起来,这场对决,从外面,转变成了里面,而战场,就是自己的身体。

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座囚笼,不,确切的说,是将自己的身体化作了一座熔炉,苏白的血统正在拼命地沸腾,开始对索伦开展同化!

熔炼你的意志,

熔炼你的灵魂,

熔炼你的肉身,

你的一切,

都将为我所剥夺!

苏白的面容开始显得狰狞起来,他的身体在此时也开始颤抖,

当索伦的反抗越来越激烈时,

苏白体内的那种暴戾因素也正在开始蠢蠢欲动,

双方的精神、意志甚至是肉身的精华,在此时发生着最为激烈的碰撞,

用一个词很好形容,那就是“水乳交融”,

但如果这种对决一直持续下去,那么最终只能有一道意识占据上风。

苏白慢慢地蹲了下来,膝盖着地,一只手也压在了地上,脚下的泥土开始融化,四周也开始逐渐凹陷下去。

索伦的脸不停地在苏白身上各个位置出现,

他在狞笑,

他在嘲讽,

他认为苏白在自不量力,

哪怕是大佬,想要这般直接地炼化他也不可能,更别说是苏白了。

“你这是准备送给我一份大礼么?”索伦的声音自苏白体内传来,“既然你选择拿你的身体当作战场,那我就将你的身体当作我证道时的战利品拿走,我很期待,让我吞并你之后,我的身体,当变得如何强大。”

苏白昂起头,

没有回应索伦,

只是自喉咙里发出了几个字的音节:

“古僵——炼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