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掉下来的火车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嘶嘶嘶……嘶嘶嘶……”

微光之中,苏白慢慢地睁开眼,他的眼眸,左眼瞳孔深处有着一抹暗红色,而右眼深处则有深渊一般令人窒息的墨黑,这代表着苏白的两个血统——血族和僵尸。

这是很早之前两大血统融合之后就表现出来的征兆,但这一次,这双眼眸之中则是多出了一抹深邃。

这一刻,仿佛是老富贵的目光在苏白身上得以重现。

但只不过是几秒之后,苏白的眼眸开始慢慢地恢复成原本的模样,故意放弃了刚刚的那种状态,虽然那种状态的感觉,真的很棒。

倒不是说苏白内心又出现了什么可笑的矜持,而是因为苏白清楚,老富贵确实给自己铺过路,但如果一直傻乎乎甚至甘之如饴地只知道顺着这条路走下去,那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自己将逐渐沦为老富贵的阴影;

最终,影响到自己的证道,一个傀儡,又如何能拥有自己的道?

可能,老富贵也不希望看到这样子的一个结局吧。

身体上的光芒开始慢慢地消散,天空中的乌云也在此时瞬间消失,当苏白双脚落地时,他似乎在刹那间就感知到了来自自己脚下大地所出现的那种脉动频率。

山川有灵,

山河有气,

他们无形无化,难以捉摸,一直以来被玄学人士当作最大的研究课题。

苏白伸出手,轻轻地举起,刹那间,一团淡蓝色的光圈出现在了苏白掌心之中,这是洱海的精华和灵气荟萃而成,是造物者的精灵,却被苏白如此轻而易举地给“抓”了出来。

“哇哦。”希尔斯发出了一声惊叹,“真神奇。”

胖子则是目光一亮,妈的,人家玄学人士靠能找到这些气脉的手艺就能够混吃混喝千年,大白现在随手一抓就能把山脉气脉水脉给抓出来,这他娘的是要成仙了?

苏白张开嘴,似乎想要将这一团东西给吞进去,但他临时又皱了皱眉,倒不是担心自己吞了这洱海水脉会导致这里美丽的风景直接江河日下,而是因为这一吞下去,会给自己牵扯出太大的因果,不光是住在这里的人,甚至洱海附近的生灵乃至前后千百年间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一切一切的因果都会联系到自己的身上。

最终,苏白笑了笑,这东西,看来只能等以后生死之战时才能使用,否则等于是给自己身上加了一团无法劈碎的龟壳,到时候自己光要研究和琢磨如何去除那些因果都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掌心下翻,这一团光芒重新回到了它该待的地方,而希尔斯也是在此时走了上来,“很神奇,很让人意想不到。”

胖子则是有些发愣,他在想着如果苏白能够随便给他抓个几十条山脉水脉让他熔炼到符纸里去,那符纸的效果得有多么夸张?

只可惜,这件事注定是完成不了的。

这种东西,对于苏白来说,更像是一种秘法,是基于古僵三转即将大成之时对这个世界认知的改变以及这个世界对自己地位关系的变化。

每次使用,都要付出昂贵的代价,大部分的高级听众甚至是资深者其实都有类似的法门,不到真正生死攸关的时刻,没人愿意使用出来。所以,对于苏白来说,无论是吃还是借用这些东西,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和压力。

从胖子怀中抱过小家伙,小家伙打了个呵欠,今晚先是唱歌玩,然后又是看自己爸爸身上发光,折腾了一整天了,小家伙也是有些累了。

“对不住了,两位。”苏白表示自己的歉意,倒也没做过多的姿态,这种事情,你既然拿了好处,再来什么虚的,反而没意义。

“我倒不是很介意,只不过是将我证道的步伐推迟了一段时间而已。”希尔斯笑了笑,他这个时候显得很是绅士,“而且,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重新思量一下自己证道的方式了,因为现如今证道,已经不是九死一生的格局,而是一个起点。大佬级别之中也有强弱之分,我可不想去了那个地方之后作为第一批陨落的人,更不想到了那里之后,还得靠你的保护来活命。”

苏白看向胖子,胖子马上抬起手,

“别说了……”

胖子用握着拳头的手敲了敲自己的胸口,

“我习惯了。”

胖子心里很苦,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总不能跟以前那样再来一次不告而别远走天涯吧?自己又不是十五六岁爱闹脾气的小女生,遇到事儿总喜欢离家出走他胖子也不好意思。

苏白进阶成高级听众高阶,影响其实不是很大,因为他在中阶时,就能单独对抗甚至杀死一些高阶听众了,现如今进阶成高阶,本就是一种迟到的“水到渠成”。

在当下这个局面之下,只有谁新晋成了大佬或许才能成为真正惹人注意的新闻,当然了,新闻得有它的新鲜性,昔日梁老板作为仅存的大佬,自然受到所有的目光和注意,现在随着大佬数目不断增加,新鲜度也正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回到了证道之地,和尚跟佛爷两个人已经在黄泉里浮浮沉沉着了,他们在依靠黄泉里的怨魂们磨练自己的佛心,同时可能也是在尝试渡化他们,增加自己的功德。

苏白不知道功德是什么,依照他的理解,很可能是一种“我很慈悲”“我很善良”的心理暗示,当这种心理暗示不断的堆积起来时,就会由量变发展成质变。

小家伙被苏白放在之前自己曾睡过的棺椁里休息,有时候苏白也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真的太好养活了,换做其他小孩被丢进棺材里估计早就吓得哇哇大哭了,但小家伙连妖穴都见过,这里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胖子坐在祭坛上,百无聊赖,当他从苏白那里得知所谓的山脉地脉根本没办法量产时,他显得有些心灰意懒,

这波,血亏!

苏白没再去打扰他,看得出来,胖子需要静一静,现在四人之中只有胖子还是初阶,他的压力自然会比较大,而且自己还把人家准备拿来进阶的本源给用掉了,对胖子来说也算是一种打击吧。

希尔斯则是传送回了西方证道之地,毕竟算算时间那里的群魔乱舞也应该是结束了,就是不知道到底还能残存几座墓碑依旧具备“活性”,西方证道之地这一次基本上是毁了,但作为曾经的守护者,希尔斯还是有那个义务去收拾一下残局。

然后,就剩下苏白一个人斜靠在棺材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棺材壁面,敲出了简单的童谣韵律。

如果把场景换一下,变成一个普通的家里,一个父亲手拿蒲扇扇着风驱赶着儿子哼着歌,小孩子躺在摇篮里享受着威风享受着歌谣正在进入甜蜜的梦乡,似乎,这样更贴切一些。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吧,苏白都有些犯困打算睡一会儿的时候,一具下半身全是白骨的尸骸忽然爬向了这里。

这还是苏白第一次见到黄泉里的生物竟然自己爬出了黄泉,这是不为证道之地规则所允许的事情,也是为黄泉所不允许。

这具残骸身上还剩下一些腐烂的布条,可以看出,他生前应该是一名挺有身份的人,因为在其指骨上,居然还戴着一些银器金器。

苏白没急着将这具骸骨直接碾碎,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它慢慢地爬过来靠近了自己。

“大白……”残骸张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显然,他似乎并不具备正常说话的能力了。

“和尚?”苏白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有效果了?”

“阿弥陀佛,才渡化了一个。”残骸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和尚的。

“我现在倒是很好奇地藏王菩萨的那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了,到底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呢,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众生皆有佛,众生皆是佛,佛是一,佛也是亿兆万千,所以,只要点燃那个人心中的佛性,那么它就是佛在人间的行走。”

“我能理解成一种更高级别的夺舍么?”苏白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具骸骨,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是低级听众的气息。

“融入我佛,登入极乐,这是行善积德。”残骸继续以解释道。

甭跟和尚吵架,尤其是还是斯斯文文纯粹靠嘴交流的吵架,因为你根本就赢不过这位厚黑无比的出家人。

残骸又爬回了黄泉,苏白很期待,若是佛爷和尚真的能将整条黄泉里的怨魂都渡化的话,那这两个人是不是能直接修成正果了?

苏白又走到了胖子身边,胖子还坐在祭坛上数着台阶。

“别郁闷了,等我证道之后,东方证道之地里的墓碑也随你作。”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胖子的脸色当即阴转晴。

“轰!!!!!!!!!!!”

忽然间,一股磅礴的精神威压横扫而来,

这是一种只有资深者以上才能感知到的威压!

“火车终于成功回来了?”胖子喃喃道。

“不。”苏白摇摇头,“是摔下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