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父凭子贵!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种事,无论对于胖子还是对于小家伙来说,都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记得当初二人刚认识还处在纯粹互相算计利用的时候,胖子就用一滴远古吸血鬼的精血跟苏白换了一件资深者的法器,当时胖子还沾沾自喜,后来当苏白成功融合精血之后知道那滴血真正价值的胖子简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滴血,毫不夸张的说,当初还是普通听众的他们完全有资格靠它去跟高级听众去做交易!

这之后当然就是进阶高级听众的时候,胖子从前忙到后,一开始就布局和算计,到最后,却因为苏白一脚踹中了金子然后金子居然选择把进阶的契机给了苏白!

这是胖子最受伤的一次,他花费很长的时间才将伤口舔舐完。

然而,这种事情,这一次,又来了。

胖子有些欲哭无泪,又是熟悉的节奏,又是熟悉的结果,

那个被自己炼化了的大秦公主残魂曾说过他只要跟苏白走在一起,就会注定成为苏白的踏脚石,虽然胖子不再研究因果,但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之后,他都有些认命了,甚至懒得反抗。

至于小家伙,他是灵童之身,没有战斗力,但他并不寻常,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都有哪些特殊的能力,当初苏白得到的那张皮,就是被小家伙趁着苏白睡着时用手“挫啊挫”的直接融合了进去。

这是苏白自己当时都没料到和察觉的事情。

眼下,玉如意被小家伙抚摸再被苏白触碰时,那些本源像是发了疯一样倒灌进苏白体内,苏白是真的打算推辞,却推辞不了。

本源这种东西,并不具备具体的形态,它甚至类似于另一种意义上的“诅咒”,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处理的,眼下,苏白唯一的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在神色上显露出一种“无奈”“被迫”,尽量不要给身边的胖子跟希尔斯带来更多的刺激。

随着本源的涌入,苏白觉得自己原本失去潜力的身体在此时开始重新变得充盈起来,之前在石家庄,苏白为了震慑其他的高级听众不惜主动葬送掉了自己进阶的契机在短时间内发挥出最为强大的实力,现如今,等于是通过这些本源把自己亏空掉的东西给弥补了回来。

这种感觉,很舒服,它是你的根基,是你的未来,正如原本贫瘠干裂的土地现在重新被灌溉了充足的水分。

而很长时间没有再感受到的进阶的契机,似乎也随之而来了。

苏白将小家伙轻轻一推,小家伙被一股力量托举起来飘荡到了胖子面前,胖子将小家伙抱住。

小家伙看着此时身上像是在发光的爸爸,现在有些兴奋,胖子将自己油腻的脸贴在小家伙的嫩连上,

“叔叔心里苦啊……”

小家伙有些讶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胖叔叔此时会这么伤心。

希尔斯双手插在裤袋上,他倒是没有因为本源被苏白阴差阳错地用了而有多少惋惜和不舍,恰恰相反的是,在一开始的惊讶之后,他显得很是淡然。

双手轻轻地交叉,希尔斯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进阶吧,别扭捏了。”

苏白闻言,轻轻点头,

而后其气息猛地提升,

刹那间,

原本清澈干净的洱海上空当即布满了黑压压的乌云,苏白单手举起,这一刻,他的身体似乎重新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孕育着磅礴的力量。

“给我……开!”

一声低喝自苏白喉咙里发出,乌云开始下压下来,形成一道黑色的光柱,以苏白掌心位置为圆心全都浓缩了下去。

苏白的身体爆发出一阵骨节的脆响,

他的灵魂和肉体早就在古僵二转的时候融合在一起了,所以,灵魂和肉体根本不再区分,对于苏白来说,灵魂的强大同时也带动着肉身的强大,而肉身的强大也会对自己的灵魂进行一种反补。

老富贵天纵之才根据秦兵炼体功法所创造出来的古僵三转,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他完全避免了其他强化者要么专修肉身要么专修灵魂的尴尬失衡局面,两者兼修的人当然有,但会很容易变得平庸,也因此,大部分人强化者都是类似于胖子跟佛爷那种走单一极端路线,而和尚算是双修的,但和尚的天赋以及他前世的加成可不是每个听众都能拥有的。

空中,云卷云舒,像是一盘巨大的倒挂喷泉,这一刻,这天地气象似乎都涌入了苏白的体内。

苏白闭着眼,他能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扩充出去,虽然他的身体并没有变得庞大,但是每一根血管甚至每一个细胞所能储存的能量在此时得到了进一步的开发。

甚至,连自己的筋骨血脉也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这是生命层次的大提升,

每一个强者都是用这个世界的物质堆积起来的,能量,其实永远都是守恒的,当然,也是处于一种循环往复的过程之中。

和尚曾和胖子讨论过广播是以何种方式将这个世界变成了类似“末法世界”的格局,使得人类真的变得平庸起来,除了听众以外,普通人累和社会已经不再具备类似于昔日马其顿帝国和大秦帝国那种的人和神是互通的痕迹。

最后,两个人的得出的结果是,这个世界本来是一个循环,有强者会诞生,自然会有强者陨落,强者吸收这个世界的力量霸占这个世界的资源去成就自己,但是当他尘归尘土归土之后,他原本所占据的一切就又都回到了这个世界之中。

这里的循环,不单单是指纯粹物质力量的循环,里面包含着因果、气运等等玄而又玄的因素。

而广播的听众计划,就像是提前抽出了一大段这种力量,算是率先挤压了这种平衡,一个世界位面很可能是一个大循环,而当广播将一批批大佬送到另一个世界当炮灰时,等于是占据着最大资源的那批人送到了另一个循环之中,且因为他们战死在另一个世界,所以没办法重新被本世界吸纳回去。

广播的存在是一种规则,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生命,更像是一种寄居生物,它制造故事世界,培养听众肯定不是依靠它自身的力量,而是从这个世界里去汲取。

而眼下,古僵三转,因为是老富贵所创的功法,并不是说明古往今来没有人比老富贵更天资绰绰,而是因为老富贵自身有着其特殊性,当年也正是因为这个特殊性,赵公子和苏余杭才会坑杀老富贵。

继承了老富贵“遗产”的苏白,虽然不能继承老富贵的那种身份,但却继承了这个功法,

那就是更霸道的掠夺,

更夸张的掠夺,

甚至不是把你的东西抢过来宣布成是我的东西,

而是直接指着你说你所有的东西都归我了!

古僵三转在苏白刚刚修炼成第二转时就体现出了他的霸道,苏白更是靠这个直接磨死了高阶听众,给他们带来了绝望。

而这一次,随着生命层次进一步地提升,苏白对周遭环境的掠夺难度将会进一步的降低,

四面八方,

将对自己,

予取予求!

也就只有实力越来越高,对这个功法修炼的层次越来越高,苏白才越来越深刻地明白到,老富贵当初为什么会被苏余杭坑杀。

苏白甚至能够想象,一旦放任自己继续走下去,自己到底能走到哪种层次,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和富贵不一样,富贵更特殊一些,对于苏白来说,生命层次越高,想要杀死他的难度将呈几何系数的上升,而对于当年的老富贵来说,一旦他证道成功,除非广播破坏自己的规则连动这个世界一起毁掉,否则将很难终结富贵的存在。

因为了解,所以才愈发清楚这种恐惧。

“这是什么功法?”希尔斯面露赞叹之色,“太霸道了,我以前只觉得功法是身外物,甚至比不得自身的血统来得有价值。

但是他的功法,却几乎是一种血统,甚至超脱了血统。”

胖子在旁边抱着宝宝,委屈地摇摇晃晃,听希尔斯这么一说,他心里更无语了,卧槽,咱俩的东西被别人给用了,你居然还在这里感叹,你脑回路有问题吧大哥?

“这是什么功法?”

“古僵三转。”胖子回答道,“不过别想了,其他人炼不了,大白也是靠他干爹铺路才能将副作用给抹去。”

“唔……”希尔斯陷入了一种沉默,然后颓然道,“你知道的,我是一个贵族,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为我的贵族身份而自豪。

但我现在忽然发现,

在他面前,

好像自己的出身都显得一无是处了。”

“能拼爹,也是一种本事。”

胖子酸溜溜地说道,

然后低头看了眼自己怀里的小家伙,胖子心里愈发的不平衡了,刚刚他可是看见了,是因为玉如意经过了小家伙的手再碰到苏白时就起了剧烈反应,

“妈的,父凭子贵也是一种本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