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序幕!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是一场人数规模很小的战斗,但这场战斗却营造出媲美百万级别混战厮杀的动静,两日之间,天昏地暗,地动山摇,这里,可没有丝毫的夸张描述。

小小的渠城,原本放在这个世界里也不算有什么名号的城市,因为它的人口不多,占地也不广,城墙也不深厚,更不是什么宗教或者信仰的发源地。

但是很可能自今之后,它将类似于另一个世界的奥林匹斯山一样,成为诸多神话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地标。

无数的凡人将传诵这一场可怕的神之战,而传说,将会一代一代地继承下去,等到后世有好事者将其编纂成形,所谓的神话体系,也就构筑起来了。

此时的渠城,城市还是那个城市,但已经不再有任何一个生灵,原本居住在这里的数万生灵仿佛被彻底蒸发了一样,无法再寻得丝毫的踪迹。

普通人,注定只能沦为这场大幕之下的背景,他们的生死,他们的喜怒,不会有人去在意,后世也不会有人去追寻。

事实上,渠城这里的战斗只持续了短短半日,这里原本聚集着七十多名大佬,按说依托这经营已久的基地,哪怕那五百秦兵再如何善战,哪怕那所谓的秦军军阵再如何的精妙可怕,也不至于在短短半日之中就直接击溃这座有七十多名大佬镇守的城池。

真实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猝不及防,一是面对秦军的忽然出现猝不及防,二是对这种血腥惨烈大佬都会随时像是小兵一样牺牲的战争模式有些猝不及防。

毕竟,最新一批来到这里的大佬,他们可没有真的经历过与这个世界原住民巅峰力量真正厮杀的历练,他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做的事情无非是打扫打扫战场另外再追捕一下漏网之鱼,比起他们的前辈们,他们是幸福的。

但也因此,他们的心态其实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原本在他们眼里可能是一片恶土甚至是凶残陨落之地的坟墓,等真的到来之后却发现挺轻松惬意的。

而正是这种心态,也是这种心气儿,导致已经被荔枝和斗笠老者挫过锐气的秦军依旧可以以最迅猛的方式击垮面前的对手。

人们按照自己的思想创造出了神,比如古希腊神话之中的神们也会闹矛盾时常搞出一些家庭伦理剧出来,比如中国传说中的地府判官们其实和县衙里的县令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

神是人思维的转化,而这批大佬,在这次突袭之中所表现出来的,则是货真价实的人性。

有的人清楚,跑是跑不掉的,也没地方可以跑,虽然这个世界很大,但正如他们之前猎杀那些原住民漏网之鱼一样,当他们自己被沦为猎杀的目标时,那时候,反而是更深层次的绝望。

但还是有人跑了,他们知道自己跑是不对的,但是他们面对来势汹汹注定要用鲜血和生命去抵挡的强敌,他们选择了退缩,选择了苟且。

不想跑的人见其他人跑了,也只能跟着一起跑。

曾经在历史上发生的一次次军事溃败,在这里,同样地上演,而且其根本原因,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广播以养蛊的方式培养出了听众,但却不具备大义名分,广播是自私和无情的,它麾下的听众也完美地继承了它的风格,这有点像是晚清政府,他们一边想要去想办法对抗来自洋人的侵略,但自身其实也是坐在一个侵略者的角度上,没办法真的发出所谓真正的号召。

换做以前,广播不屑于去考虑这种事情,因为大佬对于它来说,也就是流水线上可以不断推出来的产物,无论他们所造成的性价比再低,广播也都无所谓,它土豪,它玩得起。

然而,在这个局面之下,这几乎是广播目前所拥有的最强大战斗力群体,却显得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对于徐福和其麾下的秦兵来说,攻克面前的城池,反而是最简单的一步,但接下来他们的追杀,却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和难度。

渠城沦陷了,大部分大佬都当了逃兵,他们没有依靠原有阵法抵抗和拼杀的勇气和坚持,但一旦他们逃跑之后落单或者处于三三两两状态再面对秦兵的追杀时,属于听众骨子里的另一面就被激发出来了。

当没有后路可以退的时候,

听众往往都能做到孤注一掷,

这是他们在一次次故事世界里历炼出来的本能,广播以前的故事世界也很少设置必死的局面,它需要自己的听众从一次次死里逃生中突破,而不是将他们一个个玩残致死。

所以,在追击战之中,被陷入绝境的大佬们像是瞬间“铁血光环”加身,拼杀挣扎得格外激烈,甚至还出现了好多起在确认自己没有什么生还逃离可能的前提之下拉着身边的秦兵自爆的例子。

这一战,攻击渠城时,秦兵只折损了无人,但是在追击战之中,却有二十多名兵士陨落,毕竟大佬们是从四面八方突围的,你不可能再继续保持原有的阵形去追击,你也必须得分散开来,再加上之前荔枝和斗笠老者又使得数十名秦兵受创,也算是极大的削弱了这支秦军的巅峰战力,再这样一种情况之下,战损,就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了。

徐福一个人站在渠城的空中,他闭着眼,却将附近数百里的战局全都收入脑海中,一条条指令被其发送出去,每一个秦兵的陨落对于徐福来说都是难以承受之重,因为这是大秦最后的菁华,他徐福,还想在这个世界重新飘扬起大秦的黑色王旗,这只靠他一个人肯定不行。

因为这个世界土著的巅峰力量确实是被广播几百年来一批又一批送来的大佬给毁掉了,但广播并没能按照原计划入驻进来且对这个世界进行深入骨髓的控制和改造,而且这个世界又比地球更大,人口也更多,只要给他们喘息的时间,他们的底层基础和文化甚至是所谓的天地灵气和法则还在,用不了多少年,他们也会诞生出巅峰强者出来。

徐福不是广播,他清楚,想要真的殖民这个世界,重现大秦光辉,他还要和自己麾下的秦军在这里继续征战很多年。

但越是这个时候,徐福反而越不能收兵,哪怕分散下去追击,哪怕面对不断出现的折损,徐福也不能选择收兵。

他是一个智者,始皇帝选择他在两千年后进行这场最后的决战自然是有原因的,徐福清楚,一旦这次不能彻底斩草除根最起码将绝大部分的听众给杀死,哪怕只剩下三十名听众幸存逃离出去,那么下次再动手的时候,这帮听众会变得格外的团结,到时候,反而会更不好对付,更何况谁知道黑暗会在什么时候再送来一批听众?

长痛,不如短痛!

战斗,还在继续下去,随着逃亡和追击的范围越来越大,地崩山裂的影响也在越来越广,但同时也意味着,被击杀的听众也越来越多。

大佬的命,在今天,

变得很廉价,变得不再值钱,他们的愤怒和不甘以及咆哮,至多也只能换来拉一个垫背的上路,甚至,有些大佬连最后拉个垫背都做不到就被直接击杀。

两天两夜的战斗终于进入了尾声,徐福下令收兵,虽然还有不到十名大佬重伤突围了,但他们已然成不了气候了,十个人,哪怕聚集在一起,秦军军阵一个冲锋也能将其击穿,如果是二十个人三十个人,就得付出不菲的代价了。

苍茫的号角声中,秦兵开始收拢袍泽的尸体,

这一战,总共有三十名名秦兵陨落,他们的尸身大多不完整,毕竟这种级别的战争,很难保存下全尸。

再加上先前荔枝和斗笠老者所造成的伤兵,眼下秦兵有一百多人受重伤,其中有近半数的伤势短时间内无法复原,除非找到天材地宝进行调理,否则三五年之内很难恢复原本的巅峰实力。

他们毕竟不是大佬,而是始皇帝牺牲数万虎贲造就出来的煞星,哪怕他们各个战力非凡,但是在很多方面,确实没有真正的大佬级实力强者来得圆满和完全。

黑色的王旗之下,秦兵重新整列,袍泽的尸身被就地掩埋,这是秦兵的规矩,一路征战一路杀伐,而战死的士兵则掩埋在战死的地界,不需要将他们的尸骨带回国内,因为他们战死的地方,就是大秦新的疆域。

这一战之下,虽然只陨落了三十人,但其实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战斗力损耗,代价,其实已经压得很低了,只是徐福清楚,黑暗那边虽然没办法继续源源不断地派人来参战,但黑暗现在手里,应该还有一些资源,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铿锵!”

于号角声中,所有秦兵兵士将自己的兵戈重重地击打在地面上,发出了整齐的肃杀之音,

“大风!”

“大风!”

“大风!”

他们这是在为袍泽送行,

同时,也是在为自己送行,

因为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这场战争,

还没有结束。

甚至,

真正的决战,在这里,

才刚刚拉开了序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