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时不我待!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呵呵,待会儿和大白说一下,我回趟成都。”胖子一边“吧唧吧唧”地抽着烟一边对身边的佛爷说道。

“你要去做什么?”佛爷问道。

“关护一样那些失足妇女,他们也是可怜人。”胖子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嘿嘿,这次事儿暂时算过去了,咱也得好好放松放松,知道你不会去,和尚更别提,大白又他娘的是个性冷淡,只能胖爷我自己扛起这个重担了。”

“好好好,你去吧。”佛爷懒得和这货在这种事情上多费口舌。

那边,苏白已经祭奠结束,抱着小家伙走下来了,而如意则是替换了苏白的位置孤零零地匍匐在富贵的坟前,吉祥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身上去继续陪着如意去了。

如意和富贵的感情其实是最真实的,当年吉祥被苏余杭从证道之地里忽悠着带出来,如意还是一个人坚守在那里,然后遇到了富贵,且和富贵在证道之地相依为伴二十多年。

苏白一直没想清楚为什么富贵要去杀那些越界的西方听众,或许结合一下当初好奇宝宝希尔斯跨界过来时如意对他的反应,可以得出一个推测,那就是富贵只是为了逗弄如意玩,所以陪着如意一起来一个杀一个相当于每年固定的某个节日或者叫节目了。

别人玩猫只不过揉揉头梳梳毛发,但富贵却带着如意去杀人,而且杀的还是西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

这个推测到底准不准确,其实已经无从得知了,如意跟吉祥有一点很相似,它们不想说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去说。

回到小庙后,苏白洗了个澡就躺到床上,搂着自己的儿子;

躺了一会儿,苏白看着天花板,没睡,小家伙或许是因为在孤儿院睡得太久了,所以刚刚醒来没多久的他也没多少睡意。

父子俩就这样一起躺着。

到了后半夜,小家伙有点困了,蜷缩在苏白的怀中终于睡着了,苏白则是更不困了,他低下头,看着小家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喵。”

吉祥一直陪着如意到后半夜,此时它也终于回来了,和苏白一样,吉祥也和小家伙分离了太久,所以吉祥此时跳上床,直接在小家伙身边匍匐了下来,他的尾巴不时地撩过小家伙的后背,像是在安抚着他更舒服的入睡。

二十多年前富贵的埋骨之地,是荔枝选择建立孤儿院的位置,若说这二者之间没有联系,显然是不可能的,太过离奇的巧合之中肯定有着它的必然。

但到底是富贵看穿了未来有所安排还是荔枝也得知一些其中的讯息故意配合了一下,这就暂时无从得知了。

苏白慢慢地闭上眼,身体慢慢地放松下来,

鼻尖,

还荡漾着小家伙身上若隐若现的奶香气,

苏白,

终于睡着了。

……

翌日上午,苏白睁开眼,小家伙早就醒了,苏白睁眼看他时发现小家伙也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伸手在小家伙脑袋上揉了揉,然后拍了拍小家伙手感极佳的屁蛋儿,苏白笑道:

“醒了就起来了,今儿个中午大家一起吃饭。”

这是昨天和尚提前说的,那就是大家好不容易又聚在了一起,小家伙也回来了,那中午大家就一起好好吃顿饭吧。

小家伙马上爬向了床尾,他穿着一件卡通婴儿装,下面是开裆的,爬起来是也是憨态可掬得很。

吉祥早就在旁边等着了,直接习惯性地咬住小家伙的衣服,把小家伙提着走向了卫生间。

生活,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大家似乎还是住在老方家的样子,这让苏白不禁产生了一种恍惚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富贵的事以及小家伙的回来,让自己现在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一些了吧。

苏白只能这样认为。

吉祥带着小家伙洗漱完毕,苏白又进入卫生间冲了个澡,等出来时,和尚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桌的素斋,而且他还特意给小家伙做了一些精致的点心。

和尚的素斋还是有口碑的,哪怕是无肉不欢的胖子也喜欢吃。

想到胖子,苏白环视四周,问道:“胖子呢?”

“前脚刚回来,在屋子里睡呢。”和尚回答道。

“靠,谁想我呢?”胖子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两个大包,他当着小家伙的面打开,里面都是玩具和连环画一类的东西,还有一个平板。

“来,胖叔叔对你好吧?”胖子把小家伙抱起来亲了一口,之前四人住在老方家的时候,反而是胖子和小家伙最亲,也经常带着小家伙玩,小家伙的大部分玩具和连环画也都是胖子买的。

也是难为胖子了,晚上去关爱失足妇女的同时居然还没忘给小家伙买玩具,苏白曾听颖莹儿笑谈过,她说一个在外面偷情的男人不一定是坏男人,但一边在女人身上偷情一边惦记着家里孩子作业情况的男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坐吧。”和尚示意道,“还有一个汤,贫僧采了一些药,炖了一锅药膳。”

众人入座,熏儿负责分发筷子。

这顿饭,吃得挺正式的,也算是一种团圆饭吧,当然,也有着为之前纷纷扰扰画上一个句号的意思。

饭后,胖子把小家伙放在自己脖子上带着他去遛弯了,苏白则是一个人坐在小庙门口的石椅上。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也算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你今天看起来很放松,对了,喝茶么?”熏儿走到苏白旁边问道。

苏白点点头。

熏儿转身回去泡茶,少顷,她端着两杯茶走了出来,递给了苏白一杯。

“其实,刚吃完饭不应该喝茶,对消化不好。”熏儿提醒道。

苏白笑了笑,“你还在意这个?”

“我不是在意消化,只是想起了《红楼梦》里林黛玉刚进贾府时,一家人饭毕后下人就送来茶水饮用,黛玉想着在家里她父亲告诉过她饭毕后不宜饮茶,但是她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喝了。”

“你是觉得在我这里就像是林黛玉进了贾府?”苏白侧过脸,看着熏儿。

熏儿也平静地和苏白对视着,“没那么夸张,但也差不多吧,我在这里,除了做些家务,其他的,我都帮不上忙。”

苏白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他清楚,熏儿不需要自己的安慰,这个也确实没必要去安慰,听众之间,不兴太多的客套。

“我已经是资深者了。”熏儿说道。

“我感应到了。”

“其实,成天和你们在一起,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其他的普通听众,可没我这个机会近距离看见这么多的高级听众大人,甚至是大佬。”

“这是在自嘲么?”

“不是,真心的。”

“想留就留下来吧,没人会说你什么。”

“我知道。”

“可以去找佛爷请教一些修炼的事,你的强化路线和他很相似,胖子跟和尚的路线和你不同,我的更不一样。现在广播既然开始节衣缩食,不能再吸收新的体验者了,所以一般来说,故事世界的危险系数也会降低一些,无伤大雅的因果影响也会被拉低,比如寻求更高级别听众的帮助。”

“嗯。”熏儿点了点头,“好了,我没那么多愁善感,不过我近期得先回上海一趟。”

“见家人?”苏白喝了一口茶,“现在和家人亲近亲近,应该也不会有以前那么严重。”

“楚兆的五七,要到了。”

苏白沉默了,没再说什么。

他忘了,

不光是忘了这件事,甚至也快忘了楚兆这个人了。

“茶壶在这里,你自己添水。”说完,熏儿转身走回了小庙。

苏白坐在石椅上,一只手放在自己下巴位置静静地摩挲着。

苏白心里并没有产生自己忘记楚兆的祭日而产生太多的愧疚,他脑海中想的是自己和楚兆在自己成为听众之后的一幕幕。

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

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其实没真的把楚兆当作自己的朋友。

在这一点上,自己似乎遗传了一些苏余杭的基因。

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深思多久,苏白站起身,他感到有一点点的无奈和烦躁,自己的境界因为之前在石家庄的那次任性导致原本的进阶契机消失了,现在想重新找回来再进阶到高阶难度会比之前大很多。

虽说广播会调宽对听众的待遇,但早日证道才是最主要的旋律,这一点,其实并没有发生变化。

就在这时,苏白忽然感应到自自己的东边忽然升腾起了一道宏大的气势,而与此同时,像是竞赛一样,西边也有一道可怕的气势腾空而起,可能是因为西方距离比较远,所以感应起来稍显模糊。

苏白愣了一下,随即恍然。

和尚的身形在两道气势升腾起来时就出现在了苏白身边,道:

“东方一个,西方一个,又出现两个证道者。”

“还几乎是……同时。”苏白笑了笑,“时不我待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