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儿子,回来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白光消散后,苏白发现自己正站在高速公路的一角,在他的记忆中出现了另一段画面,那就是抛硬币的结果是反的,是自己将佛爷跟胖子杀了。

只是,苏白的脑海中还清晰地记着胖子跟佛爷很费金地杀掉自己的画面,不觉得有些好笑。

有时候,广播真的就跟死要面子的官僚一样,它不会认错,也不会认怂,一切所为,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体系和面子。

就比如这次,到底真的是克隆体和非克隆体的区别么?

之前广播将自己跟胖子以及佛爷拉入了故事世界,其目的是什么,其实早就呼之欲出了,无非是自己等人铁了心的站在它的对立面所以它也撕下原本的节操和所谓的趣味性整出了这样一个单调乏味没有丝毫新鲜感只有明显报复意思的故事世界。

好在,这一局算是它输了。

广播居然会输,会陷入劣势和被动,甚至不惜做出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若是换做以前,苏白会很惊讶,但是现在,却觉得很是平常。

昔日高高在上全知全能地广播仿佛凡俗俗子眼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祇,但一旦连系上已经融合其中的自己那对便宜爹妈,无疑变得更接地气了许多,当然,这里的接地气,可不是什么褒义词。

苏白摸了摸口袋,手机坏掉了,烟早就在故事世界里就分光了,现在自己除了这件风衣之外,几乎是“身无长物”。

他开始行走,一开始是慢慢地行走,只是,正当苏白准备加速时,一辆挂着川A牌照的货车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哥们儿,要搭车不?”

苏白就这样坐上了车,按理说,其实苏白自己的速度比开车要快太多太多,但他却不想这么着急地往小庙那边去赶。

他没有那个心思去尽早地跟胖子他们汇合去分享所谓成功坑了广播的喜悦,当然了,在苏白看来,这次的事情最终能成功,和尚跟解禀应该居功至伟吧。

苏白还不知道富贵的事情,他现在猜测应该是扶苏强占着解禀的身体去发射了人形信号,总之,确实没多少可以去喜悦的。

或者说,其实苏白现在很矛盾。

解禀被强制成了牺牲品,他知道无论是和尚还是扶苏,都不会给解禀真正选择的机会,所以,解禀不是烈士,而是“被烈士”,当然了,苏白也不至于为这种事儿去纠结,听众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好在跟胖子佛爷他们在刚刚那个世界里三人的最后抉择还稍显一些温情。

至少能够让人相信,大家在一起住的时间久了,交往了这么久,在利益纠葛的层面之上,还多出了一点奢侈的东西。

在这位开货车的中年师傅面前,苏白的愁绪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他以为苏白是一个流浪者,只穿着一件宽松的风衣,发须也显得很长,这是一个“迷茫”的青年人,一个需要引导去奋斗的青年人。

所以,在接下来的大半个钟头里,货车师傅对苏白灌了好几大碗的鸡汤。

苏白只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笑笑,一来人家是好意,没收钱就让自己搭车,二来如果把自己的事情跟他说出来恐怕人家反而会把自己当神经病。

不过,这种被年长一点的人“教导关切”的感觉,似乎很久都没有过了。

自己的小姨,原本是最关心自己的长辈,但结局却是被她的姐姐也就是自己的亲妈借用完身体后让其躺在床上直接腐烂,或许,刘梦雨的行为只能是因为她不愿意在那个时候留下自己确切存在和行动的痕迹吧,所以她的亲妹妹就成了她的牺牲品。

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老富贵,苏白至今想起自己准备被夺舍时脚下出现的“吓尿了吧”这几个字时都会会心一笑,那个神秘却又开怀长辈,虽然自己没和他真正意义上相处过哪怕一天,甚至可能在自己出生前他就已经死了,却给了自己亲生父母都从未给过的关怀。

一个早就死去的人,却成了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尤其是当初自己在被苏余杭和荔枝逼迫得走投无路万念俱灰的时候,是他主动将守护者的位置交替到了自己身上;

那时候,苏白觉得离开证道之地的徐富贵会重获自由,然而,富贵迎来的确实烟消云散,无论是何种方式的存在,只要还有一线生机,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都会选择拼尽全力保留下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所能留下的任何一丝痕迹,但是富贵却没那么做。

掐着手指算一算,数一数,在身边这个热心肠司机师傅不停地劝导时,苏白回忆起了一个又一个人,其实,人真的不多,你再算的话,顶多加一个九哥,九哥当初为什么没有遵照吩咐在自己面前打开青铜箱子,苏白至今也没能找到答案。

后来九哥被自己那个同胞兄弟泄愤一样地杀掉了,这个秘密,也就永远找不到答案了,是因为吉祥早就出现了?还是因为九哥在那时动了恻隐之心?

好了,也就这三个。

苏白忽然又笑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发现真正关爱过或者可能关爱过自己的长辈,

全都死了。

反倒是那在自己小时候一次又一次按住自己的头把自己重新塞回培养器中的最血缘关系和DNA排列组合最相似的两个人还活得好好地,甚至还心想事成的真的成为了广播的一部分。

好气哦。

苏白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白牙。

“对嘛,年轻人,多笑笑,有些事儿,哪怕再困难,再看不开,多笑笑,也就看开了,人这一辈子啊……”

司机师傅以为是自己的劝导起了作用,也让他对拯救苏白这个落魄青年更加地来劲了,在苏白身上,他仿佛看见了曾经坎坷迷失的自己。

一边说着司机师傅居然还在车里播放了郑智化的《水手》,这让苏白有些意外,无奈地摇摇头,这位好心的大哥居然连BGM都用上了。

就在这时,原本行使在最左侧车道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忽然不打灯连续向右变道,仿佛那辆司机是睡着了或者在做其他事一样,小轿车根本就没给后面车辆丝毫反应时间就斜插了过来。

司机师傅下意识地猛打方向盘以防止自己直接“轰”上去,这让苏白微微有些讶然,一般来说,开车的司机最怕的就是大货车司机,因为一旦出事儿时,一些有经验的货车司机宁愿选择直接“怼”上去也不会去选择急打方向盘或者急踩刹车。

因为他底盘高,一般的碰撞他反而安全,而一旦企图急刹车或者绕开会因为巨大的惯性导致货车侧翻。

这一次果不其然,货车直接倾斜了过去,即将撞到一侧的护栏上。

苏白摇摇头,目光一凝,货车当即稳稳地停了下来,甚至连车身都没有丝毫地摇晃。

“呼呼……呼呼……呼呼……”

刚刚还在给苏白上人生教育课的司机师傅此时吓得双手在发抖,目光死死地看着前方,等他回过神来时,却发现原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这里,其实距离小庙不远了,苏白抽出一根从司机那里顺来的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其实,也是那位司机命好,赶上广播因为执行了听众销毁计划所以不会继续再吸收体验者的时间段了,否则若是换做以前,自己这么去救他,反而会害他体验到比死亡更恐惧的事情。

如果只是单纯地路见不平一声吼类似于当初自己救那个消防员倒没什么,但就因为这家伙跟自己在车上BB这么久的鸡汤,可能就会产生一些因果了。

小庙就在前面,苏白看见门口盘膝而坐的和尚,和尚也看见了苏白。

“和尚,赏月呢?”

苏白一边笑着一边走了上去,

今晚天气不好,夜空黑压压一片,根本就看不见星星或者月亮。

“阿弥陀佛。”

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然,今晚月色很美。”

“你又在感悟?”苏白只能这么认为,否则和尚不至于说这种糊话。

和尚起身,和苏白并排走回去。

苏白回过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孤儿院,那里依旧被一团黑雾所笼罩着。

转过身,苏白一边走一边向和尚问道:“解禀死了?到底是怎么成功的?对了,胖子跟佛爷呢,他们回来了吧?”

小庙里有胖子跟和尚以前一起布置的阵法,也曾有陈茹的修改和加持,所以小庙里的情况苏白并不能用精神力去扫描。

和尚依旧笑而不语。

苏白有些疑惑,暗道这个和尚卖什么关子。

等推开客厅的落地窗走进去时,苏白整个人愣住了,

客厅的毛毯中,一个全身上下白白嫩嫩皮肤精致得像是瓷器一样的小宝宝很是兴奋地从吉祥跟如意两只黑猫咪的看护之中爬出来,

一双小手和一双小脚在地板上拼命地爬着,且努力抬着头,将自己的脖子举高高似乎生怕一不留神面前的人就消失不见一样。

“粑粑……粑粑……抱……”

苏白感觉自己的心跳在此时都陷入了停滞,

是的,

和尚说得没错,

今晚的月亮

很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