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硬币的裁决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渠城,是一座人口不到一万人的小城市,其实,这里被听众选择当作自己的老巢也就是最近几十年的事儿而已,毕竟之前两百年的时间,一批一批的听众来到这个世界基本属于被当地土著强者撵着跑追着杀的姿态,也就是后来双方力量对比产生了偏差和破坏之后,听众才能真正意义上开始有个地方去落脚。

现如今,随着这个世界土著最后一批可以成建制的巅峰力量被击垮,对于绝大部分的听众来说,已经到了可以“马放南山”的时候了。

他们可以拥有少说几百年的时间去思考去生活去享受,迎来了自己真正意义的“美好生活”,不用再担心每隔一段时间广播所发布的必须完成的杀敌数目,不用战战兢兢一次又一次硬着头皮地去偷袭去硬干。

安静惬意同时也无拘无束的生活即将来临,若是他们愿意,自己甚至可以创建一个宗教,甚至以自己的名字去建立起一个国家或者政权。

等到广播真正搬家过来后,他们就没办法继续拥有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就会变得和以前在自己世界现实中那样的低调,但一想想只需要稍微低调一点却可以享受几百年陆地神仙的自在潇洒日子,对于平均寿命相当于人类中的“蝉”来说的听众,已经是天堂一样的待遇了。

渠城中的普通人并不知道掌控这座城市的人是谁,但他们却在为这里听众的生活进行着服务,无论是女人还是食物又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需要,听众都能在这里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当然了,这个世界并没有网络,不过就算是古代王侯的生活也足以让听众们去惬意的了。

此时此刻,一名东方男子和一名西方男子正坐在棋盘面前下着一盘中国象棋,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基本到最后终盘时很少能分出胜负,毕竟两个人的智慧和运算能力都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太多太多,走一步看两步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但他们却比较喜欢这种游戏,这两个人在渠城的地位也是很高,毕竟他们属于荔枝那一批来的听众,现在那批人只剩下不到十人,对于最近一批过来的听众来说,他们无疑资格更老一些,也多少能收获一些尊重。

不过如今“天下大定”,他们反倒是最为悠闲的一类,不像是最新来的那一批大佬还得为一点点的积分去费劲猎杀那些漏网之鱼。

西方男子点了一根烟,这是用当地种植的烟草自己裹起来的,一开始他不是很抽的习惯,但慢慢的,也就自然了,且乐在其中,他甚至寻找到了一些特殊的烟叶自己进行了改良,有可能这个世界千年之后还会流传出属于他的传说,香烟之父之类的。

“广播应该快搬家了吧?”

“快了。”

然而,就在这时,地面开始了震动,整个渠城也开始了震颤。

两名男子一起站起身,同时一起飞了起来,看向了远方,

一支秦军正在从远处行军而来,

一时间,

夕阳如血。

……

胖子连续唱了几首歌又恢复了平静,三人都不是矫情的人,生死之间的事儿见了太多自己也亲身经历了太多,所以反而没什么不能放得开的。

若是在以往一般都有一线生机,大家大不了拼了命搏一搏,但这次三人都没那个心气儿去搏什么了,安静地等待就好。

最后只剩下了两根烟,胖子一根递给了苏白,另一根分成两半,分给了佛爷跟自己。

“区别待遇?”明显待遇更好一点的苏白在此时还主动调侃道。

“你是太子爷,应当的。”胖子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儿直接反讽回去。

“呵呵。”苏白笑了笑,吐出一口烟圈,“让你跟着倒霉了。”

“说这话就没意思了。”胖子摇摇头,虽然他一直自诩广播和广播太子爷的忠诚的胖儿,但实际上他却没从中获得过任何的好处,其实也就剩下口嗨一下过过嘴瘾了。

当然了,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胖子清楚地知道自己最明智的选择其实就是隔岸观火,但他一点都不后悔把自己给弄到这步田地,人总要疯狂一把。

说心底话,有时候胖子看苏白发精神病还真有些羡慕,随性地活,谁又不愿意呢?

哪怕是普通人都有着一天劳作筋疲力尽后看见电话声响起根本就不想接让那该死的工作和该死的人际关系都见鬼去吧的冲动。

“好了,也不用煽情了,看广播怎么选吧。”佛爷抖了抖烟灰,似乎是很认真地想摆出一副严肃脸却失败了,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一点临死前的情绪都没办法酝酿出来。”

“哈哈哈……”胖子笑了,笑得贼鸡儿开心,“我也是一样。”

檀香已经烧到最后了,似乎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丝,三个人的目光一起盯着那个位置,似乎是在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只是,当檀香到了临界点时,它居然暂停了下来。

一秒,

十秒,

一分钟,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时间应该到了才对。”胖子嘀咕了一声,然后主动跑到那根香的下面瞅着,“卧槽,还在烧,没灭,但是却烧不完。”

佛爷跟苏白也一起起身,他们走到檀香前,看着只剩下最后一丝却还在坚持燃烧的檀香。

“这是不是意味着,那边成功了?”佛爷问道,“七律跟扶苏,成了?”

“应该吧。”胖子又挠挠头,“那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出去?广播的主线任务已经颁布了,虽然现在香还在不停地燃烧,但我们该如何出去?”

广播是一个规则的载体,它看似凌驾于规则,但实际上却是规则在掌控着运行,所以,哪怕扶苏跟和尚真的成功了,但广播的主线任务就是主线任务,它能让檀香不停地燃烧下去,却不可能什么理由都没有地违背自己之前定制的主线任务规定毫无原则地就将苏白跟胖子佛爷三人放出去。

广播不可能做前后矛盾的事情。

“那这样子的话,我们至少能够确定广播应该不是在玩我们,反正我们做好三个人一起死或者随机被选择一方死的准备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广播再借用檀香永久燃烧的BUG来最后戏弄我们一把让我们自相残杀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苏白分析道,“那我们就赌一把吧,赌一把我或者胖子你跟佛爷,双方之中肯定有一方是克隆体。”

胖子沉吟了一下,算是理解了苏白的意思,虽然现在因为三人在故事世界里跟外界没有消息交流,这个反常的檀香也是点燃了众人所谓求存的希望,只是一切都不能盖棺论定。

但本就打算彻底输光的三人其实没有什么不好赌的。

“现在,如果扶苏那边真的成功了,那么广播应该会立刻停止听众销毁计划,我们这些高级听众且天赋最好的高级听众绝对会被它当作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胖子在说到天赋最好这几个字时面不红心不跳,“所以,我们只能认为我们两方人之中,有一方是克隆体,只是那一方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克隆体。

而且,这个故事世界很可能有两个圈,一模一样的圈,比如在另一个故事场景里,也有我们三个人。”

“只能这么认为了,如果广播不想杀死我们,只能这么去设定,哪怕它一开始没有这样去设定,但为了补救,为了不让我们死,它也一样会按照我们的思路去进行扩充。

大不了,等这次之后再给我们另一方灌输一点记忆画面,算是完善了它的故事世界。”佛爷说道。

“那,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判断到底哪一方是克隆体?要知道,如果广播一开始的设定就考虑了这个因素的话,那么现在很可能两个故事里有两批我们三人,我们要做出一个抉择,到底杀哪一方?”胖子疑惑道,“如果两个故事世界都选择杀了同一批人,那么无论广播如何补救,我们都必须有一方去死,哪怕广播再不希望我们死。”

苏白将烟头丢在了地上,对胖子道:“胖子,你身上有硬币么?”

“抛硬币?”胖子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明白了苏白的意思,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古币,“正面杀大白你,反面你杀我们俩。”

苏白点点头,表示同意,一边的佛爷也同样表示同意。

“其实,压力,真的不大。”胖子自言自语了一声,抛硬币一般就是讲的看运气,尤其是胖子随手抛不施加任何的计算和取巧,就是完全看运气的事儿了,在故事世界里,看运气,其实也相当于看广播的心情,只不过借助这个形式让广播告诉自己等人应该去杀谁。

“生死有命了。”胖子低喝了一声,将手中的硬币丢向了空中,

硬币在空中连续的翻转,

最后终于落在了地上,

是正面。

苏白微微一笑,示意胖子跟佛爷动手,同时道,

“我尽力地将自己的生命活性降到最低,不然我怕你们杀得太费力。”

本来还有点小不好意思的胖子在此时忽然产生了一种捶爆面前这个家伙的冲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