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惨烈!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对于荔枝来说,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之前她不愿意和斗笠老者分享“隐藏”的秘密,但现在,如果自己想要活下去,只能联合在一起冲出这道包围圈。

事实上,由于听众是以养蛊的模式培养出来的,所以广播一批一批将他们送到另一个世界时,往往听众的牺牲和所获得收获很不成比例,因为他们互相提防,很难真的团结在一起,当然了,对于广播来说,它并不需要什么性价比,反正一火车一火车拉过去,蚂蚁也能咬死大象。

但听众也有一个优点,他们现实,或者叫务实,虽然很难真的形成某个严密的组织和集体,但一般在遇到真正的危险时,大家该合作时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合作。

玄武身上散发着阵阵恶臭,而且因为之前拂尘的一记重击使得其龟壳裂开了一道缝隙,里面那几乎致幻致毒的味道更加浓郁的发散了出来,飘荡在荔枝身边时还和荔枝身边的护体真气发出了“滋滋滋”的声响。

能在这个世界活得这么久一直看到所谓“曙光”,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荔枝并不认为斗笠老者原本就是这样强化自己的,可能当初刚坐火车来到这个世界时,斗笠老者的真身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真玄武形象,而眼下,正如他一贯秉持着的苟活策略和心思一样,为了能躲避掉一次次的危局,他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眼下当然不是去研究别人强化之路的时候,玄武身躯虽然巨大无比但速度却一点都不慢,有荔枝去对付天上那恼人的拂尘后它更可以专心致志地向外冲。

而此时在附近地面上,许许多多的人看见了一只巨大的乌龟在空中滑翔,当然,这乌龟所代表的可绝对不是什么祥瑞,因为它所过之处,植被瞬间枯萎,而附近的普通人以及其他的生灵也将厄运缠身,病灾不断。

拂尘再度被荔枝给击退之后,玄武身体忽然一阵,它张开嘴,露出了早就腐朽似乎随时都可能脱落的獠牙对着面前吼了一声。

“轰!”

大概十名盾牌兵自前方忽然显现出身形,他们死死地压着盾牌,身体在这恐怖的音浪中不断的摇晃,却没有散开。

“轰!”

玄武的身体直接碾压了过去。

这一次撞击直接导致盾牌兵的盾牌集体崩碎,他们身上的甲胄也凋零了大半,甚至连他们的皮肤上也渗透出了暗黑色的鲜血,但他们依旧抽出了自己的佩剑横亘在一起,盾牌没了就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拦住敌人。

荔枝目光一凝,身形直接自玄武龟壳上消失出现在了这十名盾牌兵面前,一串串银丝自荔枝的掌心中发散而出,像是和风细雨一样于悄无声息间刺穿了他们的身体。

“大风!”

但哪怕遭受如此可怕的伤害,这十名盾牌兵依旧紧紧地贴在一起,以他们为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阻隔,拦住了玄武的身躯,也阻断了荔枝离开的方向。

“射!呼!”

身后,一串破空之音传来,空中出现了一片箭矢。

玄武身体直接扬起,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地将这些箭矢砸开,一时间,玄武巨大的后背上不停地有碎裂之声传出。

大秦箭阵的真正威能不是杀敌,而是封锁,早些年始皇帝横扫六合时,几乎难遇敌手,所以他们的战术往往是如何先困住敌人让敌人跑不掉然后再将敌人歼灭。

残破的龟壳碎片不停地四散开来,玄武龟壳直接被打碎了大半,里面的烂肉和脓水不停地流出来,连这片天空仿佛都被染成了暗黑的颜色。

荔枝双眸在此时泛起一道血光,属于她的炼狱之中,无数被其祭炼过的亡魂自里面爬出来,他们用嘴啃食,他们用牙齿去咬,他们用手指去抓,但这十名盾牌兵即使身体都开始了破碎却依旧岿然不动!

他们就像是一堵墙,死死地卡住了敌人逃离的可能,他们如同感知不到痛苦,察觉不到恐惧,只剩下满腔杀敌的信念。

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从袍泽的献祭和血水之中走出来的他们,哪怕放在两千年前,也是秦军战斗序列中最为强大的一支。

“给我……破!”

荔枝身上充斥着血光,这一刻,她亲身化作了炼狱,直接将面前的十名盾牌兵一起包裹住,可怕的精神力不停地对他们的意识进行着鞭挞,肉身上不断出现的裂纹预示着他们身体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但是,就在此时,在玄武身后,秦军的大部队终于赶到,且直接以整齐的姿态发动了冲锋。

“吼!”

玄武发出了一声怒吼,吼声中夹杂着浓郁的不安和惶恐,他不想死,但是眼下,哪怕拼尽全力去争取,似乎也看不见丝毫可以幸存的曙光。

冲锋的秦兵终于到来,玄武巨大的身躯横扫了过去,但他们是一个整体,哪怕这般巨大的身体这般可怕的冲击力却连他们的阵形都没有因此受到丝毫的影响。

“砰!”

“砰!”

“砰!”

玄武的爪子崩溃,

玄武的头颅崩溃,

玄武的身躯开始崩溃,

如此庞大的妖兽在这支秦军蓄势待发的冲锋面前似乎变成了一个一推就倒的豆腐渣,清脆单薄得让人都觉得心疼。

轰然间,

残破的玄武身躯彻底炸开,无数的血水和灾厄诅咒因此弥漫而出,溅射到了这帮秦军身上,当即,队伍里数十名士兵跪伏了下来,面露痛苦之色。

显然,其他的伤害他们可以依靠阵形的力量去平摊下去,但是这种诅咒和灾厄之力却没办法用阵法去分解,再者,他们虽然个体战斗力不逊普通的大佬级听众,但他们毕竟不是大佬,从某方便来说,他们有着自己的先天性劣势。

冲锋的步伐因此而滞缓了下来,坐镇中央的徐福见状当即隔空画符,一时间,风雨雷电四种属性的力量在其指尖交汇,一缕和煦的威风吹拂而来,吹散了浓郁的诅咒。

而玄武主动炸裂剩下的一半身躯的同时,无数只蛇卵一样的东西向四面八方飞散出去,哪怕拼得境界跌落,哪怕拼得一切从头,斗笠老者也没有放弃最后一丝挣扎和求生的希望。

“以吾之名,点炼狱之心!”

斗笠老者是为了逃生所以才不惜一切,但也因此滞缓了秦兵主力的冲锋,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给荔枝争取了一点点时间。

这一刻,

荔枝毫不犹豫地引爆了自己的炼狱,炼狱是她辛苦祭炼了许多年才得以形成的,昔日自己因为一件事抹去了一座城担当了差点让自己陨落的因果,而炼狱的主体,就是那座城数十万生灵,荔枝相信,一旦自己炼狱祭炼到大成,甚至可以自成一界,哪怕不能比得过广播的故事世界,但至少可以营造出属于自己的绝对领域。

但是在此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犹豫和不舍,也没有任何转圜商量的余地,哪怕到了现在,荔枝都不曾有丝毫后悔推动那件事导致这帮秦兵苏醒。

炼狱直接崩塌,在四周形成了无数道可怕的时空逆流,肆虐的风暴凭空出现,哪怕之前无论如何都不倒下的盾牌兵在此时也再也撑不住直接倒飞出去。

荔枝身形化作了一道红光直接飞射而出,

但后方的秦兵弓箭手又是一轮齐射,荔枝的身形在空中连续受了好几箭,其身形所化的红忙几乎被打散到了只剩下了一道模糊的残影。

徐福在此时将自己的拂尘收了回来,高高举起,示意秦军停止追击。

“处理伤势,继续行军。”

哪怕经过了两千多年的沉睡,但是令行禁止的本能还是烙印在这批士兵的骨子底,他们当即放弃了对荔枝残影的追杀,也放弃了对漫山遍野四处乱钻的“卵”进行搜查。

对于徐福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去花费过多的时间追杀两个重伤的目标,虽然他们确实是自己推算中光芒最闪的两颗,但是他们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复原,如今之际,只有趁着其他大部分听众还没来意识到危险的情况下对那个众多光亮点聚集的地方发动攻击。

尽最大可能地,毕其功于一役,一举扫清这个世界还存在的听众。

既然当初亚历山大给祖龙所传递的信息在时间上是正确的,那么接下来的变化,也应该是正确的吧,昔年那种黑暗生物每隔三五年就出现一批源源不绝的事情将不会再发生,大家交锋的局面,将回到平等的状态中去。

只要自己现在能够将那批聚集的听众一举扫清,那么自己至少还能拥有三年的时间去掌控这个陌生却又虚弱的世界。

其实,对于徐福来说,三年的时间能够从这个世界再招收多少力量补充自己的队伍或者训练出多少强者出来本来就不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巅峰力量早就被听众肃清掉了。

他所要的,

是要让昔日的大秦帝国,在这个异世界,再度出现,

这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的图腾。

徐福侧过身,看向自己身后黑色的“秦”字旗,

自己要等着,

一直等到看见这面旗帜,

再度插遍整个天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