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山涧边,绿草如茵,花蝶纷飞,外加清幽无比,确实是一处很宜人的地方,武侠小说里那些所谓的隐士高人都挺喜欢在这种地方建个茅草屋住在里头静修。

荔枝没有修建什么茅草屋,她只是在山岩一侧挖开了一个洞算是自己的一个临时居所,当然,这里看似很美丽清幽,实际上在百米外的草丛中有十几头妖兽被荔枝提前清理掉了,都是些普通的妖兽,但已经足以让这里成为普通人的禁地。

正当荔枝准备布置阵法时,她手中的一条条银丝线刚刚释放出来,却猛地旋转向了自己的身后位置。

“停停停,女娃子!”

此时此刻,银丝线环绕着一个满脸皱纹身穿着百衲衣的老者,面对荔枝的出手,老者没有丝毫的反抗,并非是他没有反抗的能力,而是想要借此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你不是应该在渠城么?”荔枝看着老者问道,但四周的银丝线还是没有撤开,继续将其笼罩着,其眉宇间也显露出一抹不耐烦之色。

渠城算是听众在这个世界的一个聚集点。

“女娃子,一个人想活命,未免太不地道了一些,带老东西我一个,可好?”

老头背上背着一个草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事实上他是上一批来这里的听众。

类似波切蒂这种是这一批坐火车来的听众,而荔枝则是比波切蒂更早一批,而眼前的这个老者,比荔枝还要早一批。

那一批听众里,只有老者一个人活了下来,荔枝这一批则有大概三分之一的人活了下来,而波切蒂这一批则是因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个世界成建制的巅峰力量基本被消灭了,他们坐火车来到这里之后并没有遇到什么正儿八经的危险局面和死战机会,只需要去猎杀漏网之鱼就可以了,所以波切蒂这一批损耗极小,除了少数两个倒霉蛋落单时出了意外,其余人大多好好地活着。

听众最大的动力就是“活下去”,换句话来说,活得越久的听众实力一般也就越强,眼前的斗笠老者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荔枝记得自己当初坐火车刚来这个世界时,斗笠老者身旁其实还有三四个他那一批的听众,但都在随后的一次次战役中陨落了,但这位老头,却一直活得好好地。

当然了,这个斗笠老者肯定没有老富贵或者苏余杭他们活得时间长,但老富贵其实早就死了,苏余杭当初为了坑杀富贵绝了自己的未来潜力,刘梦雨也因为避世融合广播所以修为并未有所寸进,而这位老头,则是在这个世界比荔枝还多拼杀了好几年,完全是血与火中淬炼出来的,每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最为危急的故事世界。

也因此,面对他,就连荔枝都不敢完全托大,事实上,普通的大佬例如昨日还企图对自己表白的波切蒂,荔枝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那种连自己一招都接不下来的杂碎也敢在自己面前示爱?

……

“阿嚏……阿嚏……”

此时此刻正在一片沙漠的故事世界里晒太阳的梁老板莫名其妙地连打了几个喷嚏。

……

“女娃子,有活路,多带一个人总是好的。”斗笠老头笑呵呵地说着,他的模样,很慈祥,宛若邻家老爷爷,但是荔枝清楚,老头身上有一件玉器当初她刚来这个世界时就在老头身边一样存活着的那位听众身上见过。

他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能够在这个世界都敢玩黑吃黑的把戏,这绝不是绝对的愚蠢和利欲熏心,而是意味着其拥有绝对的心机和自信。

一般人,还真不敢这么玩。

“您的意思是,我不拉你一起进来,今天你也不让我把这个阵法布置好是么?”荔枝很是平静地问道。

“然。”斗笠老者说话习惯有点复古,他自己可能觉得带着点诙谐幽默的成分在里面,但在荔枝看来,眼前的他就像是一条毒蛇,稍不留神就可能在背后狠狠地咬你一口。

“不好意思,孤男寡女,不合适。”荔枝用了这样子的一个借口,这个借口对于听众来说,不亚于直接说“滚”。

毕竟见惯了生死危机的听众,谁还会酸到去计较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女娃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尊老爱幼,可是……”

下一刻,

老者手中的棍子挥舞出去,一时间,原本围绕着他的丝线被直接刺破,化作了漫天的星辉飘散。

然而,没能老者再说话,这一边的荔枝就像是一个脾气最为暴躁的人,直接出手了。

老者目光一凝,面对他这个口中“女娃子”的攻势,他可是一点都不敢大意。

荔枝的攻势很是凶猛,并且在第一时间就召唤出了属于自己的炼狱,昔日荔枝曾用这一招直接将刘梦雨压制,若非刘梦雨身后有广播意志帮忙自己被拉入了故事世界,刘梦雨根本就不可能突破自己的阻拦进入秦兵马俑坑将里面的战魂全都骗走。

毕竟,这个炼狱里,可是有昔日她抹去的那座城的数十万生灵!

老者背上的斗笠飘浮起来,像是一个巨盆,瞬间化作了一道百米长的“青天”,抗住了荔枝炼狱的倾轧,同时他手中的棍子一次次破碎了四周的空间,带着横扫之力主动地冲向了荔枝。

“女娃子,你我真的要在这里彻底撕破脸皮么?”

“你,还有脸皮么?”

荔枝双眸之中宛若有流光闪烁,整个人瞬间变得神圣而不可侵犯,宛若神祇图腾降临,这不是召唤,也不是请神,她是把自己修成了神。

“咔嚓!”

老者可以击破空间的棍子直接被荔枝纤细的手握住,紧接着,双方的力量以这一点为圆心直接炸裂开来。

“轰!”

巨大的轰鸣声使得两侧的山岩瞬间湮灭,原本类似于世外桃源的宜人地方在此时彻底化作了废墟,漫漫尘烟滚滚而起。

斗笠老者接连后退了百米,胸口一阵起伏,而荔枝则是稳稳的站在原地。

“女娃子,半分情面都不能讲?”斗笠老者又问道。

“我和你……很熟?”荔枝反问道,虽然刚刚的交手算是她占了一些上风,但是荔枝清楚老者是妖族强化,而妖族强化者最强大的状态往往是将强化本体显露出来的时候,老者还没真的竭尽全力。

“女娃子,你提个条件。”斗笠老者刚打完又笑呵呵地道:“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不能谈条件的。”

“可惜,这不是我们原本的世界,所以道理,讲不通。”

荔枝的气息还在缓缓地提升,已经做好彻底一战的准备。

“躲起来就真的没事了么?”老者眼珠子一转,显然他也不傻,面对毫不讲情面的荔枝,他也有些无可奈何,只能退而求其次。

他活成了老狐狸,就像是自然界里的变色龙,他总是能够提前洞悉危险,包括这次也不例外,当其他听众都在忙着搜捕漏网之鱼给自己多一点积分时,他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来不及了。”荔枝的目光看向了老者的身后,即使是荔枝,也没料到那批煞星,会苏醒得这么快,这般看来,就算没有这斗笠老者妨碍自己,自己也是来不及布置好这个阵法的。

她不是富贵,看不穿古往今来,唯一能做的,无非是顺水推舟一把,但眼下,很显然自己亲自推出来的水,

很可能将自己给淹死!

“赳赳老秦,

共赴国难!

血不流干,

死不休战!”

浩荡的战歌响起,仿佛是杀戮的号角,荡漾着属于铁血的峥嵘,这支军队不惜体力,不知疲倦,他们不停地走,不停地杀戮。

复仇的热切,国仇家恨的愤怒,

才刚刚开始倾泻,

但正如歌声中所唱的,

千年国恨,沧海难平。

斗笠老者看向自己的身后,瞳孔在此时几乎收缩了一小半,他用一种尖叫的声音厉啸道:

“秦军!”

斗笠老者皮肤直接呈现出一抹暗红色,紧接着一颗颗肉瘤自其身上凸出,而后裂开,形成了一道污浊的血雾,他比波切蒂和克丽丝明智多了,第一时间选择燃烧秘法逃离!

然而就在这刹那间,一柄拂尘自空中轰然而下,宛若天塌!

老者发出了一声低吼,身形直接炸开,出现了一头类似于玄武的硕大模样,只是他这具本体并没有真正玄武的神圣和威严,反而全身上下都是烂肉且弥漫着诅咒的气息。

“轰!”

老者巨大的龟壳扛住了拂尘可怕的一击,拂尘弹开,但老者的龟壳上也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裂纹。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远处的秦军开始了冲锋,他们没有战马,他们只不过区区五百人,但是却营造出了震天动地的声势!

“女娃子,联手一起冲出去吧,不然我俩都得在这里陨落!”

玄武的声音在空中像是炸雷一般,但也能够听出斗笠老者此时内心的焦急,即使是他,单枪匹马冲入这五百煞星组成的杀阵也只有陨落这唯一的结局。

荔枝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了腐烂玄武的龟壳上,单手再度格挡开了那道可怕的拂尘,

是的,

必须冲出去,

否则若是等自己那个小弟弟来到这里,

发现我居然被秦兵先杀死了,

估计他会笑死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