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好友记!(下)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坐吧。”赵公子示意苏余杭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苏于杭坐了下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有些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单纯,因为双方彼此之间都是一种利用关系,而且是不带丝毫遮掩的那种。

一个,想要脱离这种不停止的轮回,选择自我的终结,

另一个,则是想着将自己的生命层次更进一步,去融入这个庞大可怕的存在之中去。

“你的儿子,还有17天零3小时零7分钟15秒就要出生了,想好叫什么名字了么?”

赵公子还是在继续看着自己的书,与苏余杭的交流更像是一种读书时的调味品,在赵公子身后的书架上,全都是历代的悬疑侦探小说作品,有的作品甚至连创作者自己都没出版过。

当然了,以他的能力,就算仅仅是作者在自己脑子里构思的东西他也依旧能够弄到变成属于自己的藏书。

“苏白。”苏余杭回答道。

“挺不错的名字。”赵公子放下了手中的书,自苏余杭走入这里以来,这是他第一眼正式看他,“拿你的儿子当毒药,你不会介意吧?”

“这是……他的荣幸。”苏余杭回答道。

“无趣。”

赵公子起身,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虽然我现在这个状态以及这个癖好,是因为亚历山大那个家伙弄出来的,虽然这直接导致我开始厌倦一切打算结束了自己。

但我依旧觉得,你苏余杭,实在是太无趣了一点。

我最开始找你时,你不是那个样子的。”

“人总是会变的,不是么?”苏余杭反问道。

“算了,那个女孩儿药引子没能成功,这一次,你拿你儿子当作毒药,最好再果断一点,我不想再听到失败的消息了。”赵公子喝了一口红酒,“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确认,你似乎比我更适合当这个所谓的广播意识,因为你的兴趣点,和我截然不同。但我希望能够在以后的岁月里,你不会像我一样感到这般枯燥。”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苏余杭自顾自地说道。

“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有我看不到的东西,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赵公子微微一笑,他陈述的是事实,丝毫没有夸张。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苏余杭道。

赵公子的目光微微一凝,看向了苏余杭,“你这是在嘲讽我?”

“是的。”苏余杭实话实说道。

“有趣,你今天终于让我觉得有趣了。”赵公子拍拍手。

“正如你一直拿我当作一个蝼蚁一样看待,哪怕我即将在未来接替你的位置,你依旧只是拿我当一只蝼蚁,和你以前所经过所殖民的一个个世界一样,你见过了太多类似于我这样的蝼蚁。

但我看你,其实也是和计算机里那个可笑的程序语言一样。

亚历山大教会你玩,埋下了你两千年后枯燥乏味想要自我终结的引子,这是因为亚历山大是人,而你,只是一段冰冷的程序意识。

甚至,连猪圈里的猪,我都觉得比你高级,所以,每次和你见面时,你面对我时所表现出的那种高傲和凌驾一切的气质,都让我很好笑。

我每次见你你应该都觉得我很严肃,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以一种诚惶诚恐的心态在面对你所以使得我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

呵呵,其实是因为每次看见你,我脑海中就会浮现‘沐猴而冠’这四个字,然后我就使劲忍着,使劲憋着,不能让自己笑出来。”

“哈哈哈哈……”

赵公子听着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主动给苏余杭倒了一杯红酒,

“这才有趣。”

苏余杭接过了红酒,没有喝,而是拿在手中把玩着。

“我只能截留你一刻钟的时间,现在还有五分钟,该进的故事世界还是要进的,你最好别意外的死在故事世界里,我不能太过明显的照顾你,以免引起规则的反应。

还有,那个人,你说的,这次故事世界结束后,就了结了他吧。”

苏余杭转过身,似乎打算推开书房门的离开,但在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

“我能问一个问题么?”

“问。”

“为什么一定要杀富贵。”

“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一些,他这样子的人,就算你现在已经取代了我的位置,你也会选择终结了他。

你刚刚不是把我比作一段程序流么?

我经历过自己都数不清的世界,一个一个地过去,一个一个地将那些世界改造,在我面前成为听众的生灵更是数不胜数。

像他这样子的人,可能一百个世界才能出现一个,我若是程序流,规则是一个大的系统,因果则是这个系统的运算法则,那么,他就是能够将因果走到尽头的人,也就是说,他拥有直接侵入系统让系统崩坏的能力,他是可怕的黑客。”

“我本来觉得你应该是无敌的,不,确切的说不是你,而是规则。”

“所以,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改造着世界,让一个个世界走上我初始世界的发展道路,从而有机会诞生第二个我出来,因为我是用柔和的方式,并不是破坏和吞噬的方式,所以才不会引起其他的巨大连锁反应。

但细微的反应还是有的。”

“有比你强大的存在?”苏余杭问道。

“我没见过比我更强大的存在,但你以后成了我之后,依旧不要妄图肆意妄为。

程序的设定,以及一个世界一个世界搬家的设定,其实是为了维护这个平衡,否则,一旦平衡被打破,用你们东方传说的方式来解释就是,一般有一个代表黑暗的可怖存在想要灭世的时候,总会有一群接着一群的天命之子诞生出来,甚至,他们会像是过江之鲫一样出现在你面前,最终,你将会被灭亡。”

“有趣。”苏余杭道。

“嗯,是很有趣。”赵公子重新坐下,拿起了书,“你的时间到了。”

“你就不问我会用什么方法去杀他?”

“提前知道了就没乐趣了,我等着看就好。”赵公子顿了顿,继续道,“你唯一能杀他的理由,就是他其实还是把你当朋友的。

这种剧情,我最喜欢了。

诞生在自私自利听众之间的友谊,

那么的纯粹,那么的唯美,那么的珍贵,

但在这种背景下,再对自己好友下手,让好友带着绝望和不敢置信倒在你的面前,

这感觉,这故事,这剧情,

美得让人窒息。”

苏余杭不动声色,推开门,走了出去,门外迎接他的,是一片荒芜的戈壁,以及广播播音员那千篇一律冰冷的声音:

“欢迎收听恐怖广播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我没有名字……”

……

成都市金牛区有一家私人赞助的孤儿院,坐落在一条马路的一侧,两栋楼,一栋是宿舍生活楼,一栋是给孩子们上课用的简易教学楼。

这个时候,孤儿院里年纪小一些的孩子正在老师们的带领下上学前班的课,年纪大一些的孩子则被安排到附近的学校里上课去了。

只是,这个时候却有一个小女孩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双手交织在一起,目光显得有些木讷。

“怎么不去上课?”

一道声音自小女孩身后传来。

女孩侧过头看向自己身后,发现一个年纪比较大同时肚腩更大的大叔蹲在自己身后。

女孩没有畏惧,更没有惊慌,只是继续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下。

她穿着粉红色略显旧却十分干净的裙子,瓜子脸,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这个小姑娘,让徐富贵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可惜,自己现在不能陪伴在女儿身边,反倒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不怀目的接触的话不会有什么事情。

“来,吃不吃这个?”徐富贵伸手从兜里掏出来几颗大荔枝,这是他刚刚走过来时在路边水果摊上买的。

小女孩一看见荔枝就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了荔枝自己开始剥起来。

“现在能告诉叔叔我为什么不去上课了吧?”

女孩抿了抿嘴唇,咬了一口荔枝,然后道:“院长叔叔和院长阿姨把我接到他们家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又把我送回孤儿院了。”

“哦,这事儿啊,呵呵,这是因为他们快有自己的儿子了。”

“自己的……儿子?”小姑娘眼眸里露出了一抹委屈之色,荔枝也不吃了,哭声道:“所以他们不要荔枝了么,所以他们不要荔枝了么……”

徐富贵叹了口气,伸手在女孩儿头上摸了摸,安慰道:“不是这样的,院长叔叔和阿姨他们忙。”

“嗯。”小姑娘用力点了点头,“我不怪院长叔叔和阿姨,他们是最好的人,以后我也要好好对他们的小孩,等我长大了,我要挣钱给小弟弟买荔枝吃,他要吃多少我就给他买多少,呵呵。”

徐富贵笑了笑,小孩子还是很好哄的,而且这个孩子心眼儿很纯净,是个善良的姑娘。

这时候,一道倩影出现在了孤儿院的门口正在向这里看来。

徐富贵站起身,看向那道倩影,而自己身边的女孩儿却仿佛什么没看见继续吃着水果。

“富贵,这里可不是约好吃火锅的地方。”刘梦雨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清冷。

“大杭回来了?”

“刚回来,他在小龙坎等你。”

“好,这就去,吃火锅喽。”

富贵一摇一晃地走下了楼梯,

他要去见他的好友,

他这辈子,

最好的朋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