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好友记!(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轰!”

就在徐富贵正在这里给自己干儿子把尿的时候,那边忽然传出来了一道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就是一片霞光漫天,苏余杭的身影在空中若隐若现,总之是打得不亦乐乎。

富贵赶忙将棺材盖子重新放回去,召唤回另一个我,二者合二为一。

“做什么呢?”

大师忽然出现在了徐富贵身旁,似乎对徐富贵刚刚在做的事情很感兴趣。

“摸摸看热不热乎,看看还能不能来一发。”徐富贵满嘴开起了火车。

大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不再理睬富贵,转而拾级而上,走向了半空中,虽然大师对苏余杭的观感有些奇怪,但毕竟是三人一起进来的,哪一方遇到什么事儿其他两个人总不能就站在旁边看戏。

不过苏余杭毕竟是证道过的大佬,哪怕现在肉身不在,但仗着强横的灵魂体他也依旧控制住了局面。

三件白色的长袍在空中不停地飞舞,营造出了一种特殊的氛围,四周的残念仿佛也在此时被调动。

苏余杭一边压制那三件衣服,一边按压住那些蠢蠢欲动的残念,同时还能分心观察四周的情况,总之,显得很是游刃有余。

大师高喊了一声佛号,脚下生根一样就这样停滞在了空中,口吐佛经,朵朵金莲荡漾而出,带来安静和祥和,那些被激发起来的残念在大师的安抚下重新归于平静。

但那三件衣服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局势,依旧不停地向苏余杭发动着攻势。

老富贵身形一闪,出现在了苏余杭身边,但其中一件衣服竟然直接舍弃了自己直奔苏余杭而去,这让老富贵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是主人陨落后留下的法器,但这法器居然瞧不起自己。

苏余杭似乎不打算继续这个游戏了,掌心中有天雷酝酿而出,一时间,两件衣服直接被天雷击中化作了飞灰,而大师也清楚苏余杭的意思直接祭出一道佛光将最后一件衣服给镇压住。

四周当即恢复了平静。

大师落了下来,检查了衣服,然后道:“衣服上沾染着前主人的信念,所以会主动对我们发动攻势。”

徐富贵则是对苏余杭之前触发异象的位置感到好奇,特意去打量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这里是阵眼的位置,算是整个结界的中枢。”

一道半破碎、材质看起来像是玻璃球一样的东西正在下方缓缓的运转着,只是看样子这个东西已经损坏得七七八八了,这同时也说明了这个结界其实早就破裂的不像样子。

苏余杭走到富贵身边,也是看着下方慢慢旋转的玻璃球。

“广播的故事世界里,也应该有这样一个东西吧?”徐富贵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苏余杭摇摇头,“我对阵法的造诣比你浅薄多了。”

“行,以后如果你知道了就告诉我。”徐富贵无所谓地说道。

“嗯。”苏余杭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一眼徐富贵。

“先秦术士,真的可怕,阿弥陀佛。”大师双手合十,恭敬一拜,话语中带着一抹唏嘘,“这个结界,昔日刚刚建造起来时,估计真的可以无限接近广播的故事世界构造了。”

正如广播有时候需要裁决人,会将人拉入故事世界进行镇杀一样,在故事世界里,广播的优势实在是太巨大了,而这三位先秦术士也是直接构建出了一个接近于故事世界的结界,可能昔日秦军就在这里歼灭了一批来犯的听众。

“这三个术士看起来都死了。”苏余杭看着那个还在旋转的玻璃球说道,“他们当初应该选择将自身融入进这个结界里。”

“这是一种大气魄。”徐富贵感慨道,可惜了,哪怕这一场秦军打赢了,但最后大秦还是崩溃了,对于徐富贵来说,他们这类听众的立场很难确定,因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这个世界里的生灵,所以对大秦有着一种本能的敬重,但他们又是听众,昔日入侵这个世界的那帮存在其实跟他们一样,是另一个世界来的听众。

立场有些模糊,不是太好去界定。

苏余杭的手伸过去,似乎是想要去近距离感受一下那个玻璃球,大师见到这一幕马上开口呵斥道:“不要!”

但苏余杭不为所动,他的手还是放在了玻璃球上,一时间,苏余杭的眼眸泛起了白光,他正在消化一些信息和东西,同时也是在感悟着这个残破的“地狱”。

但紧接着,那个玻璃球开始加速旋转,同时也在更快的分崩离析中,远处四个角落,也忽然出现了四道可怕的飓风正在向这里席卷而来。

这个结界已经开始真正的崩溃了,它苟延残喘地存在了这么久,流传下来的十方地狱的传说,但在今天,就是它彻底湮灭的时刻。

大师有些无可奈何,因为在他看来,虽然这里对于他们来说价值并不大,但作为一个秘境,对于资深者或者普通高级听众来说,这里也是一个很好的历险和感悟的场所,苏余杭这种杀鸡取卵的行为,真的有些不明智了。

但眼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大师也只能选择沉默。

徐富贵看了一眼苏余杭,对自己这个老友的性格他是清楚的,苏余杭是一个绝对自私自利自我同时又带着一种极大的幻想和情操的人,不过眼下这个结界即将崩溃,徐富贵还是提醒道:

“我们按照进来的裂缝位置返回吧,大杭,我们走吧,这个结界无限接近故事世界,它真的很有可能跟广播故事世界一样产生不对等的时间流速,如果我们不能原路返回离开或者不慎吸入其他裂缝之中,到时候要么就在虚空逆流中灰飞烟灭要么就会穿越,然后直接面对因果的绞杀。”

穿越绝对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哪怕对于听众来说也是一样,徐富贵清楚地知道,就连广播也不可能在某个单一坐标里进行时空逆转,更何况是听众了。

穿越意味着存在的不合理,意味着你的开始和中间以及结束都发生了紊乱,最后在这个世界的挤压下彻底将你葬送。

但苏余杭依旧不为所动,继续贪婪地汲取那三位先秦术士留下的传承。

大师主动向来时的方向移动,他不打算去管苏余杭了。

徐富贵也没办法,只能跟着大师一起向来时的方向离开。

四道飓风开始不停地向中间汇聚,将这个结界里原本堆积的一切都吹散出去,原本的杂物间正在被清理。

徐富贵亲眼看见那个棺材也被吹起来,落入了某个裂缝之中,天知道它会落到哪里去,甚至不知道它会落到哪个时代。

苏余杭还是继续蹲在那里,对四周不断逼近的旋风不以为意,他静静地感悟着,不可自拔。

大师先一步进入了裂缝离开,徐富贵站在裂缝口对着那边继续喊道:“大杭,走啊,大杭!”

苏余杭摆摆手,示意富贵自己先走。

富贵见一道飓风马上扫过这里,当下只能咬咬牙进入了裂缝之中。

……

离开了裂缝,徐富贵看见大师正盘膝而作,灵魂已经归入肉体,他正在伸着懒腰。

“贫僧以为你会留下来陪你那个朋友的。”大师笑道。

“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师摇摇头,“贫僧老了,而且下一列火车快到了,只想着找个机会再看一眼其他世界的风光然后赶紧尘归尘土归土,不想管其他的事儿。

富贵,你自己安好吧,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拿他当朋友,但人家可能把你当傻子。”

说完,大师起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徐富贵坐回自己的肉身之中,灵魂归位,有些疲惫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面露沉思。

……

四道飓风正在疯狂地逼近,原本来时的裂缝已经被吞没,对于苏余杭来说,再无去路。

但苏余杭依旧悠哉悠哉地将一切感悟结束后才缓缓地睁开眼,嘴角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一波传承,自己算是吃饱了,这趟地狱,自己也总算是没白来。

四道飓风已经逼近,但苏余杭依旧显得很淡然,他慢慢地站起来。

一道白光在此时恰好落下,将其笼罩,这是来自故事世界的召唤,意味着这名听众将进入故事世界。

苏白的身形就这么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小屋子里他的那具肉身。

徐富贵看着白光将苏余杭的肉身带走,眼中的光彩慢慢地暗淡了下去。

……

“你没有必要这般大张旗鼓。”

白光消失后,苏余杭出现在了一间书房里,而坐在书房椅子上手里拿着书的,则是赵公子。

“他应该知道了。”

赵公子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他早就知道了。”苏余杭很平静地回答道。

“那你必须赶紧动手了。”赵公子微微一笑,“利用规则之外的因素去让一个即将证道的听众陨落,你有信心么?”

“我有。”苏余杭依旧那么的平静淡然,“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