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前功尽弃!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轰!”

“轰!”

“轰!”

接连不断地爆炸声不停地回荡着,扶苏一个人面对三名高阶的围攻也开始渐渐显露出了疲态。

苏白、佛爷跟胖子三个人此时还在广播的故事世界里抽着烟看着檀香慢慢地燃烧,和尚在一个高速路服务站被两位高阶对子儿,无法脱身,只能聊着无聊的人生。

陈茹孤冷地站在小庙门口并没有出手,

所以眼下的局面,对于扶苏来说,几乎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

之前在石家庄面对那种围堵扶苏都没这么急躁过,随后苏白跟和尚的及时赶到再加上苏白的大发神威将其拉了出来,但眼下急急忙忙马不停蹄地赶回这里,却再度陷入了包围之中。

这一次,似乎没人能够帮他的了。

但偏偏这一次,自己距离目的地,只剩下不几千米的距离而已!

使命的达成,就在眼前了啊!

对于听众来说,撇开苏白跟和尚那种必须选择站队的人,其余的听众能做到隔岸观火静观其变已经是极为不易了,你让他们明目张胆地去反抗广播,对不起,他们做不到。

哪怕是陈茹,现在还像是一座冰雕一样站在远处看着热闹,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广播的“听众销毁”计划已经不再是秘密,但最后可能会再出现的那一趟火车几乎成了所有人心中最后的渴望和希望。

是的,人只要有希望,就很难选择破釜沉舟。

正如和尚跟那两个高阶听众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了主角,觉得自己会是那幸运的一个,其实也是自然,能成为高级听众乃至于中阶甚至是高阶的强者,从无数次生死劫难之中走出来你让他们不对自己充满信心你让他们不认为自己是主角都太难了。

况且,广播给所有人的阴影和压力一直都存在,除非真的是堵死一切的光明,否则敢吼一声“广播主持宁有种乎?”也是极少数中的少数,就算是昔日的血尸,也是因为自己的妻子以那种方式死在自己面前才走上了这一条路。

……

“真的……看不见希望啊。”

陈茹微微地摇头,事实上,如果能够看到哪怕其他的一点希望,她可能都会考虑和迟疑一下,但是眼下,扶苏正在被三位川内的高阶听众围攻,哪怕自己出手,可能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就会被拉入故事世界里,根本就于事无补。

陈茹都在思考着,自己出手的瞬间至多就重创一个高阶听众就会被拉走,甚至连击杀都来不及,那么剩下两个牵扯住扶苏的问题也是不大。

时间,慢慢地过去,陈茹可以清楚地看见扶苏正在慢慢地不支起来。

叹了口气,陈茹还是没有动。

或许,这就是结局,哪怕是在它最虚弱的时候,它之于听众,依旧是最为庞大和不可撼动的存在。

何况,那个叫苏余杭的男人……

一念至此,陈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坚强如她,真的很少出现这种犹豫和踌躇,这不是她的风格,也不是她的画风。

……

扶苏的灵魂和身体不断地受创,他不是苏白,他没有那种堪称变态的体质,就连这具身体也都是解禀的,所以面对三位高阶的围攻,他很难支撑得太久。

“你还是不肯出手么?”

扶苏看似自言自语,但实际上他这句话是说给这具身体原本主人听的。

若是有解禀的帮助,二人像是之前在石家庄那样,至少,还能有一拼的机会,但从自己重新占据他的身体到现在,解禀就一直处于悄无声息的状态。

但这次,解禀回应了;

“你想要为自己的国家复仇,他想要找自己的父母报仇,

而我,

只是想好好地活着。”

解禀的回答很简练,也很干脆。

梁老板不惜触怒广播,不惜触怒苏余杭,最后被拉入故事世界里封印,为的,是将自己救下,其目的也是让自己活下去。

所以,解禀不愿意死,他分不清楚自己是因为畏惧死亡畏惧这种所谓的牺牲还是因为不愿意辜负老板对自己的心意和付出,

或者,

两者都有吧。

“你宁愿选择当一条待宰的狗,也不敢张开嘴去咬人?”

扶苏笑了笑,伸手擦去了嘴角的血渍,身体一阵摇晃,此时,一道蓝色的屏障出现在其身前,堪堪挡住了外面那波人的攻势,但这屏障明显支撑不了太久。

“我为什么要为你们去奉献自己?”解禀冷笑道,“尤其是你们根本不征求我意见的前提下,我想活,我老板也想让我活,是你,是你这个所谓的大公子背弃了与我老板的协定!”

“呵呵呵……”

扶苏继续笑着,

下一刻,

屏障破碎,

三名高阶强者直接冲了过来,他们这里正好三个人,只要将扶苏灭杀,他们就能直接获得三个移民资格!

“孤问你,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老秦人的风骨,你难道都忘了么?”

扶苏忽然大吼道。

“嗡!嗡!嗡!嗡!嗡!!!!!!!!!!!!!!!!”

陈茹目光瞬间一凝,小庙中原本悄无声息的秦将铠甲在此时居然开始颤抖起来,沉睡且虚弱的盔甲人在此时似乎开始燃烧起自己的灵魂正在呼应来自大秦大公子殿下的呼唤!

这一次,是燃烧,这一次,是献祭,这一次,是彻底的孤注一掷,这一次之后,盔甲人的意识,将彻底的灰飞烟灭,就像是那灿烂的烟火,在刹那芳华之后即无影无踪。

“这……就是后手么?”

陈茹微微皱眉。

下一刻,

秦将铠甲直接破开了胖子之前施加的封印,冲天而起,带来磅礴的威压,狂霸暴戾的气息像是一道飓风一样席卷四周,带来令人心神震慑的杀机!

他来自于数万袍泽自相残杀的血海之中,他因为拒绝沉睡从而被始皇帝封印惩罚,现如今,

他重新出现,以一种决绝的姿态重新表现出了自己的意志。

即使昔日顶撞始皇帝,始皇帝依旧没有杀他,而是选择将其封印下来,

而盔甲人也并未真的背叛大秦,他只是不服,不服那种结局,当时的他更想要的其实还是在那个时候痛痛快快地战死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沉睡。

现如今,在这个时候,他彻底燃烧了自己,响应来自大公子殿下的召唤。

“这个……就是后手么?”陈茹抬起头,看着那套盔甲直飞而起。

远处,三名正在围攻扶苏的高阶强者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席卷而来,他们纷纷暂缓了攻势,那套盔甲上的威压直逼大佬,让他们不得不去分心重视。

扶苏身形微微一晃,面露愤怒之色,因为在此时,之前一直温顺不反抗的解禀居然开始了反抗。

“再等一会儿,你将名垂不朽。”扶苏带着狞笑的声音说道,“你的老板,日后会在床前挂一幅你的遗像,每晚抱着你的遗物入眠,这样,岂不是更美好么?”

扶苏的牙齿里全是血污,说话时也不再有先前的皇族风范,

他恨,

他累,

现在,

终于解脱在即!

“我要活!我不愿为别人死!”

解禀的咆哮声自体内传来,他开始了疯狂的夺权,他要将扶苏逼出自己的体外,他清楚,此时再不反抗,他真的就没机会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每个人,也都有自己选择的机会,

最终,在此时,解禀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正如苏白提前下车,和尚跟扶苏同时发动压制住他解禀一样,他解禀自然也可以在这个时候去反抗,

毕竟,

谁都不欠谁的!

扶苏经过先前的鏖战魂体早就受创,此时再面对解禀的疯狂反扑时显得有些有心无力了。

好在,

盔甲已经出现了,

穿上它,

自己的使命就将完成。

父皇,

儿臣,

要来了。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黑暗,这一仗,我大秦,还没打完!”

盔甲来势汹汹,夹杂着滔滔怒火,老秦人的骄傲早就沁入骨血,现如今自家大公子殿下竟然被这些黑暗走狗逼迫到这个地步,怎能不让盔甲人愤怒!

明知道扶苏已经开始力有不逮了,但这三位川内的高阶听众却一起停住了攻势,转而准备迎接盔甲人的恐怖一击。

移民资格固然万分可贵,但如果在这个关口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他们不傻,他们分得清楚孰轻孰重。

然而就在此时,

一道倩影腾空而起,

一只素手按住了盔甲,

像是一只花蝴蝶拦在了一头冲刺的疯牛面前,

画面,

很不协调;

“嗡!”

恐怖的震荡之音响彻四方,而来势汹汹的盔甲则在此时被女人拦截在了半空中,无法再动弹,一切的一切,仿佛在此时都陷入了静止。

扶苏身形一摇,半跪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向天空那一幕,睚眦欲裂,紧接着,两行血泪自其瞳孔中流出,

完了,

都完了,

结束了,

都结束了,

也都,

输了。

这个女人,

她居然从一开始,

就是站在对立面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