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给我儿子取个名吧,富贵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上百辆豪车花团锦簇充作婚车整列地排在一起,整个酒店全被包下来为了应对这场婚礼,社会名流各行各业的名人如过江之鲫蜂拥而至;

这是苏家和刘家联姻的婚礼,一个是有着海外背景的商业大家族一个是国内老牌的红色家族,他们的联姻在外界看来是一种强强联合,也是两个家族寻求合作的一种结盟。

但只有两个家族的老人自个儿心里才清楚,自家的这两个小辈,居然完全是自由恋爱。

60平的小公寓里,徐富贵正襟危坐,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他早年当过知青,返城后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从政了一段时间,只是那个时期大家的审美普遍不高,哪怕曾经当过一方父母官的徐富贵明明穿的是苏余杭找英伦设计师给他订做的西装,但却硬生生地给徐富贵穿出了中山装的既视感。

一瓶茅台,一条腊肉,一尾鱼,以及一袋大米,这是徐富贵送来的贺礼,按照徐富贵家乡的习俗,新人成婚就讲究个“有鱼有肉”,这样日子才能过得红红火火。

当然了,对于现如今的诸人来说,送什么金银财宝哪怕你送出个什么法器,其实也没多大的意义。

最重要的是一个念想和一份心意,这一点徐富贵很看重。

他觉得自己的好友苏余杭虽然文采风流,但毕竟是年轻人,对这方面明显没经验也不会怎么走心,所以自己这个年长一点的老大哥就得好好地帮忙操持一下。

只是,徐富贵在这边明显有些“尴尬”,因为氛围和自己之前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虽然在远处的大酒店那里热热闹闹的,但是新娘和新郎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刚刚起床,苏余杭穿着白色裤衩和汗衫嘴里咬着牙刷在那里刷牙,刘梦雨则是穿着丝质的睡衣在房间里梳头发。

所以,这场婚礼,真正意义上所请的人,也就是徐富贵一个。

徐富贵只要帮苏余杭把自己招待好,就圆满完工了,这让徐富贵有些哭笑不得。

60平的小公寓,两室一厅的格局,苏余杭和刘梦雨每人一个房间,对于他们为什么不睡在一个房间这件事徐富贵并没有多嘴去问,听众本就和普通人有着极大的不同,听众间的婚姻和情侣相处模式自然也是区别很大。

“富贵啊,我昨天买了一些菜,特意让人从成都带来一些火锅底料,中午咱整个火锅吃吧。”

“哦……好。”徐富贵点点头。

很快,两位新人洗漱完毕,换了还算正式一点的衣服,没有证婚人,没有主婚词,没有礼花没有爆竹,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个人聚在一起吃着火锅。

热腾腾的红油锅,涮着毛肚和鹅肠,苏余杭吃得很是痛快,刘梦雨也吃得津津有味,只有徐富贵在心里叹息着这场婚结得真是有些儿戏。

以前自己跟媳妇儿结婚那会儿正好是自己当知青那会儿,什么条件都没有,媳妇儿一个人就从家里背着一床被褥睡到自己屋子里来了,自那时候开始自己就打心里觉得亏欠媳妇儿太多。

或许是有代沟吧,可能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是很在乎这种形式了。

一念至此,徐富贵又叹了口气。

火锅尾声,苏余杭调低了火,煮了一些水饺和宽粉,然后取出烟,自己一根富贵一根,刘梦雨一般这个时候都会选择离开,但或许是顾念到今天是自己和苏余杭结婚的日子,所以耐着性子继续在饭桌边坐着。

苏余杭看了看刘梦雨,然后有些兴高采烈似地指了指她,对徐富贵道:

“我媳妇儿。”

“嗯。”徐富贵应了一声。

“她是我老婆。”苏余杭又道。

“我知道。”

“哈哈哈,她是我苏余杭的媳妇儿。”

“是的,是的。”徐富贵看苏余杭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一百多斤的傻子。

当然,他心里也有些宽慰,自己这老友确实是对刘梦雨很动心,现在确实抱得美人归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而且两个人都领了结婚证,虽然法律对听众来说好像没什么意义,但是有些事情,确实需要这种程序来给它增加一些神圣感和使命感。

“媳妇儿,媳妇儿。”苏余杭这次对刘梦雨喊道。

刘梦雨没反应。

“媳妇儿,媳妇儿?”苏余杭继续喊道。

“嗯。”刘梦雨应了一声。

“哈哈哈哈……”苏余杭一边大笑一边伸手用力地拍着徐富贵的肩膀。

“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徐富贵问道。

“准备找人代孕。”苏余杭直接回答道,“该快了吧。”

徐富贵愣了一下,有些意外道:“那我还真要当干爹了。”

“没办法,我们这种情况,想让梦雨怀孕再把孩子生出来几乎不可能,只能找代孕了。”

苏余杭有些无奈道,看样子,他其实真的很想让刘梦雨替自己怀孕的,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成就感,说得大男子主义一点,让自己爱的女人给自己怀孕繁衍后代算是一种荣耀和人生的满足。

“也是一样的,毕竟血脉还是你们的。”徐富贵劝慰道。

“嗯。”苏余杭翻过了话题,看向富贵,问道:“富贵,你快证道了吧?”

“还早。”徐富贵摇摇头,“还没准备好,你呢?”

“我差不多了,最近把这些事情忙完,等我孩子出生,我就去证道。”苏余杭笑了笑,“压制实力的感觉,确实不是很舒服,有种站在高原上呼吸不顺畅的感觉。”

“也是。”徐富贵附和道,“其实,我更好奇那位证道之地的守护者前辈,据说他在那里已经躺了快三年了。”

“三年了,等下一批火车到了,他也该走了吧。”苏余杭说道。

“就是不知道下一任守护者是谁了,据说那里有一条黄泉,黄泉下有成片的墓碑,全都是以前证道的大佬留下的感悟,有人选择葬下自己的弱点,也有人选择葬下自己的高傲,但更多的,还是葬下自己的感悟。”徐富贵说道。

“这只能算是广播喜欢玩的一个小情调吧,毕竟,你葬下什么并非是你就舍弃了什么,只有弱者,才会选择葬下自己的弱点以给自己一种虚假的完美无缺感。”苏余杭吐出一口烟圈,“也快了,快了。”

火锅吃完,刘梦雨起身收拾碗筷,徐富贵有些意外,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刘梦雨主动做家务,平时大家有机会聚餐时,都是苏余杭掌勺自己去收拾。

苏余杭显然对此很满意,又笑得跟个傻子似地。

自己媳妇儿在收拾,苏余杭就干脆跟徐富贵走出屋外散步。

“结婚了,就珍惜这种日子吧。”徐富贵一边走一边叹息道,“我是很羡慕你们,反正你们都是听众,无所谓。倒是我,有家不能回,有媳妇儿不能陪。”

“看开点。”苏余杭说道。

“必须得看开了啊。”徐富贵感慨道,“对了,听你刚才说的,孩子已经在孕育了?”

“嗯,找了个代孕的,给了些钱。”苏余杭点点头。

“准备就要一个?”

“我打算要俩。”苏余杭摊开手掌,“我这么优秀的人,只留一个后代的话是对人类未来的一种犯罪,最起码要留两个才行。”

“呵呵,也是。”徐富贵点点头,他这个朋友的确不是自吹自擂,即使不成为听众,苏余杭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当然了,在听众里,他也是很聪明的一个人,甚至让徐富贵自己都有些自叹弗如。

“想让自己孩子以后做什么?画家?科学家?”徐富贵问道,他比较喜欢这个话题,一是替自己朋友开心,二则是抚平自己不能陪伴自己孩子的缺憾。

“随他们吧,只要不给我借高利贷就随便他们整。”苏余杭倒是看得开,“就算当了听众,也不错,至少也能看见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窥觑的风景,做一把当神的感觉。”

徐富贵有些意外,但苏余杭是父亲,他也没理由去插嘴这个,只能默不作声地继续往前走着。

这时候,苏余杭忽然开口问道:

“富贵,你能看见未来的画面,我一直都没有正儿八经地问过你,你尝试看过我的未来么?”苏余杭忽然一本正经地问道。

徐富贵停住了脚步,摇摇头,“你是我朋友,对我来说,越是亲密的人,我越是看不透他。”

“也好,保留点神秘感也好。”苏余杭点点头,似乎对徐富贵的这个回答并不意外。

“看透了,也就没意思了。”徐富贵又继续道,“无论是朋友间还是亲人间,如果彻底看透了,反而就做不成朋友甚至连亲人都做不起来了。”

“这话说得很有深度。”苏余杭拿出打火机,在手指间转着圈,“富贵,作为孩子干爹,给我孩子取个名吧。”

“就叫‘白’吧。”

“苏白?”苏余杭沉吟了一下,“你希望他的生活像是白纸一样纯白么?”

“嗯。”徐富贵点点头。

二人不再言语,继续散步,

苏余杭没问富贵自己说要两个孩子为什么只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富贵也没说‘白’还有另一个意思,

叫,

白费心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