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咱打不?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铿锵!”

武将持剑而上,迅猛异常,带着一种可怕的凌厉;

苏白一直在兜兜转转,没有和对方进行太过直接的接触,广播既然选派这样一个对手作为自己惩罚性故事世界的第一个对手,显然也是在犹豫,或者说,广播其实也是在等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至少苏白清楚,广播现在和自己一样,有些忐忑,也有些不安,这个不需要知道原因,因为原因可能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也因此,苏白也做了一个顺水人情,既然广播想要等着看事态的最终结果,那么自己也就多拖延一点时间,一起慢慢等等。

只是这个对手好像缺了一根筋,不停地对自己发动着攻势,自己还不能太过认真,万一把这个家伙给打死了,逼迫广播不得不放第二个更厉害的对手,那就真的没有必要了。

也因此,苏白身上也渐渐多出了一些伤势,不过苏白并未对此太过在意。

身形再度后退,对方的攻势再度被自己躲避掉,苏白伸手在自己胳膊的伤口位置轻轻摸了摸,伤口快速愈合,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而眼前的武将则是再度冲了过来,他就是一个傀儡,一个不知疲倦的傀儡;

四周空旷的看台上没有一个观众,却也营造出了一种压抑的氛围。

战斗,显得有些枯燥,也幸亏四周没有观众,否则他们肯定对苏白这种游而不击四处躲避的战斗方式报以嘘声。

“嗡!”

武将的剑再度斜刺过来,这次苏白没有完全后退而是斜侧让了一步,单手下压,直接扣住了对方的铁剑,紧接着身形前冲,肩膀狠狠地撞在了对方身上。

武将被撞飞出去,而他的铁剑则是落在了苏白的手中,苏白拿着铁剑舞出了几道剑花,冷眼看着他。

果不其然,武将再度冲了过来,他没有理智,没有神智,没有畏惧,没有任何的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单一执行命令的程序,只知道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苏白脑海中浮现出在证道之地内希尔斯在自己面前演示过的身法,当下持剑来回格挡对方的拳脚攻击,而后仗着自己的力量一次次恰到好处的回击,这名武将一次次被苏白抽飞出去,而后又一次次地迅速爬起来再度发动冲锋。

这让苏白觉得有些疲倦,也有些无聊,不过他还是压制着自己一剑宰了这个家伙的冲动,苏白不是怕死,而是想让自己的死更有价值一些,自己的二弟曾跟自己说他在地下很想爸妈,所以苏白很乐意拉着苏余杭夫妇一起到地下去一家人团聚。

武将还在坚持不懈,只是他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和苏白这种大佬之下几乎算是BUG的肉身相比,他显然有些构不成什么威胁,而且他的伤势也在苏白一次次抽击之中开始慢慢地下降。

正当苏白开始有些疲倦于这种锲而不舍的对决时,四周原本空旷的看台上,忽然多出了一道道的身影。

原本,苏白以为是广播也觉得无聊了,所以设置一些观众背景来活跃一下氛围,但是很快,苏白发现这些观众有些特别。

缺胳膊断腿的,甚至连头都没有的,一个个身穿着破旧的甲胄手持着破损的兵戈站在那里,而且他们的数目正在不断地增多,很快,除了主看台最高位置的两个王座上还空着以外,其余看台的位置已经被填充满了,且苏白也从一些甲胄甚至是发髻保留得比较完好的人身上大概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这堆看客,全是秦兵。

那么,眼下正在和自己交手的,应该是一名秦将了。

苏白不知道广播玩这一手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恶心自己?

好像还真恶心不到,哪怕他知道面前的这个是秦将,哪怕他知道四周看台上密密麻麻站着的都是当初反抗广播而战死的秦国士卒,对于他苏白来说,真的是毫无影响。

他没有愧疚,也没有丝毫的亏欠,当然了,对当初那一代的秦兵,苏白心底还是有一些敬仰的,但敬仰也不能当饭吃。

秦将双手低垂,身体微微弯曲,刚刚和苏白的战斗中,他耗尽了体力,只是苏白一直没有正经的反击,所以他还没死,伤势虽然重一些,却还有一战之力。

苏白看着他,他的眼眸也通过垂散的发髻看着苏白,两个人的目光相对,没有擦出任何的火花。

他是克隆体,苏白心里很清楚,虽然广播的克隆体拥有着不逊于主体的那种思考模式,苏白以前见过自己的和尚的胖子的血尸的等等的克隆体,他们其实和本尊没什么区别,但是眼前这位明显有些特殊,包括四周看台上的这些秦兵。

他们在两千多年前就在最后的疯狂中战死,而广播克隆的,正是他们陨落那一刻的精神意志和肉身。

他们不具备思考的能力,确切的说,他们其实是一群陷入到最后歇斯底里状态中的疯子。

秦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再度冲了过来,这一次,他的速度比一开始慢了将近一倍,苏白站在原地没动,当其过来时反身一撞将其撞翻在了地上,紧接着那把铁剑被苏白刺入到对方的小腹左侧位置,将其整个地钉在了角斗场上。

秦将双手抓着剑柄拼命地想要拔出来,他想要继续战斗,他想要继续厮杀,但是铁剑有苏白的力道灌输在里面,已经没剩多少力气的秦将现在也只能无用的挣扎罢了。

苏白毕竟不是胖子或者和尚,他们完全可以弄一个阵法将这个家伙给困住,但苏白就得必须给他榨得筋疲力尽才能将这个家伙给“安顿”下来。

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这是惩罚性故事世界,但广播明显没打算直接杀死自己,这给了苏白很多的遐想空间,他要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也不是为了小家伙而活,他要活着看见苏余杭夫妇从广播椅子上掉下来的那一天。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四周看台上开始传出那一首大秦战歌,曾几何时,不知道多少秦军士卒高唱着这一首战歌去迎战一批又一批的听众。

而眼下,这首战歌再度响起,却充满着一种讽刺意味的悲凉。

他们已经死了,却还被广播克隆出来当作消遣的玩物,第一次,苏白对广播的所谓趣味性产生了恶心的感觉。

“赳赳老秦……共赴……”

被苏白用剑端钉住的秦将像是不堪受辱一样,直接抬起头撞向了剑端。

“噗……”

一声血肉分割的声响传来,

这名秦将的头颅直接飞离了身体,

他死了。

死得,让苏白都有些意外,本意上来说,苏白根本就没有羞辱他的意思,但苏白的行为以及他一次次被苏白抽飞的情况让他一根筋的脑子陷入了死结里面。

士可杀不可辱。

这让苏白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下,武将的尸体开始慢慢地蒸发,连带着那一把铁剑也开始崩散。

那边本来已经落下的栅栏,在此时又慢慢地升腾起来,而西侧位置,原本一直没动的栅栏在此时也抬了起来。

下面,

是二打一么?

苏白心里想着。

“主线任务一,杀死另外两个决斗者;

主线任务1完成后将发布主线任务2。”

苏白接到了这样一个任务。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个栅栏后的阴影位置也分别走出来一个人,一个人体形庞大,肥肉一堆,看起来像是一座肉山。

另一个体格健硕,类似于那种健美先生的完美身材。

等到他们走出了阴影时,苏白心里才恍然大悟,

也对,

这样才符合广播趣味的思路。

那么,它是不打算再等下去了么?还是已经笃定了结果?

苏白看向了远处高台两个空王座的位置,而此时,在王座的前方出现了一根香,香正在燃烧着,这应该是时间限制。

而另一边,胖子跟佛爷两个人慢悠悠地走出来,两个人脸上都带着些许的苦笑,若是以前,广播做个故事世界哪怕是惩罚性故事世界也多少讲究一点脸皮,但这一次,真的是有些做得太彻底了。

“卧槽,这是看不起胖爷我么,广播就笃定我一个人单挑不过大白你?非要拉一个佛爷给我做搭档?大白,我这边任务是我和佛爷一起在那一炷香的时间里杀了你,然后我们就能任意获得你身上的一件强化。

哈哈哈,广播这是那你当血尸对待了,废物利用得真彻底。”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大笑着,但笑着笑着,他笑不出来了,他手里取出一张符纸,却又犹豫了半天,看了看燃香,然后将符纸直接丢在了地上,脚伸过去踩了踩,有些低落地道:

“大白,不是我怂啊,但我真的看不到赢的希望啊……”

胖子又抬起头,双手插在裤兜里,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佛爷,问道:

“咱打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