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神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广播是有自己的虚弱期的,它在绝大部分的时间段都是最为强大也是最为让人绝望的一个存在,当它一切准备就绪开始借用一个世界的资源去不断培养出自己的听众去攻伐另一个世界时,它是最不可战胜的状态,强如当年的马其顿帝国和秦朝也在那个时期的广播面前最终灰飞烟灭。

而眼下,正处于广播搬家节点的阶段,本是该身前身后的一切威胁都彻底抹平的时期,却因为亚历山大和始皇帝于两千年前的一次合作,给成功埋下了隐患。

但就像是一枚遥控炸弹,如果没能将信号发出去,那么炸弹,和石头其实没什么区别。

一旦等到广播解决掉这个世界的后手搬家进入下个世界,哪怕五百煞星因为意外再度苏醒,也难以再撼动广播的存在了,因为广播可以在那个世界利用那个世界的土著进行培养,到时候,它的炮灰是成批成批的出现,去为它鞍前马后解决任何的问题。

但即使是现在,广播作为游戏的运营者,听众作为游戏里的玩家,想要在游戏里击败广播,

正如陈茹刚刚所感叹的:似乎,真的看不见什么可以赢的希望。

……

距离上一次的团体战争,已经有一个月,这个世界组织起来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被彻底击垮,当然了,与其说是最后一道防线,倒不如说是这个世界还算有些实力强者的最后一次狂欢,血色的狂欢。

荔枝一个人站在溪水边,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她刚刚沐浴过。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再成建制的力量,剩下的几条蹦跶的杂鱼估计只需要再花个半年时间就能彻底清理干净。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美军入侵伊拉克一样,伊拉克成建制的军队在美军迅猛的攻势下基本就土崩瓦解,要么迅速投降要么就直接被打崩,事实上,美军花费在战后清剿的精力和时间远远大于和伊拉克正规军战斗时所消耗的。

荔枝记得,上一次战争中,对方甚至连一条成年的龙都没有了,只有三条蜥蜴龙出现,而里面的大佬级土著只剩下了七个,也全都陨落在那次大战之中,剩下的那一批,大部分也都被绞杀了。

听众是入侵者,他们秉承着广播的意志进入这里,而当地的土著,其实是不存在能否变成伪军或者带路党的说法,广播需要清理掉这个世界一切可能有威胁的存在,至少,高级听众以上的存在不能留,至于其他的生物,如果他们识相一点自己选择隐藏,那么广播可能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正如自己原本那个世界里也有不少秘境和一些隐藏的妖魔鬼怪一样。

他们可能就是广播在征服这个世界时最后隐藏下来的小鱼,没有了反抗精神和斗志的小鱼,被广播留下来当作了生活的调剂品。

广播的姿态和规则,让被征服的世界至少从顶尖战斗力的存在,失去了除了反抗以外的其他选择,广播也毫不怜惜,更不会绥靖,它损失的,只不过是一批批炮灰罢了,成本,真的不大。

荔枝在大树旁坐下,远处,有一队行脚商人,更远处的山坡上还能看见樵夫的身影,是的,这个世界也有人类,只不过他们的身高比原本自己世界的人类要高一些,成年男性的身高应该有两米以上,随随便便的一个小孩子在十岁的时候就有一米八的身高了。

不过荔枝觉得,当他们将这个世界的巨人族、龙族等一系列强大的族群给灭族后,这个世界人类的人口会迅速地扩张出去,同时他们的身高可能也会因此降低一些,毕竟他们已经不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天敌了。

这个世界很大,比地球还要大许多,而且和地球不同的是,这个世界的大陆面积所占比例要超过地球,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物种数目将是地球上的好多倍。

本来,这个世界是有文明的,依靠着巅峰实力自上而下建立起来的文明,错综复杂,也能称得上是别开生面,但因为广播一代代的入侵,导致这个世界上层结构崩塌,直接影响到了这个世界中下层原本的运行轨迹。

战乱、瘟疫、突变等等事情开始不停地发生,这是一盘散沙的残局。

有的文明湮灭了,有的则继续保留,荔枝见过类似野人一样的群居部落,也见过类似封建王朝一样的帝国构架,同时也见到了昔日罗马帝国那种模式的政体存在。

曾经有伟人说过,改变世界格局的其实是生产力的变化,但是在荔枝看来,无非是文明向科技文明过度的标志,一只手,在不停地搅动这种变化以希望慢慢改变这个世界的文明属性。

当然了,这种事情荔枝是不会去研究的,她没那种兴趣,洗好澡后,她信步地开始游走。

海梅梅死了,等于是让自己失去了与那个世界的联系,这让荔枝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她是个强势的女人,喜欢将一切事情掌控在自己手中,同时,她也是一个记仇的女人。

只可惜,原本那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弟弟”,有点认不清楚自己心中的仇恨,不过荔枝相信,在这个时候,自己是有机会的。

现在,无非就是等广播搬家到这里来而已。

而她所要的机会,将会在那时出现。

能否成功,荔枝不想去管,她只想着报仇,或许,从这一点上来说,她是和苏白很相似的。

前方,出现了一个村落,这个村落的人口比寻常意义的村口要多不少,大概有近万人的规模,其实也能算作是一个小城市了,只是这里的人比较愚昧,他们的前身原本就是某个大国的奴隶,后来那个国家崩溃了,他们等于变相拥有了自由,却还是习惯于以前奴隶的生活,大家一起住大通铺,一起吃一起穿,伦理道德什么的,在他们身上并没有得到任何的体现。

他们不野蛮,但同时和文明也沾不上边,他们等于是这个时代的弃子,他们没有勇气去掌握自己的生活,不会去建造,也不会去创造,更不知道什么是进取,他们等待着另一支军队经过这里从而接管他们的生活,他们似乎更习惯于当奴隶的日子。

有些人,你让他们去思考,你让他们去学会当自己的主人,对于他们来说,很可能反而是一种折磨。

光怪陆离的社会构造,匪夷所思的混乱秩序,不停地演变和发展;

听众是神,尤其是在这个世界顶尖力量被毁灭之后,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他们就是神,地地道道的神。

所以,他们也会以神的目光去看待这些普通人。

荔枝行走在他们中间,他们或表情麻木,或行尸走肉,或大乱媾和,谁是谁的子女谁是谁的父亲在这里都失去了一切存在的意义。

他们木讷,他们懵懂,他们肮脏,同时,他们也懒惰和散漫。

荔枝觉得,他们就像是一群披着人皮的驴,如果没人用皮鞭抽打他们,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去做些什么。

好在,这个世界的粮食并不难找,但凡有手有脚的人都不至于会饿死。

走着走着,荔枝忽然感到这些人,似乎又和自己有点相似,和听众很相似。

大家都是只有皮肉没有灵魂的存在,你很难找到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也无法去分辨你前方的路到底是什么。

或许,听众就是广播一个又一个前行之路之下的铺路石子儿,一个石子儿,你只需要躺在你该躺的位置就好了,

思想?

情绪?

需要么?

荔枝走着走着,她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头攒动的地方,有大概上千人聚集在一起跪拜和呼喊,虽然荔枝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大概能够感觉到应该是在进行着一项祭祀仪式。

人类的文明,绝大部分的起源是来自于对图腾对神的膜拜,这算是最初始的一种形态,这一点,荔枝已经见过很多了。

而眼下这群正在顶礼膜拜的人,他们的眼神之中出现了外面那些人所不具备的神采,那种狂热,那种信奉,那种激昂,

信仰,

让他们逐渐开始脱离奴隶的本质,虽然做人的奴隶和做神的奴隶听起来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后者明显比前者要进步一些。

而当荔枝将自己的目光看向正中央位置时,她略微的失神了一下,

正中央位置有一座石雕,石雕刻画着一个女人脚踩在一条龙的身上。

这是神像,只是制作的有些粗糙,但还是能够清晰地辨别出来,这些人膜拜的,就是这个斩杀龙的女人。

而荔枝的失神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女人,是自己。

十日前,她曾在这片山脉附近斩杀过一条脱离战场的蜥蜴妖龙,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幕应该被这里不少人给亲眼目睹了,然后他们雕塑出这个石像。

换句话来说,

自己就是他们眼中的神,

他们正在膜拜的,

其实就是自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