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赢的希望?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每个人都需要去屈服,当你选择这次不再屈服时,你忽然发现,很快,你得为了不再屈服而继续屈服,就比如现在的车里,无论是和尚还是扶苏,两个人看起来情绪都不是很高。

解禀最终的选择是什么,没人清楚,可能连解禀自己都不清楚,而且,哪怕解禀忽然大义凌然地说他愿意,到最后真的奉献自己的时候他会不会改变主意,谁都不知道。

这一次,和尚是完完全全地上了苏白的战车,如果说苏白已经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话,那么他和尚,其实也没什么退路了。

也因此,在这个时候,需要的是绝对的保险。

无论解禀最后会做出什么决定,和尚都不愿意冒这个险,而且,同样不愿意冒险的还有扶苏,这个大公子,背负着“国仇家恨”,他是最输不起的一个人。

所以,两个人其实没有丝毫的事前联系和沟通,刹那间就达成了共识。

“前面有人。”和尚开口道,“你下车吧,我去拦住他们,到了那个位置,应该就安全了。”

“那个女人,靠得住么?”扶苏问道,他问的是陈茹。

“她可能不会愿意参与到这件事里来,但应该不会对你出手。”和尚只能承诺这么多,他不是苏白,没办法让陈茹给他承诺什么。

“嗯。”

扶苏应了一声,身形在车上消失。

随后,和尚将车开入了前方的服务区。

刚停下车,就有一男一女走了过来,女的身高很高,男的显得矮了一些。

这两个人和尚认识,一个叫徐蓉荣,一个叫钱树斌,两个人算是川内的高阶听众,以前有过交集。

和尚下了车,笑了笑,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人不在么?”徐蓉荣有些无奈地问道,“七律,这你可就让我有些难办了。”

“难办什么,七律这是铁了心要和我们打一场了,算了,咱也不打了成么,就坐在这里,算是意思一下了,我欠一个人人情,所以必须帮他做这件事。”

说完,钱树斌直接盘膝而坐,看着七律。

徐蓉荣背靠在车身上,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

和尚张开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也盘膝而坐。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权衡。

这两个人是要参与这件事的,但是他们的兴致,其实并不高,石家庄那边真正出手的高阶听众也就不到十个,外围还有十个则像是在看热闹一样。如果一开始那帮外围看热闹的听众就选择出手加入的话,解禀根本就撑不到苏白跟自己的赶到,同样的,如果那帮人直接对自己等人出手的话,无论苏白如何“盛气凌人”,也难以像是张飞于长坂坡吓退曹军一样震慑住那帮人。

归根究底,有人会对所谓的移民资格格外动心,但也有人,其实还在观望和犹豫。

“能成功么?”钱树斌问道,他对这件事似乎很是关切,但并未真的在行为上表现出来,他和徐蓉荣在这里将和尚对子儿在这里,也算是对两边都有一个交代,换句话来说,他其实没有属于自己的立场。

“难。”和尚实话实说道。

“呵呵,我就说嘛,还是杀了那个人获得移民资格实在一些,不然我们如果来不及证道的话,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而且就算是证道成功了,很可能也没什么希望。”

徐蓉荣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抱怨道,似乎对钱树斌的选择很不满,当然了,眼下钱树斌既然已经决定消极对待,她徐蓉荣就算是想积极起来也没那个资本。

至少,这个女人心里清楚,和尚要对付她,单挑的情况下,自己的胜算应该很低,因为她是一名精神系强化者,而和尚的心境和传承,对她来说刚好克制。

“资格无非就三个,杀来杀去抢来抢去,你就确定自己能获得那个资格?”钱树斌有些不以为然道,“相反,如果他们的事情成功了,那么广播自然会停止听众销毁计划,那么大家,其实还有的活。”

“阿弥陀佛,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主角。”和尚开口道,“都认为自己能夺得其中一个位置。”

“呵呵。”钱树斌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但如果不把自己当主角的话……一般配角,死得都比较早。”

服务区内,相安无话。

……

孤儿院外的小庙中,胖子还是继续待在酒坛中,不时地摇摇晃晃,偶尔还发出点鼾声,人需要休息,正如机器也需要保养一下。

胖子已经很久没休息了,因为他私欲重,道心其实早就不稳定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胖子也打算好好清理一下自己。

朋友圈里常说去西藏可以净化心灵,但这种无非就是小资的无病呻吟,虽然胖子不是很喜欢这种净化心灵的方式,但是不可否认,陈茹的这个方法,也确实有效果。

生来死去,生来点点,死去也就一个小盒,对于听众来说,死后还能装下一个小骨灰盒也算是运气不错的了,多少人死得不明不白连全尸都没有,稀里糊涂的死,现实中的亲戚朋友再稀里糊涂地给你送葬。

佛爷在厢房内继续在打坐调理,一缕缕青烟不停地在他身上升腾而起。

对于佛爷来说,现如今的自己首要任务就是巩固自己的境界,并且将战斗中强行提升境界的隐患给抹去。

除了胖子跟佛爷,小庙里还有两个女人。

此时,熏儿坐在一块石头上,陈茹则是站在旁边。

虽然很多时候陈茹不像是一个女人,但不得不说,比起佛爷跟胖子,似乎在这个地方,也就只有熏儿才能够可以和她说上几句话了。

“你喜欢他?”陈茹问道,“我能看出来。”

“我不知道,但以前应该是很喜欢的,现在,再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其实没什么意思了。”熏儿拿出自己的手机,里面有一张照片,那是三人在买好墓碑后一起去吃烧烤时照下来的。

楚兆,已经不在了,自己暂时还苟活着,苏白在做的事情,她插不上手,只能看着,原本的几个所谓发小,现如今反倒是成了最为尴尬的关系。

“他是一个太过于自私的人。”陈茹开口道,随即,她看向了对面山头上的孤儿院,“他找一个儿子,目的也无非就是想要给自己黑暗的生活寻找一处光明和寄托而已。善良的利用叫利用,不善良的利用其实也叫利用。

这一点上,他和他爹,其实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你这个话,我不认同。”熏儿抿了抿嘴唇,和陈茹说话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没有苏白,小家伙也就是故事世界里的一个灵童,没有小家伙,苏白可能变得更加的纯粹和无拘无束,他们彼此之间的牵绊,是相互的。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而已,小家伙你没接触过,我一直觉得他的智力不会比任何成年人差。”

“那我倒还真想看看了,可惜他没让我去试试看能不能把他儿子救出来。”陈茹说完后目光微凝,远处的山峦上,隐约站着几个人影。

因为她的存在,所以那几道人影只敢远远地观望,不太敢靠近。

小庙里,一同感应到这一切的还有佛爷跟胖子。

胖子从自己的打鼾中清醒过来,扭动着身体打算从酒坛里出来,上了贼船,再临时下船就没什么意思了,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倒是不需要再墨迹什么。

做选择的,毕竟是他们自己。

只是,当胖子刚刚从酒坛里出来时,一道白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

胖子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无奈地抽出一根烟咬在了嘴里,如果说当初广播对血尸妻子的那件事只是出于一种纯粹的趣味性使然的话,那么这一次,就绝对不是趣味性那么简单了。

做得这么明显,做得这么刻意,

越是说明,

广播怕了。

既然你怕了,说明咱们是有机会的,不是我们变强了……

感应着远处靠近这里的那几道气息,听众之间不是团结的,远远比不上昔日万众一心的大秦帝国,但秦朝还是覆灭了。

变化的不是秦朝或者听众,是因为广播变了,它变得弱了,亚历山大和始皇帝选择了广播最虚弱的节点,准备在这个时候进行真正的升幅决战。

佛爷也从入定中苏醒过来,一道白光也就在此时将其笼罩住了。

佛爷有些意外,却又有些释然,他站起身,看着对面三清像下同样被白光笼罩的胖子,

两个人相视一笑,

下一刻,

白光消失,

两个人也消失不见。

东南方向,扶苏的气息越来越近;

而那几道身影也似乎是在做着某种准备,

陈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佛爷跟胖子已经被拉入故事世界了,

现在,

广播其实是在看她的态度,

一旦她稍有妄动,

那么梁老板也就不再孤单了。

陈茹看向了小庙里的那三个封印着西方三位高阶强者的酒坛子,

微微皱眉:

“无论怎么看,好像都没什么赢的希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