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翻脸!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和尚停下了车,有些无奈地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他很少做出这种动作,因为他有着属于高僧的行为准则,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儒雅和佛韵,但此时也因此可以看出和尚内心之复杂。

苏白身上的裂纹开始越来越密集,甚至,开始慢慢地剥落下来,像是镜子碎了一样,这种感觉,给人一种冰冷的绝望。

解禀有些不知所以,虽然还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隐约猜到这个情景应该是和之前苏白大发神威连续瞬间击败两名高阶听众有关。

因为现在的苏白或许能够单对单地击败一名高阶听众,但也绝对做不到那么轻松写意,所以,之前苏白所展现出的实力,是一种完全超出了他真实实力的表现。

“真的有必要那么极端么?”和尚从后视镜里看着苏白问道,和尚现在心也有些乱,一方面他是觉得苏白现如今陷入了一种极端的情绪和选择之中,另一方面,其实苏白的选择真的无可指摘。

苏白很是勉强地用颤抖的手将打火机凑到烟头位置,终于点燃,然后哆哆嗦嗦地抽了一口,身上的剥落,开始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剧烈。

“外面,还有一批人围着,不这么做,我们出不来。”苏白的声音有些停顿,仿佛现在说话都是一种很困难奢侈的事情。

是的,如果不是苏白以雷霆之势击垮了索伦和那位道士,彻底震慑住了在场的其他高阶听众,再加上外围刚刚聚集过来还在观望的那帮高阶听众,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潇潇洒洒的离开。

“古僵三转,确实神奇。”和尚苦笑了一声,但随即又道:“但你有没有想过,古僵三转最后透支的,是什么?

是的,它虽然被老富贵给抹除掉了副作用,但是老富贵本人,就没有对其进行过纠正和改良?

借用天地山川的生机补充入自己体内,夺天地之造化成就自己,但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哪怕你现在不受副作用的影响,但是最本质的运行轨迹其实根本就没发生改变。

这次,你瞬间消耗得太多了,短时间内,根本就没办法复原,而且,你也等于是将本来可以顺势而为的进阶之路给堵住了一大半,你现在还能继续进阶到高阶么?

没有了副作用,只是没有了短期副作用,你借用山川之灵,但到最后,你还是要还的,就像是富贵那样,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这就是你所想要的结局?”

解禀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清楚苏白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提前透支了这么多甚至还抵消掉了进阶的机会,不说是为了自己,但确实是将自己救了出来。

“和尚,早点回去吧,这才刚开始,后面,广播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松地把事情完成的。”苏白倒是不以为意,他用颤抖的手又抽了一口烟,“证道不证道,对于你们来说,意义很重要,但对于我来说,意义不大。

他不是想要当广播么,

那我就让他当不成。”

和尚深吸一口气,没再说什么,而是专注地开着车,他清楚苏白对苏余杭的恨,如果不是小家伙现在还活着,可能苏白现在生存的唯一意义就是去找自己的那对爹妈报仇了。

解禀手中的戒指在此时飘浮起来,悬浮在了苏白的面前,

“孤很欣赏你,可惜,现在不是大秦,否则,孤会……”

“少放屁,让我静静。”

苏白毫不客气地回话道,

“你爹教给你做的事情,你好好做吧,至少,我们现在的仇人是一致的。”

扶苏没有介意苏白对自己的不恭敬,他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也不会像民国初年的遗老遗少那般死抱着大清的尸体不停地哀嚎。

“孤,已经做好准备了。”扶苏很认真地说道,“至少,在这个时刻,我们的目的,确实是一致的。”

扶苏也清楚,唤醒那个世界五百煞星之后,自己跟苏白这帮人的合作关系也将就此结束,剩余的听众将被广播格外珍惜拿来培养,与那五百煞星为敌。

听众们为了自己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到时候肯定会去死拼剩余的大秦勇士,现如今大家的合作,听众的目的无非是想让广播终止听众销毁计划而已。

正如梁老板所说的,听众最朴实也是最直接的目的,无非是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

“和尚,等下,停车,我要下车,你们去机场坐飞机回去吧。”苏白忽然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和尚直接停下了车,苏白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这里,是一条高速公路,来往的车辆不少,苏白就斜靠在一侧的栏杆上。

解禀将自己的烟丢了下来,车上的人没有告别,也没有离别的情绪,和尚继续往前开。

“他是要进故事世界了么?”解禀问道。

“否则呢?”和尚摇了摇头,“贫僧也快了。”

解禀闻言,不再说什么,他现在倒是不需要进入故事世界,但实际上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让扶苏进入苏白的体内,这样子苏白就可以借用扶苏利用自己的身体去穿上甲胄进行献祭。

这是成功率最高的一个方法,因为到最后哪怕扶苏被带到了孤儿院那边,奇科斯三人虽然现在被封印在酒坛里,但广播一念而起,就能将他们拉入故事世界做任务。

既然苏白这么痛恨他的父母,完全可以让他自己去献祭的。

只是,这个建议解禀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提出来。

“他不适合的。”和尚忽然开口道,似乎在刚才,和尚已经看穿了解禀的意思,“当初扶苏最开始选择的,不就是苏白的身体么?”

戒指内传出了扶苏的声音:“他的灵魂和肉身合二为一,孤如果进入其体内,将会在瞬间被其消化掉,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解禀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现在看来,似乎排除一切的外部可能发生的意外,自己带着扶苏的灵魂去穿上那件盔甲,好像才是最为恰当的选择,他现在也具备这个资格。

但让他就这样奉献自己成就其他人,解禀还真的没想好。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听众,尤其如此,类似血尸,类似富贵这种人,几乎是听众圈子之中的一股清流,既然是清流,注定是少数中的少数。

“车到山前必有路。”和尚开口道,“等距离四川越近,意外就会越来越多,甚至,可能我们所有人,除了你,都会被拉入故事世界,到时候其实你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到底去如何选择。

因为哪怕陈茹愿意庇护你,她也很有可能会落入和你的老板一样的下场。

所以,追杀你的人,是不会直接放弃的。

你最好现在就考虑好。”

和尚说的很直白,意思就是你想不想那么做,最好现在就决定好,真事到临头时,可没有什么时间给你去思考和盘桓。

“这……其实就是你们早就做好的选择?”解禀反问道,“苏白的下车,只是因为他不好意思当着面对我说出这种话?”

“不,苏白下车,只是因为他确实快要进故事世界了,他重创了几个高阶,同时还杀了一个高阶,所以,他的惩罚性故事世界就在眼前,而且,他的伤势太重,重到根本没办法在此时去做什么事情,只能被动地等待着广播的召唤。”

和尚还是在继续认真地开着车,

“解禀,现在只有你是自由的。”

“我虽然知道你们不是特意来救我,但是真的挺感动的,因为你们确实是把我救出来了,但你们救我出来的目的就是要牺牲我,呵呵呵呵……这让我很不愉快,我不愿意让自己在不愉快的心情下去做什么自我牺牲!”

……

清冷的高速公路边上,苏白依旧靠在栏杆上,一个人孤独地抽着烟,他身体剥落的速度正在慢慢地减慢,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副年久也没有经过好好保存的油画,因为颜料的脱落而留下了斑斑驳驳。

吐出一口烟圈,

苏白轻轻摇摇头,像是在自言自语,

“对不起了,解经理。”

……

“对不起了,解经理。”和尚还是在继续开着车,“你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和尚话音刚落,掌心一挥,汽车内部当即出现了一尊大佛虚影,恐怖的精神力直接压迫而来,解禀下意识地去抵抗,但戒指在此时也传出了一声低吼,扶苏的精神力顺势冲击而起,解禀的心神还在抵抗着和尚没办法应对扶苏,也因此,直接被扶苏抢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解禀的眼睛闭合了几秒,再慢慢睁开时,他的眼眸中带着一抹异样的深邃,

“孤忽然有些不愿意这么做了,如果有其他选择的话。”

“如果有其他选择的话,你的大秦,也不会亡了。”和尚向后递来一张符纸,这张符纸上全是血水,是和尚自己的精血浸染而成,“他如果闹腾的话,你可以用这个暂时压制他。”

“他很平静。”扶苏回答道,“可能,他自己早就接受这个结局了。”

“事情已经做了,就不能有丝毫的意外。”和尚提醒道,“这不光是我们的事情,还有你父皇留给你的使命。”

“孤……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