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恐怖家庭伦理剧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解禀递过去一根烟,然后又将自己的打火机给了过去,苏白咬住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烟圈,嘴里发出了一声声“嘶……”的声音,像是一个老烟枪断了许久的粮终于再抽到一根了。

但苏白这种姿态,并非是故意为之想要去表现什么,而是因为他正在疯狂的抑制自己想要进阶的冲动。

原本顺水推舟的事,苏白却偏偏放下了大坝想要阻挡这种趋势。

而进阶,对于任何一个听众来说,都是一种难以抑制和抵挡的诱惑,尤其是对精神的刺激,更是让人颤栗,甚至比男人最后那一哆嗦更让人沉迷。

和尚自远处走来,看着战局中央的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至少是现在,他还是看不出来苏白抑制自己的境界进阶到底是为了什么,按照之前的安排,苏白应该在途中就进阶才对。

不过不管怎么样,苏白的出现确实像是暴风雨中的定海神针,四周,一时间风平浪静。

索伦向前一步,想要去找苏白,因为他这次的目标就是苏白,但随着苏白那暗红色的眸子扫过来时,索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迈不开步子了。

可恶……怎么可能……一个眼神……就让我……

索伦在挣扎,他知道自己在刚才已经陷入气势对决的绝对下风之中,以他的骄傲和自信来说,这是一种无法接受的事情。

但事实上,现场的其他多名高阶听众在此刻都没人敢上前一步,甚至都不是特别敢释放出自己的气机对面前的几个人进行锁定,生怕刺激到了眼前的这个正在抽烟的老虎。

“这个人,我要带走。”

苏白伸手指了指解禀,

“别逼着我出手,不然我会控制不了进阶的。”

“……”解禀。

“……”索伦。

“……”众人。

虽然这种陈述方式很是让人无语,但是没人怀疑苏白这话的真实性,大家都能感觉得到,眼前这个男子无论是体内能量的澎湃还是精神气势上的恢宏,都是即将进阶的征兆,之所以现在没有,是对方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故意压制着而已。

说完,苏白转过身准备离开,解禀跟在了苏白身后。

事情,如果照着这种局面一直走下去的话,四周其他的听众应该都会被定格在耻辱柱上,不过好在这已经是时代的落幕,倒是不用担心被之后几代的听众拿这件事去嘲讽当反面例子。

但是高阶听众毕竟是高阶听众,

他们可能被苏白的气势所暂时胁迫,但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一次就彻底在苏白面前低头,尤其是大家都在准备证道的时刻,如果因此低头在自己心中留下这一道阴影的话,对日后自己的证道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一个出手的,不是东方听众,而是索伦,他这次来东方,是想找苏白让其成为自己证道的垫脚石的,可不是来这里当一个纯粹的背景板。

索伦的速度很快,这是一种肉身所能达到的极致速度,当然,前提是不牵扯到空间法则的层次上去,不过,也因此,索伦自身就更像是一件锋锐凶猛的法器,哪怕是其他高阶听众如果不是走肉身强化且对自身实力有着很大自信的话也不敢就这么直接挡下索伦的这种“舍身攻击”。

“咔嚓……”

苏白的一只脚陷入了地面之中,而后腰部发力,身形一侧,

刹那间,

仿佛这一片空间在此时都因为苏白的举动而扭转了过来,这一片区域的视线产生了扭曲和折叠。

而后,

苏白一只手慢慢地伸了出去,像是一个在舒展自己的腰肢,仿佛不带丝毫的攻击和防御意图。

“轰!”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

以苏白和索伦相撞区域为圆心,四周的几座高楼全都化作了粉尘,乃至于地面也都化作了焦坑。

这还是双方都克制自己能量泄漏的原因,否则这种对撞不亚于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引爆海量的TNT炸药。

等到烟尘消散,

众人的视线再度变得清晰时,

面前的一幕,

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解禀,

也包括和尚。

苏白的手,放在索伦的脑袋位置,而索伦整个人也依旧保持着刚刚冲锋的姿态,画面,在此时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双方都一动不动。

慢慢地,

索伦朝下的脸开始抽搐起来,他的眼眸中带着绝对的惊恐,这一刻,他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再受到自己操控一样,变得无比的僵硬。

自索伦的嘴角,开始有些鲜血流出,一股接着一股,一道接着一道。

苏白在手在索伦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拍,像是在抚摸自家养的宠物,而后,巴掌轻轻一甩,直接扇在了索伦的左脸上。

“砰!”

索伦直接被抽飞了数百米远,落入到了远处的大楼之中。

而后,苏白的目光再度在其他所有人脸上扫过,

意思,

很简单,

还有谁,

要来?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

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一名身穿道袍的男子将手中的桃木剑祭出,带着一种决绝的心态向着苏白这边飞来,一道霞光自其身后显现而出,带着莫名的造化之感。

须臾间,自男子的桃木剑之中释放出一条炽热的火龙,似乎可以焚灭一切邪祟!

苏白周身血光顿现,直接迎着火龙冲了过去,一切的一切,都归结为简单直接这几个字,在这个时候,似乎这个男人想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击垮自己面前的一切敢于挑衅的存在。

“嗷!”

火龙发出了一声悲鸣,直接被撕裂,随即,苏白逆着火势继续前冲,最终和那名道士拉近了距离。

附近的其他几名高阶听众这时候也终于准备出手,但是苏白没给他们再度引发混战的时间。

“轰!”

苏白的身体直接炸裂开,是的道士在自己面前所设下的十三道防御结界形同虚设,下一秒,苏白在道士的身后重新凝聚身形。

“天罡五雷咒!”

一道紫色的符纸被道士贴在了苏白的额头位置,这个道士,在修为和心性上,完全不逊于胖子。

只是符纸刚刚贴上去,却没能引发五雷轰顶,因为一层殷虹的鲜血直接浸染了上去,将这道符纸直接污染。

道士目光中透露出一抹讶然,紧接着,他像是明悟出什么一样,刚准备开口说什么,但其胸膛却直接被苏白挖开。

“嗡!”

道士的元婴直接离开了身体,但却没有直接离开附近范围,反而是在盘旋着像是想要交代一些什么。

苏白掌心摊开,一道寒霜激射而出,打在了元婴身上,元婴遭受重创,没有敢继续停留直接远遁离开。

“还有谁!”

苏白站在原地,目光再度扫向四周,

这一次,

终于没有人敢再上前一步,因为苏白刚刚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大佬的感觉了,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

在众人看来,或许,只有那两个大佬才能够真正压制住面前的这个家伙吧。

这一次,当苏白再离开时,没有人敢再上前阻拦,一直到一行人在和尚布置的阵法中彻底敛去了气息,众人好像都没从刚刚的震撼一幕中醒来。

……

“啧啧啧。”燕回鸿有些无奈地坐在一座桥梁顶端,嘴里咬着一个烟斗,在其身边,有一道紫色的光芒若隐若现,这是来自陈茹的意识,这道意识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一直盯着自己,且完全摆明了我是来盯着你的这种态度。

“很聪明的一个小家伙。”燕回鸿说道。

紫色的身影没有回答。

“其实,你不来盯着我我也不会出手的,我欠老富贵一个人情,还不至于为难他的干儿子。”

紫色身影还是没有说话。

“你说,他这么做值得么?他不是还想去救他儿子么?”

这一次,紫色的身影终于说话了:

“他已经做好和自己儿子一起死的准备,所以,他更可以肆无忌惮的,把他老子拉下马。

而且在外围,还有十多名刚刚赶来却没靠近的高阶听众,他不这么做,根本走不出去。”

“呵呵。”燕回鸿笑了笑,“这恐怖广播的称号真的可以改了,叫恐怖家庭伦理剧。”

……

疾驰的汽车上,和尚正开着车,苏白跟解禀坐在后排位置。

劫后余生的快乐在这辆车上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梁老板被封印,解禀很失落,而和尚则是眼眸中不时露出忧虑之色,苏白还是一个人冷冰冰的坐在位置上。

“解禀,你,还有烟么?”苏白忽然开口问道。

“呵呵,已经结束了,你还装什么……”

解禀将烟递给了苏白,却像是发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也一变。

苏白接过了烟,咬在了嘴里,但当他准备拿打火机去点燃烟头时,他的手却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

同时,

在苏白的脸上和衣服外的皮肤上开始出现一条条密密麻麻的裂缝,

整个人,

像是正在破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