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女人十指指尖不停地渗透出属于自己的鲜血,一道道以自己精气神凝聚而成的箭矢像是不要钱一样不停地射出来,每一箭,都似乎能够撼动这片空间,带来无法想像的恐怖湮灭之力!

但是这一次,恐怖的血色岩浆仿佛化作了可以吞噬一切的凶兽,丝毫不受影响,而那道恣意疯狂的笑声则是带着一种浓浓的不屑!

是的,

是完完全全的不屑!

不屑于女人的实力,

你也配成为我的对手?

你也配杀死我?

大佬之下,

我无敌!

哪怕现在苏白还没真的进阶成高阶,但他现在随时都可以进阶,之所以选择故意压制其目的也是为了跟和尚当时差不多。

再者,境界现在对于苏白来说没什么意义。

现如今,他有这个自信,大佬之下,谁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谁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那么自己现在是中阶还是高阶,又有什么区别?

这个道理就像是核武器储存量足以毁灭地球一次和足以毁灭地球几百次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一样。

昔日,和莱曼的交手,算是让苏白彻底的领悟了属于自己的战斗方式同时也明确了自己的战斗风格,西方之行,虽说主角是脚踩法国大妈证道的陈茹,但苏白也着实疯狂了一把,这种刺激和酣畅淋漓战斗中的提升,其中滋味,也就只有自己能懂。

或许,正如血尸早就给“有心”的听众早就提醒出一条道路一样,那位被绑在十字架上接受上帝裁决于圣火之中永生的远古吸血鬼也是早就给苏白上了一个课,至于老富贵,死后一躺二十年,也是极为生动的一堂课。

这或许不是最为直接的传承,却是最好的指引,指引着苏白前方,到底该向哪里去。

岩浆翻滚,吞噬四周,狂躁喧嚣,无视一切!

女人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无法反抗,女人想要逃,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法逃,她只感到苏白的力量和气息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提升着。

很快,女人发现了一个令她颤栗的事实,这个本就比她强的男子正在与她的战斗中,依旧在感悟着,依旧在提升着!

这……怎么可能!

一种深深的无力袭上心头,女人真的是绝望了。

第一次,自从自己进阶成高级听众后,第一次在一个不是大佬级听众的面前,产生了绝望的情绪。

她清楚,

此时自己的生死,

已经由不得自己去掌控了。

……

和尚法相庄严,刚猛依旧,而面前的这个男子身上的伤势则在开始越来越重,也渐渐开始不支起来,他想离开这里,但和尚却故意封锁了四周,他如果要离开,就必须得拿出压箱底的秘法,俗话说,就是想跑也得丢下一块肉下来。

他还在权衡着这种利弊,尤其是在当今这个大环境下,大家都在比着提升实力,比着早日可以证道成功,谁都不愿意在此时去掉队,因为掉队的结局,就是被广播扫入垃圾堆里自生自灭。

而此时,前方苏白跟那个女人交战的局面完全震慑到了他,那滔天的血液岩浆,那可怕疯狂的意念喧嚣,

这家伙,

真的只是一个高级听众而不是大佬?

其实,就连和尚心里也有些意外,他是有青龙寺诸多祖师爷的加持以及自己前世的融合,才能自资深者一蹴而就达到如今的高阶位置,但自己似乎并没有真的追赶上苏白。

是的,苏白现在是中阶,境界比自己低一层,但如果现在自己和苏白交手,自己能胜的把握……不,自己能在苏白这种疯狂的战斗方式面前存活下来的把握到底有几层?

和尚自己心里……也不清楚。

也就在此时,和尚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位对手已经下定决心准备逃跑了,在其胸口位置,出现了五面蓝色的鬼旗,像是一道固有结界一样直接撑开,磅礴的力量企图将自己给隔离出去。

和尚微微一笑,一改之前猛攻不死不休的姿态,反而在此时后退一步,收住了攻势,对方既然使用秘法准备逃离了,那么至少在这个时间段里,这位高阶听众是没有能力再去影响今天石家庄这里的走势了。

和尚是一个很务实很冷静的一个人,他很少会出现类似于苏白那种战得正爽的时候什么都不顾了继续往死磕的情况。

当男子发现和尚竟然直接怂了后退一步后,整个人郁闷的几乎想要吐血,但他清楚,自己眼下必须就此离开找个安全的地方调理自己,兴许还能靠及时的调理避免境界的滑落。

对方离开后,和尚收起自己的法相,气息悠长,一番大战,对手又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高阶听众,哪怕和尚占尽上风又有苏白偷袭的成功,但不得不说,对于和尚自己的消耗,其实也是巨大的。

但更让和尚情绪有些复杂的是,他原本以为苏白那种很疯狂的做法和选择只能起到搅乱局势的效果,但现在看来,似乎事情的发展真的和自己之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正如苏白面对周云时说那一句:对不起,我们确实是可以肆无忌惮的。

苏白不是在夸张,也不是很中二的在释放什么豪言壮语,

他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大佬不出面的前提下,

真的可以,

肆无忌惮!

浓郁的血液岩浆开始收缩,重新凝聚出苏白的身形,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这种白,不是那种虚弱的白,而是贴合于吸血鬼的肤色,两颗獠牙,带着阴森和优雅的气质若隐若现,那种尊贵典雅的感觉,仿佛无论如何都抹杀不去。

而在苏白的脚下,则是出现了一具枯骨,这是一具女人的枯骨,晶莹剔透,美不胜收,骨骼上还有着清晰的奥义纹路,这应该是女人成长和修炼所留下的痕迹。

苏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像是有些疲乏了,又像是刚刚饱餐一顿的野兽,带着略微的倦态。

“和尚,这骨头你要么?高阶听众的骨骼,应该能拿来做一件不错的法器吧?”苏白指着面前的骨骼对和尚说道。

和尚苦笑着点点头,也没有推脱和不好意思,直接袈裟袖口一挥,将这一具枯骨给收了起来。

“已经解决了三个了,我们,直接去解禀那边吧,我怕那只会放电影的家伙,会撑不住。”

话音刚落,苏白的身形直接在原地消失。

和尚愣了一下,没有及时跟上,因为和尚清楚,哪怕自己没及时跟上,凭借着那边有解禀和那所谓的美国佬搅局,那边大概剩下的六名高阶听众,也很难对苏白造成什么足够的威胁。

他原本还想提醒一下,如果苏白继续杀戮下去,可能会等不到广播重新洗牌就会被拉入惩罚性故事世界中去。

毕竟,

广播是你爹,而你爹对你爱的表达方式就是想弄死你。

但转念一想,和尚也就释然了,这些道理,其实苏白都懂,这本就是一条曲折的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苏白现在能做的,无非也就是尽可能地强大自己,然后将扶苏弄出来去完成他的使命。

昔日大秦帝国和马其顿帝国都在广播之下覆灭,化作尘烟消散于历史的烟尘之中,而如今,似乎能够有机会撬翻广播这尊庞然大物的,竟然是广播的亲生儿子。

这应该也算是一出黑色幽默了吧。

……

索伦一个人单独面对两名东方高阶听众的围攻还留有余力,解禀和扶苏则是联手对抗着几名高阶听众的打压,其实,哪怕有索伦这个被强行拉下水的闯入者分担一部分压力,但解禀也很难坚持这么久。

因为先是周云的气息骤降逃离,随后又有高阶听众的逃跑,甚至是气息忽然消失,这使得这里混战之中的其他高阶听众们内心之中闪现出种种不安的预感。

尤其是徐倩倩的气息骤然消失,虽然很难让人往她已经陨落的方向去想,但一切的痕迹和气息感应似乎都在指向着那个可能性。

“他来了。”解禀这边也变得从容了一些,因为他感知到正在和自己交手的这几个高阶听众变得越来越漫不经心,如果他们还保持着一开始哪怕不惜付出一部分代价也要将自己杀死的心气儿,自己可能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这气息……让孤想到了杀神白起。”

“白起死的时候,你爹还没出生吧?”解禀反问道。

“阳寿虽尽,但英魂封存,那场最后的大战中,我大秦历代战神的英魂也全都被召唤出来,武安君也在那一役之中彻底燃烧残魂与世诀别,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你当只是一首可有可无的号子?”

就在此时,

一道血光直落落地出现在了混战局面的中央,

从中慢慢地走出属于苏白的身形,

灰色的风衣,因长时间未修剪而略显绵长的头发,刚刚重组所以稚嫩光滑的皮肤,崭新的眼睫毛以及其下深邃透着暗红色的瞳孔。

一副普通人的形象,却因为他的出现,直接让这里混战的局面安静了下来。

苏白的气息,

还在飙升,

还在翻滚,

仿佛没有尽头,

但他的境界,却依旧纹丝不动。

慢慢地,

苏白抬起自己的下颚,带着些许淡漠的眼眸扫过四周,四周当即针落可闻;

没说话,

微微侧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解禀,

问道:

“哥们儿,有烟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