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冲天香阵透长安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苏白将周云的脑袋打爆的那一刻,自周云体内喷射出一道红光,这红光中带着一种倔强的死志,这不像是在逃生,虽然他确实是在做着逃生的事情,但对方心里已经完全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这是……诅咒。”

和尚撤开了大佛虚影,身形退避一侧,同时,他也是在以这个方式给苏白发讯号。

苏白有些无奈地也后退一步,没有阻止对方的逃离。

高阶听众,只差一步就能证道,这种人,几乎各个都能称呼为狠人,实际上现在身陷囹圄的莱曼等人,也就只有莱曼一开始觉得可以稳吃苏白结果被苏白强行耗得失败,奇科斯等三人则完全是因为陈茹的忽然出现以雷霆之势将他们击垮。

如果莱曼一开始就打算逃跑,苏白是拦不住的,但当莱曼意识到不妙时,已经被苏白耗得都没办法跑了,而奇科斯等人如果没有陈茹的出手,就算能将他们击败但想将他们都封印在酒坛里留作他用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儿。

所以说,无论是东西方,只要是能走到高阶听众层次的人,都不会那么简单,尤其是他们准备彻底拼命的时候。

今天的最终目的是接应出解禀,不然的话苏白倒是愿意强行将对方拦截下来,但眼下开局如此美好的时候,苏白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品白无故地损耗掉自己的战斗力。

但能够逼迫一名高阶听众以这种方式离开,可以说也算是毁掉了他一半根基,就算是复原后可能境界也会因此滑落一些,倒是不会再成为什么后续的麻烦了。

“西侧方向,有两名高阶正在向这里过来,应该是刚刚那位释放出了信号。”和尚紧接着又问道,“一人一个?”

“两人一个,我扛。”苏白果断地拒绝了和尚的这个建议,而是选择了一种剑走偏锋,这里可不是在开听众间的武林大会,现在最要紧的是将这帮高阶听众有一个是一个的给重创掉,哪怕不能杀死他们也得让他们短时间内不再具备威胁。

至于四周的那些低阶和中阶,无论是杀还是打,难度都比对付高阶时要简单多了。

“阿弥陀佛。”

和尚请动罗汉真身附身,整个人在此时金光闪闪,就像是电影里的少林十八铜人,像是抹了金粉一样,但和尚的这个造型却给人一种威严肃穆的感觉。

紧接着,

和尚就直接向下砸了下去。

“轰!”

下方一名身体强壮中年男子很是吃力地撑开双手不得不托举住了和尚。

而在另一侧,一个女人手持长弓,以弯弓射雕的姿态将箭头瞄准了这里。

但其视线忽然一横,没去帮自己的同伴反而是看向了苏白这一侧。

她原本以为苏白会选择来和她对峙,因为她的箭术在听众圈里很是有名,大佬之下没人敢无视自己的这一箭,她也有这个自信。

但是苏白却完全将其当作了空气,身形迅速下潜来到了和尚位置。

“吼!”

中年男子面对苏白的偷袭,其应对反应比之前的周云要好多了,毕竟周云是精神系强化者,对近身战的应对经验和手段自然会欠缺一些。

一声怒吼自男子嘴里咆哮而出,自其嘴中吐出一圈黄气,一面令旗飞射而出,瞬间扭曲了其面前的空间。

“吼!”

苏白也发出了一声怒吼,周身尸气迸发,一层青色的光芒笼罩在其皮肤上,两颗阴森的獠牙也显露而出,一双眼眸更是变成了黑墨色,如癫似狂!

这不是普通的对决,

一开始就得打出气势,也要打出时间!

慢慢打下去慢慢磨下去,根本就没可能接应出解禀。

“轰!”

一声剧烈的轰鸣声传来,

苏白的胸口被炸出一道巨大的口子,要知道苏白此时全身力量都凝聚在肉身上竟然也能被轰出这么大一个口子就足以可见那面令旗之中所隐藏的玄机到底有多可怕,而那位,可是同时也在扛着和尚的攻势啊。

不过,苏白遭受了一击,对方也不好受,最明显的是对方胸口一阵起伏,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同时那面令旗也是直接炸裂开,这应该是其类似本命武器的存在,被毁掉后其心神也是受到了极大的牵扯。

“噗!”

男子没办法分心再挡住和尚的攻势,只能选择后退,但和尚得势不饶人,出家人的慈悲之心至少在此时是在和尚身上看不见的。

和尚身上的金光直接没入了男子的体内,同时食指在男子的眉心用力一点。

“嗡!”

可怕的颤音出现,男子的身体在此时几乎乱成了一锅粥,看似没苏白的伤势严重,但是其内部早就凌乱不堪了。

“嗖!”

一道虹光飞逝,直接没入了苏白的肩膀位置,瞬间将苏白的右肩给炸碎,苏白整个人也被炸得倒飞出去。

和尚没去管苏白,而是继续对着男子乘胜追击,又连续点了男子三下,男子全身骨骼都血肉在此时都开始膨胀起来,到最后像是化作了人血喷泉滚烫的精血四溢而出。

“七律,你疯了!”

男子显然是认识和尚的,他是没料到和尚会在此时出手偷袭自己这边的人,或许,一开始他还认为和尚只是想提前解决掉竞争对手然后独吞掉解禀这个大福利,但他更没料到的是,和尚一出手就完全是搏命的架势,且在另一个可怕的家伙出现对自己偷袭后接下来竟然是一副要“杀死”的姿态!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里可是现实世界啊!

男子现在有些绝望,身心都很绝望,苏白的出现直接破掉了其本命武器令旗,令其神魂首创,再遭受和尚的连续几击之后自己更是伤势严重,但和尚依旧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愈演愈烈!

这不科学,

你就算是想要独吞那个解禀,也没必要对我赶尽杀绝啊!

“我佛慈悲!”

“……”男子。

和尚祭出了佛珠,刹那间,在其身边浮现出十多道祖师爷的虚影,或品茶或念经或抓耳或聊赖总之神态各异,但是恢宏的佛法威严却像是江水一样倾泻而下,以无比刚猛的姿态一浪又一浪地反复冲击着面前的这个男子。

男子相信,就算自己没被偷袭受创,估计也不是面前七律的对手,更何况七律如今更是一上来就发了狠,招招致命!

男子的身体开始不断的崩溃,一同崩溃的,还有他那本就不是很强的死战之心,他只是过来看看能不能拿到一个移民资格,可真的没做好在这里死磕的准备。

……

“嗖!”

“嗖!”

“嗖!”

女人又连续射了三箭,完全是对着苏白的位置射过去的,那个区域几乎被清扫一空,每一箭其实都没有惊天动地的威能和声势,但是却能够将那附近十平米的位置一切存在彻底湮灭,这把弓,绝对来历不凡,竟然自带湮灭的属性!

女人看见那边的男子在那个和尚面前越来越不堪,不仅皱了皱眉,她可不愿意这次来无功而返,一个移民资格,等于是一道保险,哪怕自己没证道成功也依旧可以躲过听众销毁计划的保险,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放弃。

没办法,只能解决掉这两个不按规矩争目标的家伙后再去找时机看看能不能对解禀射几箭赚取一下贡献度了。

女人身形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自一侧高楼上落地,而后身形不断地幻化和消失,每一个位置,其实都是一个最佳的射击地点,她是一名弓箭手,自然有着这方面的本能。

但是,当她正准备去接应自己的同伴时,忽然感觉脚下有点黏。

低下头,她看见了自己靴子下面踩着的是一摊血渍。

怎么可能还有鲜血?

就算是误杀了普通人,普通人的鲜血也会就此挥发一空,绝对不会存在丝毫。

但是紧接着,女人的面色骤然一变,身形再度准备消失却发现一道血海自四面八方呼啸而至,完全封锁了她腾挪的空间。

女人三箭齐搭上弓,瞄准着自己的面前,而后手指松开,弓箭上幻化出了凤凰交织的虚影,无边业火,焚烧一切!

刹那间,原本的血海滔滔被直接蒸发得干干净净。

但当女人再度准备离开时,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脚下不再是地面或者坑洞,而是一道岩浆,岩浆之中烈焰滔滔,却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浓郁血腥味道。

这不是岩浆,

这是滚烫的血水!

该死,

东方听众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将血族血统强化到这个层次!

这估计应该不逊西方始祖级吸血鬼的级别了吧。

女人这次是真的有些慌了,

下一刻,

她看见自己脚下的位置出现了一张男子的脸,虽然在血色岩浆之中浮浮沉沉不断波动,但是这张男子的脸却带着一抹英俊和忧郁,

但是,当这张脸开口说话时,之前的那种感觉就彻底消失了;

“小妹妹,

你刚刚射了我这么多次,

现在,

该轮到我,

射你了吧?”

一时间,血光冲天,直射云霄,

夕阳下的石家庄出现了两道光晕,大有“冲天香阵透长安”之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