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待到秋来九月八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猫捉老鼠的游戏毕竟不可能太长久,解禀因为占据着自己和扶苏的双重优势,所以在面对前期的那些中阶甚至是想着碰运气的低阶高级听众的猎杀时,显得很是游刃有余;

毕竟他的实力在其他人印象里也就是一个高级听众低阶,哪怕最近刚刚进阶到中阶,也还在追杀者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但再加上戒指里的扶苏,解禀的实力其实远远不是中阶这么简单。

不过,随着孙磊逃遁之后,赶来石家庄的听众们就变得现实和谨慎多了,低阶和中阶的都聚集在一起又或者选择了观望态度,而后那些高阶听众竟然也不再单独行动,按照以前的交情以及熟悉程度开始组合在一起,像是一个个小队一样进行有组织有秩序的猎杀。

当初广播曾一度在故事世界里的实验过小队模式,但后来也就没了下文,但在这个时刻,这个模式似乎再度出现了一样。

当然了,也是拜解禀这段时间的“战绩”所赐,七名低阶或者中阶的高级听众竟然被猎物给反杀了,哪怕是在故事世界里,这种大规模的高级听众陨落也并不常见,更别提有着诸多规矩限制的现实世界里了。

且东方听众也没经历过前阵子西方听众那种被人打上家门以杀证道的阵痛,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风声变得更紧了,双方也都变得更加地投鼠忌器。

但事态还是会继续发展下去,解禀的活动圈子原本是整个石家庄的主要市区,但现在已经渐渐地被压缩起来了,哪怕是戒指里一向高傲的扶苏殿下,在这个时候也不再吭声,因为这个局面,一个冲动,很可能就是粉身碎骨。

扶苏不怕死,正如当日梁老板所说的那样,你终究是要死的,但扶苏不愿意自己死得没有价值。

新华区三中校门口的一家咖啡店里,解禀和扶苏面对面地坐着,当然了,扶苏的身形其他人是看不见的,二人的面前都摆放着一杯咖啡,解禀喝了一些,扶苏一口没动。

“快逃不出去了,一个擅长阵法的高阶,一个擅长精神力的高阶,还有一个擅长道法的高阶,他们的出现,压制了我的活动范围。”

解禀有些无奈地耸耸肩,现在,距离自己击退孙磊也就过了不到12个小时的时间,但随之而来的反扑和压力,却比之前迅猛得多得多。

现在,差不多有将近十名高阶听众正在石家庄的上空或者就幻化成其他模样行走在市区里进行搜捕,另外还有数十名中阶或者低阶的高级听众正在伺机而动看看有没有捡漏的机会。

哪怕自己这头肥羊已经杀了好几头狼了,但在群狼的眼中,自己依旧是香喷喷的羊。

“可能,运气好也就是三个小时,运气不好,孤话音刚落就会有一道阵法笼罩下来压制我们,现在只能祈祷那个说要来接你的家伙及时赶到了。”

“他会来的,但是他没有出手的因果。”解禀皱了皱眉,这是最让他不安的一点,苏白没有因果,到时候就算是帮助,可能局限性也很大,毕竟之前苏白敢跟着陈茹杀入西方,原因还是借着对方到东方来企图伤害他儿子的因果。

“只要孤能出去,能把那件事做成,一点因果,无所谓的。”扶苏显得很是自信,“孤相信你那个朋友,应该也能明白这一点。”

“大洗牌么。”解禀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你真的喝不惯这个?”

扶苏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个白人男子走了进来,解禀眉头一皱,这个家伙以走进来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没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任何属于听众的气息,但是他这个精神系强化者的预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他的目标不在你身上,现在这里整个街区都是他的身体。”

扶苏开口道。

解禀不是很能理解扶苏这话是什么意思。

扶苏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咖啡杯:“我不喝这个不是因为我娇惯,而是因为这咖啡里有他身体的一部分。”

“机械强化?”解禀猛地想到了什么,他记得以前跟梁森交流过这方面的强化,不过梁森说走机械强化的路线在美洲那边比较多一些,但很少能够走到高级听众的,美洲那边之所以顶尖听众那么贫瘠一是因为那边本就不是广播栽培的重点区域,二则是因为他们自己有些作死普遍选择这种看似简单吃前期的强化,到后期后往往会陷入不知所措的僵局里。

“姑且,算是吧。”扶苏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义机械这两个字,毕竟在他的那个年代,大秦甚至能够组织起一支十万人的高级听众实力军团,始皇帝更是能够驾控巨龙飞行,那个年代也是有墨家为首的人制造战争机器,但是机器的运用其实只占一小部分,现如今的人类文明之所以会走向偏重机械化的道路还是因为现在的人个体实力太弱小了,试想一下如果现在的士兵每个都有资深者或者高级听众的实力,那还需要造坦克和飞机么?

“他的目标不在你身上,虽然他已经发现了你,但他并没有将其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收回来,显然,他要等的人还没到。”

“就算是他要来找我,这个地方也不合适。”解禀手指在底盘上摩挲了一下,“东方听众不会允许西方人在自己地盘上抢食吃。”

就在这时,咖啡店的门再度被推开,一身便装的苏白跟和尚走了进来,苏白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和尚则是白色的,两个人看起来很是普通,这也是为了不引人耳目,和尚有青龙寺的隐藏功法苏白有指骨所以都能隐蔽自己的气息,也因此,若是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大冷天的穿个短袖招摇过市反而是脑子被驴踢的行为。

“哟,还喝着咖啡呢。”

走过来时,苏白跟和尚的目光都在那边的白人桌子上扫了一眼,但二人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到了解禀这边。

“你要不要也来点?”解禀说道,“我请客。”

“呵呵,财大气粗了是吧,你老板被拉入故事世界了,那个游戏公司就是你的了,以你跟你老板的感情,你应该是遗产继承人吧?”

“他没死,所以现实里不会死,至多等失踪期限到了才能申请他死亡我才能接收公司。”

在这个时候,两个人还煞有其事地聊这种事情,确实显得很奇怪。

“走吧,早点离开这里。”苏白催促道,“外面的听众开始越来越多了,再不走真的不好走了。”

“呵呵,这好像不应该是从你嘴里说出的话,毕竟你前阵子可是在西方杀了一个三进三出。”

“那时候有大腿抱,现在没有。”苏白也懒得拿这件事给自己脸上贴金,“和尚,你去破坏阵法,我去尝试找那个精神系强化者聊聊,解禀,你直接冲道士那一边吧,他们三个人分别在三组人那边,专司负责查找。”

和尚去应对阵法师那一队也是术业有专攻,苏白去面对精神系强化者也是苏白对自己心境巩固的自信,解禀去找道术强化者那边突破也是因为有扶苏的原因,虽说道教并不能严格意义上算是方术术士炼气士这种,但实际上也是一种分支和衍化。

快速地制定了反感,众人也没打算再耽搁下去,如今之际,先离开这里回到孤儿院那边才是正途,苏白相信有陈茹坐镇在那里,以这帮高级听众的尿性他们也不会敢组队用人数去堆死一名大佬。

这时候,那个白人站了起来,

“你就是苏白,我等你很久了。”

苏白愣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自己:“你找我?”

“是的,我找你,你是我选定的对手,我要和你打一架。”

“你有病吧。”苏白笑了笑,像是在看着一个傻子。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下一刻,索伦直接猛冲了过来,他原本以为苏白会直接和他硬刚身体,但是他没料到的是,自己高速冲击之下竟然直接撞散了对方的身体,且对方也没有再恢复。

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索伦带着惊讶的目光看向了解禀,同时自言自语道:“启动反精神力干扰程序。”

下一刻,原本站在一边的和尚也直接消失不见。

“很神奇的幻术,连我的程序都能被你影响到。”索伦赞叹道,“但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只要跟着你,我不信你那个叫苏白的家伙不会来救你。”

“你敢对我出手么?”解禀反问道。

索伦愣了一下,显然,他是不敢的,哪怕再自傲的家伙,哪怕他真的距离证道不远,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一个人VS十名东方高阶强者。

“但我敢对你出手。”解禀手掌轻轻一拍桌面,刹那间,整个咖啡厅的楼顶直接被掀翻了过去,这一幕,绝对能够吸引四周正在搜查的高阶强者的注意力。

而一旦这边被关注,索伦这个美洲听众,也会瞬间和解禀一样,被视为眼中钉。

“东方人,真的好奸诈。”索伦赞叹道,与此同时,一道阵法直接扩在了解禀附近,但也有一道强横的精神力直接扫向了索伦。

显然,东方的这帮高阶强者们直接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外来夺食者的态度。

……

城郊的一座高速路收费站那边,和尚有些意外地道:“可能是解禀被发现了,里面已经打起来了,但不像是围猎,更像是一场混战。”

苏白点点头,“刚刚解禀通过精神力给我传递了一条消息,说是有一个美国傻比万里迢迢过来就为了找我打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