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尸胎!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嘶……许悦……你……”

孙磊看着自己小腹位置所插着的那把匕首,满脸地不敢置信,他真的没有料到刚刚从险境里重伤状态下逃出来的许悦会突然地向自己发起偷袭。

这把匕首,孙磊是清楚的,里面凝聚着数之不尽的亡魂怨念以及各种恶毒的诅咒,哪怕他是高阶听众猝然之下接下这一击也是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磅礴的诅咒之力比核辐射更加的霸道也更加的无形,开始在孙磊的体内疯狂地扩散,孙磊的印堂位置已经显现出青黑色。

许悦的面容开始了变化,恢复成了解禀原本的模样,他有些哭笑不得的对着自己的戒指说道:

“你能想象这个要身材没身材一脸尖酸刻薄的女人居然也有人要?”

是的,事情的发展比解禀原本的所想更加的夸张,从另一个程度上来说,也更加地顺利,因为这位刚刚从济南赶来的高阶听众强者居然和许悦这个女人是姘头的关系。

“你刚刚的配合,也挺完美的。”戒指内的扶苏开口道,也不知道他这句话里带着几分赞颂几分其他的意味,“或许,是熟练成自然吧。”

断袖之风在春秋战国时期其实就已经形成了,分桃的典故就是出现战国时期的卫国,之后的断袖典故则是出现在秦朝之后的汉哀帝身上,这不像是后世朱熹之后理法盛行的年代,至少在扶苏所在的那个时代,龙阳之好也算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而且,戒指里的扶苏刚刚明明看见解禀化作女子和这个孙磊耳鬓厮磨得很是流畅熟稔,当然,你可以堪称解禀完全融入自己的幻境之中没有丝毫的瑕疵,但也可以认为他可能是以前跟谁练习过,比如某个老板。

解禀倒是没因此对扶苏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大多都集中在孙磊身上,一次成功的偷袭,解禀已经将对孙磊的伤害扩大到了极致地步,但是高阶听众毕竟是高阶听众,他们距离证道只有一步之遥,自然很可能提前就拥有了某些属于证道大佬的能力,哪怕是在此时,解禀也没有懈怠丝毫,绝不会认为孙磊被自己偷袭成功之后就彻底沦为自己砧板上的鱼肉。

“呵呵呵……”

孙磊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暗叹自己居然会这么不小心,当然,也是有些意外解禀的幻术竟然达到了这样子的一个境界,自己居然也没能看出丝毫的破绽。

不过,在这个时候孙磊反而更加地放开了,既然自己已经受伤了,那么无论如何,都得把这个家伙给杀死,至少,自己还能获得一个移民资格,不至于无功而返。

至于这个家伙是否挑衅了自己的尊严什么的,孙磊还真没想那么多,毕竟,他是高阶,解禀是中阶,二人虽然境界有高低,但远远没到大佬和高级听众之间的鸿沟地步。

“嗡!”

一道磅礴的尸气开始自孙磊身上荡漾而出,开始拼命地将体内的诅咒挤压出来,甚至还融化了一部分。

“他是僵尸强化?”解禀有些意外,他算是跟在梁老板身边很久了,也一度帮梁老板管理过一些权限,所以脑海中对各个听众的资料不少,但是他真的没料到这个孙磊,竟然是僵尸强化。

“不是僵尸,他是将自己养做了尸胎,既当母又当子,自己孕育自己,一旦最后尸胎成型,化茧成蝶后说不定可以领悟大道的层次。”扶苏解释道,“他现在尸胎已经被你破坏了一部分,你得小心了。”

不是僵尸,就没那么好怕的了,解禀心下稍安,实在是当初苏白直接硬刚自己完全免疫了自己的幻术将自己打趴在了地下,确实是留下了一些阴影,哪怕现如今自己幻术大成,解禀也依旧没有丝毫的信心再去对苏白那个变态使用什么幻术。

“天生地养,造物之极!”

孙磊周身化作了一道旋窝,四周的生机开始疯狂地向他涌过去,很是狂躁。

解禀嘴角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当下身形化作了一道蓝光,身化千万,直接落入了下方的石家庄市区之中。

你不是想要吸收我么?

来啊,

有本事你就将整个石家庄市一起吸收掉!

看你有没有学荔枝的那个胆魄!

“万法天罗!”

孙磊没有丝毫的犹豫,似乎早就料到解禀会如此做一样,事实上但凡来追杀解禀的见到解禀选择在石家庄这样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躲藏就清楚解禀是在打着什么盘算,无非是让追杀者们投鼠忌器嘛。

如果战场放在荒郊野外或者崇山峻岭里,诸多高级听众一路打得天崩地裂哪怕不小心震死几个村民或者误杀几个游客倒是在承受范围以内,但是直接抹去一座城,还是在广播正在实施听众销毁计划的敏感时刻,还真没人敢这么放肆。

不过,刚刚化身千万的解禀猛地感知到自己的一道道精神幻影正在被撕扯着,下一刻,自己其他的分身全部崩碎,化作了点点星芒被上方的旋窝所吸收。

“他能席卷精神力。”扶苏提醒道,“换孤来掌控身体与之一战吧,当他有所防备将心神躲入尸胎之后,你的精神力和幻术已经很难对他造成影响了。”

解禀没有犹豫,直接松开了自己对身体的掌控,扶苏后来居上,瞬间就掌握了这具身体,倒是显得很轻车熟路,毕竟二人之前曾围绕着这具身体进行过多次的争夺了。

孙磊所化作的尸胎藏身于旋窝深处,此时,磅礴的精神力释放出来,同时还有无数条细丝抽射而出,似乎想要将解禀直接包裹住。

“徐师傅曾说过,尸胎,养的是精,而不是气,有形之物对其并不有效,无形的东西才是它最喜欢的。”

扶苏是始皇帝的大公子,昔日也是货真价实的天潢贵胄,再加上那个年代的大秦正处于这个世界个人战斗力水平最巅峰的时期,所以他的见识自然毋须多言。

“解禀,幻术在大多数人看来只是小道,算是辅助的一种,但事实上,幻术也有着属于自己最为刚猛的法门,你且看好了,孤为你做示范。”

话毕,

扶苏手指点向了空中,嘴唇微启,晦涩难懂的咒语念诵出来,同时于虚空中画出一道诡异的符文,这不是道家的符纸,反而更像是一种精神力的运行轨迹。

“尸胎,夺天地之造化,养的是精,夺的是气运,它不需要天材地宝去堆砌,也不需要灵魂意念去滋养,而是需要诅咒、思想、怨念等等这些代表情绪的东西融合在一起发酵。

它……其实很不稳定。

如果是换做其他这个级别的对手或许我也很难有办法,但是面对他这样子,我还真的有手段去克制。”

符文显现,解禀体内的精神力被抽送出去,刹那间,于旋窝八个角落位置都出现了解禀的身形,同时,一道道蓝光不停地闪烁,将这些密密麻麻的触角全都格挡了回去,反而形成了牢笼一样将孙磊所化的尸胎困在了里面。

“燃!”

扶苏口吐真言。

刹那间,

尸胎开始鼓胀起来,像是人的心脏一样开始了跳动,而且这种跳动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起!”

尸胎开始了膨胀,这一下,就连孙磊都开始有些慌了,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只感觉在这一刻自己辛辛苦苦祭炼起来的尸胎似乎开始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分!”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是先秦方术,你怎么可能会,你怎么可能会!”

孙磊的咆哮声自尸胎内传来,尸胎之法,本身就传承自先秦秘术,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年代,而徐福等人则是那个年代最后缩影的精华,总之,在那个年代里,术士们把能玩和不能玩的都折腾了一个遍,只不过是因为广播的出现终结了那个年代而已。

“解!”

“砰!”

随着扶苏“解”这个字念出来,尸胎像是一个被戳破的车胎一样开始漏气,这些气息则是尸胎的内在和精华,此时孙磊根本就顾不得什么现实任务和移民资格了,他开始疯狂地逃窜,甚至,他也没有拼死一搏的勇气,因为在这短短的一瞬中,自己的境界直接从高阶跌落到了中阶并且还有继续下降的趋势。

扶苏双手收回,四周的虚影也都消散,主动交出了身体控制权。

而孙磊也借此机会远遁离开。

“你本来可以杀了他的,但你却故意放他走了。”解禀有些不解地问道。

“若是让其完全在这座城市上空引爆,那么,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将发狂化作了杀戮的机器,到时候,整座城市上百万人口将十不存一。”

“他要来杀我拿奖励,你认为我还有闲工夫去搭理别人的死活?”解禀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说道。

“你不是说有人来接你么?”扶苏顿了顿,“既然如此,我们实际上还没到鱼死网破的境地。”

在此时,城郊一座拉面馆内,走入了一个白人男子,要了一份拉面,自顾自地吃着,少顷,他喝了一口汤,拿起面纸擦了擦嘴角,

“来的人越来越多了,你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