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厦将倾!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佛爷还在入定,但他应该是能感应到刚刚北方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气息的,不过这种级别的高僧自然得学着点那种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态度,否则就显得没那么有B格,当然了,也是因为佛爷现在正在巩固自己的境界抚平战斗中提前进阶的后遗症,除非真的有事临到身前,否则还是不宜中断。

苏白跟和尚两个人站在了小庙中间的院子里,胖子则是慢慢地挪动着酒坛也移动了过来。

“真的是梁老板么?”和尚有些难以置信,先不说那道强横气息所代表的可怕威势,就是其中的那种歇斯底里不顾一切似乎也和梁老板一贯的画风不是很般配。

“等会儿问陈茹吧,不过大概能确定是梁老板。”苏白说道。

少顷,陈茹从外面走了回来,面色上带着些许的凝重,她看了看苏白,然后又看了看和尚,最后,看了看在酒坛里的胖子。

没等苏白去询问情况,陈茹先开口道:“我刚刚接到了一个现实任务,我觉得你们也应该马上会接到。”

“是什……”

胖子还没问出来就猛地一皱眉头,胸口一阵窒息般的绞痛,苏白跟和尚也是一起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现实任务发布:灭杀或者镇压扶苏。按照任务完成度划分,任务成功且完成度位列前三者可获得‘移民’的资格,成为下一个世界的初代听众。”

读取完任务后,苏白沉吟了下来,然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完全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包括刚刚为什么一向低调的梁老板忽然雄起的真相,但是苏白能够从任务奖励上得出一个结论:

“广播……急了。”

和尚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苏白的这个看法,一边的胖子也是面露思索之色,广播喜欢玩弄和设计听众作为自己的乐趣,但听众又何尝不是在这种蹂躏中不断加深着对广播的认知?

初代听众,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你还有机会在下个世界的循环中再活一段时间,至于能活多久,谁都不清楚。

最大的证据就是现在除了老富贵苏余杭那一拨人邀天之幸存在了这么久,但如果撇开早就死去的老富贵,其实也就苏余杭和刘梦雨因为和广播意识的合作所以才能真的苟活下来,其余的人,也就如荔枝梁老板,只不过是多活一代听众的时间而已。

别人大部分是证道后就去当了炮灰,但他们能够赖上两代人的时间,这几乎已经算是一种极限了。

而这个“移民”,也就是相当于荔枝他们将那个世界彻底清扫后,他们将在那个世界成为最初代的听众,但他们的命运其实也是注定的,等广播整理好那个世界,重新培育生命和社会秩序,寻找出类似人类这种繁衍能力和适应学习能力比较强的物种进行引导,最后让他们获得自身的文明然后走上了科技文明发展之路。

到那之后,广播估计就要开始对下一个目标进行攻伐了,然后所谓的第一代听众又将成为攻伐下一个世界的第一批炮灰。

甚至到底是等广播布置完毕再去攻伐还是直接拿第一代听众当作探路石早早地丢出去谁都不清楚。

但正如梁老板在被拉入故事世界变相封印前所说的,听众所追求的往往不是不现实的永生,一切的努力,无非是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而已。

这三个移民资格,将使得无数高级听众眼红。

这时候,和尚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对那边进行着交流,少顷,他挂断了电话,对苏白和陈茹道:

“是解禀打来的电话,他说扶苏在他的体内。”

解禀遵照了梁老板离开前所给的建议,联系了苏白,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其实也收到了这个任务,但是他无可奈何,扶苏现在就在他体内,灭杀或者永久封印扶苏,其实也相当于灭杀和封印自己,自家老板刚刚不惜触怒广播才将自己救出来,解禀可不想刚出来又进去了,否则等于是自家老板做了一个无用功。

陈茹转过身,似乎打算离开。

“你要去做什么。”苏白喊住了陈茹。

事实上,苏白心里清楚,陈茹之所以转身做出准备离开的架势,其实就是让自己去喊她的,否则她要走,直接身形从原地消失就可以。

“去杀解禀。”陈茹的回答依旧简练。

“不要去杀他。”苏白说道。

“第一件是帮你打开东方证道之地阵法,第二件事,就是这个。”陈茹身子转回来,看着苏白,“我是真的打算去杀他的。”

是的,梁老板如今被广播拉入故事世界封印,放眼整个东方,甚至是放眼全世界听众圈子,也就剩下陈茹和燕回鸿两个大佬,陈茹如果出手,抢夺前三的一个位置,根本就不成问题。

但陈茹知道苏白的选择,因为广播现在等于是他爹,而他跟他爹的关系已经很清楚了,换做其他人倒是可能去考虑一下这么做的后果和利益,但是在苏白这里完全行不通。

“好。”苏白倒是没觉得陈茹是在趁火打劫,陈茹的品性和操守至少在这方面不用多说,不过苏白还是补充道:“第三件事,就是你去把解禀带到这里来,或者带到我们面前。”

“不可能。”陈茹直接拒绝了,“你怎么不说第三件事就是保护你?这样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后都得沦为你的打手?”

“拦住另一个大佬,如果有其他大佬级听众要出手的话,你负责制止。”和尚建议道,一是防止燕回鸿出手,二则是防止东西方在这段时间内有人碰巧证道了。

苏白看向陈茹,陈茹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这样一来,如果之后陈茹帮苏白将东方证道之地的封印解开,那么她跟苏白之间将两不相欠。

酒坛里的胖儿在这个时候开口问道:“解禀现在是在秦皇岛?”

和尚手机里的声音在场的人自然都能听到,无论声音多小。

“对,在秦皇岛。”和尚犹豫了一下,道:“大白,我们去接他吧。”

和尚做出了这个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实际,现如今佛爷没有战斗力,胖子道心不稳需要静养,总之四人里有两个人没办法现在去出手,倒不如给他们一些时间去休整自己,再者,刚刚解禀在电话里说过梁森之前留下的话,也就是血尸的目的。

这一点,因为和尚清楚大家都听得到电话里的内容所以也就没有过多复述,意思就是,这三个西方高阶听众强者还是用得着的,但可以变通一下,将解禀接过来,让扶苏主动地进入其中一个人的身体再让其穿上铠甲。

因为扶苏进入谁的身体,谁就等于是被认同是“非听众”身份,广播无法用将你拉入故事世界的方式去进行干预。

可能,血尸在当初因为广播那个“五分钟”任务导致自己妻子死在自己面前这件事之后才想出了这样一个破解的法子。

无论是秦将铠甲还是这三个西方高阶强者,最好还是放在这里,除非有大佬级听众出手,否则陈茹应该也会留在这里,等于是上了另一重保险。

和尚相信,陈茹不会这点默契都没有,虽然没有第四件事的承诺了,但既然陈茹已经无法去参与这次猎杀,那么她应该不介意把自己的椅子向另一侧倾斜一下。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吧。”苏白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争取在路途中完成进阶,和尚,你再给解禀打一个电话,让他向我们这个方向移动靠拢,至于如何保命这件事,也不需要我们去教他。”

和尚点了点头,虽然他现在还带着点伤,但也只能和苏白一样在路途中尽量恢复了。

等一切都讨论结束后,苏白很认真地看了一下胖子跟和尚,微笑道:“你们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思?”

要知道连陈茹都本着无所谓的态度做出了想要去截杀解禀的姿态,苏白不认为胖子跟和尚不会因此动心。

“苟了这么久,一直苟下去,最终不也是个死么?”胖子倒是看得开,“还不如搞点事情,把你爹给搞下台,无论成功不成功,总是比一直苟下去有意思得多。哈哈,把你爹搞下台了,你就上位了,多好,我朋友他爹是广播可比我朋友是广播听起来牛叉多了。”

“贫僧则是认为,这一次广播的纰漏有点大。因为扶苏在解禀的体内,所以广播没办法判定解禀还是一个纯正的听众,也因此没办法将其拉入故事世界。

但既然如此,广播等于是知道扶苏和解禀现在是共生的状态,它却发布了击杀扶苏的现实任务,这已经破坏了广播的规则。

现实任务是广播拿来命令听众在现实世界去解决破坏这个世界稳定以及不属于科技文明的因素的,除非某个听众因果太大否则不会发布现实绞杀任务,也因此,广播的这个命令,其实是钻了一个空子,等于是对一名没惹事的听众发布了剿杀令。

他自己践踏了规则,破坏了规则,不是被逼到一个窘迫的地步,它不会破坏自己存在和运行的基石的。

阿弥陀佛,既然这艘船已经有破洞的趋势,贫僧又何必一直死赖在这条船上?”

 

关闭